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野獸養成指南

第6頁


頻氖侄穩盟啊?

況且變成人以後,鋒銳的爪子沒了,連牙齒也不複銳利,就算咬了納森尼爾,說不定連齒痕也不會有,他沒有任何武器可以反抗對方,隻好自我安慰地把納森尼爾當成是服侍他的傭人,心裏才能好受一些。

就像現在,早晨梳洗過後,他赤腳站在地毯上,而納森尼爾拿來襪子,單膝跪在他麵前替他穿好襪子;趙先生毫不懷疑,要是自己鞋帶鬆了,納森尼爾也會替他係好。

他們兩人的身高差距極大,他甚至還不到納森尼爾的腰部,可想而知,比起牽著他走路,對方大概寧願把他抱起來。這個猜想在幾天後獲得了驗證,納森尼爾讓他穿上合身的白襯衫、深色西裝背心與短褲,再加上長襪與皮鞋,甚至在領口係了個小小的蝴蝶結。

趙先生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嘴角不免抽了幾下。

過去作為一個東方人,幼時的趙先生從不會打扮得這麽做作,常常穿著T-shirt短褲,這種裝束方便他與朋友們出去玩,直到出社會以後,他才開始學著穿西裝打領帶;然而納森尼爾肯定是審美觀異於常人,要不然誰會沒事讓一個五歲小孩子穿得這麽整齊。

那天下午,趙先生第一次走出那棟關了他幾個月的房屋。當然,事實上是納森尼爾抱著他出去的;總之,接觸到外頭的空氣時,趙先生回頭又看了看自己居住數月的屋子,如他想像,是一棟有些陳舊的洋房……他心中升起一股無以名狀的感動,然而這份感動悲哀地在五分鍾後宣告破滅。

一輛車子朝這棟屋子駛來,最終在門口停下。

那是一輛嶄新的車子,但外型卻十分地……複古。趙先生起初覺得有些眼熟,隨即想起,這種款式的車子,他隻在電視或電影裏看過。等納森尼爾抱著他上車,讓司機開車後,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什麽……

──納森尼爾之所以用煤炭生火煮食物,不是因為他偏好,而是因為沒有別的選擇。直到二十世紀初期,煤炭都作為一種普遍的燃料存在;而這種外型的古董汽車上市,則是十九世紀末以後的事情。

趙先生的臉色白了又青,青了又黑。

……這到底是什麽鬼地方!

怎麽了?納森尼爾問。

趙先生猛然回神,搖了搖頭。

年代什麽的,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假設這個地方真的是他曾經生活過的世界,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不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時間嗎?趙先生愈想身體愈是僵硬……納森尼爾說的是英文,但是口音並不明顯,很難推斷對方到底是哪裏人……萬一到時候戰爭打到自家門口怎麽辦!

趙先生愈想愈心慌。

這時車子已經駛上了大路,前座的司機沉默寡言,納森尼爾也沒有說話。趙先生麻木地看著車外的建築與行人,但車子並未停下,司機最終把他們送到了港口。納森尼爾抱著他下車,趙先生注意到,除了幾艘較小的船以外,港口裏停著一艘巨大的輪船。

這時納森尼爾暫時把他放了下來,接過司機遞來的行李,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整理好的,上船時,趙先生趁著對方把船票遞出去時細細瞧了一眼,隻隱約看清了幾個字樣……依稀是RMS……而後納森尼爾輕鬆地抱起他,一手提著行李,緩緩走上甲板。

趙先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輪船,唯一的印象還是上輩子看過的鐵達尼號,裏頭的輪船號稱是一艘不可能沉沒的船,但結局卻令人唏噓。趙先生對劇情已經沒有多大印象,連男女主角長相都不記得了……當時他正在與一個小了自己幾歲的青年約會,根本沒把心思放在電影上。

況且,不可能真的那麽巧合。趙先生樂觀地想著——這艘船,就算年代接近,也不可能真的是鐵達尼號;如果真的是鐵達尼號,他卻死於一場自己早已知道的船難,這也未免太諷刺了!

趙先生這樣安慰著自己,但是心底的不安卻遲遲沒有消褪。

五、

三個月後。

春末的午後,巍峨的建築內,一名穿著整齊的幼童在床上躺著。他白皙的皮膚幾乎沒有血色,隻有臉頰上因熟睡而有微微一抹淡紅,淺色的頭發並不服貼,甚至有一撮頭發翹了起來,他微微張著唇,睡得很熟。這名看似嗜睡的孩童,自然就是被迫與納森尼爾一同遠渡重洋的本文主角,趙先生。

海德裏安,該起床了。

納森尼爾推門進來,趙先生迷迷糊糊睜眼,發出一聲模糊的聲音,如同抱怨一般,但還是坐起身,揉著眼睛強迫自己清醒。等對方的手掌開始在他身上拉平衣物皺摺時,趙先生配合地抬起頭,方便納森尼爾替他整理領結的同時,偷偷歎了口氣。

經過一段日子的航行,他們抵達了某個地方。趙先生杞人憂天,暈船暈得一塌糊塗,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後來知道那艘船並非鐵達尼號,一切都隻是自己自作多情兼有被害妄想症時,趙先生簡直都要無地自容了。

他們下了船又換乘火車,直到幾天前才抵達一處位於鄉間的莊園。這個地方的主人是誰,或者他們為什麽要來這裏,趙先生一概不知,隻知道莊園的主人似乎並不在家,納森尼爾帶著他住下來,大概是要等待莊園主人回來。

由始至終,趙先生都茫然地任由納森尼爾安排一切。

雖然心中並不是沒有疑惑,也不是不好奇,但實際上,他還是保持著沉默。自從變成人以後,趙先生起初還不太能控製說話的聲音,過了一陣子,在納森尼爾的教導下,伴隨著不間斷練習,他漸漸可以發出比較複雜的音節,隻是擔心自己過於迅速的進步會顯得太過怪異,所以麵對納森尼爾而需要發表意見時,他都盡量以簡單的單字表達。

他卻不知道,對於他的藏拙,納森尼爾心中存在著些微擔憂。

在幼崽能夠變成人以後,一旦它們知道發出聲音的方法,那就意味著學會交談的時候已經不遠了,這是一種近乎本能的東西;但海德裏安或許是個不愛說話的孩子,還或許不知道如何掌握說話的方式,常常隻是用最簡短的字詞表達,這點非常詭異。

打從這個孩子出生開始,納森尼爾便麵臨了一種窘境──這孩子不按常理的成長完全出乎他意料,以至於他隻能以一種隨遇而安的方式麵對它。

最初他遵循規則把剛出生的它留在森林裏,這孩子卻隻學會了怎麽從母鹿那裏得到奶水,過了一定的日子,居然也沒有斷奶的跡象,整天懶洋洋地在一小塊地方休憩,不肯像其他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主動到森林裏冒險。

納森尼爾趁著對方睡著把母鹿帶走。於是如他所料,海德裏安果然斷奶了,隻是斷奶後卻對樹林裏的野莓產生了興趣,這幾乎是前所未見,即便成為人以後他們什麽都吃,但作為野獸,它們卻是絕對的肉食性動物無疑。納森尼爾無奈,隻得親自去教導對方捕獵。

誠然,海德裏安還是隻幼獸,當然不懂得怎麽獵食,但在被教導前便自己學會捕獵的幼獸也不是沒有,納森尼爾自己就是個好例子。後來他發現海德裏安牙齒比一般幼崽還要脆弱些,心裏才有些釋懷,因為新生的乳齒脆弱而不吃肉食,那並不是什麽大問題。

那些日子裏,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咀嚼好的食物喂給對方,也替對方舔毛清潔身體,教導對方一切,雖然有時曾遭受了微弱的抵抗,但他不以為忤。他想不出為什麽自己會被抵抗,但可以明白的是,這小東西十分有主見。

納森尼爾享受著對方的抵抗,即使不容自己的權威被侵犯,偶爾念及對方年紀還小仍然會放縱他一些……不知不覺,他在那片森林裏待了太久。縱然海德裏安學會了獨自獵食,他遺忘了自己該離開的事實。

終究他離開了,但依然在不遠的地方注視著那孩子。

海德裏安並未辜負他的期待,雖然是一隻剛長成的幼崽,卻在森林中獨自存活下來。好幾次,當對方遇到危險時,納森尼爾始終冷眼旁觀,他不能幫助海德裏安,因為那是幼崽必須自己麵對的挑戰。

學會在野地生活,甚至與其他動物爭鬥,這些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它們本來就不是人類,即便化成人類的模樣,穿上人類的衣服,融入人類社會,他們終究還是不折不扣的野獸。

因此,意識到海德裏安已經可以獨自於森林中活下來,甚至一直撐到換毛期即將到來時,納森尼爾的心情亦是相當複雜;他感到喜悅,因為對方獵食的技術是他一手教導,但又不免有些悵惘,畢竟換毛期到來這件事同樣意味著海德裏安將在不久後以人類姿態生活。

所以那個早上,看到小男孩呆呆站在鏡子前,納森尼爾其實是非常訝異的。縱使明白海德裏安將變成人,但這一切比他預期的提早了好幾個月,所以他確實有些措手不及。

根據舊習,他必須在幼崽變成人後帶著對方前往他們幼時曾經居住的地方,在那裏接受教導與同時學習怎麽以人類方式生活,納森尼爾對此並不擔心,隻是海德裏安的狀況讓他有些頭痛。

變成人以後,他忽然就跟他疏遠了。倒不是說海德裏安不理會他,隻是那孩子不知為何總有些悶悶不樂似的,大概也不喜歡坐船,常常一整天都窩在艙房內,睡覺或者發呆,偶爾納森尼爾拿了食物想逗他,或者替他洗澡,對方也沒什麽特別反應。

他總覺得,對方年幼的小臉上寫著著淡淡憂鬱;轉念一想,他又覺得可能是錯覺,海德裏安多半隻是不習慣用人的姿態生活;他想起有一回對方想拿爪子撓他,卻在伸出小手後愣了一下,最後默默把手收回去又心有不甘的模樣,不由得失笑。

納森尼爾抱起海德裏安,往客廳走去。

海德裏安一臉還想睡覺的表情,眼睛慢慢閉了起來,納森尼爾沒打算縱容他,伸手用力捏了下軟綿綿的臉頰,海德裏安頓時睜開眼,埋怨地瞪他。但是那色厲內荏的姿態完全沒有任何威懾力,納森尼爾心底一軟,在把他的臉按到懷裏前,唇輕輕碰了下白皙的額際。

大概是年紀漸大,納森尼爾覺得自己也變了;年少時,他對幼崽沒有任何興趣,但到了現在,他卻主動要求成為監護人,撫養這個孩子,這件事讓很多人都吃了一驚,納森尼爾自己雖然對此有些猶疑,但並沒有後悔。

依照慣例,雌性負責生育孩子,雄性負責撫養孩子,他們不像人類有婚姻製度,也不太會忠誠於某個特定對象,雌性的數目又遠少於雄性的數目,所以新的幼崽出生時,往往並不知道生父是誰,隻知道母親以及監護人的存在,而納森尼爾正是海德裏安的監護人,直到這個孩子完全成熟進入青年期後,他們才會分道揚鑣。

無論如何,這個孩子是他一手教導的……想到或許懷中的孩子將會長得比他還高,甚至成為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納森尼爾忽然覺得,其實養育幼崽也沒什麽壞處。

納森尼爾把海德裏安抱到客廳裏,朝站在窗邊的女人微微躬身行禮,隨即轉身退出客廳。他並不是沒看到海德裏安迷惑不安的神色,以及懇求他留下似的眼神,但他還是視若無睹地離開。

那位女性名叫奧德莉亞,正是海德裏安的生母。雖然這是他們母子初次會麵,而海德裏安還不太能說話,但想必這位殿下大概是想與兒子獨自相處的。

塔爾貝魯特一族與人類社會習俗不同,至今都仍是母係社會,由女性掌管族中事務,而這位年輕的奧德莉亞殿下則在近年被拔擢為職掌政務的政務官之一,且全憑個人實力而非賣弄交際手段,納森尼爾對其也有些敬佩。

回到房間,午後陽光相當燦爛,他褪了衣物化成獸形,趴在海德裏安最喜歡的地毯上打起了盹。

不知道過了多久,淺眠的納森尼爾聽到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立刻認出了那是海德裏安的聲音,卻也沒睜開眼,側耳聽著有人打開門,走進來後又關上門,接著朝他走來。

納森尼爾閉著眼,隻覺得腰側微微一痛,睜眼一看,才發現是海德裏安氣呼呼地拔了他一撮毛,小臉有點紅,大概是埋怨他拋下他獨自麵對陌生人。納森尼爾並不生氣,隻是有些好笑,示好地伸出舌舔了下海德裏安的臉頰,沒想到對方卻反而更生氣了,又一次伸手,似乎打算故技重施。

他有些無奈,但又著實弄不懂這孩子為什麽生氣,隻好把對方壓倒在地毯上,斟酌著力道把對方製住,因為動彈不得,海德裏安掙紮了一下就放棄了,老老實實地任他壓著。

納森尼爾化為人身,抱了對方到懷裏,問道:怎麽了?

他裸著身體,也不覺得不自在,隻是海德裏安不知為何有些坐立難安,推著他的胸膛,想從他腿上下來;因為被明顯地抗拒了,納森尼爾反倒起了興味,完全沒有鬆手,又問了一句:到底怎麽了?

野獸養成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野獸養成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熒夜  所寫的野獸養成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野獸養成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