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61節

  

  靖南候的兵力都留下了,但那些能征善戰的大將,也都在靖南候歸京的時候,調任的調任,歸田的歸田了,隻有一個程將軍還算得用。

  

  樓璟倒是可以幫他,但江州的事還未結束,眼看著又得回去剿匪,順道跟江州刺史扯皮,“江州的事不著急,我幫你打完小矮子再走。”

  

  “不行,江州的兵權很重要,不能耽擱。”蕭承鈞搖了搖頭,閩州的事他早有準備,不需要耽擱樓璟的正事。

  

  “啟稟王爺,門外有一人求見,自稱是樓家二舅。”陸兆去忙榕城的防務了,門外的侍衛並不知曉樓家二舅是何人,隻能據實稟報道。

  

  “二舅?”蕭承鈞一愣,轉頭看向笑得得意的樓璟,“是你幹的?”

  

  “我可什麽也沒做,”樓璟攤手,複又笑嘻嘻的貼上去,摟著蕭承鈞的腰道,“殿下這聲‘二舅’叫得可真順。”

==================================

作者有話要說:朝華離顏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27 00:43:29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26 21:19:24

6362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26 13:18:56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26 11:08:22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七十八章 倭寇

  蕭承鈞沒搭理他,徑自走出屋去,接見征南將軍。

  

  徐徹穿著一身勁裝,牽著馬匹站在院子中間的荔枝樹下,看著樹上果實累累,不知在想些什麽。

  

  “將軍一向可好?”蕭承鈞朗聲問道。

  

  徐徹轉身,不似京城初見時的那般冷硬,露出了一個爽朗明亮的笑容,“見過閩王殿下。”

  

  兩人互相見禮,並沒有過於客氣的隆重,尊敬中帶著幾分若有似無的親熱。

  

  徐徹仔細看了看如今的閩王,覺得現在看起來比在京中要開朗許多,仿佛是困於囚籠的雄鷹,終於得到了一片天空,展翅翱翔,不由得暗自點頭。自家那不成器的外甥非要嫁給人家,自家大哥就發話了,讓他好好相看相看,莫讓外甥吃了虧。

  

  “舅舅——”原本高雅的氣氛,就被這扯著嗓子叫喚的一聲給破壞了,徐徹幹咳一聲,蹙眉看向從屋中撲出來的黑影,抬手接住,按在臂彎裏使勁揉了揉。

  

  樓璟梳得整齊的腦袋再次被二舅揉成了一個雞窩,連忙掙紮著躲到在家夫君身邊,扒了扒頭發。

  

  “外麵熱,我們進去說吧。”蕭承鈞微微地笑,抬手引徐徹進屋去。

  

  “這馬可給我小心看好了。”麵對著前來牽馬的下人,徐徹有些不放心地摸了摸他的寶貝馬。

  

  樓璟瞥了一眼那黑黢黢,“舅舅,你怎麽把二傻給帶來了?”甚至看起來有些傻頭傻腦的大馬,朝不遠處的雲五抬了抬下巴。

  

  雲五事實上前,牽起了“二傻”。

  

  “什麽二傻,是黑煞。”徐徹瞪了亂說話的外甥一眼,聽雲五說把這馬跟樓璟的汗血寶馬放在一起喂養,才放下心來,跟著閩王進屋去。

  

  “天一熱,那些蠻子就老實了,我來看看你們,有沒有什麽要幫忙的。”徐徹飲了一口沁涼的酸梅湯,少少紓解了一路跑來的暑氣。

  

  徐徹的眼睛與樓璟相似,都是一雙神采奕奕的寒星目,隻是多年在戰場上曆練,讓男人的眼中多了幾分肅殺。

  

  夫夫兩人對望了一眼,這可真是雪中送炭的好事,要知道征南將軍打了快二十年的仗,鎮住閩州的場子不在話下。

  

  “這般說來,還真有事想勞煩將軍,隻是……”蕭承鈞微微蹙眉,征南將軍是鎮守嶺南的,一直以來都是打南蠻,如今來閩州,恐給徐家招來災禍。

  

  “二舅來得正好,那些個倭寇小矮子已經開始進犯東南,我又得回江州去,閩州無大將,有了征南將軍,不怕打不過他們了。”樓璟安撫地偷偷摸了摸閩王的後腰,笑嘻嘻道。

  

  聽聞有仗要打,徐徹立時來了精神,“好啊,我正巧閑得發慌,本來想著來幫你們釀酒的,沒料想還能打仗。”

  

  蕭承鈞有些錯愕,竟然有人喜歡打仗?

  

  卻說蕭承錦住進了鳳儀宮,淳德帝也沒有阻攔,一時間朝堂上下紛紛猜測,這二皇子其實才是皇上真正屬意的儲君人選,早些年深藏不露,實則是為了保護他。

  

  陳貴妃氣得掐斷了幾根指甲,勞心勞力這麽久,竟是要給他人作嫁衣裳,“怎麽把這病秧子給忘了呢?不是說他活不過冬天嗎?”

  

  例行來給貴妃診平安脈的太醫,悄悄擦了擦額上的冷汗,顫顫巍巍道:“娘娘息怒,這太醫院的太醫都輪番給靜王診治過,明明是脈象衰竭,命不久矣的征兆,老臣也不知如何突然又精神了起來。”

  

  其實關於這事,太醫院的太醫們也探討過,其實鬱結於心也會導致脈象衰竭,興許是二皇子突然之間想開了,這身體也就好了?解釋不通,而且皇後把他們狠狠地訓斥了一頓,這些時日不準他們再去給靜王診脈、開藥方,所以到底是怎麽回事也不得而知。

  

  鳳儀宮中,紀酌依舊早早地起來練劍,一練就是一個上午。

  

  蕭承錦坐在涼亭裏,擺了個棋盤自己跟自己對弈,睡醒了的皇長孫蹬蹬地跑過來,扒著石桌好奇不已。

  

  “爹爹!”蕭祁瑞抓起一顆棋子晃了晃,胖胖的小手攥成一個小饅頭,就要往嘴裏塞。

  

  奶娘趕緊攔著,把棋子放回原處。

  

  蕭承錦也不惱,看了一眼那小胖球,繼續下棋。

  

  紀酌收起劍勢,把劍扔給太監,一把抱起了蕭祁瑞,“瑞兒醒了,餓不餓?”

  

  “爺爺!”蕭祁瑞咯咯笑著,用短短的胳膊摟住了紀皇後的脖子。

  

  “哈哈哈……”紀酌拍了拍他的小屁屁,抱著小家夥坐下來,看著氣色不錯的蕭承錦,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幾分,“如今你身子好了,不如跟著我練劍,強身健體。”

  

  蕭承錦拈著棋子的手僵了一下,複又笑著道:“兒子都這般年歲了,如何學得?”

  

  “又不是練內家功夫,幾歲都不晚,”紀酌低頭看了看乖乖坐在懷裏玩棋子的蕭祁瑞,“瑞兒說是不是?”

  

  “咯咯咯……”蕭祁瑞仰著臉笑,也不知聽懂了沒。

  

  “傻小子,就知道笑。”伸手戳了戳那軟軟的小臉,紀酌又看向蕭承錦,威嚴的鷹目盯著企圖糊弄過去的靜王殿下。

  

  “呃,這術業有專攻,兒子的精華都用來長智慧了,於劍術上,注定沒有什麽造詣。”蕭承錦幹笑著道,自小他就怕練劍,借著身體弱,偷奸耍滑地躲懶,哥哥心疼他,也會幫他勸著父後,以至於到現在他也就學了幾個基本姿勢,提起練劍就頭疼。

  

  “罩衣?”蕭祁瑞歪了歪腦袋,不明白爹爹說的“造詣”是什麽,就跟著念,“罩衣,罩衣!”說著說著把自己說高興了,拍著手又開始笑。

  

  紀酌拿這對胡攪蠻纏的父子沒辦法,隻得歎了口氣,讓宮人拿一壺荔枝酒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