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9頁


嫠叱湯蹲約汗湊宜氖攏M約捍恚笤俚敲耪槳莘謾?
  
  這番話又說得程媽直點頭,真是乖巧懂事的好孩子,並拍胸脯承諾,一定不走漏風聲,接著哀歎,兒孫自有兒孫福,感情的事她這做媽的也管不了那麽多,隻要女兒幸福就好。
  
  就這樣,被蒙在鼓裏的程藍冤枉地背了半個多月的黑鍋,期間還時不時接受程媽哀怨嗔怪地眼神,她直納悶,程太太這是更年期了?
  
  如果讓她知道事情真相,她還會聲情並茂地向白奕說那番肉麻的情話嗎?
  
  答案自然是:NO。
  
  所以白奕聰明地轉開了話題,拒絕回答,當然,在很久很久以後,程藍還是無意間從程媽那裏聽說了,於是……腹黑的白奕大人睡了書房一個月才被赦罪,當然,這是後話。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我寫得有些慢。

本來考慮要不要明天更,因為今天更了一個番外,我有些懈怠了。
但想想,正文還沒更呢,就更了吧。

看,我多勤快,o(>﹏<)o
另外,霸王的人好多,都不怕謝頂麽?我詛咒很靈驗的,不騙你們。。。。。o(>﹏<)o




51

51、兒媳婦的性別 ...


  之後的日子,白奕到程藍家如到自己家一般來去自如,程媽臉上的微笑更是從未停止過,特別是看到白奕來到家之後手裏提的食材,嘴裏雖念叨著別破費,可看到那些可以做出美味佳肴的食材,程太太立即把客套丟到腦後,喜滋滋地叫白奕去看電視,等她做好吃的給他吃。
  
  程爸也沒閑著,每當白奕到家裏,他如在單位訓手下一樣唬著一張臉,然後轉身朝書房走去,白奕也乖乖地跟在身後,進入書房之後,兩人把房門一拉,徹底隔絕了程藍意欲偷窺的視線。
  
  望著爸媽對白奕的態度,她表示十分抑鬱,一度懷疑自己是程太太從臭水溝裏撿回來的,而白奕才是他們的正牌兒子。
  
  時間轉眼就到年三十了,這天白奕要在家裏陪家人守歲,隻能白天提前過來給程爸程媽拜年送禮,他在程家隻能呆一小會兒,家裏一大幫子人等著在,所以匆匆地來又匆匆地走。
  
  就那麽一小會兒時間也被程媽占據了,程藍愣是沒找著機會跟他說半句話,隻能苦哈哈地蹲在一邊畫圈圈,越來越感覺自己是臭水溝撿來的孩子。
  
  程藍家人丁稀少,爸爸這邊隻有一個妹妹遠嫁他鄉,媽媽這邊的親友也就那麽幾個,而且都不在A市,因此過年家裏隻有三個人。
  
  好在程媽愛好烹飪,所以就算隻有三個人也能其樂融融地過春節。
  
  第二天大年初一,程媽一個相交多年的老姐妹叫他們一家子一起出去吃飯,說了地點後就叫他們早點去,程爸與程藍嚴格遵從程太太的指示,收拾好自己就跟著去車庫取車。
  
  程媽那姐妹姓張,與程家來往比較頻繁,學校隻要放假,程媽就常去那姐妹家玩兒,這樣一來程藍也就把她當半個媽了,張姨前張姨後的叫得張阿姨樂開了花。
  
  問了程媽去哪吃飯,程媽張口就報了仨字,鳳凰樓。
  
  程藍遠目,這段時間跟這鳳凰樓還真有緣分。
  
  大年初一街上人不多,但程藍家距離鳳凰樓還是有點距離,坐在車上無聊地把玩著手機,反複在電話薄那裏來回晃悠。
  
  程藍:太上皇,新年快樂。^_^
  
  原以為那邊會回得很慢,不想短信剛發出去幾秒鍾就有回信,現在的通訊速度也忒快了,程藍感歎。
  
  奕:新年快樂,起床沒?
  程藍:囧,現在都快十一點了,再不起床就該被抽打了。
  奕:嗯,嶽母抽打得好
  程藍:= =,你跟我媽其實是一夥兒的吧?
  奕:難為你終於發現了
  程藍:。。。。。。
  
  深吸一口氣,這廝的毒舌與氣人功夫自己早就領教過了,不氣不氣,我小人有小量,不與大人計較。
  
  這時,程爸叫程媽與程藍先下車,他去泊車,程藍抬頭一看,這麽快就到了?如果每天的交通都像今天這樣該多好?淚奔。
  
  與程媽在鳳凰樓下等程爸一起行動的時候,程藍也沒閑著,繼續與白奕在手機裏耍貧嘴。
  
  程藍: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我小人家不跟你計較
  奕:我想跟你計較怎麽辦?
  程藍:你打算怎麽著吧你?(#‵′)凸
  
  看到程藍那專屬的跳腳憤怒表情,白奕低頭悶笑,這隻豬就是經不起一丁點挑釁。
  
  這時一直坐在窗戶邊的白媽招呼他過去,酒樓裏熙熙攘攘都是吃年飯的人,白奕抬眼掃了下周圍熟悉的麵孔,這才緩緩朝白媽走去。
  
  今天家族裏的人在這個酒樓訂了位子,說是平常難得碰麵,閑著年底了聚聚。
  
  陳夢一如既往的是長輩們的開心果,有她在的地方永遠不缺笑聲,白奕剛走近圍坐在玻璃窗邊的幾個女人,隨意往窗下一撇,眼神便再也移不開了,因為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這時,白媽的聲音響起,“我說兒子,你什麽時候給媽找個對象回來好讓我省心啊?”
  
  幾個姑婆嬸子坐在一起自然就是聊子女,現在子女大了就該聊子女的婚姻大事了,白奕的爸爸這邊有兩個兄弟一個妹妹,媽媽這邊一個姐姐一個弟弟,陳夢是姑姑的女兒,後輩裏最小的一個,白奕則是倒數第二,陳夢還沒畢業,家長的注意力自然就放在唯一一個還沒有帶女朋友回家的白奕身上,其他幾個堂哥表哥都結婚了,就白奕一直沒有動靜,難怪長輩們開始張羅物色對象給白奕。
  
  陳夢不知何時從男人那邊竄到女人這邊了,剛巧聽到白媽的話,她直接抱著自家老媽的脖子,想都沒想的接話,“表哥有對象了。”
  
  白媽也隻是看到兒子隨口問問,聽陳夢搭話也沒在意,隨意地“哦”了一聲就繼續與其他姑婆聊天。
  
  “我就說我兒子有對……”她話剛說到一半忽然頓住,接著沉默數秒之後忽然起身朝著白奕咆哮,“你有對象了?男的女的?”
  
  ‘噗——’
  
  陳夢一個沒穩住,剛灌進嘴裏的果汁全部噴了出來。“舅媽,你好可愛。”
  
  白奕的臉都黑了,目光如蜻蜓點水一般,輕飄飄地瞟了眼直咳嗽的陳夢,暗暗算著怎麽處置這大嘴巴的丫頭。
  
  不怪白媽這麽想,這些年來沒見自己兒子與異性有來往,倒是常常看到他與幾個同性朋友如膠似漆地粘在一起,她曾偷偷在家給白家列祖列宗燒香,希望祖宗保佑自己兒子給她帶個女娃兒回來,別帶男娃兒回家刺激她。
  
  可是自己兒子畢業也有幾年了,還是沒有與異□往的心思,她漸漸感到絕望了,隻希望自己兒子帶個雌性回家就行了,其他條件無所謂。
  
  現在乍聽到自己兒子有對象了,她第一個念頭自然就是要搞清楚對象是男是女。
  
  幾位長輩見白媽這麽大反應也都理解,她們都開始抱孫子了,這位卻每天幹巴巴地期盼自己兒子給自己尋個雌性媳婦兒回家,說出去還真是一把辛酸淚。
  
  這時,白奕的手機再次震動,程藍的短信又進來了。
  
  豬:呼叫太上皇,請回答,請問太上皇現在在哪?
  
  眼睛再次瞟了眼外麵那道凍得縮成一團的身影,轉身就朝樓下走去,臨走時說了一句第二次刺激白媽的話,“我去給你把媳婦兒帶來看看是男是女。”
  
  這邊,因為來酒樓吃飯的人太多,程爸找了好久才尋到車位泊車,程藍在門口被風吹得直跺腳,程媽卻精神抖擻地直視前方,完全不被寒冷的天氣影響,再次讓程藍感歎不已,程太太的強悍度果然不是自己可以比的。
  
  緊緊攥著手機,半天不見白奕回短信,以為他在忙,心裏有點小鬱悶,忙也要回個短信打聲招呼呀,這麽吊著算個什麽事兒啊?
  
  吸了吸鼻子,程藍鬱悶地將手機塞進兜裏,準備靠向程媽取暖。
  
  程媽堅持在門口等待程爸,不要進去裏麵,說是程爸也在外麵吹風,要吹全家一起吹,程藍含淚望天,真是一對深情伉儷啊。
  
  才剛邁出一個步子,前路就被一道身影擋住,抬頭準備提醒眼前的人擋道兒了,卻看到一張微微帶著笑意的俊顏映入眼簾。
  
  程藍一窒,放在兜裏的手有點發熱,“你怎麽在這裏?”語氣驚訝地問。
  
  “你不是想我了?”
  
  “……”好吧,這麽無恥的回答是本尊沒錯了。
  
  這時程爸泊車回來了,白奕一一與程爸程媽打過招呼後,又問清楚他們在幾號包房,接著就把程藍借走了。
  
  程藍莫名其妙地被白奕拉著往樓上走,不斷追問他要帶自己去哪,他為什麽在這裏。
  
  白奕一句,全家來這裏吃飯打發了程藍。
  
  程藍聽到全家兩個字更急了,“你現在該不會……不會……”不會帶我去拜見家長吧?T-T
  
  白奕回給程藍一個極炫目耀眼的笑容,肯定了她的疑問。
  
  程藍無語凝噎,太快了,什麽都沒準備,什麽都沒提前打聲招呼,連心理建設都沒給時間做下準備,不帶這麽嚇人的。
  
  可白奕根本就不給她反抗的機會,臨進包房之前,他把程藍帶進包房門外的獨立洗手間,給程藍做心理工作。
  
  “我……我不行……”程藍想到自己要麵對白奕家的所有親友就開始結巴。
  
  白奕將程藍圈在臂彎裏,額頭抵著她的,溫熱的呼吸在兩人之間流動,“我知道很突然,反正是要見的,今天就一次見全了,以後不需要一家一家的跑了。”
  
  程藍還是掙紮,“這是趕鴨子上架,我還沒做好準備,太……太多人了……”天知道她是有多害怕與一大家子長輩接觸,而且還是見未來公公婆婆,太可怕了。
  
  “對自己有信心,我會陪在你身邊。”白奕輕輕拍了拍程藍有些發白的臉,“而且……我很早就想把你領回家了。”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程藍咬了咬牙,自己在財經大賽上都沒有怯場過,現在也不會當逃兵,上就上,早死早超生。
  
  在心底默默自我催眠這不是洪流猛獸,是白奕的親人,白奕的親人,然後鎮定地跟隨白奕進入包房。
  
  原來滿是歡聲笑語的包房在看到白奕親密無間地摟著一名女孩進門後,瞬間安靜。
  
  程藍望向白奕,現在是什麽情況?
  
  白奕似笑非笑地又一次望了眼陳夢,陳夢身子一震,接著開口,“藍藍,你來啦?我在這裏,我在這裏。”說著還誇張地揮舞著手臂,生怕程藍看不到。
  
  接著白媽激動地站起身,“兒子,你真沒騙媽。”
  
  白奕的臉又黑了黑,敢情她還不信?
  
  由於白奕第一次帶女孩子回家,而且在這個大家聚集的場合明示她將會是白家兒媳婦兒後,整個飯局達到空前的熱烈。
  
  程藍屬於越緊張頭腦越清醒的類型,因此雖然擔心自己表現不好而給白奕的親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但仍然竭力表現好自己,長輩問什麽就乖巧地答什麽,且回答得極有水平,避重就輕,讓眾人不住地誇讚點頭,當陳夢說與她是同宿舍的,而且在學校成績優異,拿過財經大賽的二等獎時,更是誇讚白奕好眼光。
  
  陳夢不樂意了,“是我最先認識藍藍的,我可是她親姐姐,你們也得誇誇我,我眼光好,把她介紹給表哥的。”
  
  一句話惹來大人們哄堂大笑,直誇她有媒婆潛質。
  
  三姑六婆,叔叔舅公紛紛掏紅包送給程藍,言語裏真就拿她當白奕媳婦兒看待了,囧得程藍不知該如何是好,接收到白奕安心領紅包的眼神後,程藍不得不滿臉通紅地接過紅包,頗為羞澀地一一致謝。
  
  當白媽得知程爸程媽也在酒樓裏吃飯時,更是激動地要去拜會,被白奕一把攔住,“這兒媳婦兒跑不掉,現在不用這麽著急,等找個時間約好碰麵也不遲。”
  
  白媽拉著程藍的手,苦口婆心道,“我就是擔心我這未來兒媳婦兒跑了,你好不容易給我帶回來一個,我不看緊了怎麽行?我跟你說,你要是敢給我兒媳婦兒委屈我就打折你的腿。”
  
  白奕再次黑臉,他哪能給她委屈啊?最多就欺壓她而已,而且是欺壓到她不敢反抗。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三千寵愛 網戀這盤菜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