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43頁


焙潁瀾綞嗲寰歡啻拷郥-T
  
  【幫派】餡餅豬:喲,今天什麽日子?失蹤N久的人集體出現?
  【幫派】漂亮的豬:藍藍,藍藍,我也來了,想我嗎?麽麽麽麽
  【幫派】優雪:咳咳,趁著大家都在,剛才我跟飛豬還有四海,MS商量要不要弄個見麵會,大家覺得如何?
  【幫派】縱橫四海:舉手
  【幫派】MARS:舉手
  【幫派】飛翔的豬:舉腳
  【幫派】漂亮的豬:老公,應該是舉蹄子
  
  眾人再次噴……
  有漂豬的日子真是歡樂。
  
  之後,經過多方討論,大家認為具體事宜還是通過YY說,幫派難免會有君臨的探子。
  
  於是一群人先後登陸上YY,之前MARS,縱橫四海,一葉知秋,飛翔的豬與餡餅豬幾人都語聊過,所以不陌生,當陳夢幾人的聲音在YY裏響起時,YY裏頓時響起一片狼嚎。
  
  “靠,這個是誰的聲音?綠綠還是紫紫還是白白?我萌到了!”咋咋呼呼的聲音是飛豬。
  
  “是我老婆的聲音,飛豬你想幹嘛?”綠箭也就是丁顏的男人齊超開口。
  
  “啊,我其實說,我好想我老婆T-T。”
  
  “玩了這麽久,還從來沒見過你們,反正遊戲裏這麽鐵,就見一麵吧,慶祝新年!”大大咧咧的曹磊開口道。
  
  幾個男人自然是附和,除了見幾個美女,他們最想見到的自然是暗翼與餡餅豬,他們想看看遊戲裏這麽彪悍腹黑的流氓夫妻現實裏長啥樣,最重要的是他們想給這對夫妻灌酒,遊戲裏他們鎮壓自己,酒桌上看誰鎮壓誰!
  
  於是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時間地點,除了丁顏及慕思在B市,漂亮的豬在C市,其他人均在A市,恰好MARS與四海第二天休息,於是定下第二天晚上六點在A市的鳳凰酒樓碰麵。
  
  由於暗翼仍在埋頭忙碌,這次語聊商討聚會自然就錯過了。
  
  知道白奕不喜聚會等活動,基於看戲心裏,戰淮與劉海下了YY就勾肩搭背的來到白奕的辦公室,一本正經地告知他關於聚會的事。
  
  從前一聽到聚會等詞的白奕會當即回絕,但今日他卻反常地沉默片刻,接著不鹹不淡地回了句:知道了。三個字打發了兩個想看戲的人。
  
  垂頭喪氣的二人走出白奕的辦公室後,淚流滿麵:有白奕在,總覺得明天的聚會不會那麽好過。
  
  待二人離開辦公室,埋首做報告的白奕這才抬起頭,眯著幽深的眸子淡淡的瞟了眼遊戲界麵,終於有機會算賬了。

作者有話要說:誰玩圍脖?
【微微碎夕】我的圍脖,歡迎大家一起聊圍脖^_^




45

45、拚酒 ...


  相對於其他人對即將舉辦的見麵會的熱衷度,程藍顯得比較冷淡。
  
  她不善於與陌生人接觸,即便這些陌生人是在遊戲裏十分要好的朋友。
  
  在她心裏,總覺得網絡與現實始終是隔了一層神秘的麵紗,現在要揭開這層麵紗,會讓她有些無所適從。
  
  可她又不忍拂了大家的興致,加之宿舍三隻清楚她的性格,輪流打電話對她狂轟濫炸,目標隻有一個,她必須出席,否則這個見麵會就不完整。
  
  她揉眉心,她不知道什麽時候起,自己在他們眼裏變得如此重要了,印象中似乎經常衝著自己齜牙咧嘴的是這幫嚷嚷著離不開自己的混球。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程藍吃過午飯便開始蹲在衣櫃前發呆,不知道白奕會不會去,昨天晚上打電話問他關於見麵會的事,他隻說知道了,也沒說具體是去還是不去,這讓她苦惱不已,因為她不知道白奕介不介意自己去見網友,雖然這次見麵會自己這邊認識的人要多。
  
  要不打個電話征求下意見?左邊的小天使建議。
  
  NND,什麽時候起自己行動還要征求別人的意見了?右邊的小惡魔極力反對。
  
  兩個小人在腦子裏打啊打,程藍頭疼啊頭疼,最後還是認命的起身選衣服,都是一群熟識的人,他不會生氣的吧?如果真生氣了就把陳夢拉出來救駕!= =。
  
  不厚道的程藍打定主意之後便開始磨磨蹭蹭的選衣服,左看看右看看,再瞄了眼窗外的天氣,嗚~好冷,不想出門o(>﹏<)o
  
  程藍選衣服的時候,樓下客廳裏傳來程媽說話的聲音,家裏似乎來客人了,程藍邊在鏡子前比照邊想著這時候會是誰來家裏。
  
  過了一會兒,程媽說話的聲音漸漸小了,接著便傳來有人上樓的聲音,直至腳步聲越來越近,程藍房門的把手被人輕輕扭動。
  
  她以為是程太太,沒回身隻盯著鏡子開口,“程太太,我會注意保暖,選厚外套,爭取把自己裹成粽子不讓您老人家操心,晚上會早點回來,我保證!”
  
  平常保準扯著嗓門直嚷嚷的程太太現在詭異的沒有開口,程藍有些疑惑,放下手裏的黑色修身西裝外套,又拿起另一件白色絨大衣比對身形,“程太太,怎麽了?”
  
  “穿那件白色羽絨服!”門口久久沉默的人忽然開口。
  
  男人的聲音?程藍一驚,轉身就看向門口,隻見身著黑色羽絨服的白奕雙手環胸懶懶斜靠在門邊,眼眸深沉,性感的薄唇噙著一抹揶揄的弧度。
  
  白白白……白奕?
  
  程藍震驚萬分地瞪大眼睛,死死盯著那張她做夢都會夢到的臉,誰來告訴她,為什麽白奕大人會出現在她的房間?啊?啊?
  
  大眼瞪小眼之後,程藍忽然優雅一笑,“我在做夢!”然後轉身繼續對著鏡子比衣服。
  
  白奕手握成拳,放在嘴邊輕咳一聲,憋著笑,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淡,“嗯,你在做夢!”說完他明顯看到程藍的身子一抖,這隻豬不僅遲鈍還愛裝鴕鳥。
  
  雖然程藍很想尖叫,但她更想馬上倒地昏迷不醒,瞧瞧她剛才做了什麽蠢事?說自己在做夢?活生生的人在眼前她竟然裝鴕鳥說自己在做夢?神啊,她可不可以收回剛才說的話?o(>﹏<)o
  
  僵硬地轉過身,僵硬的扯起一抹微笑,她故作輕鬆地打招呼,“嗨,好久不見!”誰拿一板磚拍暈她吧,她又說了什麽蠢話?T-T
  
  由於白奕的忽然造訪,導致程藍徹底慌亂了手腳,她此時隻有一個想法,讓我長睡不起吧T-T。
  
  白奕隨意揮了揮手算是打了招呼,“嗯,失蹤了一個星期的你,的確好久不見!”
  
  來者不善。
  
  程藍馬上得出這個認知,明明是笑眯眯的回答的,為什麽她會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_<)~~~~
  
  “你怎麽會來我家?”程藍幹笑,穩住敵人,尋找機會脫身。
  
  白奕低頭沉吟片刻,“我是來找一個人算賬的!”他笑眯眯的開口,隻是望向程藍的眼眸愈加深沉。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秋後算賬?T-T,她此時此刻已經徹徹底底的清楚了太上皇睚眥必報的性格,她以為他一直沒提是忘記了,木有想到他到現在還記得,甚至還跑到自己家裏來算賬。你敢更記仇一點麽?T-T。
  
  “其實,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以德報怨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程藍極盡所能的勸道。
  
  白奕煞有其事的點頭,“嗯!的確如此!”
  
  程藍大喜,卻聽白奕接著開口,“我記得有人說過她的心眼很小,十分記仇,而我又偏偏很在意那個人,所以為了表示更在意她,我決定朝她的方向靠攏,也記仇!”
  
  程藍張嘴準備說點什麽,卻硬是被白奕這翻話堵在喉嚨裏出不來,她今天不僅明白了寧願得罪任何人也不能得罪太上皇的真理,更明白了什麽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哭喪著臉,可憐兮兮地望著白奕,一個星期不聯係他是她的錯,這事她理虧她承認,隻希冀太上皇能高抬貴手放過她,她一定每天燒高香拜佛供奉著他。T-T。
  
  難得看到程藍這副委屈小媳婦的可憐樣子,白奕的心情大好,“快換衣服吧,雖然我不介意多看幾眼夫人的清涼裝,但伯父伯母還在樓下……”
  
  程藍呆滯片刻,沒想到他這麽容易就放過自己了,接著琢磨他說的清涼裝……
  
  轉頭看向鏡子,鏡子裏出現一個綁著馬尾,全身上下隻穿著白色內衣內褲的女生……
  
  程藍沉默,接著……
  
  “啊——流氓——”
  
  一聲慘叫傳來,接著一件白色大衣準確朝門邊的白奕砸去……
  
  在程媽歡喜程爸複雜的目光中,程藍委委屈屈的跟在白奕身後上了車,朝鳳凰樓駛去。
  
  坐在副駕駛座的程藍一路上都黑著一張臉,眼睛一直盯著窗外看,打定主意不理會黑心肝的白奕。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看自己出醜,故意看自己……想著當時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這時的她才知道他那深沉得仿佛有團火苗在燃燒的眼眸根本是因為看到自己那個樣子才產生的,回想起那個炙熱的眼神,她感覺自己的臉頰在燒。
  
  真是……真是個流氓!
  
  程藍懊惱地在心裏腹誹,不過他為什麽會知道自己家?看他跟爸媽的樣子好像很熟?他到底趁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對自己爹媽做了什麽啊啊啊啊啊?T-T
  
  相對程藍複雜又懊惱的心情,白奕顯得十分愉悅,表情雖然仍是冷冷淡淡的,但唇角微微揚起的弧度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將車內的溫度調高了點,又打開音樂,車內沉默尷尬的氣氛頓時化解,隨著音樂中那低沉磁性的男音響起,車內仿佛有股曖昧的氣息在膨脹在蔓延。
  
  “即使愛你愛到碎片,仍有我接應你落地上天,如你化作了粉末,誰還要健全……”
  
  舒服的背景音樂,配著男女歌手或低沉或嬌柔的聲音,仿佛情人之間低喃著情話,壓抑又曖昧,又有些許飄渺的感覺,初聽之際,讓程藍有驚豔的感覺。
  
  雖然語言聽得不是很懂,隻大概聽得懂幾句,但她第一時間便喜歡上了這首歌。
  
  “這首歌叫什麽?”程藍轉過頭,激動地望著白奕。
  
  白奕望了眼她滿懷期待的臉,眉眼柔和,“漩渦。”
  
  漩渦?程藍沉浸在這首歌裏,不論是曲調還是聲音,這首歌真的如漩渦一樣將人卷進去。
  
  等到二人來到鳳凰樓時,仍沉浸在歌裏的程藍還沒回過神來,白奕有些失笑,一路上都在單曲循環這首歌,她竟然還沒回過味來。
  
  將車泊好,陳夢的電話便來了,程藍磨磨蹭蹭地從包裏拿出手機,“藍藍,你到哪了?你知不知道表哥他來不來?我們幾個都已經到了,就差你還有表哥啦~”
  
  “我們在一起,剛停好車,你們在哪個包間?”
  
  “咦?你們在一起啊?我們在208,你們快點,要不叫石頭和影子去接你們?”
  
  “不用。”
  
  掛掉電話,程藍表情略有些僵硬,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去見陌生人。
  
  一旁的白奕仿佛猜到她的想法,伸手將程藍的手緊握,低低一笑,“天不怕地不怕的藍豬現在是在緊張嗎?”
  
  程藍一僵,唬著臉怒道,“誰緊張了?我隻是有點激動!”
  
  白奕牽著程藍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朝208房走去,程藍緊了緊被白奕包住的手,這是她第一次見網友,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心底深處總有種奇怪的感覺,仿佛自己在做很奇怪的事。
  
  服務員盡職的打開包房大門,原本吵吵嚷嚷的包房頓時消音,皆張大眼睛望向門口的人。
  
  嗯~男俊女俏,很登對的一對。
  
  服務員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包房內,見沒自己事就在門外等候,今天208房怎麽這麽多俊男靚女?
  
  “師傅——”
  
  一聲嘶吼打破包房的沉默,一個小身影以光速朝程藍飛撲而去。
  
  程藍沒來得及看清來人是誰便被熊抱住,一個小身影緊緊抱著自己脖子,掛在自己身上。
  
  她費勁兒地拉扯著緊緊抱著自己脖子的手臂,艱難道,“先鬆手……”
  
  小身影抬頭準備說話時,忽然接收到旁邊男人的視線,身子一抖,迅速鬆開雙手,本分地站在原地。
  
  白奕見狀,自然地摟著程藍的腰,沉默不語,隻是那波瀾不驚的眼眸輕輕掃了眼包房,眾人皆全身一抖。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三千寵愛 網戀這盤菜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