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野獸養成指南

第15頁


,但他總是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跟對方分手,好像根本沒辦法長久地交往。

所以你才放任他不管。

倒也不是。這是他自己的選擇,我不喜歡,但也不會幹涉。反正隻要他能照顧好自己,那就夠了。奧德莉亞在電話那端笑了起來,難道你因為這件事跟他起爭執了?

納森尼爾沒有回答。

雖然他想要找一個穩定對象過一輩子的理想對我們來說有點奇怪,但也不必那麽苛責他,他大可以去嚐試他喜歡的生活,你也不需要為此生氣。奧德莉亞頓了一下,我問過他,他並不是非人類不可,隻是想要一個忠貞於他的對象,隻不過我們這一族幾乎沒有這樣的先例,所以他並不期待什麽。

你想說什麽。

你要是這麽擔心他,大可以去用人類的方式追求他,跟他在一起,這樣他也不用找人類。過了半天,都沒有聽到回應,奧德莉亞歎息道:我隻是隨口說說,抱歉。

……

我還有事情,必須掛電話了,替我向海德裏安問好,再見。

再見。

納森尼爾掛了電話。

其實海德裏安變成如今這樣,並不是沒有先兆;他從小就是一個不太平常的孩子,比起獸形,似乎還比較喜歡維持人形,至今都沒有學會怎麽正確地使用嗅覺與聽覺,倒不是說他感官有問題,隻是……他就是不會像他們一樣,靠著靈敏的感官感知周圍。

其他還有很多,比方說他總是在意一些微枝末節,但那在納森尼爾眼裏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還有他異常地介意肢體接觸,不知道是因為太過敏感還是別的原因,雖然以前發情期時曾經一起度過,現在卻怎麽都不肯被碰觸,納森尼爾著實感到難以理解。

海德裏安提出的三個條件之中,最令他困惑的是,所謂的尊重。他要他尊重他,或者把他當成普通人類看待。納森尼爾想了又想,還是沒辦法理解,他們明明是同類,為什麽必須把對方當成異族一般對待……雖然他已經答應了,卻仍難以厘清原因。

不過,即便暫時妥協了,納森尼爾卻不打算什麽都不做。

他並不是沒與人類接觸過,但大多隻是表麵的接觸,而從來不曾深入,因此他確實不是很清楚怎麽跟人類相處,尤其是海德裏安這種才成年不久的年輕人。

他想了一下,最終起身出門。

書店裏顧客稀少,納森尼爾合上手中的《家長與孩子:當那個時刻到來》,轉而拿起了《叛逆少年教育指南》。雖然他一向不覺得人類的書籍對他有什麽幫助,但這些書能夠出版確實不是沒有原因。

『……叛逆期的孩子總是說:他需要被尊重。因為他並不是你的木偶,他有自己的思想,而且漸漸開始學著獨立,有時你以為自己是為了他好,卻讓他難以忍受,因為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因為他開始意識到自己需要被尊重;而尊重,必須從溝通開始,你必須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麽,他想要什麽……』

人類是需要被尊重的,而海德裏安也想被那樣對待。

如果要學習用人類的方式對待他,倒也不是不行,納森尼爾知道自己做得到,但心中卻又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失落。也許幾十年前他還有點希望海德裏安會成長為一隻無可挑剔的野獸,但時至今日,他已經不再去想這件事情。

他教育海德裏安,就像過去他的監護人教育他一樣,不管是在草原上打獵廝殺,或者披上人類外表在都市中生活,他什麽都教導了他;但是海德裏安的成長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甚至是意料之外,他從未想過,海德裏安竟然如此向往人類的生活。

如果隻是生活在都市中也就算了,對方卻是想要找一個人類共同生活,直至老死──海德裏安明明知道他們的壽命是人類的數倍不止,卻仍這麽想著。

過去納森尼爾並不是沒有聽聞過忠貞的體現,雖然那跟他們一樣是生活在自然中的動物,但是雄鳥死去後,活著的雌鳥不久也死去了,那是一種族群生態,納森尼爾能夠欣賞,但絕不希望海德裏安找到相伴一生的對象後也變成這樣。

他合上手中的書,神色有些陰晴不定……或許是他想得太遠了,但是在教育這孩子的過程中,他發現自己最好還是多想一些比較妥當。

回家路上,納森尼爾提著幾個紙袋,巷子裏沒什麽人,一隻野貓站在牆頭盯著他看,他沒有停下腳步,過了一會,貓咪跟了上來。

這並不令人意外,大概是在血緣上有某種連係,貓科動物通常都能察覺到他們到底是什麽,繼而親近他們;其他的動物就不行了,就算是鄰家已經被馴養得溫順乖巧的狗,看到他仍然會大聲吠叫。

野貓跟在他腳邊,納森尼爾把沒有抵抗的貓抱起來看了一下,發現那是一隻灰白色的公貓,還很年輕;他若有所思,最後還是把貓放下,那隻貓在他腳邊磨蹭了一下,才有點戀戀不舍地走了。

納森尼爾回到家裏,發現並不是沒有人在家,空氣中傳來一絲陌生的味道。

海德裏安從廚房探出頭,你回來了……他看起來像是想說什麽,但他什麽都還沒說,剩下的話就被另一個人的嗓音打斷。

嗨,不介意我來打擾你們?有人送了我不錯的鮭魚,所以我想你們大概會喜歡。伊凡從客廳走出來,臉上帶著真誠的笑容與歉意。

當然不介意。納森尼爾平靜地回答,注意到海德裏安瞬間鬆了一口氣似的神色變化。

那就太好了,一起吃晚餐吧,我敢說你會喜歡那些魚的。伊凡爽朗道,隨即轉頭問海德裏安,要不要我去廚房裏幫忙?

好。海德裏安想了一下,麻煩你幫我把生菜用水洗一下?

沒問題。男人轉身進了廚房。

趁著那個人暫時離開,海德裏安走了過來,小聲道:你答應過不會幹涉我的。

我不會。納森尼爾答道,我承諾過。

說完這句話,也不知道為什麽,他感覺自己有哪裏不太對勁,但又說不出為什麽。海德裏安得到他的保證,有點窘地朝他笑了一下,轉身也走進了廚房。門沒有關上,納森尼爾聽見了那個男人說過來,然後接著是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即便爐子上還在煮東西,他依舊能聽見他們嬉鬧的聲音。

納森尼爾並不是沒聽過這樣的聲音,此時卻覺得相當地陌生。

他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那原本是海德裏安的書房,他對睡的地方其實並不挑剔,雖然海德裏安開始堅持不能睡在一起之後,也說過可以買張床擺進來,但他終究睡在鋪了羊毛地毯的地板上。

晚餐的氣氛不差,納森尼爾一向不跟人類有深入往來,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叫伊凡的人類確實並不乏味,晚飯後他們回味著奶油煎鮭魚的餘香,伊凡說起自己曾在冬天結冰的河川上釣鮭魚的事情,海德裏安饒富興致,不時插嘴發出疑問。

納森尼爾幾乎沒有說話,實際上,他一直都在看海德裏安。

海德裏安對待伊凡的態度有些隨意,但絕不隨便,不像跟自己相處時常常被逗到跳腳生氣的模樣,一點也不像個孩子,反而很穩重似的,偶爾才會露出一絲孩子氣的模樣;當然海德裏安的年紀比這個人類大了不少,但是他們相處時並不會有這種感覺。

晚飯後,伊凡自告奮勇去洗碗,海德裏安也跟過去幫忙。

仍坐在餐桌旁喝咖啡的他注意到,伊凡有時會故意地蹭一下海德裏安,有時是手指玩鬧地劃過耳朵頸側,那時海德裏安便會渾身一僵,接著警告地瞪去一眼,並不是生氣,因為之後那孩子眼底還是帶了一絲無法掩蓋的笑意。

納森尼爾說不清自己到底是什麽感覺,隻想:原來這就是這個孩子追求的東西。不管那個人做什麽,他都在笑,偶爾佯怒,但其實一點也不生氣。

他試著想像一下,如果也有一個人類這樣無時無刻地親近自己,或者逗弄自己,最終他嫌惡地皺起眉,心想自己肯定沒辦法接受。成年的野獸通常會有一種地盤意識,不僅是居住的地方隻有自己的氣味,即便是身體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碰觸,但海德裏安好像並不在意這點。

他們洗完碗衝乾淨雙手的同時,伊凡側首吻了海德裏安。那孩子不安地閃躲了一下,但最終還是環抱住對方,沉淪在那個親吻之中。

納森尼爾起身,悄悄地離開了。

深夜,準備入睡的納森尼爾耳朵一動。

一牆之隔,完全沒辦法擋住那些細碎的聲音。男人粗重低啞帶著笑的嗓音,海德裏安細細的喘息,還有偶爾一聲彷佛難耐的呻吟,他還聽見一聲大概是床鋪傾軋發出的聲音,接著是那孩子哽咽的聲音,好像在哭。

他突然站起身,過了一會彷佛回過了神,又坐下來。他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那孩子臉上微鹹的液體,並不難吃,但他不喜歡。

雖然不能理解那樣的情緒,但他知道哭泣通常是因為難受而引發,海德裏安該不會是被……他才這麽想著,就聽見了熟悉又陌生,滿溢著歡愉的呻吟。他忽然想起,以前跟海德裏安一起度過發情期時,偶爾對方也會流下眼淚。

雖然並不是發情期,甚至不是同類,但那個男人也給了他同樣的愉悅?

說不清為什麽,納森尼爾有些煩躁。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聽覺太過靈敏,寧可自己什麽都聽不見。他幾乎能想像明天早上海德裏安睡眼惺忪,身上帶著別人體液的味道,卻來敲門叫他起床。

他知道自己不會喜歡看到那個場景。

趙先生翻了個身。

男人緊緊抱著他,他把臉埋進對方赤裸的胸膛,感覺全身都被那股溫暖的感覺包圍。趙先生抬眼看了一下,對方睡得很熟,好像毫無憂慮煩惱似的,整個人都相當放鬆。

他悄悄蹭了一下對方的胸口,聽見了平穩的心跳聲,不知為何感到一陣安心。

稍早的時候,他們還在這張床上翻雲覆雨,可能是因為好一陣子沒見麵,對方十分熱情,直到現在,趙先生還能感知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觸感──不管是被咬、被吻、甚至被進入的地方,被蹂躪過的感覺都異常鮮明。

雖然沒人看到,他的臉上仍熱了起來。

也許剛才的一切聲響都被聽到了,但是聽到了,卻沒有做出任何阻止的行為,大概可以認定納森尼爾暫且不會阻撓他。趙先生並不是不知道,納森尼爾的妥協隻是暫時性的,實際上依舊討厭他跟人類往來,但無論如何,納森尼爾答應的事情一向會做到。

一旦想到對方當時露出的眼神,趙先生便開始思考自己是否不該這麽做,但很快地又不再去想這件事。納森尼爾看他的眼神與其說是譴責,倒不如說是一些更難說清的東西,隱隱有一絲落寞。

他想來想去,不由得有些焦躁。雖然知道自己沒有錯,但是被那樣看著,很怪異地,他竟然覺得有點愧疚……

想到這裏,趙先生小心地掙脫了男人的懷抱,下了床撿起睡衣穿上,打算去弄些水喝。打開冰箱翻了一下,找到一瓶礦泉水,他打開來喝了幾大口,忽然覺得有些餓,於是拿了一包奶油餅乾吃了起來。

你還沒睡。

寂靜的廚房裏忽然傳來人聲,趙先生嚇了一跳,回過頭才發現是來的是納森尼爾,鬆了口氣道:是你。他歪著頭咬了口餅乾,模糊不清地道:雖然是半夜,不過我餓了。

納森尼爾似乎沒有要結束話題的意思,走到他對麵坐了下來,突如其來道:你的聲音跟以前一樣。

趙先生呆住了。

一邊哭一邊喘,好像沒辦法呼吸一樣。納森尼爾平靜地道,真的那麽快樂?

趙先生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紅,但他仍然忍著臉上的熱度,誠實地道:是。

納森尼爾沉默下來。

趙先生等臉上的熱度稍稍退了一些後,小聲道:是不是吵到你了?對不起。

嗯。

這聲嗯到底是什麽意思?是吵到他了還是願意接受道歉?就不能多說幾個字嗎?雖然想問清楚,但是又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趙先生最終垂下頭,泄忿地繼續吃餅乾,很快地一包餅乾被吃得精光。

你為什麽非他不可。

你說伊凡?趙先生有些詫異,隨即別開眼神,跟納森尼爾說這種話題顯然令他十分別扭,但他仍然回答了,我喜歡他。

他不是你第一個人類情人。

喜歡跟相處不是同一件事,即使一開始因為喜歡在一起,後來可能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分開,當然也可能一直在一起……總之,這很複雜。趙先生敷衍地道,時間很晚了,我該去睡了。他說著便起身離開,但在逃出廚房前被攔了下來。

等一下。

做什麽──呃!

他木然地瞪著對方在自己麵前放大的臉。

在趙先生記憶中,跟納森尼爾接吻的次數屈指可數,但這回納森尼爾沒有吻他。他們靠得極近,彼此之間的距離隻在幾公分之間,納森尼爾似乎正在嗅聞他的味道,最後拉開距離,喃喃道:我還是不喜歡你身上帶著別人的味道。

野獸養成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野獸養成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熒夜  所寫的野獸養成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野獸養成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