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64節

  隨即,就有沉穩的腳步往這邊靠近。

  

  樓璟閉了閉眼,收起了滿目的戾氣,將揉皺了的文書伸展開,猶豫了一下,放到了歌功頌德的廢話文書堆裏。

  

  京城中,天氣越發的悶熱,知了在樹上聲嘶力竭地吵嚷不聽,讓躁動不安的人們越發焦心。

  

  陳貴妃開始安排人手,無論付出什麽代價,也要安j□j靜王府去,“讓父親在前朝先拖住立儲之事,然後彈劾他成年皇子不應久居宮中。”

  

  “是。”手下的人躬身應了,匆匆下去安排。

  

  陳貴妃舒了口氣,之前被蕭承錦的出現打了個措施不及,才會亂了陣腳,細細想來,這也很好解決。皇後養的那兩個兒子都是恨她入骨的,一旦他們任何一個人登基,她與蕭承鐸根本就沒有活路。這本就是不成功就成仁的事,還有什麽好怕的?

  

  陳世昌在右相府聽到宮中傳來的消息,狠狠地瞪了一眼坐在一邊茫然不知的右相夫人,“都是你們幹的好事!”

  

  若不是陳貴妃出昏招,擅自動了趙家的人,趙端那老狐狸怎麽會變成瘋狗,天天對著他咬,立儲之事也擺到明麵上跟他作對。這些時日,朝中的局勢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拖住立儲之事,哪有女兒想的那般簡單?

  

  “娘娘這也是為了讓陳家興旺……”陳李氏被瞪得有些心虛,求助地看向一旁的大兒子。

  

  “爹,我們還握著趙家的把柄呢,這次恰好能派上用場。”陳貴妃的兄長忙跟著幫腔。

  

  就在陳家焦頭爛額地謀劃之時,宮中突然傳來消息,淳德帝病了。

  

  “怎麽回事?”紀酌站在盤龍殿的內室中,看著臉色蒼白昏迷不醒的淳德帝,鷹目中劃過一道暗光,冷聲問身邊的太醫。

  

  “皇上這是暑氣入體……”太醫戰戰兢兢地說。

  

  “好端端的,怎麽會暑氣入體,爾等是怎麽伺候的?”皇後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冷冷地看著這群宮人。

  

  連同懷忠在內的太監、宮女,撲通撲通跪了一地,磕頭認罪,各個嚇得麵如土色。因為沒有伺候好,導致皇上中暑昏迷,是要砍他們腦袋的。

  

  “啟稟皇後,皇上午後在禦花園裏與齊美人……賞景,不許奴婢們跟著,等齊美人叫嚷出聲,這才知道……”懷忠低著頭,說得很是委婉,但意思很明白,淳德帝與美人在大熱天裏尋歡作樂,又不讓他們跟著打扇,所以中暑了。

  

  紀酌沉默片刻,冷聲道:“把今日在禦花園伺候的宮人,連同齊美人,統統仗斃。”

  

  “皇後娘娘饒命啊!”宮女太監們立時哭喊起來,侍衛們迅速進來把人拖走了。

  

  懷忠臉色也不好看,但這都在意料之中,他也不能說什麽。

  

  紀酌看了一眼床上的淳德帝,眯了眯眼睛。原先淳德帝的身體雖算不得強健,但還算結實,不可能在花園裏玩鬧一會兒就中暑。

  

  皇後禁止任何宮妃前來探望,包括陳貴妃在內,並且通知前朝,讓左右丞相暫理朝政。

  

  體虛之人,於三伏天尋歡作樂,易暑氣入體。但是,這對於身體強健的練武之人來說,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比如,樓璟。

  

  “唔……慢一點……啊……”今天樓璟的情緒不大對,蕭承鈞就跟他喝了兩杯酒,結果一壺酒沒喝完,就被壓到了床上,折騰不休。

  

  樓璟看著身下的人,修長白皙的身體,因為情動而泛起漂亮的粉紅色,這樣的美景,若是給別的人看了去,無論是男是女,都讓他心中翻騰出嗜血的殺意,思及此,衝撞的動作不由得凶狠了幾分。

  

  激烈而快速的動作,讓蕭承鈞有些吃受不住,偏偏那人壞心眼地每一次都往那要命處撞,隻逼得他語不成調地低吟不已,很快就到了極致。然而身上之人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一下比一下快速地侵占。

  

  “唔……”蕭承鈞咬著下唇,難耐地甩了甩頭,剛剛到達極致的身體,根本受不住這樣的折磨,開始微微地抽搐,修長的雙腿也顫抖不已。

  

  “你是我的,我的,誰也不能奪走,不能……”樓璟把人緊緊抱進懷裏,毫無章法地親吻著他。

  

  蕭承鈞安撫地摸了摸他的脊背,“濯玉,別怕……”他能感覺的樓璟的不安,但又不知他這是怎麽了,隻能笨拙地親吻他的眉眼,給他一些安慰。

  

  次日,閩王殿下又沒能起床。

  

  樓璟伸手撫摸著蕭承鈞眼下淡淡的青影,慢慢湊過去,迷戀地用鼻尖輕輕磨蹭。每一天都會比前一天更喜歡他,這樣的喜歡讓樓璟也有些害怕了,一旦失去了這個人,自己定然會瘋狂的。

  

  把熟睡的人抱過來,睡夢中的蕭承鈞順從地任他擺布,甚至無意識地輕輕往他懷裏縮了縮,看得樓璟心都化了。

  

  海邊傳來急報,樓璟吩咐人不許打攪閩王,自己去了書房處理。

  

  最南邊的一個郡,有新的倭寇侵襲,人數眾多,徐徹已經帶兵前去了。

  

  樓璟聽完,回頭看了看內室的房門,交代安順和樂閑好好伺候,出了書房,掛上長槍,騎上寶馬,“告訴殿下,我去給舅舅幫忙,過些日子就回來。”

  

  樂閑笑著應了,安順卻是一臉擔憂。

  

  樓璟覺得自己進來的情緒有些控製不住,他需要發泄一下,免得自己哪天掌握不好,傷到了蕭承鈞就後悔莫及了。

  

  淳德帝的病來得快,去得也快,醒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欽天監的陶繆叫來。

  

  “朕明明常服仙丹,怎的還會昏倒?”淳德帝很生氣,跟妃嬪尋歡的時候昏倒,這事實在是太丟人,幸好皇後把那些人都殺了。

  

  “皇上,這……”陶繆咽了咽口水,訕笑道,“許是這味丹藥吃久了,效力變差,臣這就回去另配丹藥,保管皇上吃了精神百倍。”

  

  朝眾人可不知道皇上是因為此等丟人的原因中暑的,隻以為淳德帝的身體出了問題,立儲之事再次被提了出來,古來就有說法,立儲可以衝喜,能掃除帝王的病痛。

  

  淳德帝覺得衝喜是好事,這次突然病倒也把他嚇到了,在早朝上有人提及此事之時,準奏了。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淳德帝又接著來了一句,“二皇子體弱,不足以擔當大任,朕決定,立皇太孫!”

  

  朝中一片嘩然,而已經在籌謀著怎麽弄死蕭承錦的陳貴妃,聽聞這個消息,完全懵了。

  

  金色的海灘被鮮血染上了斑駁的印跡,樓璟坐在礁石上擦拭佩刀,望著遠處的海灘微微出神。他來這裏已經三天了,蕭承鈞沒有來找他,也沒有派人來詢問他何時歸還。

  

  或許是那天晚上要得多了,惹惱了他吧?

  

  樓璟歎了口氣,他很想回去撒個嬌哄哄自家夫君,可是,如今他自己心裏也不好受,還是,再等等吧。

  

  徐徹提著兩壇酒,繞過清掃戰場的將士,走到樓璟身邊,塞給他一壇,也不多問,自己拍開泥封,仰頭灌了一大口,“人都有個執念,這執念或許大逆不道,但人心是管不住的,所以才會覺得苦悶。”

  

  樓璟一愣,怔怔的看著目光深沉的二舅,年過三十還不娶妻,也是為了心中的執念吧?

  

  甥舅兩個什麽也沒有再說,端著酒壇重重一碰,仰頭往嘴裏灌。

  

  閩王府中,蕭承鈞在那一摞廢話的文書裏,找到了一張被揉皺的紙,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不由失笑,那個家夥,原來是為這鬧別扭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