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7頁


溫情,不過程藍喜歡,零下的溫度足夠讓一對相愛的戀人從此形同陌路,零上的溫度如果過熱,也會因為太愛而燒傷彼此。
  
  所以零度剛剛好,偶爾吵鬧偶爾熱烈,卻不會因此失了平衡。
  
  “你昨天晚上跟四海在一起?”程藍收回凝視奶茶店招牌的視線,忽然出聲打斷喲喲。
  
  喲喲突地沉默,綠色的勺子不斷戳著刨冰,緩解她莫名的燥意。
  
  程藍也不急著催她回答,隻是緩緩吸了口奶茶,她與陳夢她們可以打打鬧鬧,與喲喲卻好像多年的知心朋友,彼此坐著不發一語也不會尷尬,反而有種寧靜祥和在流動。
  
  “他叫我做他的女人。”沉默之後,喲喲才緩緩開口。
  
  程藍沒有打斷她的話,隻是眼睛卻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她。
  
  “我不喜歡他,應該說我跟他不熟,從來就沒有想過與他會怎麽樣,如果不是昨天見麵,我估計我這輩子也不會跟他熟到哪裏去,所以他忽然這麽說,我很慌亂……”嚼了口刨冰,喲喲又道,“不是每個人都像你跟暗翼一樣,可以從遊戲裏順利走到現實,也許你們還會結婚生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可是你知道,我的兩段感情都在遊戲裏受創,所以我不會再相信遊戲裏的感情了。”
  
  喲喲的表情黯淡,仿佛適才的興奮激動是程藍的幻覺。
  
  “我跟暗翼不算是遊戲走向現實,我讀大一的時候他就認識我了,並且那時候就知道我在遊戲裏叫什麽。”程藍淡淡向喲喲講述自己與白奕之間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喲喲都知道,卻不是很清楚現實裏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我今天去找他是為了把他介紹給我父母,他為我付出了許多,我一開始也猶豫,雖然我從來沒有表現過我對感情的最真實感受,可他卻敏感的察覺到了,所以才會一步步地算計我,引誘我跳進他挖好的陷阱裏,但我不怪他。”
  
  “我跟葉秋在一起過,半年時間雖然我沒有愛上他,可如果說對他沒有感覺那是不可能的。他包容我,照顧我,溫柔體貼,這樣的人是個女生都會喜歡,可我當時太傻,注意力放在遊戲與學習上了,雖然過於依賴他,卻沒有發現不對勁兒的地方。”
  
  “直到分手,我才知道自己真的習慣了他的存在,對於他的離開無所適從。之後雖然釋懷了,假裝不在意,可隻有自己才清楚自己的真實感受。跟暗翼在一起後,我時刻提醒自己不要依賴他,不要輕易妥協,否則一旦他離開我,我會沒有辦法再裝作若無其事的生活,我怕痛。”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我最後一絲猶豫抵抗統統消失了,既然我選擇跟他在一起,就應該勇於承擔自己的選擇,他不好還是好,最初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沒有人逼我。最後如果遺憾的分手了,我隻能痛罵自己瞎了狗眼。”
  
  “但失敗的感情不應該成為阻礙我們前進的絆腳石,他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沒有一顆完整愛你的心。你可以猶豫觀望,但你不能因為從前而蒙蔽了自己的雙眼,你是好女孩,你值得好男人付出。”
  
  天知道這是程藍第一次對人講這麽多話,而且還是關於感情的。
  
  她不希望喲喲繼續縮在自己的世界裏,拒絕一切感情,隻希望她能幸福,說完之後她不禁也開始佩服自己了,說得似乎像那麽回事,失敗的感情經曆果然是最好的老師。
  
  時間轉眼到了下午四點,二人回到一遊公司樓下,正巧白奕的電話打來,說了自己在樓下之後,過了十分鍾就看到英挺俊逸的白奕從大廈裏緩緩程藍走來。
  
  一直沉思的喲喲看到之後忽然朝程藍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湊近她的耳朵悄聲道,“你老公來了我就退散了,記得代我向你父母問好。我會仔細考慮你說的話的,至於今後如何,走一步算一步。”末了又加了句,“沒想到你老公是一遊的遊戲總監,還是四海的頂頭上司,那家夥怎麽混的。”
  
  程藍失笑地看著喲喲埋頭朝大廈走去,卻在看到她對麵忽然衝出來一個人時慌忙提醒,“喲喲,小心前麵。”但為時已晚,從大廈裏衝出來的人與喲喲撞了個滿懷,由於慣性,上樓梯的喲喲直接往後倒去。
  
  程藍驚嚇的就朝喲喲衝去,希望能接住喲喲,卻不想有一個人比她速度更快,及時拉住喲喲的手臂,避免悲劇發生。
  
  程藍吊起的一顆心在看到安然無恙的喲喲後才放下,剛才的情況真是千鈞一發,又憤怒地瞪了眼冒失衝出來的人,吼道,“走路不長眼呐?”照那個人這樣走路,出入一棟大廈就能撞死一個人。
  
  當她看清那個撞人的人時,程藍無語了,如果是他的話,她就不稀奇了。
  
  那人顯然也看到程藍了,原本還呆滯的表情立即生動起來,“你才不長眼,這路又不是你家的,我就算橫著走你也管不著。”嘿,撞人的那個語氣比別人還橫。
  
  “你以為你是螃蟹?”程藍不屑嘲諷。
  
  那人頓時憋紅了臉,“你才螃蟹。”
  
  這時周圍漸漸有人圍了過來,程藍懶得跟這個人計較,隻要喲喲沒事就好,便望向朝自己走來的白奕。
  
  但她不計較不代表有人不計較,“王小小是吧?”劉海摟著喲喲的腰,似笑非笑地喊了句。
  
  王小小一愣,轉頭望向劉海,“嗯,你怎麽知道我名字?”
  
  劉海邪邪一笑,“你剛才跟你爸王麟到一遊的人事部報到,我沒說錯吧?”
  
  王小小又呆呆點頭,心想他怎麽知道。
  
  “你不用來了,一遊不會要你。”劉海忽然收起邪肆的笑意,森冷著一張臉陰沉道。
  
  王小小大怒,“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麽決定我的去留?”
  
  劉海摟著還沒緩過神來的喲喲朝大廈走去,冷冷留下一句,“就憑我是你爸的頂頭上司。”
  
  程藍看戲看得帶勁,完全忽略了一旁站了很久的白奕,之前被王小小莫名其妙的示威,今天又與他發生衝突,看到他吃癟實在是爽得不得了。
  
  許是察覺到程藍的心思,一旁的白奕又另外加了句,“小神仙,不想號再次被洗就乖一點。”
  
  王小小機械地轉過頭望向再次給自己刺激的男人,他今天點太背,遇到煞星了,“你……你怎麽知道……”我是小神仙。
  
  “我知道的事多了。”冷冷留下這句話,白奕把暗爽的程藍拖走,留下臉色變換交加的王小小原地發怔。
  
  今天刺激太多,回家睡一覺。王小小渾渾噩噩地往家的方向飄去。
  
  兩人來到百貨商場,邊逛程藍邊問白奕怎麽知道王小小就是小神仙,嗯,應該說就是小小。
  
  白奕心情好,沒有打擊程藍,“IP顯示他的地點,上次財經大賽有他的名字。”又似乎想起什麽,“之前聽他跟別人說他爸爸是一遊的財務總監。”
  
  嗯,簡單幾句話就交代了全部事實,同時也讓程藍明白了什麽叫殺人不見血。
  
  她估計小小從今以後看到四海與他繞道行駛。
  
  不過程藍這次倒猜對了,小小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淩煙閣了。
  
  “你爸跟你媽都喜歡什麽?”來到茶葉館,白奕忽然問道。
  
  程藍想了想,“我爸喜歡下棋,我媽喜歡做飯。”
  
  “……”
  
  雖然要投其所好,但禮物也要選得有技巧,所以白奕無視了程藍提供的信息,自顧自的去買禮品了,未來嶽母倒是很好相處,就是未來嶽父似乎有點不大好擺平。
  
  最後的結果是,二人拎了一袋子食材就朝程藍家出發。-_-|||
  
  程藍一度懷疑白奕是去砸場子的,誰去見嶽父嶽母隻提食材什麽都不帶?= =。
  
  在家門口,她做好充分與父母對抗的準備,卻無語地站在門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程太太看到白奕手裏拎的食材眼前一亮,拉著白奕就往廚房走,這些食材都是市麵比較難買到的,營養價值極高,樂得程太太直誇白奕眼光好。
  
  程藍鬱悶,敢情白奕才是她兒子?
  
  一直黑著臉的程爸被程太太冷落,不爽地在客廳直咳嗽,程藍遞了杯溫茶,“爸,別咳了。馬上就出來了。”
  
  程爸瞪了眼程藍,“怎麽,這就心疼了?我還什麽都沒說呢。”
  
  程藍囧,小聲嘀咕,“我這不也什麽都沒說麽?”
  
  這時,程太太在廚房招呼程藍進去幫忙,白奕接受程爸的“考驗”。
  
  臨進廚房擦肩而過時,程藍默默地拍了拍高自己一個頭的白奕的肩膀,遞給他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不是她不幫,而是她也明顯發現了程先生對未來女婿有著濃濃的敵意。
  
  她沒有錯過程爸在她起身後的小聲嘀咕,“臭小子,跟我搶女兒,沒門兒。”
  

作者有話要說:~~~
快完結了,提前打聲招呼。




49

49、取名字【小番外】 ...


  話說,這一日,程藍因為某些原因惹惱了翼大神。
  
  剛巧係統最近出了子女係統,夫妻好友到達兩千以上就可以吃人參生孩子。
  
  於是,她與暗翼的兩個大小號,兩對夫妻分別生了四個孩子,兩男兩女,四個號一人一個孩子。
  
  孩子還在喂養期,所以沒有給孩子取名字。
  
  程藍正苦苦思索該如何讓翼大神消氣時,在看到孩子之後靈機一動。
  
  於是把淡藍藍藍號的女兒改名為“太上皇息怒”,然後牽著女兒到正在海邊釣魚的翼大神眼前晃悠。
  
  結果翼大神根本就沒搭理過她,繼續釣他的魚,這讓程藍沮喪不已。
  
  接著又把餡餅豬號的女兒改為“太上皇萬歲萬萬歲”,又把號開到翼大神麵前蹦躂。
  
  這次翼大神終於動了,卻在程藍開心不已的表情下,咻地消失了,震得程藍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太上皇傲嬌了,~~~~(>_<)~~~~
  
  程藍繼續想對策安撫傲嬌的太上皇時,太上皇奇跡般地又出現了,不過是暗翼與翼兩個號一起出現,身後還跟著兩個短胳膊短腿的小毛頭。
  
  程藍大喜,卻在看到那兩個小毛頭的名字後,囧了。
  
  嗯,翼號的兒子的名字被太上皇改為“平身”,暗翼號的兒子的名字被太上皇改為“免禮”
  
  程藍無語凝噎,太上皇,您在開玩笑吧吧吧吧?剛準備抗議,暗翼卻發話了,“下次繼續單獨跟男人出去吃飯吧,沒事,為夫不怪你。”
  
  程藍當即放棄原則,“太上皇,沒有下次了,在我眼裏您才是最美的。”以後就算叫人家對自己死心也堅決不當麵說,更不能為了安撫自己的良心而勉強答應陪人家吃飯,這就是單獨跟男人出去吃飯的下場。o(>﹏<)o
  
  翼大神這才好轉,“過來釣魚。”
  
  太上皇鬆口就表示開始消氣了,於是程藍屁顛屁顛地坐在大神旁邊開始垂釣,等到她想起要與太上皇抗議孩子的名字時已是幾天以後……
  
  跟太上皇旁敲側擊過咱把孩子名字改下吧?看到四個孩子的名字她就有種血淚史的悲憤。
  
  翼大神卻無動於衷,最後程藍一咬牙,先斬後奏,反正改名字隻需要50W,大不了從自己的小金庫裏充公,卻發現卑鄙的大神把孩子給鎖定了,要改名字必須解鎖。
  
  她再次無語凝噎,顫顫巍巍地去馬婆婆處解鎖,畫麵卻跳出解鎖問題:多謝夫人把為夫辛苦賺的錢花光。
  
  程藍無語問蒼天,這個男人是你專門派來鎮壓我的吧吧吧吧?
  
  含淚道,“孩子,不是娘不給你改這丟臉丟到姥姥家的名字,實在是你爹太陰險了,連後路都給堵了,你們就安心叫這名字吧,沒事,最丟臉的是你娘。最後謹記你娘的教訓,自作孽不可活!”接著悲憤地一一撫摸過四個孩子的頭。“太上皇息怒”“平身”“太上皇萬歲萬萬歲”“免禮”
  
  為了抒發自己對太上皇的滿腔愛戴,程藍到一遊點歌台去為他點歌,當DJ問她要點什麽歌時,她悲憤地敲下---“算你狠”,老淚縱橫道,“幸好不是給現實兒子女兒取名字,否則白平身,白免禮,白太上皇息怒,白太上皇萬歲萬萬歲這些名字出來,雙方父母非得擰斷自己脖子不可。”~~o(>_<)o ~~
  
  於是,從此以後,在一遊這廣闊的世界裏,經常有人看到一個女玩家接著自己的女兒向她老公行禮賠罪,而她老公如法炮製地用兒子表達自己的心意,最後眾人唾棄,要賠禮道歉就親自說啊,給孩子取這麽個名字也不怕被雷轟。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