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野獸養成指南

第11頁


體裏,也會有如同男人體內經由被摩擦而感知快樂的地方嗎?

來不及深思,伏在他背後的野獸已經不再等待了,堅硬的前端不斷地摩擦著同一個地方,趙先生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發出了什麽聲音,隻覺得理智完全融化了,四肢發軟,被貫穿的地方卻下意識地反覆縮緊,含住硬挺的根部不斷擰絞著,入口漸漸被野獸興奮而流出的體液弄得潤滑。

其實納森尼爾的動作不算粗暴,但也顯然並未手下留情,趙先生嗚咽之餘感覺自己下體也濕透了,不由得繃緊了身體,接著便被更加用力地插入。

不知道是因為野獸的身體及固定的姿勢很難玩其他花樣,或者是對方本來就是不玩花樣的人,麵對單一且毫不停歇愈發深重的抽插,趙先生疼到極致的同時也得到快感,矛盾的感覺讓他幾乎要崩潰。

這時他還不知道,真正讓他崩潰的事情還在後頭等著。

幾乎沒怎麽使用過的柔嫩前端被迫在地毯上摩擦著,很快就流出了不少液體,趙先生模模糊糊叫了幾聲,透明的體液滴落下來。

納森尼爾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仍然繼續頂著他的體內,趙先生嗚嗚叫著,幾乎是在哀求了,卻沒有任何成效。納森尼爾堅定地持續抽弄,很快地,趙先生便隻能失神地趴著,被過份刺激的感覺折磨得無法思考。

不知道過了多久,納森尼爾重重頂了幾下,埋在他體內的性器脹得更大更硬,甚至不住顫動,趙先生終於鬆了口氣,以為這就是結束了……不料,他全然想錯了。

體內的東西顫抖著,射出一股熱潮,但是那股熱潮持續了非常久,久得完全不像是在正常的宣泄;趙先生慌亂地瞪大眼,這才發現對方其實還在射精,並且沒有停下的跡象。

全身都變得僵硬,意識到那股熱意隨著性器的顫動不停地泄出,繼而流入他體內的同時,趙先生突然覺得下腹湧起一陣火熱的感覺,肌肉不受控製地收緊,想掙紮著逃開,卻被野獸沉重的身軀牢牢壓住,再也無法忽視身體即將迎來高潮的反應──

後肢中間一片濕漉漉的,都是自己的體液。不知過了多久,原本還不停斷斷續續噴出液體的地方終於顫動了一下,再也擠不出任何東西。

直到一切結束,野獸終於離開他時,得到了極端強烈快感的後方仍然不停地收縮著,因為被長時間撐開而暫時無法合攏,大量的乳白液體流了出來,加上他自己的,下身一片潮濕,那種感覺簡直羞恥到讓人想一頭撞死。

過了一會,趙先生忽然感覺到有什麽軟綿綿的東西舔舐著自己因容納巨物至今仍然疼痛的地方,意識到那到底是什麽後,渾身都熱了起來。明明那裏還沾滿著體液,對方怎麽能用舌尖舔……但是仔細想想,如果真的是野獸的話,根本就不會在意這種事情。

骨子裏,趙先生仍然認為自己是人類,因此即便是以獸形與對方發生關係,仍然覺得莫名的羞恥──被野獸插入,甚至射在裏麵,雖然彼此是同類,但是仍然會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不知何時,他變回了人類,納森尼爾也是。彼此都帶著滿身的情欲痕跡,納森尼爾不顧他的不悅,幾乎是過份體貼地把他抱進了浴室裏。

浴室裏有一麵大大的鏡子,趙先生不由得瞧了幾眼。鏡子裏的自己還是少年,最多就是讀中學的年紀,強迫這種年紀的少年做愛肯定是犯罪……當然,即使過程是半推半就,但他也一點都不無辜。

趙先生望著鏡子裏的自己,耳根忽然紅了起來;身上都是歡愛過後的痕跡,體內還殘留著對方的體液,但是向來事事周到的納森尼爾卻似乎沒有要幫他清理的意思。

雖然心裏覺得還是清洗一下比較好,但是怎麽也不想自己弄,趙先生望了靠在浴缸另一側的對方一眼,小聲道:裏麵要洗……

他沒發現,自己臉上的神情難得地小心翼翼。


作家的話: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我會努力寫完這篇的XD

大家送禮物的留言還有會客室留言我都有看,

真的很感謝^^

實在抽不出時間一一回覆請見諒orz

野獸養成指南八(下)

後來納森尼爾並沒有幫他清洗,隻是用沉思的目光望著他,問:為什麽要洗?

趙先生一呆,這才想到這具身體其實是野獸,說不定不洗也不會怎麽樣。他猶豫之下,囁嚅道:但是裏麵都……

沒事的,海德裏安。納森尼爾回道,快洗澡,等會去睡一覺就好了。

他難得順從地點點頭,在浴缸裏坐下,清洗起自己的身體。納森尼爾從後麵靠過來,就著滑潤的白色泡沫在他身上不斷遊移,雖然剛剛做過那種事,但對方卻完全沒有任何挑逗的意思,手也隻是規矩地替他擦洗身體。

等到洗完澡,渾身暖洋洋的趙先生已然有些昏昏欲睡,在換好了新床單的床上倒下,眼皮重得幾乎抬不起來,他很快地睡著了。

翌日醒來,渾身都是酥軟的,被進入過的地方一陣陣地刺痛,趙先生試圖起身,但很快又躺回床上。雖然前世也曾經有過度縱欲而身體不適的情況發生,但這一次明顯比過去的經驗都還要難受……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這具身體的年紀還太小也說不定。

納森尼爾知道他下不了床後,把早餐用托盤端了進來,並未假手他人;但趙先生還是覺得大家肯定都知道自己是為什麽才沒起床露麵,心裏不免有點異樣。

吃完早餐,趙先生窩回被子裏,翻來覆去都沒睡著,悄悄瞧了眼在窗邊看書的男人,忽然一陣心慌意亂。

他與納森尼爾確實做了那些事,他也一直想說服自己那不代表什麽,但實際上,不管是前世的他還是現在的他,都不是那種玩得起一夜情的人。對他而言,納森尼爾說不上是朋友,也談不上情人,最多隻能算是他的監護人;與一個地位相當於家人的對象發生了性行為,雖然當下進行得很順利,事後卻讓人感到尷尬。

更何況,如果是在人形的時候,他教導他用手做也就罷了;偏偏昨晚,兩人都是獸形,他還被對方進入了;雖然同樣享受這場性愛,但趙先生怎麽也無法像納森尼爾那樣擺出若無其事的模樣。

納森尼爾對他,到底是怎麽想的呢?

你叫我?

耳邊傳來男人的聲音,趙先生回過神來,才發現納森尼爾已經走到自己身邊,臉上莫名其妙地熱了起來,近乎慌亂地道:什,什麽,我沒有……

麵對他的異樣,納森尼爾並不介懷,隻問:要喝茶嗎?

趙先生垂下眼,點了點頭。

於是對方替他倒了熱騰騰的紅茶,還放了他喜歡的方糖。他喝了一大口茶,隻覺得全身都暖了起來,放下空杯子後,終於鼓起勇氣,問:昨天的那個果子……

怎麽了?

趙先生抬起眼,你……為什麽吃了?

並不是不知道,此刻扭捏問話的自己跟期待戀愛的少女沒什麽兩樣,趙先生羞恥之餘卻仍然這麽問了,不僅是因為覺得有些事情不能假裝不知道,更是想知道問題的答案。

從成為野獸,甚至後來化成人身,納森尼爾即便曾經離開過他,但也始終並未真正放棄他。他們之間沒有血緣上的牽係,沒有天雷勾動地火般的一見鍾情,一直以來,他們隻是平淡地一起生活。他忽然迫切地想知道,自己之於對方,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你給我了。納森尼爾平靜地回答。

隻是這樣?

這句話……到底是什麽意思?

腦海中一片混亂,趙先生察覺自己快要掩飾不住表情,連忙低下頭,臉上一片熱辣辣的,隻聽見納森尼爾離開時關上門的聲音。

直到晚上,趙先生還是沒想明白這件事,索性放著不管。

納森尼爾把下不了床的他當成幼獸一樣看待,替他洗澡,喂他吃東西,近乎無微不至的照顧;要是往常,趙先生早就開始抵抗,但是今晚,不知道是因為心虛或者別的原因,他隻是呆呆望著對方。

等到睡覺時間到了,趙先生上床躺下,納森尼爾便離開了。

睡到半夜,趙先生醒來了,喝了幾口水滋潤乾渴的喉嚨,耳中忽然聽見了一些雖然細微但讓人有些介意的聲響。

他愣了一下,遲疑地走向房間內的另一道門。

納森尼爾的房間與他的房間隻隔著一個不大的更衣間,兩側的門通常是不上鎖的,趙先生雖然猶豫,但仍抵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將門推開一道縫隙,湊過去窺看。

昏暗的房間內隻開了一盞小燈,兩隻野獸交纏著身軀,趙先生感覺周身都冷了下來。盡管他辨認不出那隻陌生的野獸是誰,卻知道自己絕不會認錯──壓製住那隻陌生野獸的正是納森尼爾。

如果朝樂觀的方向想,也許能說他們隻是在玩鬧,但是趙先生看得清清楚楚,納森尼爾近乎無情地貫穿了伏在地上的野獸,尖牙野蠻地咬住了對方的頸子,彼此難耐地用毛茸茸的身軀廝磨著對方。

野獸低沉的喘息此刻聽來異常刺耳,趙先生隱約覺得有些失落──他從未看過納森尼爾這副模樣,就像一隻真正的毫無理性的野獸一樣,全然順從於發情期的支配,放縱自己宣泄一切。

原來那句你給我了不是原因,而隻是事實的陳述。要是換了別人給他,他也會吃的。趙先生忽然覺得想哭。

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等到房間內的動靜完全平息下來以後,趙先生仍然動也不動。房間內的燈被打開,陌生的野獸饜足地蜷在床下,更衣間的門卻在此時被打開了。

化為人身的納森尼爾正垂首望著他,赤裸的身軀微微汗濕,趙先生幾乎都可以聞到些微殘留的情欲氣息。

怎麽還不睡?男人低沉的聲音問道。

趙先生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於是呆呆地搖了搖頭。

納森尼爾卻也沒有多問,目光在他睡衣下赤裸的腳上掠過,隨即伸手把他抱了起來;趙先生甚至來不及掙紮,就被快步走過更衣間回到他房間的男人放到了床鋪上。

快睡。對方說道。

趙先生渾身都冷了。

納森尼爾不可能沒發現他看到了一切。明明被看到那樣的場景,卻仍然毫不在意,像往常一樣對待他,可見納森尼爾確實是不在意的;不在意跟別人上床,也不介意被他知道。

你為什麽不跟我做?他的聲音細微到幾乎難以聽聞。

納森尼爾微怔,現在你需要休息。過幾天,要是你想做,我──

對方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趙先生忍無可忍的打斷:你願意跟我做,或者幫我找個好對象,是嗎?他的聲調十分輕快,神情卻有些陰沉。

納森尼爾這時多半也明白他情緒不穩定,因此沒有多說什麽。

趙先生想到,納森尼爾跟他上床,也跟別人上床,他們之間隻比別人多了一層養育的關係,更多的,什麽也沒有。事情就是這麽簡單,這之中沒有任何誤會,一切都是事實。

他啃咬他的身體,替他發泄情欲,就像替他舔毛教他狩獵一樣,並不帶有其他的意涵,隻是因為必須這麽做,所以才做,這些事情本身並不具備任何意義。

他忽然就沉默了。

納森尼爾似乎並未把他的異常放在心上,趙先生實在不知道該怎麽對待對方,如果可以,他寧可自己能夠單純地把納森尼爾當成一個兄長般的角色,但事實證明他不能。

即便納森尼爾身上什麽味道都沒有,他仍然老是覺得對方身上還殘留著那一晚的味道。況且,現在他們都還在發情期,納森尼爾去找別人其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隻是他很難接受一個自己大概有點心動的對象下了自己的床後又轉身上了別人的。

他們之間的別扭眾人有目共睹,顯而易見;作為母親的奧德莉亞也不得不關切一番。某個溫暖的午後,在奧德莉亞的書房中,這對母子有了一場談話。

你又生他的氣了。她的手指撥弄著頸上的寶石項鍊,神情饒富興致,明明身上還留著他的味道,怎麽又吵架了?

我沒有。趙先生否認。

身上還留著他的味道?他忽然想到那天洗澡的事情,有些害羞,又有些失望。野獸的占有欲不過如此,僅僅是一次歡愛留下的味道就足夠了,這樣的味道最多隻能留在他身上幾天,而他要的並不是這樣。

這棟宅邸裏認識你們的人都知道了,你們做完隔天就吵了一架,難道納森尼爾真的那麽糟糕?奧德莉亞輕輕笑了起來。

我看到他跟別人……我不喜歡。

為什麽?

趙先生安靜半晌,不管怎麽說,我才不隨便跟陌生人上床……

你討厭陌生人。

我討厭要不斷地跟不同的人做這種事。

那也沒關係,你可以找一個熟悉的人作為固定對象。她又笑了,這回是有點放鬆的笑意。

不是那樣……趙先生沉默了一下,我想要的,是我隻找他,他也隻願意找我的那種人。

奧德莉亞平常臉上都帶著微笑,這時神情卻真正地冷了下來,用隱約帶著一絲冰冷氣息的聲音問道:你是說──就像人類那樣,你也想要一個對彼此忠貞的對象?

野獸養成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野獸養成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網戀這盤菜 三千寵愛 公子扶蘇(出書版) solo 老板,該發工資了[全息] 瘋巫妖的實驗日誌 網遊之另類師徒 [網遊]大神!和我成親吧! 網遊之最強代練 [網遊]專挖大神牆角 網遊之長安 英雄聯盟之王者榮耀 武俠重生 網遊之牧神 大神已掉線 [全職]偶像 網遊之幸運痞尊 網遊之神兵利器 網遊之淫賊 球場上的暴君 超級捕快 網遊之法師傳奇 重生之極限風流 網遊之吃貨路人甲 網遊之梟傲天下 網遊之幻影劍聖 恐怖高校 我的主神遊戲 崛起於武俠世界 神奇教練
  作者:熒夜  所寫的野獸養成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野獸養成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