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22頁



一路上程藍的臉色相當難看,她仍然計較自己被周圍一群人算計,也終於明白被蒙在鼓裏是個什麽滋味。

白奕則不動聲色地觀察她的表情,心知她是真的生氣了,手指在方向盤上無意識的扣動,考慮怎樣才能讓這隻豬消氣。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程藍宿舍樓下,此時宿舍前隻剩下一對對依依不舍的情侶在黑暗的角落話別。

程藍有些尷尬,隨即又想到她都倒追人家了,而且還被白奕當猴子耍了這麽久,她有什麽尷尬的?算上遊戲的時間,他們認識了快三年,在他麵前臉都丟幹淨了,她已經沒有什麽可遮掩的。

想到此,她的底氣就足了,轉身定定地看著白奕,理直氣壯道,“以後,男朋友要履行的義務你一件都不準拉下!”

白奕低眸一笑,英俊的容顏在昏黃路燈的照映下氤氳上一層朦朧的柔和,“聽你的。”

程藍的心跳再次加快,心中不斷咒罵白奕這廝狡詐得很,總是對她使用美男計,“真聽話,不過……”程藍頓了頓,唇角染上一抹狡黠,“我不會做你女朋友!”

這麽輕易就讓你得逞?沒門!

白奕低垂的眼眸閃了閃,望進程藍小人得誌的笑容時,驀的朝她靠近,接著在程藍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有些冰涼的薄唇欺上了她的。

他看到程藍瞪大眼睛死死盯著自己,有些不爽,書上不是說女生接吻時都會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嗎?

既然她不閉那我讓她閉上好了。

於是白奕一手摟住程藍的腰,一手覆蓋住她的眼睛,舌尖如靈巧的小蛇,輕鬆便撬開了程藍的牙關。

程藍被動地任由白奕的舌尖在她嘴裏挑逗,腦子裏一片空白,什麽想法都沒有了,隻覺得自己臉燙,嘴燙,身子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唔,原來接吻的感覺是這樣,還不錯,以後要經常做。白奕慢慢抽回入侵程藍領地的舌尖,意猶未盡地又在她的嘴唇上輕輕啃咬,他的舌尖仿佛開出一朵甜蜜的花,每拂過程藍的唇都能留下甜蜜的芬芳。

見程藍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白奕這才滿意的離開她的唇。

鬆開不知何時扣住程藍後腦勺的手,白奕微彎下腰,低垂著頭在她的耳邊輕語,溫熱的氣息飛撲到程藍的耳朵裏,引起她一陣顫抖,“滿意嗎?”反正我很滿意。

程藍覺得自己的身子都酥了,但聽到他略帶調侃得戲謔時,腦子立即清醒,他……他……他怎麽敢……

被這個無恥的小人吃豆腐了!程藍頓時覺悟。

推開白奕緊貼自己的身子,她麵紅耳赤地指著白奕,結結巴巴道,“你……你……你非禮我!”天知道她從來沒有這樣接吻過,即便跟葉秋在一起時也是兩個嘴唇輕輕碰一下,完全沒有任何□的感覺,可這個男人卻大膽地在宿舍樓下與自己糾纏,他膽子也忒肥了點!

白奕原本深情地笑容突地一頓,接著表情一凝,壓抑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他的豬可真是個寶,非禮都用上了。

“你說的男朋友的義務一件都不準拉下,我聽話的履行了而已!”白奕眨了眨眼睛,無辜地望著程藍憋屈的臉,不解道。

程藍瞠目結舌地望著白奕無辜的表情,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自掘墳墓?

這家夥段位太高,暫時打不過,撤!程藍立即做下決定,“你少得意!女子報仇,十年不晚!”丟下這句話,程藍轉身飛快地朝宿舍奔去,那身姿怎麽看怎麽像落荒而逃。

白奕微笑地目送程藍狼狽逃竄的身影,待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時才不著痕跡地掃向周圍幾個黑點,唇角揚起奸計得逞的笑容。

他在校門口將車停下,一路送程藍回來時,可沒有錯過一些男生看到自己時的噴火眼神,更沒有錯過幾個男生偷偷跟在後麵觀察他與程藍的行為,這下那些人該對她死心了吧?

那隻豬是他的,雖然他沒有打算做養豬事業,不過如果是這隻豬的話他會精心喂養。當然,他潛伏在她身邊長達三年之久,如今終於把豬給哄到豬圈了,他的家豬當然隻能自己吃,別的人可休想窺視。

程藍臉紅心跳地朝樓上飛竄,腦子裏回想的還是剛才那個讓她酥軟不已的吻,她必須承認,她剛剛積聚的怨念差點在這個的吻中崩塌。

隻不過,這個男人之前吻過很多人?否則吻技這麽好?

想到他之前用這麽的吻技吻過很多人,程藍慢慢退散的怨念再次聚集,男人都是種豬!

不對,陳夢之前不是說過他身邊都是男人沒有女人麽?難道他之前吻的都是男人?可是他不是喜歡男人麽?怎麽突然就喜歡上自己了?程藍被一連串問號弄得糾結無比,T-T。

世界變得好快,GAY一夜之間就變得性取向正常。推開門,程藍沮喪地嘀咕。

看到程藍耷拉著腦袋回來,原本想調侃她的宿舍三隻悄悄對視一眼,難道黃了?不能啊,白奕可是對她花費了許多心思。難道是她拒絕了人家?也不能啊,她不是一直倒追他嗎?現在揭露了白奕身份,她該高興才對,怎麽一副失戀的樣子?

程藍取下包包一把丟到床上,無視三隻想靠近又躊躇的樣子,在衣櫃裏拿了衣服就進了浴室。從頭到尾都沒有吭一聲。

不對勁兒!三隻悄聲嘀咕。

丁顏:怎麽回事?

慕思:事情很詭異。

陳夢:難道表哥沒把她撲倒?

丁顏、慕思同時抬手拍上陳夢的頭:藍藍現在最大的夢想是撲倒你表哥,不是想讓你表哥撲倒她!

陳夢摸頭委屈:那難道是她沒撲成功?

其他二人一聽有理,她們四人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對彼此都是了解的。

別看程藍平時不出門,不搭理男生,不打扮,她骨子裏的好勝因子極強。學習她絕對拿前三,遊戲也是一樣,她曾放話,以後談戀愛結婚,她絕對要做攻的那個,聽得她們三人成吉思汗,如今想當攻的女人太多,但最後到底是攻還是受看倆人體形就知道了。

浴室裏的水聲消失,三人立即散開,端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假裝打遊戲。眼角兒卻時不時瞟向浴室方向,手也沒停歇,在網上開始秘密交流。

【隊伍】紫煙嫋嫋:藍藍怎麽還沒出來?不會躲裏麵抹眼淚吧?

【隊伍】綠煙指涼:你見過藍藍哭?-_-|||

【隊伍】淡白慕思:就是,她不讓別人哭都算好的,她怎麽會哭

【隊伍】紫煙嫋嫋:那到底怎麽回事啊,我要不要問我表哥

【隊伍】淡白慕思:你覺得你表哥會告訴你?

【隊伍】紫煙嫋嫋:也是,從他那裏我隻有出消息的份,沒有進消息的先例

【隊伍】綠煙指涼:不過我怎麽總感覺你表哥還留了一手?

【隊伍】紫煙嫋嫋:怎麽可能,他是我表哥呢!而且別忘了是我主動打電話問他對藍藍的感覺的,再怎麽說我既是他表妹又是紅娘,他肯定對我感激不已。

【隊伍】淡白慕思:那你就發短信問問你表哥

【隊伍】紫煙嫋嫋: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每次跟我表哥聯係我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隊伍】綠煙指涼:你表哥一直這樣,冷淡而且深沉?

【隊伍】紫煙嫋嫋:不是啊,在家裏口碑好,懂禮貌,幾個表哥裏他是最受好評的

【隊伍】淡白慕思:男人果然兩麵性

【隊伍】綠煙指涼:你想表達什麽?

【隊伍】紫煙嫋嫋:還是我家小影子好(^o^)/~

【隊伍】綠煙指涼狠狠甩了紫煙嫋嫋一記耳光,“再不老實,給你賣到青樓去!”

【隊伍】淡白慕思將紫煙嫋嫋埋進坑裏,並在旁邊插上一塊木牌,“這裏沒有豬!”

【隊伍】紫煙嫋嫋:你們欺負銀~~o(>_<)o ~~

……

……

三隻開始聊得起勁,從八卦程藍與白奕漸漸道男人,越聊越偏題,以至於三人根本就忘了鬼鬼祟祟在網上聊天的最初目的。

“明天早上開始,陪我晨練!”不知何時站在陳夢身後的程藍,忽然出聲,幽幽開口道。

‘啊——鬼啊——’專心聊天的陳夢被這突然響起的陰森聲音嚇得一個哆嗦,身子如發射出的導彈,朝隔壁丁顏飛撲而去。

丁顏被陳夢這個突如其來的投懷送抱弄得措手不及,根本來不及躲避就中彈。身子隨著椅子一起翻倒在地,被陳夢狠狠壓住,無法說話,隻能在地上哼哼唧唧。

慕思抬起埋在電腦前的頭,看到對麵發生的一幕時,僅呆滯片刻便毫無形象地猛拍桌子爆笑,“你們……你們……好有……好有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陳夢狼狽地爬起身,捂著膝蓋憤憤道,“藍藍,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

丁顏比較催悲,整個身子被陳夢蹂躪過,沒力氣爬起來,索性就躺在地上哼唧,“最可怕的是,還連累無辜的,倒黴催的我……”

慕思起身去拉丁顏,卻因為歡笑過度直不起身來,“感謝你們,讓我這麽歡樂!”

陳夢幽怨朝慕思一撇,“落井下石的人該拉出去斃了!”

而程藍一直擺著麵癱臉,安靜看三人耍嘴皮子。

三人這才發現程藍確實是不對勁,陳夢也瞬間忘了剛剛的憤憤,呐呐道,“藍藍……出什麽事了?”

程藍麵無表情地睜著黝黑的眼睛,從三人身上一順掃過去,接著幹淨利落地留下一個折磨三隻兩個月的噩夢,“明天開始,你們陪我晨練!不想去也可以,正好前幾天係裏組織同學去社會實踐,據我所知是實踐環衛工人,而且似乎是在下水道進行為期三天的體驗。我這裏正好需要推薦三個名額,我看你們很合適!”

三隻頓時石化,社會實踐……下水道……

誰都知道下水道是個什麽地方,什麽亂七八糟惡心的東西都有,據說連醫院打下的胎兒在下水道都能常常看到,更是有人在下水道發現過屍體,加上下水道的瘴氣……

三人抖了抖身子,哭喪著臉弱弱問道,“藍藍,好歹咱們姐妹一場,你至於這麽對我們麽?”

程藍轉身朝自己的床鋪走去,躺在床上蓋好被子許久之後才緩緩道,“這就是合著別人耍我的下場!”

正文 25 送早餐



電話響起時,程藍正躺在床上怔怔地望著雪白的天花板。

無意識的伸手拿起桌上的電話按下通話鍵,“藍藍,你有多久沒回家了?是不是學校出了什麽事?上個月打電話叫你回家也沒見你人影,要不我跟你爸今天下午去學校看看你?”程藍一接起電話那邊的聲音如機關槍似的直放,洪亮的聲音在寂靜的宿舍顯得有些尖銳。

“嗯,好!”程藍有氣無力地回道。

程媽一滯,“藍兒,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怎麽聲音聽起來這麽虛弱!我現在就跟你爸收拾收拾,兩個小時就能到你學校!”程媽無不擔憂道。

程藍繼續望天花板,她怎麽了?她不過是做了一晚上的春夢,夢裏自己化作一隻饑渴無比的大灰狼,直接把無辜可憐的白奕小白兔撲倒,然後正OO反XX,正XX反OO,最後白奕小白兔從床上爬起身,整理了一下半裸的襯衫之後對她邪魅一笑,“親親藍豬,咱們歇會兒再打!”然後她就驚醒了。

詭異,實在是太詭異了。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撲倒白奕所以才夜有所夢?又或者是那個吻的原因?程藍自動屏蔽電話那端程媽的大嗓門,陷入無比糾結的反思之中。

“藍藍?藍兒?人呢?”程媽急促呼喚。

程藍回神,“媽,我在呢,聽見了!你們一會兒路上小心,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要起床去鍛煉了!”

程媽一聽急了,“藍兒,你到底出了什麽事兒啊?怎麽好好的突然要鍛煉?你想急死媽啊,快跟媽說說!”

不怪程媽這個態度,自己養的女兒自己還不清楚?小時候還是一挺活潑好動的孩子,到了高中就隻會宅家裏,為這事她跟她爸爸沒少操心過,就怕這孩子因為長期不運動導致身體素質變差。

可擔心歸擔心,心裏頭也舍不得強迫女兒去報運動俱樂部或早起鍛煉身體,畢竟孩子用功讀書的辛苦他們是看在眼裏。

原本打電話的時候還在琢磨女兒這個時候是不是還沒起床,但終歸思兒心切占了上風,沒想到電話竟然接通了,結果女兒主動提出早起鍛煉,這不得不讓她懷疑女兒是出了什麽事。畢竟女兒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回家了,平常也是幾天電話聯係一次,沒親眼看到女兒無事她始終不放心。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