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絕品外掛

分節閱讀50

接過虎哥遞過來的這十幾張鈔票,路飛揚全部裝進了錢包裏。大概的瞅了一眼錢包裏麵的錢,他估摸著,這下子應該差不多了,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嗯,好了,我走了。”

“大爺慢走!”虎哥的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他恨不得路飛揚能夠立刻從眼前消失掉,但是為了不讓路飛揚察覺到自己的想法,他的臉上還得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虛偽的說道:“您這麽快就要走了?不在多待一會兒了?”他都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虛偽了!

“多待一會兒?”路飛揚點了點頭,沉吟道:“這倒是個好主意,我們也好久沒見麵,確實應該留下來多待一會兒,和你好好談談!”

“啊?”虎哥楞住了,自己隻是客套一下而已,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就答應了。虎哥心裏後悔萬分,這個煞星明明都已經說出來要走了,自己沒事兒瞎客氣什麽勁兒啊,他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兩個嘴巴子,早知道自己就啥話也不都說了!

“哈哈,看你把嚇的,我有那麽可怕嗎?”路飛揚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在和你開玩笑呢!”

“嗬嗬,哈哈。”虎哥尷尬的笑了笑,道:“您真是幽默啊……”他心裏一陣鬱悶。

“好了,我走了。”路飛揚心裏有些好笑,轉身向外麵走去。

“您慢走,您慢走……”

虎哥看著路飛揚慢悠悠的向小巷外麵走去,他悄悄的出了一口氣,一直提在嗓子眼裏的心,此刻也總算是回歸了原位。

隻是那口氣還沒有完全出完,虎哥就看到路飛揚在馬上就要走出小巷的時候,忽然又了下來。

“我的媽呀,這位爺又怎麽了……”虎哥的心髒,瞬間又提了上來。

“哦,對了。”路飛揚轉過身走回來,笑眯眯的看著虎哥,道:“你的這個小弟,將我朋友的包,劃的稀巴爛,你看是不是該適當的補償一下呢?”

“啊?”虎哥一楞,隨即連連說道:“應該的,應該的,這個必須得賠償!”他從懷裏掏出一疊鈔票,從中數出十張百元鈔票,恭恭敬敬的遞了過去,道:“這一千塊錢給您的朋友,讓她再去買一個新的包吧!”

“什麽?才一千塊錢?”路飛揚砸了砸嘴,自言自語的說道:“那個包,好像是牛皮的……”

“兩千!”虎哥咬了咬牙,忍著肉疼,又數出了十張鈔票。

“聽說現在牛皮好像挺貴的……”

“三千!”虎哥數錢的手,已經開始顫抖起來。

“聽說好像是什麽lv牌子的……”

“四千!”

看著手裏麵急速減少的鈔票,虎哥欲哭無淚。

路飛揚猶豫了一下,道:“嗯,我聽她說,好像還是限量版的……”

“大爺,我的親大爺。錢全給您,你就放了我吧!”虎哥哭了,將手裏最後的幾張鈔票,通通的遞了過去,這些錢就算是買一頭牛,也都差不多了!

小六和趙剛在一旁看的大開眼界,心裏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們到今天才知道,什麽才是真正的敲竹杠!

“咳咳……”路飛揚板著臉,不悅的說道:“什麽叫錢全給我?”

“錯了,是我剛才口誤!”虎哥眼睛一轉,違心的說道:“這錢是賠償您朋友的包的,您是什麽人啊,我就算想給您,您也不會要嘛!”

第2卷:不可思議 第2章:一切皆有可能

第2章:一切皆有可能

“哈哈!算你猜對了!”路飛揚笑了起來,厚著臉皮說道:“我視金錢如糞土,我視功名如浮雲……像我這樣的人,怎麽會要你的錢呢?”

“對,對極了!”虎哥撫掌讚道:“這兩句話,簡直就是為您量身定作的啊!”

聽到兩人的這番對話,一旁的小六和趙剛,直接暈了過去。

“嗬嗬,好了,我走了,你就別送了。”路飛揚揮了揮手,轉身向外麵走去,臨出小巷前,轉過身,對虎哥笑了笑,道:“改天我再來找你!”

撲通一聲,虎哥頓時暈了過去。

路飛揚施施然的走出小巷後,看到尹惠玉和兩個穿著製服,胳膊上掛著“治安巡邏”字樣的警察,一路小跑的向這邊跑來。

路飛揚連忙加快腳步,迎了上去。

“飛揚!你沒事兒吧!”

尹惠玉氣喘籲籲的停了下來,胸脯起伏不停,剛才她擔心路飛揚的安全,所以特地去車站旁邊的治安室裏,找了兩個值班的民警過來。

看著尹惠玉那潔白如玉的俏臉上,隱約浮現著一層汗珠,路飛揚的心裏十分感動,他笑了笑,道:“你看我像是有事兒的樣子嗎?”說著,他將手裏的錢包,遞給了尹惠玉,道:“幸不辱命,總算是把你的錢包給拿回來了。”

尹惠玉這才注意到路飛揚的手裏,拿著自己剛剛丟失的錢包,她驚訝的說道:“真的是我的錢包!”

這時,跟在尹惠玉身旁的警察開口問道:“這位同學,你剛才追到那個小偷了?”

“沒有追到小偷!”路飛揚知道一旦承認的話,接下來又會受到一番類似於,那個小偷現在在哪裏,你是怎麽把錢包拿回來之類的問話。他說道:“那個小偷看我快追上他了,就把錢包仍下來跑了,我揀到錢包,就直接回來了。”

“是嗎?”那個警察懷疑的看著他,滿臉的不相信。

“事情就是這樣!”路飛揚一口咬定。

那個警察張嘴正想說些什麽的時候,另外一個警察,悄悄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搶先對尹惠玉說道:“這位同學,你的錢包已經找回來了,偷你東西的那個小偷,想必這會兒也找不到了,要是沒什麽事兒了的話,我們就先回去了!”

“我沒有其他的事情了。”尹惠玉點了點頭,客氣的說道:“嗯,謝謝,剛才真是麻煩你們了。”

“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作的。”那個警察笑了笑,兩人轉身離開了。

“你怎麽會想起來火車站的?”路飛揚一邊說著,一邊和尹惠玉慢步向前走著。

“我來這裏接人啊。”尹惠玉隨手打開錢包,粗略的看了一眼,疑惑的說道:“咦?怎麽錢包裏麵的錢變多了?”說著,她將裏麵的錢全部拿出來,數了一下,驚訝的說道:“怎麽會多出好幾千塊錢呢?”

“嗬嗬,誰知道呢?”路飛揚裝模作樣的探過頭,看了一眼,胡亂找了一個理由,道:“可能是那個小偷連先前偷到的錢,也一並塞到了錢包裏吧!”這個借口他自己都覺得不怎麽相信。

“不太可能吧?”尹惠玉懷疑的盯著他,試圖從他臉上找到答案。

路飛揚一本正經的說道:“嗬嗬,就連廣告上都說了,一切皆有可能嘛!”

“噗嗤”,尹惠玉忍不住笑了起來,給了路飛揚一個大大的白眼,嗔道:“不想說就算了!”說著,她眨了眨美眸,轉移話題,問道:“你來火車站幹什麽?”

“嗯,這個……”路飛揚撓了撓頭,道:“我也是來這裏接人。”

“不會吧?”尹惠玉追問道:“你來接誰?”

“一個朋友!”路飛揚胡亂說著。

“男的女的?”尹惠玉立刻提高了警惕。

“那自然是男的。”

“哦,他什麽時候到?”

麵對著尹惠玉的連連追問,路飛揚靈機一動,道:“他剛才打電話,說臨時有事兒,又不來了!”為了避免尹惠玉打破沙鍋問到底,路飛揚連忙說道:“你剛才問了我半天了,現在該輪到我問你了吧?”

“不用你問。”尹惠玉美目中眼波流轉,她嫣然一笑,道:“我直接告訴你好了,我來這裏接我一個好朋友,是女的,長的很漂亮哦!”

“嗯!”路飛揚點了點頭,道:“那你在這裏等著接她吧,我先回學校去了!”

尹惠玉跺了跺腳,急道:“不許你走!”

“為什麽啊?”路飛揚惦記著那本暴出來的技能書,心裏癢癢的就像是被貓撓了似的,恨不得現在就回到宿舍,將那本技能書拿出來看看。

“不為什麽!”尹惠玉掘起嘴,竊笑道:“反正你就是不能走!”

路飛揚有些頭疼,說道:“那我什麽時候才能走?”

“等到我朋友來了以後,你就可以走了!”

“那她什麽時候才來?”

“很快!”尹惠玉從包裏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很有把握的說道:“這趟火車馬上就要進站了!”

說話間,火車站上的大喇叭裏麵,響起播音員的聲音:“旅客們請注意,k189次列車,馬上就要進站了……”

“嗬嗬,你看我說的沒錯吧?”尹惠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很自然的拉起了路飛揚的手,笑道:“走吧,我們去出站口那裏等她去!”

火車終於進站了,人群像潮水一般,從出站口向外不斷的湧了出來。

大約過了十分鍾左右,出站口的人流,終於停止了。偶爾還有幾個拉著大包小包的人,吃力的從裏麵走了出來。

“你朋友是不是在這趟火車上啊?”路飛揚皺了皺眉頭,道:“人都出來光了,也沒有看到你的朋友啊!”

“嗬嗬,放心吧,她馬上就回出來了!”尹惠玉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話音剛落,路飛揚就看到一個長發飄飄,臉上戴著碩大的蛤蟆墨鏡,穿著一件黑色合體的連衣裙,腳上是綁腿似的高跟鞋,肩上跨著一個十分精致的小包的女性,從裏麵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雪姐!”尹惠玉揮舞著白藕般的手臂,興奮的叫著,快步迎了上去。

那個被尹惠玉稱為雪姐的女性,停下了腳步,摘下臉上的蛤蟆墨鏡,滿是驚奇的叫道:“玉兒?你怎麽會在這裏?”

摘下墨鏡的雪姐,讓路飛揚頓時眼前一亮。

雪姐的睫毛很長,一雙如煙如霧的美眸,在顧盼間眼波流轉,舉止動作間,露出她那潔白的脖頸,顯得分外妖嬈。

“我是特意來接你的啊!”尹惠玉走到她的麵前,很是親熱的挽起她的手臂。

雪姐任憑她挽著手臂,打趣的說道:“大小姐親自來接我,實在是令我倍感榮幸啊!嗬嗬。”

“雪姐,我給你介紹一下。”尹惠玉指著一旁的路飛揚,頓了頓,道:“這是我的朋友,路飛揚。”說著,她又對路飛揚說道:“飛揚,這是劉雪,我的幹姐姐,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哦!”

朋友?飛揚?從尹惠玉的話語裏,劉雪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她的眼皮輕輕的跳了一下,用挑剔的眼光,將路飛揚從頭到腳審視了一遍。

第2卷:不可思議 第3章:催眠術

第3章:催眠術

路飛揚感覺到劉雪現在看自己的樣子,簡直就像警察在審視犯人似的,他強打起精神,率先向劉雪伸出手,道:“雪姐你好,我叫路飛揚……”

“別叫我雪姐。”

劉雪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假裝沒有看到路飛揚伸過來的手,不客氣的說道:“叫我劉雪就行了。”頓了頓,意味深長的說道:“雪姐這個稱呼,隻有玉兒可以這樣叫我!”

聽到劉雪這番倨傲的話後,路飛揚對她的印象立刻大打折扣,他將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對尹惠玉笑了笑,說道:“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不待尹惠玉說話,也也沒有看劉雪一眼,說完後,路飛揚就直接轉身揚長而去了。

“雪姐!”尹惠玉跺了跺腳,鬆開了劉雪的胳膊,生氣的說道:“你怎麽能這樣對他說話呢?”她心裏並不怪路飛揚,事實上,任何一個人,聽到劉雪的那番話後,都會生氣的!

“玉兒,你還小。”劉雪笑了笑,溺愛的摸了摸尹惠玉的秀發,柔聲說道:“對這個社會不理解,打個比方說吧,你就知道那個叫作路飛揚的男生,是真心喜歡你,對你好嗎?”

在一瞬間,尹惠玉想起了那天在步行街裏,麵對著那個突然出現的白熊,當時就是路飛揚在千鈞一發的時刻,將自己從熊掌下麵救出來的……她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嗯,他的確是真心對我好!”

“嗬嗬,就算是真心對你好,那又有什麽用呢?”劉雪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尹惠玉解釋道:“真心對我好,證明他也喜歡我啊!”

“喜歡一個人,就是要讓對方幸福!”劉雪淡淡的說道:“我剛才看了一下,路飛揚身上所穿的衣服,全身上下加起來,也絕對用不了五百塊錢。這證明他的家庭條件很一般,就算你們將來在一起了,你覺得他能夠給你幸福嗎?”

尹惠玉說道:“雪姐,你……”

“玉兒,別說了!”劉雪打斷了她的話,道:“就算你父親,他也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我們走吧!”

說著,她伸手招來一輛出租車,拉著尹惠玉鑽了進去。

“真不知道這個劉雪,有什麽值得驕傲的!”

叫她一聲雪姐,完全是看在尹惠玉的麵子上!結果居然還牛氣哄哄的說,別叫我雪姐,雪姐不是是隨便誰都能叫的!想到劉雪那副盛氣淩人的態度,路飛揚就有些生氣。

宿舍裏空空蕩蕩的,李誌剛那家夥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不過這正好,給路飛揚騰出一個安靜的空間。

“道具欄!”

路飛揚心裏一動,那本黑色的技能書,出現在了他的手裏。

這本書和平常的雜誌大小差不多,但卻並不是紙張所作而成,它的材質非常奇怪,非絹非綢,拿在手裏輕飄飄,一點兒都感覺不到重量。

路飛揚很好奇,這本boss暴出來的技能書,裏麵是什麽樣子的?他的腦海裏浮想聯翩。

剛剛將這本技能書翻開

絕品外掛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絕品外掛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絕品外掛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絕品外掛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電競]你的蓋世英雄來啦夢幻西遊大主播重生之賊行天下擁有三個遊戲未婚夫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王者榮耀之儒道聖祖榮耀王者白蓮的牧師之路[全息]九爹的AD天下第一[電競]天刀之天涯英雄聯盟之史上最坑法師記事[全息]與大神JQ的日子非人遊戲網遊之我是BOSS他娘問君龜不龜年度最受歡迎女流氓無色亦傾城網遊之神級土豪網遊之逍遙派大弟子網遊之野望遊戲幣回收係統網遊之輝煌崛起宅男工程師統治遊戲世界重生網遊之大神太慫了昆侖有劍網遊之奴役眾神快穿王者:英雄,開黑嗎!無限生存遊戲網遊之無敵盜賊
  作者:超級老豬所寫的絕品外掛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絕品外掛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