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85節

  近鄉情更怯,說的大概就是這時的心情。

  

  樓璟左右看了看,索性拉著自家二舅走了上去,笑著對紀皇後道:“父後,我也回來了。”

  

  紀酌抬手,揉了揉他的腦袋,“這一年辛苦你了。”說完,緩緩看了一眼他身邊的徐徹,什麽也沒有說,便讓蕭承鈞進正殿去。

  

  那雙漂亮的眼睛,並沒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徐徹看著皇後轉身往殿中走的背影,隻覺得心被狠狠地攥了起來,整個人也不複方才的意氣風發,頹喪地低下了頭。

  

  “愣著做什麽?還不跟上?”紀酌停下腳步,也不回頭,頤指氣使地說。

  

  徐徹聞言,猛地抬起頭,“哦,來了!”

  

  皇上駕崩,因為宮變,外麵亂著,什麽也沒有準備。

  

  蕭承錦這些日子提心吊膽,這一整天又發生了這麽多事,隻覺得身心俱疲,讓懷忠去給淳德帝換衣裳,他自己則倚在外殿的柱子上,聽到腳步聲猛然回頭,就看到哥哥和嫂子走了進來,趕緊迎了上去。

  

  “哥哥……”蕭承錦緩緩露出一抹笑意,忽然眼前一黑,向一旁栽去。

  

  “承錦!”蕭承鈞三步並作兩步地跑過去,一把接住了昏倒的弟弟。

  

  “太醫呢?”樓璟朗聲喚道。

  

  縮在角落裏戰戰兢兢的太醫們這才走出來,見過太子殿下。”方才淳德帝宣讀遺詔他們也都聽著呢,這位現在又是太子了。

  

  蕭承鈞蹙眉,沒有功夫跟他們計較稱呼的問題,抱著弟弟往偏殿去了。

  

  太醫和土醫輪番診了脈,幸好隻是疲勞過度,蕭承錦身體不好,這一年來雖然比以前好了很多,但底子擺在那裏,能撐這麽多天已經很不易了。

  

  蕭承鈞讓樓璟看著弟弟,自己去正殿裏給淳德帝磕頭,從楊又廷手中接了詔書,便又折了回來。

  

  “你去忙吧,承錦我來看顧便是。”紀酌在殿外耽擱了一會兒,才領著笑得一臉傻氣的徐家二舅走了進來。

  

  京城、宮裏還亂著,陳家的人還未捉拿,蕭承鈞和樓璟還有很多事要做。

  

  叛亂的京都府府尹被捉,任何反抗的京都府官兵皆被斬殺,京城已經戒嚴,九門封鎖。樓璟帶著五千精兵鎮守皇宮,捉拿叛賊的事則交給了急於將功補過的慶陽伯,讓他領著羽林軍包圍陳家。

  

  尚書省關著的官員被放了出來,急急地奔到了盤龍殿來,楊又廷當著百官的麵宣讀了淳德帝的詔書。

  

  “……皇長子蕭承鈞,恭孝仁德,堪當大任,起複太子之位,待朕殯天,著太子蕭承鈞繼承大統……”

  

  百官跪地,蕭承鈞沒有準他們直接稱呼新帝,隻說還未行登基大典,且呼太子便是,自然沒有人有異議,禦史高呼太子仁德。

  

  羽林軍圍住右相府的時候,陳世昌早已被兵部的官兵拿下了,兵部尚書孫良就站在正堂中,依舊是那副垂目寡言的樣子。

  

  “是你,是你背叛了老夫!”陳世昌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的得意門生,難怪蕭承鈞這一路走得這般順暢,他多有的布置都沒有瞞著孫良,有這麽一個內應,蕭承鈞根就相當於聽了他的計劃再不慌不忙地對付他。

  

  說是恩師,就是孫良考進士那年,恰好是陳世昌做主考罷了。認師,便是注定了在官場中的立場,並不是能夠隨意選擇的。然而這情分,說到底,不過是互利罷了。

  

  孫良沉默不語,靜靜地看著慶陽伯把陳世昌帶走,任由陳世昌嘶吼叫罵,緩緩閉上眼,“王堅,我給你報仇了……”

  

  一夜紛亂,到了天亮的時候,京城中的百姓依舊不敢出門,街道上靜悄悄的。

  

  有小販推著賣燒餅的爐子出來擺攤,提心吊膽地四處張望,這時候一群穿著盔甲的官兵走了過來,嚇得那小販掉頭便走。

  

  “等等!”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嚇得小販軟了手腳。

  

  領頭的將軍走過來,正是羽林軍左統領周嵩,“來兩個燒餅。”這般說著,遞給了小販幾個銅板。

  

  小販愣愣地拿了燒餅給他,看著一群官兵漸行漸遠,這才反應過來,放心地在街上擺起了攤子。

  

  有一就有二,京城的亂臣賊子被急於立功的慶陽伯抓了個幹淨,蕭承鈞下過令不得擾民,京城的防衛暫時由羽林軍接管。沒有再出現大的動亂,商鋪、小攤紛紛開張營業,京城很快就恢複了往日的繁華。

  

  大軍分批遣散回原地,晉州軍沒有急著離開,在京城方圓百裏的範圍內巡視了一遍,還真發現了幾處韃子的藏身之處。

  

  卻原來,右相早在害老安國公的時候,就已經跟韃子有所勾結,這一次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與韃子合作,可謂通敵叛國、犯上謀逆,什麽大罪都犯了個遍。

  

  陳家人連同京城中的旁支血脈,統統被抓了起來,想要趁亂逃跑的縹緲真人陶繆也被逮了個正著。朝中百廢待興,隻等淳德帝過了頭七,就舉行新帝登基大典。

  

  宮中有太多事需要處置,蕭承鈞忙得脫不開身,樓璟不能在宮中久留,就先回了安國公府。

  

  “世子,您可算回來了。”正院裏的管家見到樓璟,笑得一臉諂媚。

  

  樓璟瞥了他一眼,“聽聞父親病了,可請了太醫?”

  

  “請了,太醫說是嚇著了。”管家看著樓璟的臉色說道,院中的其他下人大氣也不敢出。如今世子有從龍之功,飛黃騰達不在話下,這國公府以後估計就是世子的一言堂了。

  

  出於孝道,樓璟先去主院裏給樓見榆問安,堂屋裏坐著他的叔叔嬸嬸並安國公夫人魏氏。魏氏看上起憔悴了很多,像是三十多歲的婦人,眼神不善地盯著樓璟。側室楊氏站在魏氏身後,見到樓璟進來,恭敬地福了福身。

  

  “濯玉回來了,”二嬸趕緊站起來,笑著招呼,“快坐,快坐,這又是打仗又是捉反賊的,定然累壞了。”

  

  “濯玉不愧是父親親自教養的。”二叔笑著點頭,三叔也跟著附和,仿佛樓家恢複輝煌他們自己也有很大的功勞似的。

  

  “拿自己父親的命換軍功,世子爺也得有福消受才行。”魏氏陰陽怪氣地說。

  

  屋中原本熱絡的氣氛立時冷了下來,樓璟不欲理會她,徑自往內室去了。樓見榆發著燒,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嘴裏還不停地說著胡話,“逆子……救命……”

  

  兩個堂弟很是殷勤地在一旁侍疾,見到樓璟回來,趕緊站起身,“大堂哥。”

  

  “勞兩位弟弟費心了。”樓璟笑著與他們見禮。

  

  兩個堂弟有些心虛,樓璟在京中,這種侍疾的事自然應該樓璟來做,他們做了便有些僭越,“大伯非要我們兩個陪著,既然大堂哥回來了,這……”

  

  正準備把這苦差事還給樓璟,卻聽樓璟接著道:“父親留你們在此,定然是喜愛你們相陪,有什麽缺的隻管告訴我便是。”

  

  說完,樓璟也不理會目瞪口呆的兩個堂弟,就走出屋去,坐在了主位上,“父親病著,家中的事便暫由我打理,京中如今不太平,幾位叔叔萬不可輕易與他人來往,否則沾上亂臣賊子的嫌疑就麻煩了。”

  

  剛下了戰場的樓璟,身上帶著血煞之氣,讓人不敢直視,二叔和三叔麵麵相覷,諾諾地應了。這樣一來,就是將整個安國公府的大權都攬了過來。

  

  魏氏氣得肺疼,忍不住開口,“世子已經分家出去單過了,怎的又來插手主院的事?”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冒牌紳士 現世太子妃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