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4頁



  這就是傳說中的秒殺啊……
  
  “老大你來啦……”一直縮在角落的戰淮笑嘻嘻地站起身,打招呼。
  
  白奕見到戰淮,微微點頭,淡淡開口道,“不好意思,來晚了。”
  
  大神一說話,僵凍的氣氛立即回溫,之前熊抱程藍的小不點腳尖畫圈地站在原地,眨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程藍。
  
  程藍掃視了一眼包房,除了宿舍三隻及她們的男人,曹磊,葉秋與優雪,剛開口說話的人,還有一個笑眯眯望著他們的男生,門口的小不點及一個默默喝酒的女生。
  
  似乎還有人不在啊,她默默數了數人數。
  
  “藍藍,表哥。”陳夢率先開口,“藍藍,猜猜剛才那個小不點是誰……”說著看好戲般狡詐一笑。
  
  其他人也紛紛表現出一幅看好戲的態度,程藍囧,“嗯,喊我師父的大概隻有一個。”這個大約隻有十二歲,長得粉嫩的小女孩就是她那個彪悍的徒弟?為什麽她會出現在這裏?今天好玄幻,嗚嗚~
  
  小不點見師父猜到自己身份,頓時笑開了眼,“我就知道師父猜得到我是誰,你們輸了,快點給錢……”
  
  程藍更囧,敢情他們拿自己打賭了?
  
  “咳,賭注多少?我是不是可以分紅?”程藍開口。
  
  經她與情迷這樣攪和,氣氛頓時熱烈起來,“燒餅,猜猜我是誰……”剛剛喊白奕老大的人笑眯眯地開口。
  
  程藍瞄瞄說話的人,細碎的長發,秀氣的五官,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縫,“MARS。”
  
  戰淮頓時垮了臉,“拿錢拿錢……”齊超,周捷與顧影三人再次伸手。
  
  有些不服氣的戰淮再次指了指沉默的男生與喝酒的女生,“那他們呢?”
  
  程藍眯了眯眼,沉默的男生此時正懶懶躺在沙發上,饒有興趣地看著程藍,他不同於MARS的秀氣,白奕的俊美,屬於陽剛型,短發,銳利的眼眸將他略帶冷酷的氣息散發到極致,“他是四海。”
  
  戰淮的臉再次垮下,“那她呢?”
  
  程藍的視線再次來到喝酒的女生身上,那女生見視線全部聚焦在自己身上,勾唇一笑,明豔的五官愈發柔媚,她朝程藍舉了舉手裏的高腳杯,算是打過招呼。
  
  程藍見狀微微一笑,邁步就朝那女生走去,順手在旁邊的酒櫃裏拿出一隻高腳杯,來到女生身邊坐下,“一個人就先喝起來了,真不夠意思啊……”
  
  “要不我自罰一杯?”女生微微一笑,將酒杯裏的紅酒一飲而盡,接著替程藍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程藍抿了抿嘴唇,“別喝醉了。”她初時還有些緊張的心情已經全部消散,原來大家彼此已經熟悉到如此地步了,所以自己才可以一眼就猜出誰是誰。
  
  見此大家就知道程藍猜出是誰了,戰淮的臉已經皺成包子了,“我的錢啊,燒餅你是不是故意的?老大,你要為我做主啊。”
  
  一直靜立在門口的白奕淡淡瞟了眼裝可憐的戰淮,“怎麽做主?”
  
  明明是不鹹不淡的話,卻讓戰淮抖上三抖,“不,不用了老大,您日理萬機,這種小事情就不勞煩您了。”
  
  葉秋站起身朝白奕走來,微微一笑,“葉秋。”
  
  白奕微微點頭,與葉秋握手,“白奕。”
  
  經過葉秋介紹,白奕將所有人對上號,正在大家調侃戰淮輸錢的時候,包房再次打開,一個咋咋呼呼的聲音響起,“燒餅跟翼大來了沒有?我把我家漂豬接到了,她在車站等我的時候差點被人騙,還好我及時趕到,我家漂豬真是太可愛了。”
  
  說著一個娃娃臉男生牽著一個鼻子凍得通紅的女生走了進來。
  
  程藍仔細觀察了下進門的人,男生帶著黑色針織帽,一張娃娃臉上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眸,笑起來閃著別樣的光芒,讓人看著不自覺也心情變好起來。
  
  旁邊的女生個子嬌小,也帶著一頂可愛的白色針織帽,厚厚的圍巾將她半張臉都裹了起來,隻露出濕漉漉的眼睛與通紅的鼻頭,此時她正被男生握著右手,站在門口吸鼻子。
  
  “喲,飛豬,接到你
45、拚酒 ...


  媳婦兒了?果然漂亮。”曹磊與戰淮同時調侃道。
  
  飛豬一愣,接著眉飛色舞道,“是吧?我媳婦兒不漂亮誰漂亮?”說著掃了眼眾人,見到程藍與白奕時眼神一亮。
  
  “啊啊啊啊,終於看到傳說中的燒餅與翼大神了。大神,請受小弟一拜。”飛豬說風就是雨的性子馬上發揮作用,朝著坐在沙發上的白奕就要下跪,被戰淮一個不明物體砸來。
  
  “奶奶的,怎麽沒見你拜我?”
  
  飛豬眉頭一豎,“你算哪根蔥?”
  
  戰淮指著飛豬怒,“我是蔥中之王!”
  
  眾人風中淩亂,MS,這個好像不是什麽美好的比喻……o(╯□╰)o
  
  於是,原本戰淮、飛豬、曹磊及四海等人準備集體灌白奕與程藍酒的計劃還沒實施就窩裏反了,直接胎死腹中。
  
  人到齊了自然就該上菜了,菜上齊了自然就該拚酒了,接下來的飯桌上氣氛異常熱鬧,程藍等人笑眯眯地看著戰淮與飛豬互拚白酒,急的漂豬在一旁幾次準備衝上去替夫上陣,被飛豬一爪子拍下,“媳婦兒,看你男人今天怎麽把MS這個叛徒給滅了。”邊說邊指著白奕打飽嗝。
  
  眾人黑線,飛豬啊,你的好日子真的到頭了……
  
  白奕麵帶微笑地舉了舉杯子裏的果汁,“你幹了,我隨意。”
  
  眾人再次黑線,大神,你太不厚道了,忽悠喝醉了的人。
  
  豈料,飛豬忽然抓著酒杯來到白奕身邊,一張娃娃臉因為喝酒上臉漲得通紅,“不行,你忽悠小孩呢?你喝飲料算什麽英雄好漢,要喝就喝白的!”
  
  戰淮與四海在底下偷著樂,他們是多麽樂於見到白奕吃癟喝醉的樣子啊。
  
  不過,顯然他們也忘記了與藍藍有相同猥瑣本質的白奕。
  
  “有勞夫人了。”白奕轉過頭望向程藍,眉眼帶笑道。
  
  

作者有話要說:= =。
大神,太上皇,你好猥瑣。




46

46、那些過往 ...


  嗯,既然大神都不怕拉女人出來擋酒,那自己也不需要再扭扭捏捏了。反正自己從來就沒有把她當女人看過。
  
  你看過女人率領一群男人去打架鬥毆的嗎?你看過女人操作彪悍到男人也望洋興歎嗎?你看過女人把自己當男人使嗎?
  
  看著柔順嬌弱的女子,再對比她在遊戲裏的一係列彪悍行為,飛豬暗暗搖頭,人不可貌相啊。
  
  看著挺溫柔的一女生,怎麽遊戲裏的行為就如此大相逕庭呢?
  
  他也沒指望其他人能出來勸酒,反正遲早是要灌燒餅的,自己就第一個開始好了。
  
  於是飛豬笑嘻嘻地端起白酒杯,又拿了另一隻空酒杯遞給程藍,“燒餅,別怪我欺負你,既然你老公都這麽說了,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頓了頓,“咱們遊戲裏麵也認識幾年了,打架鬥毆什麽猥瑣無恥的事都是你帶領咱們去幹的,既然都這麽熟了,我也不多說什麽了,第一杯我先幹為敬。”說著就將手裏的半杯白酒一飲而盡,接著神色挑釁地望向程藍。
  
  他心想著,遊戲裏這麽彪悍,喝酒肯定不會彪悍到哪去,他酒量雖然不是很好,但灌醉一個女人還是不在話下的。
  
  可是,喝著喝著,他發現他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本來是他東找借口西找借口的要程藍喝,可是不知道怎麽回事,最後話題總是繞到他身上,然後在程藍溫柔笑意下,白酒就這麽稀裏糊塗地進了他的肚子。
  
  他們拿的是度數最高的五糧液,二兩酒杯,這麽幾杯下肚,飛豬有點撐不住了。
  
  他東倒西歪地指著桌上的一幹人等,“說好一起上的,為什麽隻有我一個人喝?”
  
  曹磊攤手,“我們堅決擁護大神。”
  
  陳夢火上澆油,“藍藍的酒量是我們中間最好的,而且她忽悠人喝酒的功夫也是最厲害的。”
  
  最後的結果是,飛豬一邊打著酒嗝,一邊眼淚奔騰地靠在漂豬的肩膀上,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媳婦兒,你要記住了,以後相信誰也不能相信那幫人,說好一起灌燒餅跟翼大的,結果全拿我當槍使,他們都是壞人!”說完就眼一閉開始打呼嚕。
  
  漂豬無辜地眨了眨眼睛,“老公,其實……他們一開始就在拿你當槍使。”
  
  如果飛豬聽到她這句話,眼淚肯定更加奔騰,媳婦兒,我其實是你仇人不是你老公,對吧吧吧吧吧……
  
  飛豬趴了,漂豬要照顧他,剩下的人該幹嘛幹嘛,劃拳的劃拳,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打情罵俏的打情罵俏,隻有白奕與程藍之間的氣流在暗湧。
  
  “相公。”程藍微低下頭,對著身旁的白奕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白奕睫毛微顫,偏頭靠近程藍的臉,溫熱的氣息撲灑在程藍的臉頰上,“娘子何事。”
  
  程藍一抖,“我表現如何?”啊啊啊啊,這死男人又se誘。
  
  白奕理了理程藍額際的發絲,淺淺笑道,“表現不錯,沒有跟他拚酒。”
  
  受到白奕的表揚,程藍適才的不爽一掃而光,猶如鬥勝的公雞翹高了尾巴,“哼,他們一開始就商量好了拿我們開刀,我肯定不上當。”
  
  這廂程藍與白奕在培養感情,那廂的喲喲與優雪,陳夢等人則壓低了聲音在討論情迷為何會出現在這裏。
  
  他們最先到達,接著看到一個小不點進入包房都愣了,以為是誰家小孩走錯了房間,結果她直接說她是果醬也就是情迷,來看她師傅的,喲喲的臉當即就黑了。
  
  雖然這孩子性格直爽,什麽都說,罵人也很彪悍,但這不代表喲喲原諒了她曾經跟自己搶男人的事實。
  
  因此,整個酒席隻有情迷一人被孤立。
  
  等到程藍抬頭發現可憐兮兮的情迷一個人坐在那裏,眨著泛水的眼睛不知所措時,才回過神來,她還一大堆問題沒想通呢,比如白奕為什麽會出現在自己家,為什麽會認識自己的爸媽,情迷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白奕的問題等單獨相處時再拷問,現在要緊的是情迷的事。
  
  她自然是清楚喲喲從來就沒給情迷好臉色看過,之前是因為在遊戲,她可以對她視而不見,可現在大家同坐一張桌子,怎麽著也有些尷尬。
  
  好在程藍與情迷之間隔著漂豬,可漂豬去照顧飛豬了,所以現在兩人之間沒有隔閡,向情迷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旁邊,情迷原本暗淡的眼神頓時一亮,整張小臉立即染上明亮的笑容,她喜笑顏開的坐在程藍旁邊,甜甜地喊了聲,“師傅。”
  
  程藍受用地摸了摸她的頭,唔,好柔軟的頭發,“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
  
  情迷乖巧一笑,“師傅,我叫曲果,你可以喊我遊戲裏的名字果醬。”
  
  可愛的孩子,可愛的名字,可愛的性格。程藍感歎,這幾個月來她如一個小尾巴一樣跟在身後,常常甜甜地喊自己師父,這讓程藍有種初為人母的感覺。
  
  其實從前她就並不是非常討厭果醬,隻是因為喲喲才順手幫一把,即使被她那麽慘烈的罵也隻是不痛不癢,因為她從來就沒有觸犯過自己的底線。
  
  之後她被雅莉珊挑釁,一直都是果醬第一個跳出來,幫裏不管是誰開自己玩笑,她都會站出來維護自己,這樣的孩子怎麽能不讓人喜歡?隻是她畢竟還是做了對不起喲喲的事。
  
  “嗯,果醬,你現在幾歲了?”
  
  果醬撅了嘴巴,苦著一張臉,“師父,我看起來很小嗎?”
  
  程藍一頓,你看起來就是小蘿莉的年紀。
  
  沒等程藍回答,果醬又說道,“其實我已經十五了,可是發育太慢,看起來隻有十三歲一樣。”
  
  十五啊,花季年齡啊。
  
  “十五歲還在讀高中吧?你跟喲喲的事還沒解決吧?”
  
  果醬神情一滯,“嗯,她還是不願意理我。我知道我以前不懂事,太任性,可是我真的沒有勾引小A,我一直把小A當哥哥,可是她跑來罵我,我氣不過就讓她以為我跟小A……”她越說越小聲,最後還偷偷看了看程藍的臉色,生怕她生氣。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