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69節

  

  “人模狗樣的做生意,背地裏卻指使倭寇!”

  

  若不是法場周遭圍了一圈官兵,百姓們就要往台上扔臭雞蛋了。

  

  那三個商人嚇得麵如土色,嘰裏呱啦地叫嚷不聽,卻沒人理會他們。

  

  “刀下留人啊!”城中的一個富商跌跌撞撞地跑來,“將軍,這三個商人是八月份才來的,並不知曉閩王殿下的新法令啊!”

  

  不知者不罪,法令是上個月頒布的,還隻是私下裏告知他們這些富商,對於七月之後來到的東瀛商人,他們根本來不及告知,那些人帶來的海盜就已經開始燒殺了。

  

  “哼,難不成讓殿下去東瀛一個一個告知他們嗎?我看是故作不知吧!”人群中有人冷哼道。

  

  程將軍不理會他,隻看著日頭,“午時三刻已到,行刑!”

  

  手起刀落,劊子手經驗豐富,出手十分利落,不多時,十幾個倭寇都成了刀下鬼,最後才輪到最前麵的三個商人。

  

  台下站著的,不僅有榕城的百姓,還有其他的東瀛商人,他們一個個嚇得發抖,終於明白,這位閩王殿下不是說說而已,是真的說到做到。在閩王的手中,不存在任何的僥幸,你知道規矩,就老老實實,不知道規矩,就等著受罰。

  

  蕭承鈞的法令,通過倭寇們的口耳相傳,很快就被萬裏之外的東瀛島國知曉,雖然依舊有不知死活燒殺搶掠的倭寇,但數量驟減,大部分都老實了下來。

  

  轉眼到了立秋,江州南四郡的山匪,在這幾個月之中,被樓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地收拾幹淨了,江州刺史盧新,卻依舊扣著他一半的糧餉。

  

  “我得去趟北四郡,找那老小子理論,”樓璟不滿道,“恰好趙熹也回越州了,順路去看看他。”

  

  從榕城去江州北四郡,最近的路是走越州。

  

  “這裏有我看顧著,你想去哪裏就去吧。”徐徹揉了揉外甥的腦袋。

  

  “我跟你去。”蕭承鈞正看著手中的一封信件,神色有些凝重。

  

  “怎麽了?”樓璟走過去問道。

  

  “宮中出事了,父後讓我去一趟越州。”蕭承鈞把信給樓璟看。

  

  有人毒害皇太孫,被皇後捉住,嚴審之後,供出此事與陳貴妃有關。紀皇後大發雷霆,下旨徹查。隻是,紀酌在信中隻說了這些,具體發生了什麽並沒有說,也沒說讓蕭承鈞去越州做什麽。

  

  “皇後他……可還安好?”徐徹差點打翻了手中的杯盞,急急地開口,話到一半,又生生地止住,故作平靜地問道。

  

  樓璟看了自家二舅一眼,麵色有些古怪,舅舅似乎,對皇後的事,都格外關心。

=====================================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昨天晚上看爸爸去哪兒看得晚了,_(:з」∠)_今天死活起不來,躺倒給你們烤~

闕影唯愛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11-01 18:26:38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1-01 13:02:49

林瀟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1-01 11:27:15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火箭炮~挨個蹭~

☆、第八十四章 悟道

  有人毒害皇太孫的事,很快就傳遍朝野,朝中一片嘩然,這才剛剛立的皇太孫,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想下手了。淳德帝也很是惱怒,特別是被楊又廷囉嗦了一早上的“後宮不穩則前朝不穩,寵信歹毒婦人則皇嗣危已”,更是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氣。

  

  “查,給朕查,朕倒要看看,是誰這麽大膽子!”淳德帝到鳳儀宮,發了好一頓脾氣。

  

  紀皇後冷眼看著皇上雷聲大雨點小地暴跳,等他消停下來,才慢慢掃視了一圈坐在下首的宮妃們,“是誰下的毒手,臣已經有了眉目,今日請皇上來做個見證,畢竟茲事體大,皇太孫事關國運,並非後宮爭風吃醋的小事。”

  

  位份高的妃嬪坐著,其餘的站在後麵,各個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多言,生怕這事沾染到自己頭上。

  

  陳貴妃很是鎮定,在她看來,皇後弄了這麽大的陣仗,無非是查不出什麽來,等著她露馬腳,隻要她咬死了這事與她無關,就不信皇後能把她怎麽樣。畢竟春福已經死了,死無對證,她完全可以反咬一口說這是皇後設的局來陷害她。

  

  “皇太孫的米糊裏,有劇毒鶴頂紅,下毒的太監已經招供,乃是一位宮妃指使。”皇後寒冷如冰碴的語調,一字一句敲打在眾人心上,即便是沒有參與此事的人聽了,也不免心中惴惴,若是那太監隨口亂咬,可如何是好。

  

  “是誰?”淳德帝黑著臉問。

  

  “陳貴妃。”紀酌輕描淡寫的直接把人給說了出來,眾人有些愕然,淳德帝也是一愣,還以為皇後要繞很大的圈子,鋪墊很久的。

  

  陳貴妃瞪大了眼睛,趕緊出列跪在地上,“皇上,臣妾什麽都不知啊。”

  

  接下來,不待眾人反應,鳳儀宮的掌事太監,將在春福房間裏搜到的鶴頂紅和財物擺在眾人麵前。

  

  “前些時日陳貴妃掌管六宮的時候,春福曾與鸞儀宮的大太監羅吉接觸過,月前春福主動替了往鸞儀宮送東西的小太監。”掌事太監將春福的行跡掌握得一清二楚。

  

  陳貴妃臉色變得不好起來,卻依舊很是鎮定,淒然地看了淳德帝一眼,“臣妾這些年來從不曾對皇後有一絲一毫的不敬,皇後娘娘緣何要這般加害於我?如今死無對證,鳳儀宮的人說是誰自然就是誰,臣妾百口莫辯……”

  

  “陳貴妃怎知死無對證了?”冷冷地瞥了一眼哭得梨花帶雨的陳氏,紀酌端著杯盞輕啜了一口。

  

  陳貴妃一愣,她對春福有恩,那小太監發過誓願為她肝腦塗地,況且春福的家人都在她手裏攥著,一旦事發,春福肯定會立時服毒自盡,這些日子也沒打聽到春福的去向,就想當然的以為他死了,難道說……

  

  聽著背後傳來的腳步聲,陳貴妃覺得遍體生寒,咬咬牙回頭,正對上了春福蒼白的臉,嚇得險些尖叫出口。

  

  春福看起來沒有受什麽刑,隻是憔悴得厲害,有氣無力地跪著,也不等人問,就竹筒倒豆子地把陳貴妃如何指使他,要他害死皇太孫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每次都是羅公公與我聯絡,叫我將鳳儀宮中的諸事都記下來,小的不識字,就隻能等著與羅公公碰麵才能說……”

  

  “看來與鸞儀宮的羅吉脫不了幹係,”紀酌看了一眼臉色不好的淳德帝,知道他有些不相信,心中還是袒護陳貴妃的,便不打算給他開口的機會,接著道,“皇上,以臣之見,不如把羅吉交到內侍省去,讓沈連來審,也免得冤枉了陳貴妃。”

  

  淳德帝打從見到陳貴妃跪在地上,臉色就有些不好,他向來是信任陳貴妃的,在他看來這個女人十分溫馴,縱然有些心機,但都上不得台麵,一眼就能看出來,心中對此事便有些不信,聽聞讓沈連來辦,這才麵色緩和了些,“皇後說得有理,此事事關重大,應當交給內侍省。”

  

  “皇上,臣妾冤枉啊,”陳貴妃聽聞此言,臉色大變,“無端端捉了臣妾宮裏的掌事太監,這不就是坐實了臣妾加害皇太孫的罪名嗎?”

  

  “究竟是怎麽回事,讓內侍省去查吧,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陳貴妃暫時禁足鸞儀宮,無詔不得出宮。”淳德帝不耐煩地擺了擺手,甩袖離去。

  

  沈連剛從青州回來,朝中局勢就有了大的變動,趙端走了,陳世昌那老匹夫很是得意,這讓沈連十分不滿。

  

  陳世昌為了害太子,把青州弄得一團亂,最後卻得他去收拾爛攤子,河道生意因為那些難民作亂,虧進去不少錢。

  

  “啟稟公公,宮中送了個人來,說讓內侍省徹查,”小太監前來稟報,“據說是查出來陳貴妃毒害皇太孫,宮裏就把鸞儀宮的掌事太監羅吉送來審問了。”

  

  “哦?”沈連挑眉,轉了轉眼珠,瘦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桀的笑意,“走,咱們去看看。”

  

  入了秋,天氣開始轉涼,但南方依舊悶熱。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