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6頁


喝,什麽東西都沒吃。-_-|||
  
  四海不知何時坐在程藍的身邊,遞上一盒芙蓉糕,程藍也不客氣地抱著芙蓉糕就開吃,她有點餓了。
  
  “這是老大買的。”四海看了眼程藍,淡淡道,一開始的冷酷疏離氣息此時倒難以捕捉。
  
  程藍點頭,“嗯,他知道我喜歡吃芙蓉糕。你們明天上班嗎?”
  
  “你應該問明天加班嗎,不過這也得看老大的意思,他氣消了就不需要加班,氣沒消就得繼續加班。”四海不語則已,一語驚人。
  
  程藍馬上噎住,不斷咳嗽,“嗯,革命還未成功,同誌還需努力。”接過四海遞過來的果汁,程藍淡定道,謝天謝地,感謝這昏暗的燈光。
  
  四海愉悅一笑,“嗯,借你吉言。”說完往沙發上倒去,修長的手臂伸展開來,動作肆意,魅力四射。
  
  “喲喲現在怎麽樣?”
  
  “哈?”程藍沒想到四海會問喲喲,有些轉不過來。“嗯,你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好多了,她太催悲了,專遇渣男。”
  
  四海沉默半晌之後起身,離開前忽然道,“嗯,不過我相信我不是渣男。”
  
  程藍沒明白過來,看著他又往男人堆裏走去,半晌才憋出,“我沒說你是渣男啊。= =。”
  
  也不知唱了多久,總之唱歌的人唱累了,打牌的人打累了,於是又開始起哄,當然對象是白奕與程藍,誰讓他們經常在這對夫妻那裏吃癟。
  
  “燒餅,你總要唱首歌吧?”飛豬開口。
  
  MARS點頭,“是啊,燒餅,唱一個唄。”
  
  陳夢幾人沉默,仔細想想,她們貌似還沒聽程藍唱過歌?
  
  程藍淡定地不說話,眾人改變政策,“翼大,你們合唱一個唄。”
  
  連一直麵帶微笑,看著眾人吵鬧的葉秋也發話了,“就當給大家個麵子吧。”說著深深地望了眼白奕。
  
  由於二人坐在一起,因此白奕接收到葉秋飽含深意的話,用隻有二人聽得到的聲音淡淡道,“我一直沒覺得我殺錯過,你有了別人就不要再巴望著她了。”
  
  葉秋一滯,“你放心。”三個字卻有著說不出的苦澀,他曾經對程藍是真的投入了自己全部感情,他的心是敏感的,很快就察覺到程藍對待自己沒有男女之情,一直把他當大哥哥依賴,他負氣的選擇分手,一是為了讓程藍梳理自己的感情,二是想知道自己在程藍心裏的地位。
  
  但可惜,他終究是高估了自己的分量。
  
  後來遇到優雪,這個女生給他的熱情猶如從前自己對程藍那般,所以他不忍推開她,起初看到大家說程藍與暗翼在一起,他的確心有不甘也苦澀不已,優雪察覺到了,卻什麽也沒說,他感激,他慶幸,他知道如今的自己與優雪才是最適合的一對,所以,他不願意再錯過。
  
  抬頭望向優雪,卻見她也望向自己,雖然燈光昏暗,無法看清對方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己與她都如釋重負的笑了。
  
  眾人還在起哄,白奕抿了抿唇,接著起身輕笑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說著走到點歌台前,點了那首《漩渦》,接著望向程藍,直挺的身形仿佛是等待公主應約的王子。
  
  白奕的行為無疑助長了眾人起哄的心態,“咦,粵語的男女對唱?藍藍,表哥在等你呢。”
  
  “啊啊啊,燒餅,我從來沒聽老大唱過歌,你快去啊。”
  
  “這首歌難度很高誒,燒餅,你能唱好嗎?”
  
  ……
  ……
  
  程藍心裏那個鬱悶啊,首先,她從來沒唱過這首歌,隻是在剛才來的路上聽過幾遍,其次,她貌似被人看扁了。
  
  於是,她來到白奕身旁,麵帶微笑,卻咬牙切齒低聲道,“你是故意的。”他也不怕自己唱跑調丟臉。= =。
  
  白奕湊近她的耳旁,淡淡道,“答對了,我就是故意的。”
  
  程藍剛欲回話,音樂聲響起,她隻好作罷,努力跟隨上曲調的節拍,好在第一句是男聲,她對音樂的領悟能力很強,隻要白奕領唱,她有把握能唱出。
  
  “沿著你設計那些曲線,原地轉又轉墮進風眼樂園,世上萬物向心公轉,陪我為你沉澱……”
  
  白奕的聲音響起,眾人一陣驚豔。
  
  雖然從來沒有聽過這首歌,但是音調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舒緩,壓抑,曖昧,配著白奕富有魔力一般的低沉磁性嗓音,讓人忍不住沉淪其中。
  
  “逾越了理性超過自然,瞞住了上帝讓你到身邊……”
  
  白奕的聲音剛落下,程藍的聲音適時響起,柔和,嬌媚兩者參雜其中,再次讓人眼前一亮,沒想到程藍唱歌的聲音這麽好聽。
  
  雖然是粵語,眾人需要對照MV字幕才能知曉兩人唱的歌詞,雖然歌詞有些火辣,但不得不承認,他們配合得太完美了,音色,曲調,節拍,每一個都把握得恰到好處,令人驚歎。
  
  唱完歌以後,陳夢忽然對程藍說了許多白奕從前對她所做的事,程藍總是想,也許她對白奕的所有的猶豫都是在這個晚上通通消除的,他的好,他的笑,他的心機,他的用心良苦,他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這些是不是都說明自己讓他沒有安全感?
  
  她問陳夢為什麽選擇現在告訴她,陳夢說,聯係不到你的那個星期,你根本不知道表哥是怎麽過來的,他那樣鎮定冷靜的人竟然像瘋了一樣跑到自己家來,就是為了問你家的地址,他其實可以在電話裏問的,但他急瘋了,所以忘了。
  
  陳夢說,藍藍,別再怕重複葉秋的道路,表哥他值得你付出所有,我想,天下沒有人會像他那樣將全部心思花在你身上,並願意默默守護你三年。
  
  程藍心中酸酸漲漲的,所以程藍,你還在猶豫矜持什麽?
  
  這天,大家鬧騰到晚上十二點才散夥。
  
  漂豬被飛豬帶回家,四海不知道怎麽跟喲喲搭上的,總之喲喲最後被四海帶走,其他的該跟誰走跟誰走,基於道義,曹磊這個單身送果醬回家,最後隻剩程藍與白奕。
  
  由於喝酒了,兩人隻好打車回家。
  
  到達程藍居住的花園小區後,白奕下車的第一句話是,“不知道嶽母會不會擔心我把她女兒拐走。”
  
  程藍被他這句話弄得臉通紅,“八字還沒有一撇,誰是你嶽母了!”
  
  白奕的回答是,將程藍緊緊擁在懷裏,吻上他思念不已的紅唇……
  
  回到家,程爸程媽破天荒的沒有等門,家裏一片漆黑,想起出門的時候白奕向他們保證會將自己安全送到家,程太太一副嶽母看女婿的滿意表情,幾乎是將他們轟出來,“玩得開心點。”
  
  程藍大囧,難道他們真對白奕這麽放心滿意?
  
  洗完澡後,程藍躺在床上擺弄手機,思索許久之後對白奕發過去一條短信:到家沒?
  
  奕:剛到
  程藍:明天忙不忙?
  奕:有事?
  程藍:明天晚上來我家吃飯吧
  
  對方半天沒反應,程藍搖了搖手機,以為是自己手機出問題了,開機關機發現手機沒事,難道他睡了?
  
  程藍奇怪不已的時候,白奕的電話追來了。
  
  他開口第一句話是,“你剛才說什麽?”
  
  程藍囧,“咳,問你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來我家吃飯,嗯,順便,見未來的嶽父嶽母。”
  
  天地作證,她說這番話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她這算不算主動引誘?
  
  對方沉默許久,呼吸卻越來越凝重,程藍以為白奕不願意,“嗯,雖然不知道你怎麽認識我爸媽的,但是明天,嗯,作為女婿的身份過來,如果很忙,就……”
  
  “晚上幾點?”程藍話還沒說話,白奕就截斷。
  
  “我去等你下班吧,然後買點東西作為見麵禮。”程藍漲紅了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鎮定。
  
  電話那端傳來一陣愉悅的輕笑,“豬,這是跟你在一起以來,我聽到的最滿意的一句話。”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
這算不算守得雲開見月明?

說下我昨天遇到的事。
昨天一時想起近一年沒上的遊戲。
然後登陸後,驚悚的發現我結婚了,嗯,也就是說我多出個遊戲老公,但是我不知道我什麽時候結婚的,我那個老公是誰。
這就是傳說中的“被結婚”。。。。。。




48

48、關於感情 ...


  第二天程藍起了個早,程太太稀奇地問她感冒是不是還沒好,程藍大囧,丟下一句:今天晚上你未來女婿到家裏吃飯,就閃人了。
  
  程太太呆了半天才緩過神來,笑眯眯地推了推正在看報紙的程爸,“總算是攤開來說了,晚上你早點回家,聽見沒有?”前一句麵帶微笑,後一句凶巴巴的。
  
  程爸覺得自己被不公平對待了,不過程家一般都是程太太說了算,因此隻有狠狠瞪著報紙出氣,反正自己死咬著嘴巴不鬆氣就行了,好不容易養大的閨女,就這麽被那小子拐跑了,他不甘啊不甘。
  
  出門之後接到陳夢的電話,說是今天再續杯,急的程藍大囧,她可不想晚點兒去白奕公司的時候滿身酒氣,隻好推脫自己現在有事,走不開。
  
  陳夢不樂意了,“怎麽回事啊你們?你不來,表哥他們三個不來,連喲喲也來不了,其他人我不知道,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忙了?”
  
  見喲喲也沒去,程藍也奇怪了,“她回家了嗎?怎麽沒見她給我打個電話?”
  
  陳夢嘀咕,“沒回家,說是在A市遇到一舊識,陪那朋友去了。”
  
  “嗯,那果醬呢?”
  
  “我哪知道她啊,石頭說昨天晚上把人安全送到家了,之後就不知道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家又在A市,你擔心個什麽?”提到果醬,陳夢還是沒什麽好語氣。
  
  程藍仔細想了想,陳夢那堆人都是熟人,平時在學校也經常約出去吃飯玩樂什麽的,今天就算了,“那你們先自己去玩兒吧,我今天真有事。”
  
  “得得,那你先忙吧,空了再打我電話。”說完就掛掉。
  
  程藍咬著嘴唇出神地盯著手機,之前也沒聽喲喲說她來A市找朋友啊?想了想又給喲喲打了個電話,“喲喲,綠綠說你去找以前的朋友了?”
  
  喲喲半晌才道,“其實……那個朋友你也認識。”
  
  嗯?我也認識?程藍好奇了,“誰啊?”
  
  “四海。”喲喲嘣出。
  
  程藍嗆到了,“咳咳,他今天不是在上班嗎?你現在在哪?”
  
  “我被他強行拉來的,現在在他公司。”喲喲悶悶道。
  
  程藍無語了,她就算再遲鈍也看出四海對喲喲是什麽意思了,之前四海就曾經問過喲喲結婚了沒有,當時大家開玩笑地問四海是不是對她有意思,他似笑非笑地回答是,大家都沒當真。
  
  再結合昨天晚上四海的一係列行為,嗯,有JQ。
  
  想了想,反正自己也要去白奕的公司,程藍說道,“我也準備去他們公司,不過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先出去逛會兒,晚點再回來找他們,別擔心,我給四海打電話讓他放行。”
  
  四海既然把人家拉去自己公司,應該把自己的身份給交代了,看喲喲的語氣似乎並不驚訝,看來四海對她的行為真的刺激到她了。
  
  給四海打了個電話,順利將喲喲勾搭出來,二人便邊逛街邊吃東西,喲喲被壓抑了許久的心情此時找到突破口,全部傾瀉出來。
  
  “他媽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見一個愛一個,看到舊愛新歡都不想放棄,都想得到,草,真賤。”喲喲狠狠地挖了一勺子刨冰,又狠狠塞進嘴裏,怒氣衝衝道。
  
  刨冰太冰,她剛塞進嘴裏就開始不斷哈氣喊冷,看得程藍哭笑不得,這不是自己找虐麽?大冷天的跑來吃刨冰,好在她英明,隻點了杯熱奶茶,然後充當忠實的聽眾就OK。
  
  這個奶茶店在A市的繁華地段,店麵裝修很精致,座椅全是秋千,程藍與陳夢她們每次出來逛街都會來這家奶茶店。
  
  奶茶店的名字也很煽情,零度。
  
  招牌下麵有一段文字:我們的愛情為零度,不是零下也不是零上,不怕太冷成冰,也不怕太熱成火,溫度剛剛好,足夠我們保存一輩子。
  
  有點煽情又有點溫情,不過程藍喜歡,零下的溫度足夠讓一對相愛的戀人從此形同陌路,零上的溫度如果過熱,也會因為太愛而燒傷彼此。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三千寵愛 網戀這盤菜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