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8頁


怵氖瀾繢錚S腥絲吹揭桓讎婕醫幼拋約旱呐蛩瞎欣衽庾錚瞎綬ㄅ諡頻賾枚穎澩鎰約旱男囊猓詈籩諶送倨飫竦狼婦頹鬃運蛋。⒆尤≌餉錘雒忠膊慌鹵煥綴洹?
  
  程藍得知後,灑淚,沒事兒,我已經被雷轟過無數次了,習慣了……
  
  這事過後,消失許久的傲雪淩梅忽然現身,在幫裏開口的第一句話是:翼大,找您有事,請您務必一定要幫我。
  
  眾人好奇了,傲雪淩梅遇到什麽事了,態度這麽嚴肅?
  
  【幫派】暗翼:說
  【幫派】傲雪淩梅:我老婆要生孩子了,不過名字暫時還沒著落,不知道取什麽好,你幫忙想想?我姓章,我老婆姓王,大家也幫忙一起想想。
  
  於是大家就孩子名字的問題展開激烈討論。
  什麽章子怡,章毛毛,章小紅都出來了。
  
  最後翼大一句話鎮壓全場。
  
  【幫派】暗翼:嗯,想好了。
  【幫派】傲雪淩梅:哇哇,什麽名字?
  【幫派】暗翼:章魚王
  
  寒風過境……
  眾人沉默……
  嗯,很有愛的名字……大神,你贏了。
  
  程藍眼淚奔騰,太上皇,您取名字的藝術境界又提高了。o(>﹏<)o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坐車回家忽然想到這個小番外,本來想正文完結之後發的,覺得很有愛就先發出來。

嗯,之後會更新正文。
雖然有人看出我是弱受體質,但我還是要咆哮:霸王我的都謝頂,謝頂,謝頂謝頂……(無數次循環)




50

50、告白 ...


  寂靜的樹林裏,寒風吹過,卷起一地的殘葉,肆意飛舞。
  
  一名白發老者負手立於樹林之中,任由寒風將他雪白的胡須與樸素的長衫吹起,翻飛。
  
  老者對麵筆直站著一名年輕的俊逸男子,他如星子一般的雙目微眯,一手負於身後,一手持劍在身側,久久不語。
  
  二人都在等,等對方露出破綻,等待最佳的出手機會,高手對決,成敗往往就在一瞬間。
  
  他們不知站立了多久,等待了多久,沉默了多久,他們隻知道,必須這樣等下去,否則輸的那個人就是自己。
  
  就在這時,一隻飛鳥飛過,接著響起一聲高亢的鳴叫,二人同時一震,就是現在……
  
  就在二人準備動手之時,一道巨大的拉門聲響起(嗯?拉門聲?),接著一道女聲傳來,“爸,白奕,你們還要含情脈脈多久?飯都要熟了……”
  
  白發老者……噢,不對,是程爸,忙不迭地咳嗽掩飾,死丫頭,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這個時候出現,最後一關考驗就這麽被攪黃了。
  
  白奕沒動,等待程爸的指示,程藍此時對他們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裏做了什麽而好奇得不得了。
  
  用眼神詢問白奕,得來他抿唇一笑,在看向一臉複雜糾結的程先生。
  
  嗯,有古怪。
  
  “去吃飯吧。”程爸起身來到白奕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氣道。
  
  聞言,白奕嗯了一聲,吊起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了,看程爸這個態度,嗯,應該不會再刁難自己了。
  
  一頓飯在程太太過度熱情,程先生略顯陰鬱,程藍微微好奇,白奕麵帶微笑的氣氛下圓滿結束。
  
  飯後又小坐了一會兒,白奕起身告辭,程太太滿臉不舍地招呼程藍送他,並不斷念叨叫他以後常來家裏玩兒,白奕溫文爾雅地表示就算程媽不歡迎他也要來,樂得程太太臉上的褶子又增加了幾條。
  
  走在昏暗的小區綠蔭道路下,程藍憋不住了,趕緊問道,“你跟我爸在書房在做什麽?還有,你為什麽跟我媽這麽熟?我聽我媽說她很早就認識你了,怎麽回事兒?”
  
  走到小區的長廊,白奕坐下之後將程藍摟在懷裏,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將臉埋在她的胸口,許久才開口,“我的電話是多少?”
  
  程藍一頓,“139XXXXXXXX。”這廝還記得這茬呢?= =。好在自己提前準備,早就把他的手機號記得滾瓜爛熟。
  
  聞言,白奕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吸了吸氣,鼻尖縈繞著屬於懷裏的人氣息,“以後……一定要讓我能找得到你,不管你在哪。”
  
  程藍微微一滯,鼻子忽然有些酸,伸出雙手緊緊摟住白奕的脖子,低著頭湊近他的耳旁低聲道,“嗯,我一定讓你找得到我,就算我是故意躲起來,也會躲在你能輕易找到的地方。”因為我再也不會讓你驚慌失措的尋找我的身影。
  
  “藍藍。”
  
  沉默間,白奕開口喚道,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繾綣溫柔地將程藍的名字輕輕呢喃出來,仿佛是陳年美酒,帶著醉人的香氣,撲麵而來。
  
  “嗯?”程藍呆呆地回應。她從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因為一個人的呢喃而變得如此動聽,他的舌尖仿佛開出一朵花,輕嗬出她的名字,帶著溫柔與深情。
  
  “真好。”遇到你真好,我第一次如此感謝上蒼。
  
  “什麽?”程藍沒反應過來。
  
  “沒什麽,今天跟喲喲出去都做了些什麽?”
  
  程藍粗略提了下今天兩人的行程便不再多言,不過語氣卻顯得有些可疑,白奕倒沒有多加追問,隻是淡淡說了句,“你開心就好。”
  
  之後又天馬行空地聊了會天,深深地吻別後,程藍看著白奕鑽進車子裏,想起優雪與陳夢對自己說的那些事,胸口忽然脹滿名為感動與愛意的情緒,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走到白奕的車窗邊,微彎著腰,雙手緊緊抓著沒有搖起玻璃的車窗。
  
  白奕坐在車內深深地凝視著她,等待她的話語。
  
  抿了抿唇,程藍脫口而出,“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話一說出口,她就震呆了,雙手抓得更緊了,一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忽然這麽感情用事,二是緊張地等待白奕的反應,她……這算是告白吧?
  
  白奕久久不語,隱在陰影下的容顏讓程藍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許久之後,白奕忽然伸出手,輕輕撫摸上程藍的臉頰,歎息道,“第一次知道女生可以這麽流氓,第一次體會在乎一個人的滋味,第一次發現自己所有的視線被一個人占據,第一次明白愛一個人是如此美好,所以,真的放不開了,看不到你會失落,分開會舍不得,腦子裏全是你的容顏,關於你的一切我都想了解,想在你身上貼上屬於我的標簽,會自私的想讓你隔離世界,會霸道地想將你捆綁在身邊,會瘋狂地想占有你,這樣的我你還會愛嗎?”
  
  程藍反手抓住白奕的手,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手在抖還是他的手在抖,總之,她此時心裏隻有一個想法,必須讓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意,否則他會繼續不安下去,她不要他不安地麵對這份感情,她清楚,自己的未來隻想要他,隻要他一個。
  
  “我也會想自私的獨占你,不讓任何人有偷窺的機會,我甚至想拿刀去砍那些對你有想法的人,我是不是更自私更霸道?”程藍微顫著聲音,“現在,我隻知道我隻愛你一個,隻在乎你一個,隻想要你一個,我的現在,未來都需要你參與,我不要其他人。”
  
  打開車門,白奕將程藍一把拉進車內,細密地吻如暴雨一般朝程藍襲來,“這些話……我一直想聽……想聽許久了……一直以為……你隻是想忘記過去,隻是單純的喜歡我,你可以隨時抽身離開,現在我知道了……”
  
  所以,那些不安,可以因為你一個眼神而聚集,也可以因為你一句話而煙消雲散。
  
  看,這就是我對你的愛。
  
  回到家,程藍的臉一直在燒,啊啊啊啊,看她今天晚上是有多大膽?那麽肉麻的情話她竟然可以一大串一大串的說出來,難道她也有言情女主的潛質?嗚~~
  
  倒在床上,好不容易讓自己撲通亂跳的心鎮定下來,接著她發現一件事,關於爸爸與白奕在書房做什麽,白奕為什麽會認識媽媽這兩大問題她仍然沒有得到解答。
  
  喵的,又被忽悠過去了,o(>﹏<)o
  
  其實程爸和白奕在書房隻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下象棋。
  
  程爸沒什麽愛好,就喜歡下象棋,從前在家喜歡拉著程藍下,但他的棋藝卻沒有因為他的愛好而有所長進,後來程藍不耐了,堅決不陪他下,並撂下一句話:以後給你找個會下象棋的女婿陪你下。
  
  於是,程爸在得知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男朋友了之後,腦子裏的第一個想法是:有人陪下棋了,第二個想法是:女兒要被搶走了。
  
  所以當白奕陪他下了幾局象棋,卻總是與他打成平手之後,他開始糾結了,下棋的輸贏看個人修為,贏不難,輸更不難,難就難在每一局都能配合對手下成平局,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所以程爸看到白奕下得一手好棋,眼睛直冒星星,卻又開始糾結,到底是選擇會下棋的女婿還是女兒呢?
  
  女兒遲早是要嫁的,隻是早晚的問題,為了女兒好,就再考驗下這小子定力好了,定力不足的人容易被誘惑。
  
  於是程爸就給白奕下了第二關考驗,與他對立坐下,誰先動誰先開口說話就輸,程爸輸就接受這個女婿,白奕輸那就沒戲。
  
  雖然是這樣說,但如果白奕輸了,程藍又堅持選擇白奕的話,程爸也沒什麽話說,可這樣一來隻會讓程爸反感,所以白奕倒也沒有多說什麽,認真嚴肅地點頭表示接受。
  
  但兩天才坐下沒多久就被程藍來攪和了,最先開口說話的是程爸,所以按照之前的約定,程爸輸。
  
  這就是程爸對白奕的考驗。
  
  事後雖然程爸在程藍與白奕麵前黑著一張臉,但他在房間卻對程太太嘮叨,“這小子真不錯,藍藍好眼光,現在的年輕人都太浮躁了,像他這樣沉穩冷靜的人不多了,被我冷嘲熱諷了半個多月也沒放棄,實在是難得,他的前途也一片光明,女兒跟著她不會吃苦。”
  
  如果程藍知道自己緊張了許久的事情背後居然是這樣,她肯定嘔得吐血,連自己爹媽都開始對自己腹黑了,這難道都是太上皇傳染的?
  
  至於白奕為何會與程媽這麽熟,得從程藍感冒失蹤一個星期說起。
  
  他心急如焚地狂奔到陳夢家,得到程藍家的地址後,他又再次狂奔至程藍家樓下,慌亂了兩天的心在看到程藍家大門時忽然沉澱,他不知道該怎樣形容自己的心情,焦急,不安,安慰,鬆氣等等情緒不斷在胸口徘徊。
  
  他其實隻是擔心程藍是不是忽然厭倦自己了,然後要從自己的世界脫身。
  
  他第一次談戀愛,雖然不知道別人談戀愛是什麽樣子,但他卻用自己的方式使程藍越來越靠近自己,他知道程藍與葉秋的事,他也清楚程藍不是表麵上看起來的那般不在意,雖然她從來沒有表現過,但她在遊戲裏對葉秋的一些小細節還是讓他捕捉到了。
  
  他不是容易退縮的人,所以他想著盡快讓程藍家人接納自己,快速融入到她家,再慢慢抓緊她的心,讓她不再受其他男人的影響。
  
  就在他準備按門鈴時,程媽打開了大門,雙方一愣,白奕看到程媽手裏拿的環保袋便了解程媽接下來要做什麽,於是禮貌地向她問好,隻說自己是程藍的學長,因為學校有事找她,卻聯係不到她才冒昧上門拜訪。
  
  程媽一聽聲音便響起之前去程藍學校時接到那個電話的男生,再瞧著眼前斯文有禮,麵容俊逸的人,頓時微笑回應。
  
  白奕打著護送程媽安全的旗號,陪同她去菜市場買菜,一路上他配合著程媽的話題,逗得程媽開心不已,直到買菜回家,白奕提出告辭時,程媽才意味深長地開口,你跟我家藍藍其實不止是同學關係吧?
  
  白奕一愣,坦誠道,既然伯母看出來了,我就不隱瞞了,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關係,不過現在因為一些事情在冷戰,自己是上門來賠禮道歉的,隻是程藍並不接受,所以才站在門口傻等。
  
  一席話說得程媽是唏噓不已,藍藍這也太不懂事了,天氣這麽冷怎麽能讓你這麽在外吹冷風?她自己感冒了還要拉上你感冒不成?
  
  於是一向疼愛程藍萬分的程媽在這一天就此倒戈向白奕,白奕則臉不紅心不跳地說自己沒事,隻要程藍開心,並請求程媽不要告訴程藍自己過來找她的事,他希望自己處理,之後再登門正式拜訪。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三千寵愛 網戀這盤菜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