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9節

  回門是不能過夜,可這會兒才剛過了午時啊!樓見榆能對樓璟呼來喝去,卻不敢違抗太子一句,隻能眼巴巴地看著那五駕華蓋馬車絕塵而去。

  “這就是赤霄寶劍?”蕭承鈞好奇地把樂閑手中的寶劍拿來細看,“你善用劍?”

  “算不得擅長,”樓璟笑了笑,攤開手給太子殿下看,“我學的是內家功夫,除了弓箭,其他兵器都隻是會使罷了。”

  蕭承鈞拉過那隻手看,淨白如玉,毫無瑕疵,用拇指摩挲了一下中指處的薄繭,唇角微微上翹,他的太子妃是在跟他坦白實力,這個習慣很好,應該鼓勵一下。

  樓璟看著太子殿下那微不可查的笑,覺得被那悄悄翹起的貓尾巴搔到了心尖上,忙把手中的月白漆盒塞到蕭承鈞手中,“這個給你。”

  太子妃這話沒有用敬稱,太子殿下卻沒有發覺,打開了月白盒子,竟是一個三色和田玉雕的筆洗。

  這應當是整塊玉雕的,主色為白,十分罕見的摻有青色和粉色。白色筆洗周身珠圓玉潤,青色為葉粉為花,雕成了荷花映日。奇就奇在那荷葉、荷花都是凸出來的,莖稈細如葦管,亭亭而立,綠葉上脈絡分毫畢現,十六瓣粉白的花瓣薄如蟬翼,半開半合栩栩如生。

  蕭承鈞捧著這鬼斧神工的玉筆洗,愛不釋手,“真美。”

  樓璟見他喜歡,心裏莫名的就很高興,“這是我在大漠的時候遇到的一個老玉雕師雕的……”

  話還沒說完,忽而聽到了馬匹的嘶鳴聲,車夫猛地停下馬車,蕭承鈞不由自主地向前栽去。他手裏還端著筆洗,這纖薄的玉雕磕到馬車定然會摔得粉碎,下意識地就護住了手中之物,沒了支撐,身子就直直地向前倒去。

  樓璟眼疾手快地一把將太子殿下攬進了懷裏,抬腿蹬住車壁,牢牢地穩住了身形。

  “殿下恕罪,有人攔車。”車夫忙不迭地告罪。

  也不知是不是出於小兔子饅頭的執念,每次抱著太子殿下,樓璟都有些不想撒手。

  “何人攔車?”蕭承鈞起身要出去查看,這才意識到他的太子妃還在緊緊地抱著他,太子殿下愣怔了一下,靠在樓璟胸前的耳朵悄悄變成了紅色。

  “臣姚築,求見太子殿下。”禮部尚書姚築的聲音從簾外傳來。

  蕭承鈞若無其事地坐起身,理了理衣襟,掀簾出去。

  樓璟把筆洗裝回盒子,看著太子殿下紅紅的耳朵,嘴角止不住地向上彎起。

  “姚大人,”蕭承鈞走出馬車,看了一眼隻帶了兩個小廝的姚築,又看了看午後空無一人的街道,“你怎麽在這裏?”

  “殿下!”姚築二話不說地跪在了蕭承鈞麵前,“臣也是走投無路了,求殿下救救微臣。”

  “你且起來,”蕭承鈞抬手讓他站起來,“怎麽回事?”

  知道這是大街上,為防引人注意,姚築也沒有認死理,站起身來低聲道:“殿下可知,禦史耿卓已經死了?”

  “什麽?”蕭承鈞一驚,蹙眉道,“父皇不是答應放了他嗎?”

  “是啊,”姚築愁眉苦臉道,“今日早朝,皇上下令放了耿卓,可誰曾想,內侍省的人連夜對耿卓動了大刑,早上去詔獄領人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

  蕭承鈞覺得頭頂嗡的一聲,向後退了半步,剛好靠到了一個寬闊結實的身體。

  樓璟一直站在太子殿下身後,見狀順勢攬住了蕭承鈞的腰身,“禦史死了,又關姚大人何事?”

  姚築驚訝地看了一眼說話的人,竟然是太子剛過門的正妃,而太子似乎也沒有責怪太子妃擅自插話的意思,隻得應道:“太子妃有所不知,臣前些日子得罪了沈連,近日他正找臣的把柄。臣乃正二品的禮部尚書,原是不怕他的,可今日沈連搶先害死了禦史,皇上卻沒有過多責罰,臣……臣實在是憂心不已啊。”

  這落棠坊裏鮮少有人在外走動,但過了午時,已經有人家的仆人出來辦事,蕭承鈞深吸了口氣,沉聲道:“你且回去,明日吾會出宮一趟,你且到……”

  說到地點,蕭承鈞略有猶豫,大婚期間他本不應參與朝政,私下與官員見麵,傳到淳德帝耳朵裏就麻煩了。

  “城西二十裏安國公世子的田莊。”樓璟適時的接話道。

  蕭承鈞驚訝地看了他一眼。

  “左右這兩天無事,臣正想請殿下去田莊看看臣親手種的瓜果呢。”樓璟笑道。

  回了東宮,蕭承鈞立時找了蔡弈他們去崇文館,樓璟便回了八鳳殿睡午覺。

  躺在床上,想起方才馬車上太子殿下偷偷泛紅的耳朵,樓璟覺得心裏癢癢,怎麽也睡不著,便翻身坐起來,拿出了櫃子中那本書,趴在大迎枕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

  作者有話要說:  阿切扔了一個地雷

  驀然不見扔了一個地雷

  烏曇華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三位大人的地雷~╭(╯3╰)╮

☆、第十四章 隱忍

  翻開第一頁,上麵很文雅地寫了個序,言明這一冊畫卷皆源於一位驚才絕豔的畫師,專供皇家所用,不得流於市井。

  樓璟摸了摸下巴,這書應當是布置新房的時候與墨漆小盒一同放置好的,就是不知太子殿下看過沒有。

  接著往後翻,第一幅圖乃是兩個男子相擁而臥。畫中看不出兩人的長相,應當是刻意畫模糊了,除卻臉,其他的地方畫得十分清楚,細狼毫筆勾勒的線條,走筆流暢,栩栩如生。

  一頁一頁慢慢翻過去,基本上都是圖,偶爾會有一兩句話標注在空白處,比如“初承歡,夫為下者痛楚不堪,不可冒進,徐徐圖之……”

  午後的風吹過窗棱,帶著日光的炙烤和初秋的微涼,吹動豔紅色的帳幔,輕輕擺動。樓璟趴在床上,抱著大迎枕和那本《陽宮》,睡得香甜,夢中的景象,旖旎而溫暖。

  太子殿下的朝服繁複奢華,當初司禮太監特意教過他,先拆腰封,再解衣帶。樓璟熟練地將朝服一件一件地剝離,身下的人靜靜地看著人,依舊是那張不動如山的俊顏,隻是掩藏在發絲間的兩隻耳朵慢慢地變成紅色,訴說著他的羞赧和無措。忍不住俯身,吻向那漂亮的胸膛,可是任他怎麽接近,都看不清那胸膛的樣子……

  樓璟從夢中倏然驚醒,發覺自己還在床上趴著,眼前的書上畫著兩個交纏的男子,被壓在下麵的男子弓著身子,脖子上的筋脈緊繃,似是痛苦又似歡愉。一麵驚訝自己方才的夢境,一麵又忍不住回味,若是被壓在下麵的是太子殿下……

  身體止不住地熱了起來,樓璟合上書,抬手摸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一時間有些呆楞。緩緩坐起身來,單手捂住臉,陽光從指縫裏漏進來,掌中似乎還殘留著夢中那美好才觸感。

  他和蕭承鈞本隻是互利的君臣關係,原想著利用自己的樣貌向太子殿下多要些好處,可這才兩天,事情似乎已經有些不受控製了。

  想要誘惑人家的,結果自己先被誘惑了……

  樓璟頹然地滑了下去,把臉埋到了被子裏,他覺得自己長這麽大,從沒有這般沒出息過。

  蕭承鈞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太子妃把自己腦袋藏起來,像個大蟲子一樣供來供去,不由得失笑,原本沉悶的心頓時輕快了不少。太子殿下在床邊坐下來,拍了拍大蟲子,“不是要午睡嗎,你這是做什麽?”說著,眼睛掃到了散落在枕邊的書,抬手拿了過來,“在看什麽……”

  太子殿下一個“書”字卡在喉嚨裏,在看清了書名的時候,立時說不出了。

  樓璟從被子裏鑽出來,看到太子殿下的神情,頓時明了,“殿下看過這書?”

  “成親之前……看過……”蕭承鈞捏著書,放下也不是,拿著也不是,隻能僵著。成親之前,宮中會有專人教導太子這些,隻是這次成親太匆忙,沒有給他安排通房,這本書他也就隨便翻了兩下,沒料想竟被擱置在了新房裏。

  看著太子殿下的耳朵,由白變粉,在他的追問下又漸漸變成了瑪瑙色,樓璟就覺得心像被撓了一爪子一樣,特別想上去咬一口。這般想著,他就慢慢湊了過去,正要咬下去,太子殿下突然站了起來,“該去給父後請安了。”

  樓璟半張著嘴,看著太子殿下一本正經地起身,一本正經地看著他,隻得把嘴合上,爬起來穿衣,裝作沒有看到蕭承鈞那紅暈未消的耳根。

  流光溢彩的赤霄寶劍掛在內室的牆上,樓璟伸手去拿,卻被蕭承鈞阻止了,“你現在隻是能走路,切莫逞強,過幾天再與父後切磋不遲。”

  樓璟想想也是,如今盡快養好傷是正經,討好婆婆這種事,確實不著急,便作罷,空著手去了鳳儀宮。

  紀皇後還是那副端肅安然的樣子,在這寂寥的皇宮裏一天一天地消磨,他似乎從不覺得無聊。

  “昨夜你去了鸞儀宮?”紀酌冷俊的麵容帶了幾分嚴肅。

  “是,”蕭承鈞恭敬地應道,“昨日禦史耿卓入了詔獄,兒臣憂心不已,求見父皇卻被傳召至鸞儀宮。”

  皇後沉默片刻,冷聲道:“大婚期間,皇太子不得幹政,你的規矩是怎麽學的?”

  蕭承鈞一愣,立時從椅子上起身,跪了下來,“是兒臣莽撞了。”

  樓璟聞言,心中一緊,太子大婚十日之中不必參政,本是一項恩典,曆來賢德些的太子都不會歇滿十天,怎麽到蕭承鈞這裏,就成了不得幹政了?

  “這幾日,朝中怕是會越來越亂,切記得,縱使是丞相被下了詔獄,你也不能去跟皇上求情,”紀酌直直地看著跪著的太子,“明白嗎?”

  蕭承鈞抬頭,看著皇後冷若冰霜的鷹目,緩緩道:“兒臣謹記。”

  “你起來吧,”紀酌歎了口氣,“凡記得,在你父皇麵前,隻能示弱,不能示強。”

  “是。”蕭承鈞沒有坐下,樓璟也隻得站起來跟著聽訓。

  皇後看向陪太子站著的樓璟,麵色稍緩,語氣也柔和了些,“濯玉也要記得,這宮中的妃嬪比不得你的地位,但凡遇上了,要等她們給你行禮,再回半禮即可,即便是貴妃也分毫不能讓。”

  “是,兒臣謹遵父後教誨。”樓璟恭敬地應是,暗自佩服皇後娘娘的手段。

  太子示弱,對貴妃禮讓三分,而剛過門又出身顯赫的太子妃,卻按著規矩等妃嬪先行禮,一方麵提醒皇上太子平日受的委屈,一方麵震懾宮中其他人,讓他們不敢輕慢了東宮。

  因著淳德帝常會提早去後宮,兩年前就免了皇子公主們的晨昏定省,兩人從鳳儀宮出來,就直接回了東宮。

  晚上躺在床上,樓璟腦子裏還在回想今日在鳳儀宮聽到的種種。

  為何十日不參政變成了十日不幹政呢?難道皇上已經對太子疑心至此,把一些不成文的規矩都當成了金科玉律,一旦太子觸犯便是威脅皇權嗎?

  翻身側躺著,看向床裏麵的蕭承鈞,發現他也沒睡著。樓璟這才想起來,這位殿下似乎從鳳儀宮回來就沒說幾句話,“殿下,睡不著嗎?”

  蕭承鈞轉頭看他,沉默了良久,久到樓璟以為他不打算說話的時候,才低聲道:“濯玉,我這太子當得是不是很無能?”他韜光養晦這麽多年,人人都道他平庸無能,他卻不願自己的太子妃也這般看他。

  樓璟愣了一下,這還是太子殿下第一次喚他的名字,看著那雙黝黑的眸子映著淺淺的月光,莫名的有些心疼,“不忍,是為天下,忍,亦是為天下。

  蕭承鈞怔怔地看著他,緩緩地點了點頭,他的太子妃自是深明大義的,“當年王堅死的時候,也是這樣,父皇明明答應了放他,第二天卻判了斬立決。”

  王堅是幾年前的晉州刺史,那年他負責修築長城,忽逢大雨,淋倒了一片還未砌好的城牆,有人彈劾他貪墨修築銀子,還未查清就下了詔獄。等他被殺了,眾人去抄家,卻隻看到了一貧如洗的家宅和哭聲震天的晉州百姓。

  父後要他忍,他明白,也能忍,可是看著忠良之臣冤死詔獄,他心中還是難受。

  樓璟歎了口氣,伸手把蕭承鈞抱進了懷裏,“這世間最累的,莫過於心懷天下之人,殿下盡力而為便是,莫與自己過不去。”

  太子殿下身體一僵,旋即慢慢放鬆下來,他們是夫妻,做這些親密的事本就無妨,便伸出手,也攬住了太子妃的脊背。

  溫暖結實的胸膛,清清冷冷的草木香,安撫了心中的疼痛,蕭承鈞微微地笑,“濯玉,我以後叫你的字可好?”

  “好啊,”樓璟伸手掖了掖蕭承鈞身後的被角,“那我叫殿下什麽呢?”

  “私下裏,你可以叫我的名。”

  “那豈非不敬?”

  “無妨。”

  ……

  兩人沒有再談正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些無關緊要的話,在彼此溫暖的體溫中沉沉的睡去。

  大婚期間,太子十日不理朝政,如今淳德帝正疑心重,蕭承鈞也沒打算展示自己的賢德,這十天便很是悠閑。

  次日兩人用過早膳,就乘上馬車,直往城西的田莊而去。

  “你在田莊裏親手種了什麽?”蕭承鈞沒忘記昨日樓璟說的話,便在馬車上問他。

  樓璟笑了笑,“殿下去看了便知。”

  城西基本上都是勳貴之家的良田,樓璟的田莊不小,卻也算不得最大。田莊的宅院挨著一個小土丘,上麵種了許多果樹。秋天正是各種果子成熟的時節,卻沒有人在上麵摘取,任由那些個熟透的滾落下來。

  “屬下見過世子。”馬車剛剛停駐,便有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上來行禮。

  “高義?”蕭承鈞在安國公府見過樓璟的貼身侍衛高義,眼前的人跟高義長得一模一樣,卻總覺得有些不同。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