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67節

  “姓陳的老匹夫,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趙家五老爺氣憤難當,他們趙家不過是鑽空子做生意罷了,比起陳家那種發國難財的,根本算不得什麽,“我們家是不對,他們家就幹淨了?”

  

  “他手中有西北鹽政吏給的證據。”趙端皺著眉頭,長長地歎了口氣。

  

  原本西北鹽政吏是趙端的門生,從晉州倒賣鹽引到越州,一直是水到渠成的事,奈何前些年,被陳世昌坑害,用莫須有的罪名殺了晉州刺史王堅,又換了西北鹽政吏,如今晉州一帶的官員幾乎都是右相的人。

  

  按理說這門生意是做不得了,誰料想樓璟竟然有手段再次弄來鹽引。

  

  “大哥,去年太子妃那麽快就弄來鹽引,會不會是陳世昌做下的局呢?”趙家三老爺管著鹽引生意,聽了兄長與弟弟的話,忽然想起來,年前樓璟隻花了幾天時間就兌來了那麽多鹽引,這麽好的生意,右相怎麽不自己做,而把肥肉讓出來呢?

  

  顯然,這是右相拋出的誘餌,就等著他們上鉤,好搜集了證據,在關鍵的時候掐他們的喉嚨。

  

  “唉……”趙端歎了口氣,他手中也有陳家的把柄,但現在火候不到,還不是拿出來的時候。奈何陳世昌已經狗急跳牆了,若是把鹽引的事捅到淳德帝麵前,他這左相之位怕是就不保了。

  

  “樓璟也跟著我們做生意,那閩王殿下定然知曉,等閩王登基,也不會把我們怎麽樣的。”趙熹坐在一邊,聽著伯父們的爭論,一陣見血地指出來,他們說這麽多,無非是猶豫先自保,還是保閩王,擔心那個賢明的人登基,會翻舊賬。

  

  趙端看向自家侄兒,“你怎知閩王會因為安國公世子而不計較?”

  

  “樓璟以後定然是要做皇後的。”趙熹胸有成竹地說,那兩個人好得跟一個人似的,最後蕭承鈞會娶別人才怪了。這鹽引的錢最後都給蕭承鈞招兵買馬了,趙家也算是出了大力了。

  

  從一開始,趙端就是看好蕭承鈞的,隻是趙家家大業大,並不敢完全把注壓在蕭承鈞身上,一直都是暗中聯絡,幸而蕭承鈞並不如何逼迫他,讓趙端更是心生敬佩。隻是,皇儲之爭,是絕不能腳踏兩隻船的,事情到了今天這種地步,趙家已經無路可退了。

  

  他們必須站在閩王這一邊,但是,如今蕭承鈞不在京中,一旦陳家發難,誰來替他們說話呢?倒賣鹽引,乃是抄家滅族的大罪,這種事大家都做,隻是沒人拿出來說,要與陳家拚個魚死網破,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老爺——”眾人正商議著,家丁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

  

  “怎麽了?”看清來人,幾人豁然站了起來,這人不是京中府裏的人,而是越州老家的,天色已晚,還這般匆忙,定然是家裏出了大事了。

  

  那家丁哭喪著臉,跪在地上,“老太爺,老太爺去了……”

  

  “什麽?”眾人禁不住驚呼出聲。

  

  趙家老太爺,也就是趙端的父親,八十多歲的老壽星,一直身體康健,突然間去世了,讓趙家人措手不及。

  

  悲傷了一夜,趙端赤紅著眼睛,頭腦卻異常清醒,他突然意識到,這也許是一個從京城泥沼中抽身的好機會。

  

  “左相告丁憂,父皇想要奪情,但趙端堅持要走,再三上奏。”蕭承鈞拿著京城來的信件,若有所思。

  

  丁憂,要回鄉守孝三年,三年時間是很長的,這對於朝中的權臣來說是致命的,因為三年足以被對手瓦解了朝中勢力,而且以趙端的年紀,這一丁憂,基本上也就是告老還鄉了。

  

  趙端現在的仕途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按理說是不會這麽做的,更何況,趙端上書,要把剛剛入仕的趙熹也帶走,讓他回鄉守孝一年再回京。

  

  “趙端走了,你在朝中的安排怎麽辦?”樓璟蹙眉,這趙家老太爺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死在這個時候。

  

  蕭承鈞也皺起了眉頭,現下剛剛立了皇太孫,朝中很是不穩,趙端這般抽身離去,便是給了陳家可趁之機,他在朝中的布置,就出現了大缺口。

  

  書房裏陷入了一片沉靜,過了良久,蕭承鈞突然開口,“你當初是怎麽搭上西北鹽政吏的?”

  

  樓璟一愣,不明白怎麽又說起鹽政了,但還是老實回答,“王堅死了之後,換了晉州刺史,原先的鹽政吏也換了,當時他剛剛上任,主動去樓家晉州的府邸拜訪我祖父的。”

  

  此話說完,兩人不禁對視了一眼,西北鹽政吏,從一開始就有問題。

  

  “趙家怕是被陳世昌拿住了把柄。”蕭承鈞拿出趙端的親筆信,仔細地又看了一遍。

  

  樓璟單指在桌上一下一下地敲打,沉聲說道:“承鈞,你說,我爺爺,是不是右相害死的?”

  

  那時候在戰場上到底發生了什麽,至今仍然是個迷,但四皇子的死讓樓璟很是在意,誤入圈套,被韃子射殺。韃子人數不多,蕭承錚卻打了幾個月,最後還折在那裏,若說不是陳家人害得才有鬼了。

  

  蕭承鈞握住樓璟放在桌上的手,“濯玉……”

  

  “西北鹽政吏,在祖父上戰場之前,曾與他單獨見過麵,”樓璟語調平靜地說,指尖卻在發顫,“他們,是為了晉州的兵權!”

  

  晉州離京城,快馬隻要三日。

  

  王堅,老安國公,鹽政吏,趙家,四皇子……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釋。

  

  左相告丁憂,淳德帝很不高興,當然,最不高興的人是趙熹。

  

  整治三皇子的計劃還未實施,就得回鄉守孝,趙熹很不樂意,但祖父待他一向好,他又是嫡孫,怎麽說也是要回去的。

  

  “趙九,你已經入仕了,可以不回去的吧?”關西侯次子周嵩拍了拍趙熹的肩膀。

  

  桌上的勳貴高官子弟們,今日是來給趙熹踐行的,因守孝回鄉,也不能玩鬧,眾人就備了素菜淡酒,說說話。

  

  “伯父們都走了,我一個人留在京中怎麽成?”趙熹撇嘴道。

  

  “難不成,三皇子還想……”周嵩壓低聲音道,奈何他天生的大嗓門,自以為壓低了聲音,實則桌上的人都能聽到。

  

  “切,別提了,”趙熹故作苦悶地搖了搖頭,起身告辭,“有孝在身,不便久留,多謝各位今日給趙某踐行,在此謝過。”

  

  眾人臉色各異,慶陽伯世子悄聲問周嵩,“怎麽回事?三皇子看上既明了?”

  

  周嵩左右看了看,低聲道:“封皇太孫之前,陳家人似乎有意要既明給三皇子做男妻。”

  

  “啊!”慶陽伯世子驚呼,其他豎起耳朵聽的人紛紛裝作什麽也沒聽到。

  

  次日,有傳言說,趙家之所以離開京城,都是因為陳家逼著趙家與之合謀,還硬要娶趙三元做太子妃。

  

  鳳儀宮中,紀皇後倚在軟榻上,把又爬到他背上的皇太孫拽下來,“瑞兒,你該午睡了。”

  

  “爺爺……”蕭祁瑞被一隻大手按著不能動,便扭著胖胖的小身子,想要從皇後的魔爪中掙脫出去,繼續去玩頭冠上的金鳳凰。

  

  紀酌無法,隻得把頭冠拆下來,塞到他手裏,“這下能睡了吧?”

  

  “咯咯咯……”蕭祁瑞抱著華麗的金冠,終於滿意了。

  

  鳳儀宮的小廚房裏,正熬著米糊,等皇太孫睡醒了會吃,廚娘見一個小太監進來,便笑著招呼,“春福啊,今日是你當差?”

  

  “是啊,”被叫做春福的小太監似乎嚇了一跳,看清了問話的人,才又笑著道,“米糊可煮好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