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23頁




程藍聽著媽媽那關切擔憂的聲音,神遊的思緒總算是歸位,“媽,沒事,真的。隻是昨天去爬山發現自己體力太差,決定現在開始加強鍛煉。您別擔心了,等會兒我去外麵訂位子吃午飯,你跟爸來了之後跟我打電話,路上一定要小心。”

這段時間整個心思都放在白奕身上,自然就忽略了父母,對於這點程藍心有愧疚。知道爸媽從小就寵自己,用別人的話來說,那就是溺愛,可爸媽卻一點也不在乎別人怎麽說,在他們眼裏,自己這個女兒是他們的至寶,是他們的整個世界,所以不管自己做什麽,他們都支持,什麽事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有這樣疼愛自己的父母,她真的十分感激上蒼。

程媽見女兒確實無事才鬆下一口氣,“好,沒事就好,有事一定要跟媽說,知道嗎?”

程藍點頭,“嗯,會的,媽!”

“你爸已經去收拾東西了。我看天氣預報,這幾天恐怕要降溫了,你學校的被子薄不薄?我叫你爸鋪一床給你送過去。”程媽頓了頓,“啊,對了,前些日子你爸手底下的人給家裏送來一些水果和家鄉特產,一會兒也跟你送過去。”

程藍一直低聲應著,心裏頭暖暖的,雖然自己有時候嫌媽媽嘮叨了點,可媽媽關心自己的心卻從沒減少過。

掛掉電話,程藍看了看時間,七點三十。這個時間對於727宿舍來說實在是太早了,可程藍自經曆昨天爬山事件及白奕下戰帖決鬥事件之後,決定開始勤奮起來,既然他這個經常坐電腦前的人體力都比自己好,那麽自己也不能被比下去,至少下次爬山的時候不能再被他背下山。

更何況,她必須擁有體力才能打得過他,才能把他撲倒。

撲倒之後狠狠地調戲他然後瀟灑離開,看他吃癟的樣子!程藍暗暗握拳。

這時,電話再次響起,以為是媽媽還有什麽不放心的,於是程藍看也沒看電話就按下通話鍵,先開口道,“媽,我知道要注意身體,小心照顧自己,有什麽事我會跟您說的。您就別亂想了,一會兒叫爸開車的時候慢點兒別著急,路上小心,安全最重要,你女兒就呆學校呢,跑不了!”

她的話音剛落,那端卻響起熟悉的低笑聲,“什麽時候我這個男朋友升級成媽媽了?我怎麽不知道?”

程藍語噎,憋了半天才低咒,靠!怎麽會是白奕小白兔?

啊呸,他哪是小白兔,他分明是大灰狼!

“怎麽會是你?”程藍有些竊喜又有些不爽,她可沒忘記他昨天的流氓行為,更沒忘記他這個GAY怎麽會突然取向正常!

“我隻是打電話叫我的女人起床吃早餐而已。”白奕調侃道。

聽到他的那句‘我的女人’,程藍的臉不爭氣的紅了,“誰是你女人!”雖然嘴上是這麽責怪,可心裏卻放佛有蜜淌過,不得不說,他的那句我的女人讓她十分受用。

可大多女人都是心口不一的,即便嘴裏說討厭,可心裏卻十分享受男人如此霸道的宣稱,女人,你的名字叫糾結。程藍暗暗感歎。

“誰說話誰就是我的女人!豬,起床喂食了。”白奕低聲淺笑道。

程藍剛剛甜蜜的心頓時燃燒起熊熊怒火,“你才是豬!”他一天不喊自己豬會死嗎?= =凸

“嗯,你是我的母豬!”白奕繼續火上澆油。

程藍掀桌,“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嗎?”(#‵′)靠

“乖,快下來拿早餐!”白奕不再逗弄程藍,柔聲道。

拿早餐?“拿什麽早餐?我沒訂早餐。”程藍莫名其妙。

“再不下來我就要被當成動物園的猴子圍觀了!”

程藍驚,他這話的意思難道是……

想著也顧不得什麽形象了,直接衝到窗戶那裏往下瞧,隻見樓下一名身穿黑色休閑西裝的男人手裏提著一個白色袋子,正拿著電話低著頭,懶懶靠在路燈旁。偶爾他會抬起頭望向幹淨的天空,俊雋的麵容便清晰的現了出來。

原本有些清淨的宿舍樓前因為他的出現而開始熱鬧起來,許多女生借故在他身旁那條小路上來回穿梭,也有女生自宿舍探出頭來朝下望去,程藍甚至能聽見樓下宿舍的女生八卦的聲音。

“哇,好帥。誰的男朋友?看他樣子好像是為他女朋友來送愛心早餐的,實在是嫉妒死我了!”

“是啊,我男朋友剛追我那會兒還送過兩次,之後追到手了就再沒送過!”

“這個男人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你確定?”

“嗯,我想想。”

“想起來了,他是前兩屆的學生會主席,學校的風雲人物白奕!據說他大三那年就開始在公司上班了,之後就很少回學校了!”

“天啊,他就是聞名遠近的白奕學長?不愧是風雲人物啊,長得這麽帥,這麽慘絕人寰,這麽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程藍望天,宿舍三隻找到革命戰友了,實在是可喜可賀!

“看得還滿意嗎?履行男朋友的指責,給你送早餐來了,還不快下來?”白奕帶笑的低沉嗓音再次在電話中響起。

程藍回神,“馬上下來!”再不下去這裏真的就改成動物園了!而且她可沒打算讓自己成為整棟樓的名人。

掛掉電話,程藍跑到櫥櫃前拿起不鏽鋼飯盒,就著湯匙就開始敲鑼打鼓,“起床了,起床了!”吵雜的聲音驚得宿舍三隻直吼。

“出什麽事了?出什麽事了?”慕思第一個坐起身。

“地震了?”丁顏接著問道。

“地震了也要讓我睡飽再震嘛!”陳夢神經大條地坐起身,揉著眼睛嘟囔。

程藍來到陳夢床位前,在她耳邊大聲敲打著飯盒,“限你們十分鍾之內起床,並收拾好自己,跟我一起去運動場跑步。否則後果自負!”

說完趕緊洗漱換下睡衣,朝樓下奔去,留下三隻大聲哭嚎,“藍藍,你來真的啊!”

不來真的難道來假的?她可是向來說一不二!

程藍覺得自己猶如鋒芒在背,無數道眼睛‘唰唰’朝她掃射。她硬著頭皮來到白奕麵前,僵硬的伸出手一把搶過白奕手裏的袋子,故作凶狠道,“沒見過你這麽風騷的人!走哪都能吸引女人的眼光。”她其實想說的是,你不散發閃閃發光的可疑光芒會怎樣?但想想,他這樣的人天生是發光體,再怎麽遮掩也會走光。

白奕伸出手臂替程藍整理有些淩亂的發絲,微微一笑,“嗯,以後一定注意。”說著雙眼定定望向程藍的眼睛,帶著深沉的醉意與笑意,認真道,“隻需要吸引你的目光就夠了!”

程藍差點噴鼻血,他要不要這麽煽情,要不要這麽肉麻,要不要這麽滲人,要不要這麽會討女孩子歡心?T-T

“油嘴滑舌的男人不是好男人!”程藍瞪了他一眼,嬌嗔道。

“不會油嘴滑舌的男人不是男人!”白奕如是說。

程藍投降,白氏道理她一向辯不過,關於無恥她還需要惟白奕馬首是瞻,繼續磨練。

“你快去上班吧。”程藍開始趕人。

白奕有些冰涼的指尖掃過程藍的耳廓,接著傾身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嗯,晚上接你吃飯!”再次成功調戲程藍之後瀟灑轉身。

無視周圍的視線,白奕心情極好,雖然有些不滿程藍知道自己身份後的態度轉變,不過這樣的她倒與遊戲裏的她無異,不過他倒有些懷念之前程藍千方百計與自己聯係找話題的小心翼翼,不得不說,他確實是享受程藍的滿門心思都在自己身上的樣子,可愛、羞澀、忐忑又有些狡黠。

既然前因是自己,後果也是自己種下的,那麽如今便要想方設法地去彌補,心理戰術雖然緩慢卻也是最可靠的方法,誰讓自己守了三年才行動。

不過,她父母今天要來學校?白奕沉思,想想還是認為暫時按兵不動,如果這隻豬還在頑強抵抗,那麽他就隻能設計與她父母見麵,一舉將豬打包回家!


程藍淚奔,子啊,您上天有靈千萬別氣的跳下來,隻怪自己這個師傅沒教好徒弟。~~o(>_<)o ~~

27

27、不要臉 ...


  程爸程媽沒有跟程藍打電話,直接就衝到她的宿舍門口,程媽剛敲幾下門,門就開了,緊接著一張淒慘憔悴的臉突然出現在眼前。
  
  程媽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是陳夢那孩子,忙急道,“陳夢?你這是怎麽了?怎麽臉色這麽難看?”
  
  他們知道程藍在學校很多事都受到她宿舍其他三人的照顧,加上她們與自己女兒關係好,情同姐妹,這對獨生子女的程藍來說是好事,而她們三個性格又十分活潑討喜,總會討自己兩口子歡心。因此他們都把三人當作自己女兒一樣對待。
  
  此時乍一看陳夢那憔悴不堪的慘白臉色,他們愣是嚇了一跳,忙擠進門去,把手裏的東西往桌上一放,程媽就環視起四周。
  
  隻見宿舍其他三人全部無力的趴在床上,一動不動。而陳夢則苦著臉倚在門板上昏昏欲睡。
  
  程媽看了看情況,想想還是先問問看起來唯一清醒的人,“夢夢,這是怎麽回事啊?跟阿姨說說!”說著程媽就把陳夢扶到椅子上坐下,接著手扶上她的額頭試了試溫度,“瞧這孩子,全身發熱,你們宿舍這到底是怎麽了?”
  
  陳夢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道,“阿姨,我還有最後一句話要說!”
  
  程媽急了,“瞧你這孩子怎麽說話呢?什麽叫最後一句話?你要說什麽?”
  
  “阿姨,如果我在漫長的跑步道路上不幸陣亡,記得幫我多說點好話,告訴藍藍,我為革命盡力了!”說著就靠在程媽的肩膀上睡著了。
  
  程爸程媽麵麵相覷,跑步也不用這麽拚命吧?
  
  將陳夢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程爸程媽就開始忙乎起來了。
  
  問忙乎什麽?瞧瞧這亂得跟豬窩似的宿舍,雖說不髒,但那書本衣服到處都是,似乎跟打過仗一樣。記得以前來宿舍都挺幹淨整潔的啊?
  
  於是程爸程媽開始收拾起727宿舍起來,此時不到十點。
  
  直到中午12點,宿舍四人也不見蘇醒的樣子,程爸程媽隻好坐在椅子上嘀咕要不要喊她們起床吃飯。
  
  他們理解從來沒有劇烈運動過的人,突然做大量運動,身體一定吃不消。
  
  這時程藍的電話響了,程媽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手機,單音節手機鈴音在寂靜的宿舍裏發出刺耳的聲音。
  
  還是讓孩子多睡一會兒吧。
  
  這樣想著,程媽果斷拿起電話接了起來。
  
  “喂,你好!”
  
  電話那端的氣息明顯一滯,接著用試探的聲音輕聲道,“是藍藍的媽媽吧?”
  
  程媽神奇的望了眼程爸,是個男人已經很稀奇了,他們知道自己女兒很少與男生交往,可這個男人僅聽她聲音就知道她的身份,這就更了不得了,“對,我是。你找藍藍吧?她還在睡覺,你有什麽事嗎?我幫你轉達,如果是特別急的事我這就喊她起床!”
  
  “阿姨好,其實沒什麽事,就是打電話提醒她吃飯而已。阿姨在等她起床吃飯吧?”
  
  “是的,這孩子今天說什麽要鍛煉身體,然後跑步回來就倒床上睡著了,估計是累壞了!”程媽對這男人的聲音很滿意,對他打電話給女兒提醒她吃飯更是表示好奇,因此不自覺多說了點。
  
  “她身子太弱,是該好好鍛煉。阿姨還是把她喊起來去吃飯吧,飲食作息規律再配上鍛煉,身體一定會健康強壯起來!”
  
  程媽一聽,這話正合她意,自己老早就擔心女兒的身體健康了,隻是一直沒舍得讓女兒去鍛煉身體,如今看這小夥子的語氣,怕是對女兒十分了解,且兩人還是特別熟識的那種,如今有人來替自己管女兒,這是好事。
  
  “噯,好的。”程媽對著湊到耳邊來聽電話的程爸使了個眼色,“還不知道你跟藍藍是?”
  
  電話那端一頓,接著輕笑道,“我是她的學長兼朋友。阿姨快去吃飯吧,我現在這裏比較忙,走不開,否則真想去學校請阿姨吃飯,看看是什麽樣的父母能把藍藍教得這麽好。”
  
  程媽眉眼一笑,這孩子嘴真甜,“沒事沒事,下次吧。”
  
  程藍揉著眼睛起床,看到自己十分熟悉的人正坐在自己書桌前笑眯眯的嘀咕,“爸媽?”
  
  程爸程媽一聽,忙起身來到她的床邊,關切道,“還累不累?”
  
  程藍搖搖頭,當她看到整潔一新的宿舍時,神色愧疚,“對不起,爸媽,讓你們等這麽久,還給我們收拾宿舍!”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