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0節

  “他是高義的兄長,名叫高雲,兩人是雙生子,”樓璟笑道,“高雲,把人都叫過來,見過太子殿下。”

  高雲抬頭,驚訝地看了一眼自家主人,又看了看他身邊的蕭承鈞,忙跪了下來,“草民見過太子殿下。”

  “起來吧。”蕭承鈞沒有錯漏高雲眼中的詫異,怎麽太子妃讓莊子裏的下人來拜見他,這人會露出這般神情?

====================================

  作者有話要說:  lethe扔了一個地雷,yllahero扔了一個地雷,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米米扔了一個地雷,謝謝四位大人的地雷~╭(╯3╰)╮

  偽更~改個用詞,謝謝柒夏的提醒~麽麽噠~

  昨天看到的一個圖,發來當小劇場好了:

  樓小貓和太紙兔紙 小黃書上就是醬紫的

  

☆、第十五章 驚聞

  宅子很大,門臉朝東,分內外兩院,外院住著莊頭、仆婦,內院要穿過外院才能看到。

  樓璟伸手拉住了太子殿下的手,帶著他直接朝內院走去。

  穿過垂花門,又繞過一個九曲回廊,盡頭竟然是一個寬闊的水榭,上麵放置了桌椅、軟榻。水榭之下是一泉活水,從鵝卵石鋪就的池底潺潺而過。水榭的另一端連著內院的門,是一個並不出奇的月亮門,門內以一座假山代替了屏風,上麵中了綠藤蘿,遮擋得嚴嚴實實,看不清院中的情形。

  “裏麵雜亂,我們坐這裏等他們過來吧。”樓璟指了指水榭上的椅子,早有仆婦置了坐墊。

  蕭承鈞微微頷首,不動聲色地坐了下來,明明到了內院,卻說裏麵雜亂,讓他坐在水榭上,若是還看不出這內中有問題,他這太子就白做了,“這莊子是你的私產?”

  “嗯,”樓璟放開了太子殿下的手,擺手讓小廝下去,親手沏了茶遞過去,“樓家在京郊有三處田莊,這個莊子是太宗年間賞的,八歲那年祖父就把這莊子劃給了我。”

  “太宗年間,莫非……”蕭承鈞環顧四周,“這就是幽雲莊?”

  太宗年間的安國公,還是跟隨太祖打天下的那位開國元勳,太祖駕崩了,老當益壯的安國公就繼續跟著太宗開疆擴土。

  當年北方幽雲十六州並非國土,前朝餘孽盤踞在那裏不時進犯邊境。據說當年安國公隻帶了一隊輕騎,連破十六座城池,星夜追敵八百裏,將前朝僅剩的一位皇子斬於刀下。太宗龍顏大悅,這“幽雲莊”便是當時的賞賜之一。

  “聽聞當年安國公隻帶了十六人。”太子殿下接過太子妃親手泡的茶,輕抿一口,瞥了一眼依舊安靜非常的月亮門。

  “故事流傳了百年,難免會誇大了,”樓璟搖了搖頭,“幽雲十六州是前朝的叫法,雖隻是十六個郡,然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沒有幾萬大軍哪裏攻得下,不過隻帶十六人追敵八百裏倒是真的。”

  正說著,高雲帶著十幾個黑衣男子從內院走了出來,他們保持著一種奇特的步調,輕盈中帶著幾分殺氣,仿佛開刃的匕首,破空而來,勢不可擋。

  蕭承鈞捏緊了手中的杯碟,緩緩放到了桌上,

  “這便是樓家每一代都會養的,幽雲十六衛,”樓璟仿佛沒有看出太子殿下的戒備,抬手給他杯中添滿水,“在戰場上,叫做幽雲十六騎。”

  昨日雲八給樓璟遞了消息之後就回來了,如今跪在他們麵前的,是完完整整的,傳承了一百五十餘年的,幽雲十六騎!

  蕭承鈞靜靜地看著跪在他麵前的十六個人,從出現到跪下行禮,自始至終他們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樓家的十六騎不是跟著老安國公戰死沙場了嗎?”

  樓璟的眸色暗了暗,“每一代十六騎都是在家主年幼之時就開始養的,爺爺戰死了,他的十六騎自然要跟著殉葬。”

  蕭承鈞愣了愣,緩緩攥緊了袖中的手。卻原來樓璟要給他看的,不是什麽親手種的瓜果,而是親手栽培的死士。這個莊子裏,絕不僅僅隻有這十六個人而已,偌大的內院可養多少死士?而這個院子,離京城隻有二十裏。

  “幽雲十六騎,隻效忠於所屬的樓家家主,”樓璟緩緩伸手,握住了太子殿下掩藏在袖中的手,“和家主效忠的國君。”

  蕭承鈞緩緩回頭,直直地看著他的太子妃,他的太子妃是在告訴他,這股力量不是他的威脅,而是他的助益。太子殿下突然意識到,自己娶了樓璟,似乎,賺大了!

  難得看到有幾分呆滯的太子殿下,樓璟忍不住湊過去,故意蹭著一隻白皙的耳朵,輕聲道:“殿下,對臣的這份嫁妝,可還滿意?”

  微涼的薄唇貼在耳邊,一陣一陣的熱氣噴到耳朵裏,蕭承鈞禁不住繃緊了身子。

  “世子,莊外有一個自稱姓姚的人求見。”高雲聽了小廝的稟報,低著頭道。

  這世上從不缺煞風景的人,比如禮部尚書姚築。

  樓璟若無其事地坐直了身體,擺手讓十六衛退回內院,“讓他進來。”

  “姚築是因為給弟弟謀缺,擋了沈連的道。”蕭承鈞重新端起杯盞,不急不緩地輕啜一口。

  樓璟輕笑,太子殿下這是在跟他互通消息,他們之間的合作,已經比先前多了幾分信任,“姚築若是真這麽怕他,去跟沈連賠個不是,這事不就過去了嗎?”

  隨著內侍省權力日益壯大,貪財的宦官們偶爾會做些買官賣官的勾當,隻是一直做的是四品以下官職的買賣,且買家也都是有功名的人,這才沒出什麽亂子。當然,這也是因為管著官員調配的禮部尚書楊又廷,是個十分頑固的老頭,把吏部管得嚴實。所以宦官們能買賣的名額比較稀少,姚築跟沈連搶,的確容易得罪他,但也算不得什麽大事。

  “這其中必定另有隱情。”蕭承鈞歎了口氣,姚築的弟弟是兩榜進士出身,本是青陽郡守,隻因青陽郡下屬的清河縣河壩決堤,受了牽連才被罷官。姚築為弟弟奔走謀缺也無可厚非,卻得罪了宦官,也算得上無妄之災了。

  姚築下了朝就坐上轎子往城西走,怕被人看出來,還特意在一座香火旺盛的寺廟後麵換了馬車。

  “臣姚築參見太子、太子妃。”姚築隻帶了一名書童,還被高雲攔到了外院,因而算是隻身前來,見到水榭中的兩人,忙跪下行禮。

  “姚大人請起。”樓璟笑著受了這個禮,蕭承鈞也抬手讓他起來。

  “殿下,臣昨日阻攔車駕罪該萬死,可臣也是走投無路了,”姚築不肯做小廝給新添的椅子,隻肯站著,“耿禦史下獄的時候,誰上書都沒有用,隻有太子殿下能勸得動皇上,臣也隻能鬥膽求殿下救臣一命了。”

  樓璟單手支著額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姚築,“姚大人這話就不對了,勸得動皇上的大有人在,左右丞相,內侍監沈大人,懷忠懷公公,甚至貴妃娘娘,大人怎的不去找他們?”

  “父皇乾綱獨斷,吾一人之言也不過蚍蜉撼樹罷了。”蕭承鈞端著杯盞,用杯蓋緩緩趕著茶末,根本沒有理會姚築的切切懇求。

  姚築額頭上滲出密密的汗珠子,原本隻想著怎麽說服太子,沒料到這太子妃如此難纏,隻得重新跪了下來,硬著頭皮直接透底,“臣也不想麻煩殿下,實是這件事與殿下也有牽連。”

  卻原來,姚築的弟弟姚宿在青陽郡做了三年的郡守,眼看著就要升遷,豈料八月份天降大雨,清河決堤,幾乎淹了整個清河縣的良田。朝中派人前去查看,才知道竟是那清河縣令私自克扣了朝廷修築堤壩的銀兩,而姚宿之前在呈給吏部的官員考核上,卻給了那清河縣令一個優評。

  “這些與太子何幹?”樓璟看著姚築,估計那清河縣令沒少給他弟弟送禮,要不然這般明顯的偷工減料,作為郡守能不知曉?

  “殿下有所不知,”姚築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咬咬牙,深吸一口氣道,“朝中有人彈劾,說這筆修築堤壩的銀子,是太子殿下挪用了。”

  “什麽?”蕭承鈞猛地抬頭,看向跪在地上的姚築。

  樓璟也是一驚,挪用修堤的錢,跟貪墨賑災銀兩可是一樣嚴重的罪!霍然起身,一把將跪在地上的姚築揪了起來,一字一頓道:“大人說話可要有分寸。”

  “臣絕無虛言啊,”姚築被樓璟嚇了一跳,顫顫巍巍道,“今日朝堂上,已經開始議論此事了!”

===================================

  作者有話要說:  我錯了嗷嗷,今天更得晚了,嚶嚶,我不該寄希望於早點爬起來寫文,_(:з」∠)_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

  妖孽君的小黑屋扔了一個地雷

  小貓咪扔了一個地雷

  lethe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和手榴彈~麽麽噠~

  ( ⊙ o ⊙ )似水君乃粗線了,嗷嗷,還以為乃拋棄了窩,嚶嚶

  

☆、第十六章 陰謀

  清河決堤蕭承鈞是知道的,大婚之前他還忙著督辦賑災的事,至於清河縣令是否貪墨,則由刑部督辦,他並沒有在意。怎麽才過了幾天,這件事就牽連到他身上了?

  “今日是誰呈的折子?父皇又是怎麽說的?”蕭承鈞安安穩穩地放下杯盞,示意樓璟放開姚築。

  姚築以前與太子接觸並不多,這次是因為剛好牽扯到一起才硬著頭皮來見蕭承鈞的,如今見他驚聞此等大事,不過是詫異片刻便恢複了沉穩如山的樣子,不由得心生佩服,暗道太子這麽多年當真是深藏不露。

  “折子是刑部侍郎遞的,說是清河縣令已經招供,那修築堤壩的銀子,都用來修繕清涼寺了,要查戶部的賬,”姚築看了一眼太子的神情,“臣是禮部的堂官,對這些事知之不多,不過是家弟牽連其中,才會多方打聽。”

  樓璟臉上的笑意已經消失,與太子殿下對視了一眼,都明白了這其中的道道。

  說太子與這事有關,應該不是今日才提出來的,之前定然是有什麽風聲,這姚築為官這麽多年,對於朝政自然敏感,加之對這件事很是關注,便嗅到了其中的陰謀。清河縣令貪墨,其實很好查,拖了這麽久,那麽定是有人意不在此。

  “殿下,朝堂之中無小事,您還是早作打算的好,”姚築躊躇了片刻,“皇上今日把清河一案全權交予沈連查辦了。”

  樓璟挑眉,單聽之前的話還以為姚築是來投誠的,敢情繞了半天還是為了他弟弟的事。他說了這麽多,無非就是把太子與他拉到一個陣營,讓蕭承鈞給沈連施壓,把這件事糊弄過去,姚宿的仕途也就有了一線生機。

  蕭承鈞沉吟片刻,麵色冷肅道:“此事恐怕不止如此,你若想保全自身,便去找左相趙端,讓他給你指條明路,還有……”

  姚築聽得此言,隻覺得後背根根汗毛立起,太子說讓他保全自身,便是這件事會惹來殺身之禍。

  “讓姚宿離開京城,走得越遠越好。”蕭承鈞抬頭看向遠處,天上有雲飄過,遮住了日光,在平坦的地上留下大片的影。

  “臣……明白了,”姚築後退一步,再次跪了下來,恭恭敬敬地給蕭承鈞磕了個頭,“臣姚築,謝殿下!”謝殿下,謝的是太子的仁德,謝的是太子的救命之恩!

  姚築心事重重地離開了,樓璟走到負手而立的太子身邊,“姚築已經駕車離去了。”

  蕭承鈞點了點頭,“我們也該回宮了。”

  “殿下有什麽打算?”樓璟伸手拉住他,這件事恐怕有些麻煩,朝堂中前些日子就有風聲,他們卻現在才知道,便已然失了先機。

  “要先弄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蕭承鈞看了看兩人交握的手,“不可輕舉妄動。”

  “讓雲十六去一趟清河,把這事查清楚。”樓璟說完,便叫了雲十六來。

  幽雲十六騎各有所長,但都是成對的,比如探消息,雲八與雲十六皆擅長此道,而治外傷就是雲七和雲十五,以防有一人身死而無人頂替。

  蕭承鈞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雲十六,點了點頭。若是他派東宮的人去探查,定會惹人懷疑,讓雲十六去,著實省了不少麻煩,便開□代了些具體要查明的事項,雲十六當即領命而去。

  本打算讓太子殿下嚐嚐自己田莊裏的飯菜,如今卻已來不及,樓璟讓人摘了兩筐蘋果和秋桃,帶回去孝敬皇後娘娘。

  太子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既然到了太子妃的田莊,就幹脆大大方方的帶些東西回去,人們也就沒有了探究的興致。

  “父後不能拿來打賞妃嬪,兩筐有些太多了。”蕭承鈞看著他臨危不亂的太子妃,心中很是安定,若是個女子這會兒怕是都嚇哭了,哪還記得這些。

  “父後吃不完我們自己吃。”樓璟拉著太子殿下上馬車,他們要快些趕回東宮,朝臣們都是喜歡觀望跟風的,清河的事越拖對太子越不利,必須盡快解決。

  皇後是男子,除卻例行的賞賜,平日裏是不會無緣無故給妃嬪送東西的。

  蕭承鈞拿了一個青紅相間的蘋果在手中,“若是淑妃娘娘還在,倒是可以給她送些。”

  樓璟愣了愣,伸手握住了那拿蘋果的手,淑妃是蕭承鈞的生母,據說在他剛滿一歲的時候就過世了,“皇太子不得與生母相親,娘娘縱然在世,也常不得見,徒增一個傷心人罷了。”

  “濯玉……”蕭承鈞靜靜地看著他,又看了看兩人一起握著的蘋果,欲言又止。

  回到東宮,已經到了午時。蕭承鈞便要招了東宮官來商討,卻被樓璟拉著先去吃飯。

  兩人就近在崇仁殿用了飯,東宮官便聚集到了崇仁殿的書房中。

  樓璟見狀準備退下去,卻被蕭承鈞叫住了,“你也留下。”

  蔡弈等人麵麵相覷,沒料到這太子妃剛過門四天,竟已得太子如此信任。

  今日田莊一行,效果無疑是明顯的,蕭承鈞讓他留下,就是讓他接觸太子的勢力。樓璟勾唇,也不推讓,直接在太子殿下身邊坐了下來。

  “臣仔細查看了殿下批過的關於清河的折子,”蔡弈拿出了他以前輔助太子批奏折時做的記錄簿子,“能用到銀子的,便隻有今年三月批的修繕清涼寺的錢。”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