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74節

  “你若說不服他,我今天就殺了他。”樓璟想起春天的時候差點死在江中,就氣不打一處來。

  

  在臨江的鶴嘴彎遇險,蕭承鈞一路上十分謹慎,不可能是衝著閩王去的,那要害的人就隻有他樓璟。這些時日他早讓人查清楚了,能指使得動臨江的捕快,又想置他於死地好占著南四郡兵力,便隻有這位刺史大人了。

  

  江州的事,來之前樓璟已經盡數告訴了趙熹,聽他這麽說,趙熹不讚同地搖了搖頭,“現在可不能殺他,殺了他,右相又會派新的來,江州還是難以控製,我看這個盧新挺不錯,自以為聰明,其實腦子不好使,好騙得很。”

  

  樓璟輕笑,轉身交代了專司暗殺的雲三,“你留在這裏,等我的命令。”

  

  江州錄軍參事是蕭承鈞的人,等朝中徹底亂起來的時候再殺盧新,朝廷就來不及派新的官員接替,這江州的大權就會轉移到陸兆他兄長的手中。所以現在還不是殺盧新的時候,且讓他蹦躂幾天。

  

  禦書房裏,淳德帝看著手中的名錄,眉頭越皺越深。

  

  這些年專寵陳貴妃,隻是偶爾臨幸別的妃嬪,一直無所出淳德帝也就沒在意,陳貴妃喜歡吃醋,整治一兩個得寵的宮妃,他也睜隻眼閉隻眼。甚至知道她害了兩個有身孕的宮女,淳德帝也是一笑了之,偶爾臨幸的宮女,身份低微,懷了龍種也不是什麽光彩事。

  

  但是,現在,這名錄上分明列著七八個身份不低的妃嬪名,這些都是被陳貴妃害得小產的人,甚至前些年活不到一歲就夭折的五皇子,竟也是陳貴妃的手筆。

  

  沈連看著淳德帝的臉色,故作憂慮道:“奴婢與陳妃無冤無仇,隻是憂心皇上……”今日早朝,已經削了貴妃封號,沈公公從善如流的改口叫陳妃。

  

  淳德帝一驚,“何出此言?”

  

  沈連又拿出了一份供詞,昨夜羅吉招認,當年毒害二皇子,就是陳貴妃教唆的。

  

  蕭承錦中毒,皇後自然不會放過下毒的人,牽連了許多人進去之後,查出來幕後指使乃是四皇子的生母程妃。為了四皇子,皇後並沒有將此事公之於眾,隻是一杯毒酒賜死了程妃,如今羅吉招認,當年陳貴妃特意找了程妃來,告訴她隻要大皇子和二皇子死了,太子之位就是四皇子的,毒藥也是陳貴妃指使程妃宮中的太監裝作在宮外弄來的,交給了程妃。

  

  “這個毒婦!”淳德帝這下是真的惱了,什麽人都敢害,身邊藏著這麽多的毒藥,是不是哪天他做的事讓那女人不如意,也會一杯毒藥送他歸西?

  

  沈連伺候淳德帝多年,自然明白他在想什麽,趁熱打鐵道:“奴婢聽聞,皇上常喝陳妃釀的藥酒……”

  

  這才是沈公公最終的目的,他在宮中的眼線無數,早就知道陳貴妃給皇上喝催情壯陽的藥酒,這種事不光彩,若是在朝堂上說出來,淳德帝下不來台,會惱羞成怒。

  

  江州的事解決了,樓璟把糧草送到軍營,就帶著趙熹直接回了閩州。

  

  南四郡的將士早就習慣了鎮南將軍整日亂跑了,並不覺得稀奇,隻是對於將軍身邊的軍師多看了幾眼。

  

  以前的軍師明明是麵容俊美、神情冷肅的元先生,怎麽如今又換成了麵容清秀、嬉笑活潑的趙先生了?

  

  越騎校尉張繞與步兵校尉王直交頭接耳。

  

  “將軍與元先生不是那種關係嗎?怎的這麽快就換了?”張繞轉了轉眼珠。

  

  “世風日下,哎……”王直歎了口氣。

  

  回到榕城閩王府,樓璟就被哭成花貓的蕭祁瑞撲了個滿懷。

  

  “瑞兒,怎麽哭了?”樓璟把他抱起來,拽著趙熹的衣袖給他擦鼻涕。

  

  趙熹氣得哇哇叫,又不敢亂動怕碰著皇太孫,隻能苦著臉被蹭了一袖子的眼裏鼻涕。

  

  “漂亮爹爹,找不到……嗚……”小肉團子緊緊摟著樓璟的脖子不撒手,原來是找不到樓璟了,就開始哭鬧。

  

  “這孩子也不知道像誰,就喜歡長得好看的人。”蕭承鈞跟著走出來,無奈地歎了口氣,這兩日樓璟不在,奶娘怎麽哄都哄不住,倒是府中有個丫環長得俏麗,能哄住他,眾人這才明白,這小子是嫌棄奶娘長得醜!

  

  “還能像誰,自然是像你了。”樓璟抱著孩子,湊到蕭承鈞的耳邊輕聲道。

  

  蕭承鈞瞪了他一眼,耳朵卻微微發紅,這般說來,他也算是被樓璟的美色所惑,剛開始的時候才會對他百般嗬護……

  

  “二舅呢?”樓璟左右看了看。

  

  “跟大舅在後院喝酒。”蕭承鈞麵色有些古怪。

  

  大舅自然是指紀斟,紀斟和徐徹自小就是認識的,按理說應該很是熟稔,卻不料徐徹見了紀斟,就開始僵硬,話說都有些不利索了。

  

  “既明,你先去六部衙門看看,明日早會,再給你封官職。”蕭承鈞撂下這麽句話,就帶著老婆孩子去看舅舅們了。

  

  趙熹愣了愣,他好像還沒說效忠閩王殿下,這就要給他安排官職了?

  

  後院中,兩個舅舅正拿著大碗喝酒,紀斟說起兒時的事,唏噓不已,徐徹則正襟危坐。樓璟一眼就看出來,自家二舅身體是緊繃的,似乎很是緊張的樣子。

  

  “你小時候最喜歡纏著寒之,他要貝殼來練劍,你每日天不亮就去海邊撿……”紀斟歎了口氣,“寒之在宮中過得不好,我這做大哥的,心中不忍呐……”似乎是喝多了,靖南候世子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鼻音。

  

  他們年幼的時候,嶺南的南蠻猖獗,老平江候無法顧及幼子,就把當時還小的幾個兒子都送到閩州來,在靖南候家暫住過一段時日。

  

  徐徹握著酒碗的手有些發白,“先帝選中了紀家,當時世兄已然定了親,便隻能讓寒之去了……”

  

  “是我這個做哥哥的不是,寒之當年是有心上人的。”紀斟確實是喝多了,雙手捂著臉,把弟弟送去宮中,是他這一輩子最為自責的事情,親手弟弟背上花轎,就是親手把他推進了火坑。

  

  這些年家族興旺,封妻蔭子,到底是用弟弟換來的,是那個人在宮中苦苦支撐,才讓紀家在昏君的手中安然無恙。每每夜深人靜,想起年少時的鮮衣怒馬,便如剜心一般。如今見到兒時的玩伴,紀斟再也忍不住,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

  

  “哐當!”徐徹手中的酒碗掉落在地,怔怔地看著喃喃自語的紀斟。

  

  樓璟站在廊柱後,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蕭承鈞微微蹙眉,這種話傳出去,對父後的聲譽極為不利,大舅怎麽能把這種話說給徐徹聽呢?正要上前,被樓璟拽住了衣袖。

  

  樓璟製止了懷中要說話的小家夥,拉著這一大一小離開了後院。

  

  “承鈞……”樓璟看著眉頭緊蹙的蕭承鈞,不知道該怎麽說,“他們不過是喝多了,這些年世子心中怕是一直內疚著……”

  

  “你想說什麽?”蕭承鈞抬眼看他,總覺得樓璟有事瞞著他。

  

  樓璟撓了撓頭,“我也不太清楚,晚上再與你說。”

  

  “晚上?”懷裏的蕭祁瑞歪了歪腦袋,似乎想到了什麽有趣的,咯咯笑,“騎馬馬,爹爹,晚上,騎馬馬!”

  

  蕭承鈞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起來。

  

  樓璟忙湊過去,把閩王殿下擠在柱子上,“瑞兒說的是,咱們晚上騎馬馬的時候……唔……”

  

  腿上挨了結結實實的一腳,樓璟疼得呲牙咧嘴,抱著孩子蹦跳著追著甩袖而去的閩王殿下,漸漸走遠。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