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藍調暗翼

第20頁


看到那些怪物拎著手裏的菜刀瘋狂朝她砍去。

她頓時拉黑了臉,我聽見她咬牙切齒地低語道,“靠!真他媽丟臉!”

我暗自好笑,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忽然興起逗弄她的想法,於是我便坐上坐騎朝她走去,並“不小心”的踩到她的屍體。

她戴著耳機,我看到她沒有開播放器聽歌,因此知道她聽的是遊戲音樂,而我這不輕不重的一踩,她的耳機定然會發出一道女聲慘叫。

果不其然,她聽到那道聲音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我又反道回去,經過她時我猜測她應該會講點什麽,隻見屏幕上顯示了一句我有些哭笑不得的話。

【當前】餡餅豬:你踩死我了,賠錢!

我暗暗發笑,分明是那些怪將她秒殺的,她卻說是我踩死她的,而且竟然叫我賠錢。遇到流氓了!一瞬間我的腦子裏閃過這句話。

對待流氓,就必須比他更流氓!

於是,我問道:踩死你?

若她仔細看或許會發現這句話是問她是不是要我踩死她,估計她氣得有些發暈,並未察覺這句話有什麽不對,所以語氣更加肯定,她打出這句話時我看到她嘴角揚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小女子。我暗暗發笑。

我下了坐騎,然後故意踩上她的屍體,卻偏偏踩到了她的胸部,於是說不好意思,踩錯了,便又朝她的臉踩去。

她或許沒有想到我會做出這樣沒有風度的事,瞪大眼睛死死盯著屏幕,表情頗為可愛。

半晌,我思索是否道歉時,她卻重重的按著鍵盤,嘴裏一字一句狠狠道,“黑翅膀,我程藍發誓,從今以後跟你勢不兩立!GM作證!!!!!”

程藍?我沒有在意她那副想殺人的樣子,倒是記住了她的名字。

她打完這句話後便下機離開了,從頭到尾沒有往我這裏看一眼,一直專注在遊戲上。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什麽心理,有些安慰又有些失落。

之後我上遊戲的次數多起來,在線的時間也越來越久,隻因為想看看那個叫程藍的女生今後會如何對付我。

她的操作有個致命傷,那就是起跳。之前在網吧看到她的操作時便覺得十分老道,心中對一名女生有如此華麗到位的跑位頗有些欣賞。

可有一次當我開著同事的號上去時,無意間看到她在一個獨木橋上上躥下跳。

我有些奇怪便靠近看看,隻見她跟岸邊一名男性玩家哭道:媽的,我跳不上去。

那名玩家叫MARS,沒有見過。

MARS說:那你繞過河,爬上來之後再走橋。

我瞬間明白過來,他們在做任務。這個任務是需要玩家領了任務之後,在一分鍾內將信送到另一名NPC那裏,這個任務說難不難,說簡單不簡單。

因此要玩家反應迅速且操作熟練,因為中間那個獨木橋稍有不慎便會掉下去,那麽任務便失敗。

我看到她好不容易繞過河,從岸邊爬起來,然後重新領了任務。卻在經過獨木橋時再度墜落,如果是我,我會輕鬆自橋底跳起來,可她卻始終無法跳起來,因此當前頻道滿是她憤怒的謾罵。

我看了眼身後笑得快岔氣的戰淮,故作不經意地問,“什麽事這麽開心?”

他扭過頭指著電腦屏幕,笑得抽氣,“這個人太搞笑了,平時操作彪悍,現在竟然跳不出橋底。真是叫對了名字,真是隻豬!”

我對他略帶鄙夷的語氣有些不悅,“看你這麽閑,把數據測試做了吧!”

戰淮一聽臉色頓時垮掉,“不是吧?”

數據測試是非常枯燥而又需要耐心的工作,遊戲每一個數據稍有偏差就會出現BUG,因此每當新開發一個場景時,同事們悲喜交加,喜的是又完成一個任務,悲的是數據測試。

雖然一遊這款遊戲開發不久,但一遊公司卻成立了許久,我自初中起就對計算機感興趣,好在成績不錯,到了大一時一遊開始校內招聘,我應聘上了卻無法做全職,公司老板劉科是我們學校的學長,加之我對遊戲編程的熟悉度,因此對我頗為照顧。

如今在一遊做了三年,成為產品經理,因此戰淮即便有些不願也必須聽從我的安排。

自從知道程藍遊戲裏的硬傷之後,我便故意在有懸崖或樹枝頗多的地方打怪。她果然不辜負我的期望,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卡在或樹杈,或懸崖之間。

她為我有些枯燥的生活增添了許多樂趣。那時候我並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不喜別人喊她豬,潛意識裏認為能喊她豬的人隻能是自己,誰讓她在網吧想偷襲我卻被殺呢?

她在遊戲裏很低調,除卻每次看到我就豎起全身的毛,滿是煞氣不斷叫囂,我幾乎看不到她在遊戲多說一個字,哪怕是收東西或賣東西。

有時候我登陸同事的測試號上去會看到她經常與幾名玩家一起下副本刷經驗,其中就有我認識的兩個人,MARS和縱橫四海。

一個是戰淮,另一個叫劉海。

劉海是劉科的弟弟,與我同在A大讀計算機,那時與我一樣在研發部做程序員,他在計算機上的才華頗為令人驚訝,原本劉科是想讓他做研發部主任,學會管理公司,他卻嫌麻煩,稱隻愛做編程,劉科拗不過他隻好作罷。

一遊前身是專門做網頁遊戲,開發網頁遊戲並不難且耗費的人力財力都極小,直到劉科有意向網遊進軍,公司這才開始擴大,我有幸與戰淮、劉海等人一同在公司轉型時加入。

正因為是新生。所以劉科招聘的員工大多在20至26之間,這也使得公司的氣氛十分和諧。

戰淮是A大畢業的,比我高兩屆,在公司我與他和劉海的關係較好,當初知道我在遊戲裏注冊了個號後他們也嚷嚷著要進來一起玩。

我看著他們與程藍在遊戲的關係日漸升溫,說不嫉妒那是騙人的。她每每看到我都是炸毛的樣子,雖然她這個樣子隻在我麵前展露,但我也想和她和諧相處。

之後我裝作不經意地問劉海她為什麽這麽仇視我,劉海當時沒反應過來,隨即哈哈大笑道:因為她嫉妒你是第一。

我恍然大悟,同時讓他與戰淮裝作不認識我,免得引來殺身之禍。

許是知道程藍在遊戲裏的彪悍,劉海抖了抖身子:我隻是進去隨便玩玩,她太彪悍,誰提你她就跟誰急,我才不會自討沒趣。

接著他又似想到什麽:她比較要強,不過性格不錯,講義氣,就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女的。不過這遊戲是我們開發的,玩那麽高級做什麽?隨便玩玩,我隻要在前十就OK。

我之後回去過學校幾次,總會下意識的在人群裏尋找她的身影,想看看那個彪悍潑辣的女流氓現在怎樣了。

後來我發現隻要學校有係籃球比賽,她便會出現在人群裏跟隨其他三個女生一起加油,隻不過她都是漫不經心的站在人堆裏沉默,興致缺缺的樣子。

那三個女生中有一個我認識,是我表妹陳夢。

我注意到計算機係8號男生每進一個球,陳夢就拉著她的手臂歡呼,她則扯著有些僵硬的臉回笑,陳夢則指責她太敷衍。她卻橫眉一撇,不知道說了什麽令陳夢乖乖閉嘴然後挪地方。

我感到好奇,陳夢自小在家就是調皮大王,因為家族盛產男丁,好不容易出現這麽一根獨苗,因此家族的人都極為寵她,這也養成她任性的大小姐脾氣,好在她知道是非,沒有做出什麽出格的事。

在我印象裏,陳夢總是被眾星捧月的,她的身邊大多嬌慣她,可從沒有人給她臉色看。程藍到底是何方神聖能降服這個驕傲的大小姐?

因為我是學生會主席,雖然申請實習但主席頭銜還在,於是我利用這層關係在學校檔案室找到有關程藍的資料,發現她的成績自小到大都十分優異,如今在大學裏也拿了兩次獎學金,對她的印象也加深了一層。

這樣看上去一副乖乖女的人會是遊戲裏那個彪悍的豬?

時間轉眼到了大四,我因為需要辦理一些手續,於是便回到學校拿證件。

那時候正值吃飯的高峰時間,我便就近去了學校餐廳去吃飯,點了一菜一湯,等待上菜時隔壁包間響起幾個女生的聲音。

“噯,我聽人說超級大帥哥白奕了,好久沒看到他,今天他竟然回校了,依舊帥得慘絕人寰!”一個女生陶醉道。

“丁顏,你又沒見過他跟著瞎嚷嚷什麽,再說慘絕人寰是這樣用的?”令我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嗓音嘲諷道。

程藍?雖然與她偶爾在學校擦肩而過,但她與另外幾名女生說話的聲音我都聽到了。時常能聽到其他女生小聲議論我,她卻看也不看我一眼,甚至大聲嘲笑那些女生沒見過男人。

“是嗎?我表哥回學校我怎麽沒看到?”陳夢的聲音響起。

“看丁顏這麽萌你表哥,我們也不能浪費資源,你什麽時候介紹我們認識認識?別說有機會,你說這話我都聽得耳朵生繭了,你表哥有那麽忙嗎?忙到見你這個表妹的時間都沒有?”一道沉穩的女聲開口道。

陳夢似乎頗為委屈,“我表哥是很忙嘛,過年就見過他一麵,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跑了。”

“你就不知道打電話?你應該知道電話是用來幹什麽的吧?”那道沉穩的女聲再次道。

叫做丁顏的女生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別告訴我你沒他電話!那你每天在我們麵前炫耀你那個校草表哥做什麽?存心忽悠我們呢?”

“我有但是我來學校就沒給他打過一次電話!難不成我現在打電話給他說怕他成老光棍,介紹我姐妹給他認識?”陳夢急了。

“別搭上我!”程藍立即開口。

我聽到她這麽快速的拒絕,心下一陣不悅,我有那麽討人厭?

“再說,你們三個都是有男人的人了,都跟我安守婦道,小心我告密!”程藍再次道。

“你不要是因為有葉秋了吧?別害羞,我們不會說你什麽。”丁顏開口調侃。

之前聽到她說其他三個有男人我不知為何鬆了口氣,這表示她沒有男朋友,可那個叫丁顏的女生說她有男人時我卻感覺胸口悶悶的,仿佛有什麽堵住,十分不爽。

“藍藍,反正你們也很配,葉秋對你又那麽好,就試試吧。”陳夢勸道。

我聽到陳夢的勸告感覺越來越不爽,那隻豬都沒有發話你在這裏瞎摻和什麽。於是心中對陳夢有些芥蒂,想著之後如何懲罰她的多事。

程藍沒再說話,我也沒了心情吃飯,服務員上菜之後我便結了帳走人。

之後我便有意無意地回學校,想知道她是否跟那個葉秋在一起了。

心中曾暗自期盼她不要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可當我看到她與一個溫文爾雅的男生並肩而走,小巧清秀的容顏展露出極為喜悅的笑容時,我的胸口沒由來的被狠狠擊中。

這種感覺太陌生,看著他們站在一起相視而笑的樣子,我覺得十分刺眼,第一次有種想揍人的衝動。

初時我被自己有這種衝動嚇到,我的性格沉穩,做事之前稀罕計算一遍成功率有多少,即便成功率低也要做好完全準備,保證成功。

因此會有揍人的衝動這令我很訝異。沒想到遠遠駐足觀望那個人也會給自己帶來這麽大的影響。

為了能冷靜思考自己對程藍的感覺,我便能不回學校就不回學校,直至畢業典禮那天我也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我知道我與她的接觸完全隻體現在遊戲裏,並且我在遊戲裏總是讓她氣得直跳腳,沒有絲毫風度可言,現實裏也隻是遠遠觀望,不曾主動出擊過半分。這樣陌生的感情突然洶湧而至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遊戲裏仍舊維持與她不冷不熱的關係,現實裏我卻不敢再去看她一眼,我有些害怕看到她與那個男人的甜蜜。

想到這裏我有些自嘲,我這樣的人也有害怕的時候,真是不像話!

遊戲裏,她的身邊不知何時多出個男玩家來,名叫一葉知秋,僅看這個名字我就知道他是她的男朋友葉秋。

我經常看到她帶著一葉知秋刷經驗下副本,及少在世界喊話的她會為了一葉知秋不斷出現在世界頻道,隻為了幫落後她許多級數的一葉知秋砸裝備補修煉。

我雖不爽卻無法表達出來,因為那個男人才是有資格,並理所當然站在她身邊的人,而我,她遊戲裏的假想敵,現實裏從不曾注意到的人是沒有資格生氣。

可盡管如此,我仍然在遊戲裏欺負她,看她因為我生氣,看她不斷查我的坐標,看她站在我的身旁雖蠢蠢欲動,想向我下手最終卻安靜的欣賞落日。

藍調暗翼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藍調暗翼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三千寵愛 網戀這盤菜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碎夕  所寫的藍調暗翼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藍調暗翼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