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仙劍奇俠之劍尊

分節閱讀95


又叫道,重樓瞪了青恒一眼,收回了眼神。


“念雲,你們下去吧?”青恒叫道,月兒福了福,問心便帶著她離去。“多謝魔尊大人。”念雲抱拳一禮,也跟著行去。眾魔直看到他們踏出殿門口。


“好了好了,收斂心神啊?別一個色咪咪的。”青恒提醒著,眾魔瞪了他一眼,齊聲道:“你不也是!”青恒奸笑幾聲,坐到位子上。如若不是青恒喊那一聲,恐怕此刻眾魔還在沉迷中。


“月兒,我帶你去認識其他朋友。”問心說道,但見念雲一直看著月兒的容貌,還在走退路。月兒也不抗拒,既然眼前的是恩人,讓恩人多看看,那是他的福分。


問心越看他越來氣:“色鬼!!你要死啊?還看?!”念雲一震,轉身走路。“噗嗤!”月兒掩嘴一笑。“月兒,等到時候我們在送你去裏蜀山跟殘風前輩團聚,現在你就安心的住在這裏吧,晚上跟我一起睡?”問心一臉期盼。


“好啊。”月兒爽爽快快的答應了。問心笑的滿麵生花,拉著月兒的手快步跑去,因為她看見夢璃菱紗一行人了。念雲跟在後麵好生無趣。


“大姐,二姐,靜歡,寒心姐姐,介紹個朋友給你們認識。”問心拉著月兒跑入眾人中間。眾人見問心拉著月兒到來,看著眼前的月兒,不禁呆了,男的更呆。天何狂呆。


問心笑的得意,暗想:“等你們回神我在介紹給你們認識。”各個呆若木雞,勇氣嘴微微張開,頓時流下了口水。隻見口水流到了衣服上。


還好場上有個紫英,隻有他沒有被迷住,但是剛開始,神色的確進入了迷惑狀態,看來這月兒的美,的確美的特色。紫英即刻從衣兜裏拿出手帕,幫勇氣擦拭口水。


但見勇氣還在沉迷中。“唉!可憐的孩子。”見勇氣神魂顛倒,念雲不禁有絲可憐他。“大家醒醒拉,男的癡迷我不介意,最重要的你們一個個女都那麽癡迷?”念雲看不下去,對場中所有人喊道。


眾人皆都晃了晃頭腦,從癡迷中走出,片刻才恢複神情。“小妹,她是?”菱紗驚訝問道。問心特得意,說道:“她是我跟你們說過的,就是我的前世。哈哈,美吧?”念雲接道:“剛剛被魔尊大人分解出來。”


“真的!”菱紗興奮的拉著月兒的手,自我介紹道:“你好啊,我叫韓菱紗,你就叫我菱紗吧。”後麵的幾女紛紛向月兒介紹自己,雲兒福了福,婉而笑道:“我隻有單名一個‘月’,你們叫我月兒好了。”


“呃…哪個,我叫雲飛羽,月兒姐姐可以叫我飛羽?”勇氣饒著後腦勺,抬頭笑咪咪的看著月兒說道。“切!”幾男同時鄙視他,認為他是個色鬼。


勇氣憨笑著,一直盯著月兒看。月兒嫣然一笑,蹲身摸著勇氣的頭,說道:“恩,飛羽,你多大了?”眾人膛目結舌,頗看不慣勇氣。認為他賣乖,趁機卡油。


“我一歲,嗬嗬嗬嗬。”勇氣憨笑道,右手伸到頭頂按著月兒的手不放,生怕這隻溫柔的小手離開自己的頭。“啊!一一一一歲?”月兒不敢相信,勇氣起碼有九歲了。


“嗬嗬!我以前是五毒獸,那時候的歲數不算?剛剛化成人不久,所以才一歲。”勇氣左手伸出一跟手指比畫著。月兒嫣然一笑,伸出另外一隻手,用雪白的大拇指在勇氣臉上刮了刮。


勇氣癡呆了,臉上微微泛紅,感受月兒的溫柔,聞著月兒身上的幽香,頓時有投入懷裏的動機。念雲,紫英,雲天青,雲天河,還溯,即將噴血。


“臉上被弄髒了,姐姐給你擦擦。”月兒兩指捏著衣袖,擦拭著勇氣的臉。“啊~~~嗬嗬,謝謝月兒姐姐。”勇氣完全沉醉在這芳香與溫柔之中。


“好了,小孩子要時常愛幹淨哦,否則姐姐不喜歡了?”月兒將手收開,刮著勇氣的鼻子說道。“是,姐姐。姐姐我可以牽你的手嗎?”勇氣已經握住了月兒的柔手,但覺一股柔意透入心間。


“可以。”就這樣,月兒的手被勇氣牽著,月兒起身嫣然一笑,開始與幾女談笑。“真可惡,要是我多好。”雲天青很不滿意。


“月兒姐姐是出生於夏朝年間,如今算來也有兩千多年了,我們這位寒心姐姐,出生於三千年前,跟月兒姐姐的年齡沒差多少哦?”問心笑道,見幾女如此開心,完全把幾男當做不存在,幾男忍氣吞聲,狠狠的看著勇氣,皆兜出同兩個字:“齷齪!”


勇氣可沒有將他們的表情放在眼,牽著月兒的手,感受著溫柔。“原來寒心姐姐是仙啊,我真是沒想到。”月兒有絲驚訝,寒心當然是仙,而且在兩千年前已經成仙了。


“月兒,我想問,你真的是問心的前世嗎?”寒心淡淡驚訝,不禁問道。“恩。”月兒開實著,兩千多年前,他與殘風的故事。雖然在此之前,念雲跟問心聽殘風說過,但此刻仍然聽很入神。


第一百四十三章 搞笑神魔組


人界~~~大地上空,一道金光全速飛行,快如追星趕月。後麵有一道紅色光芒,速度比金光還快,不久已經追上了金光。看來珞風跟邪尊還如往常那樣,兩人純屬在打鬧。


遙望大地之上,山山綿延,河流致百川,一片生機勃勃之景,珞風實在無奈,早就習慣了這樣,驀然轉向,飛往下方山脈。


一坐山脈之上,珞風停在了顛峰,他停落的那坐山,屬於此地最高的山峰。邪尊跟隨出現在珞風身後,沒有向上次那樣去抓他,而是選了塊石頭,坐下休息。


“我們好象繞了大地幾圈了?”珞風放眼遠望,詭異道。他說饒了大地幾圈,實則是饒了這個星球幾圈了。


“是啊,我們追趕了幾天,好象還沒吃過什麽?”邪尊已經很餓了,他相信珞風肯定也餓。“天天被你追,我現在唯一的辦法,隻有餓死自己了。避開你這個鬼。”珞風話語似玩笑一般。


“不如跟我去魔界,我們吃頓好的,在來啊?”邪尊興致勃勃。“跟你去了魔界,然後我們在魔界追趕,是吧?”珞風問道。


“那當然啊。”邪尊道。“那時候我已經在魔界了,我們還要追來追去嗎?”珞風譏諷道。“追著你,別讓你從神魔之井跑了。”邪尊神色堅定。


“毛病太大了。”珞風罵道,雖然不願意跟邪尊去魔界,但兩人的情義,恐怕已經不一般了,珞風不厭惡他,但是為了神界的名義,他堅決不肯入魔界。


“餓了吧,看你後麵的大鳥。”珞風轉身望著天空道。“你這招對我來說,已經不管用了,別指望我看什麽大鳥?”這幾天,珞風都是用這招,才能逃跑,但此刻這招絲毫沒了用處,珞風隻有無奈聳聳肩。


“你看,那邊有果子,你去栽幾個來吧。”珞風指著邪尊身後的樹林,說道。“好。”邪尊起身,頓時轉變了神色:“你當我傻啊,我栽果子,讓你跑?”


“好,那我去栽,你種放心了吧?”珞風大步踏向前方的樹林。“站住!你別在欺負我沒有文化了,我告訴你,現在,無論你出什麽招,我都不會讓當了?”邪尊拍著胸脯,自信滿滿,不過邪尊真的沒什麽文化,要不然怎會被重樓擒那麽多次?


“好,看來我們隻有耗著等死了?”珞風也挑了塊石頭坐下,清風吹拂著,他們發絲起舞,衣裝飄揚。


“你幹嘛死盯著我?”珞風憤憤道。“不這樣看著你,你不跑了?”邪尊眼睛睜的老大,死死的看著珞風。


“唉!~今天的天氣真真好啊,真真好。”珞風仰望著天際,優哉優哉。“今天的天氣有什麽好?”邪尊疑惑道,當然,邪尊怎麽知道什麽是好天氣?


“不信你看看啊?”珞風仰望著天際,一本正經道。“真是不明白你這種人?”邪尊抬頭望向天際,左看右看,沒看出個啥,鬱悶道:“我什麽都沒…”隻見珞風已經消失在那塊石頭上。


隻見樹林的草木一陣搖擺,邪尊觸動眉頭,暴跳如雷:“我去你爺爺!”縱身跳入林間,他知道,珞風不敢飛行,一飛行就會被他看見。所以他確定,珞風就在樹林裏。


數仗厚的土地之下,正有一個人在鑽土而行,速度出奇的快,隻見土一碰到他,就完全有靈性一樣的暴開,這個鑽土的人,自然是珞風。“空中躲不過你,地下種行了吧?”珞風雙手猛刨,向遊泳一樣前進。


“但是讓你失望了?”邪尊已經跟在他後麵。“什麽!你怎麽發現的?”珞風不敢相信,這真是要他命了。


“你留個那麽大的洞在外麵,我看不見嗎?”邪尊產生了奸笑。珞風真的失望了,極其的失望,坐了下去。


“走吧,出去吧?”邪尊浮起手掌,一道紅光漸漸聚集,邪尊揮手向上一帶,紅光撞擊土壁,頓時擊出一個大洞,直伸向外。天空一道明亮的光線射了進來,珞風完全無力了。


“怎麽樣,你還好吧?我說過你怎麽躲都不躲不過的,還是跟我去魔界吧?”邪尊得意萬分。“去你個大頭鬼!”拔地一縱,向邪尊打通的那個洞口衝出。


邪尊也跟著縱出,從樹林栽了幾個野果,來到及其失望的珞風麵前:“吃吧。”兩個野蘋果遞過去,邪尊自己開始吃了起來。


“珞風接過蘋果,狠的大咬,狠不得將整個蘋果一口吞下去,相似把這個蘋果當成了邪尊,任他一口咬碎。


邪尊嚼著蘋果,笑意滿麵的看著他。


魔界~~~~~重樓,刑天,青恒,玄霄與九魔尊站在一起,他們都看著眼前的一麵偌大鏡子。且看那鏡子,並不是普通的鏡子。而是一麵能夠追查任何蹤跡的探測器。


鏡子裏麵,正浮現著邪尊與珞風兩人,他們正在啃著蘋果。可想而知,從剛才到現在,邪尊跟珞風的經曆,眾人已經看的清清楚楚。


“真是厲害?”青恒不禁誇讚道。但見九魔尊各個得泛著驚訝之色。“要不派個人去幫他?”刑天道。重樓搖了搖頭:“他會來的。”


“真是頑固之徒,魔界好心救他於水火,他卻毫不領情!”刑天氣的噴火:“你怎麽這麽認為?”


重樓笑道:“神界為了顏麵,勢必追殺他。但他為了神界的顏麵,堅決不入魔界,這是萬事具備,隻切東風了?”珞風很清楚,如若他入了魔界,會給神界留下辱名,他不想看神界被六界嘲笑。


“切什麽東風?”刑天疑惑道。“隻欠伏羲手下的軒轅神將了。”青恒代替重樓答道。


“蒼天啊!”珞風抬頭望向蒼天,似乎為他擺脫不了邪尊而感歎。邪尊無奈一笑,跟著他感歎:“大地啊!”珞風滿麵委屈,望向前方的河流,又感歎道:“海洋啊!”


“去魔界啊!”邪尊接著歎道。“你能不能閉上眼睛五分鍾,讓我逃跑啊,反正你都能追的上我。”珞風懇求。


邪尊一聲奸笑:“那你站在別動,讓我用捆神鎖捆你五分鍾。我就閉上眼睛五分鍾。


珞風暈菜,被捆繩所捆中,他哪還能逃跑?這幾天邪尊連使了幾次捆神鎖,想捆住他,但皆都被他躲過。


~~~~~~~~~~~~~~~~~


“月兒姐姐,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是關於殘風的。要不要聽?”問心機靈道。月兒見他那麽神秘,問道:“他的什麽秘密?”念雲看出來了,問心肯定要說殘風被那妖界女子纏上的事。


“殘風不老實,你回去要好好教訓他?”問心有點憤怒,說道:“殘風前輩,最近一直被一個女子纏著。”月兒婉娩一笑,好似並不在意:“那是別人纏他,肯定他對那女子沒有一絲感覺?”


“怎麽會沒有!當時是屠天前輩說的,屠天前輩是他的老大,老大能說慌嗎?你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問心蠻橫了起來,月兒隻有笑笑答應她。


“姐姐,你打算什麽時候去殘風前輩那裏?”勇氣一臉舍不得。眾男怎麽看不出他的心機:“到時候你也一起去是吧?”雲天青微怒問道。


勇氣點了點頭,月兒婉娩一笑,蹲身摸著勇氣的頭,溫柔道:“你要去的話,姐姐帶你去。”勇氣受寵若驚,即刻答道:“好啊!”


“我不準!”雲天青擺出父親的架子,道:“飛羽,我是你爹,你應該跟在爹的身邊,我不讓你去妖界。”勇氣難奈,拽著雲天青的手,乞求道:“爹,你對我最好的,到時候你一定讓我去?”


“不行!”雲天青一臉嚴肅。“為什麽不行啊?”勇氣一臉委屈。“因為我不準,難道你連老爹的命令都敢違抗?”雲天青一本正經。勇氣雙手手指在鼻孔下輕點,極其委屈。


“雲公子,我看他還小讓他多見見世麵倒好。”月兒略帶笑意,溫柔的聲音直壓住了雲天青,震的雲天青沒有反抗之力:“好啊。”


見他答應,月兒又道:“那我到時候會帶他去的。”宛如清風卷拂著雲天青的臉,淡淡的芳香從雲天青鼻間劃過,使他墜入了沉迷:“很好,我十分讚成。”


“好啊!~爹最好了,就這麽說定了。”勇氣興奮的跳了起來。月兒婉娩一笑,又牽著勇氣的手。


念雲幾男一陣鄙視,這什麽老爹?分明是見色心起?“這麽美的一個女子,既然跟了殘風前輩,太可惜點吧。”念雲嘀咕道。


問心、寒心二女皆看出了念雲的神情,同時在念雲背後,每人掐著一片肉,來了個三百六十度轉彎。念雲痛的獰猙起來,極其吃苦。夢璃看到這一墓,暗暗心痛,連忙抓著寒心的手,示意她們住手。


但寒心停手問心卻還沒有停下來,念雲表情越來越痛苦,痛的咬牙切齒。


見他這樣的表情,紫英不禁有點奇怪:

仙劍奇俠之劍尊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仙劍奇俠之劍尊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仙劍奇俠之劍尊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仙劍奇俠之劍尊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決斷心恒所寫的仙劍奇俠之劍尊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仙劍奇俠之劍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