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7節

  “你怎知我沒用飯?”蕭承鈞看著桌上的飯食,心裏覺得暖暖的。

  “殿下來去匆匆定然來不及用膳,”樓璟笑著下床,抬手幫太子殿下拆了頭上的銀冠,“快去沐浴吧。”

  沐浴過後,熱騰騰的粥便剛好能入口了,時間已經晚了,吃多了會積食,但不吃晚上定然會餓,喝這一碗粥剛剛好。

  蕭承鈞原本沉重的心情,被這一碗粥暖得好了不少。

  “明日回門,你當早些睡的。”太子殿下爬到床上,看著臉色依舊不好的樓璟,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臣這不是等著殿下給臣塗藥的嘛。”樓璟笑著拿出了那盒沒用完的“消積化瘀膏”塞到了蕭承鈞手中。

  看到這梅花纏枝紋的盒子,蕭承鈞有些尷尬,“你還要用這個藥?”

  樓璟嘿嘿一笑,脫了內衫趴下去,“我還沒見過比這個更好的藥膏,既然能治傷,管他原來是做什麽的。”

  蕭承鈞猶豫片刻,還是打開了盒蓋,這藥確實比一般的傷藥有用,況且用這個不會惹人懷疑,更會省去不少麻煩。手指帶著藥膏,劃過那紅紅紫紫的脊背,看起來確實比昨夜好了些,照這樣下去,應該過幾天就能痊愈了。

  三朝回門,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兩人塗了藥,便洗手吹燈安歇了。

  樓璟背上有傷,已經趴著睡了半個月,每天脖子都是疼的,今日實在不想再趴著睡了,就側身勉強躺著,這才發現太子殿下還睜著眼,直直地看著床頂。

  把耿卓留在詔獄一夜,蕭承鈞其實很不放心,可他能做的也隻有這些了。

  “睡不著嗎?”樓璟單手支起腦袋,湊過去看他,“別擔心,老丈人不會難為你的,他還得給兒……兒婿磕頭呢。”本來想說兒媳的,但太子殿下這麽正經,沒準兒會把人惹惱了,還是老實點吧,他樓璟向來都是識時務的。

  蕭承鈞轉頭看他,“你父親為什麽打你?”

  “殿下,您現在問這個,莫不是要治我的罪吧?”樓璟又湊近了些,給太子殿下看他惶恐的眼神,樓見榆打他,不就是因為他不想嫁給太子麽。

  “不治你的罪,”蕭承鈞無奈道,“我隻是好奇,安國公怎麽會同意把你嫁給我,其實隻要他不願,父皇也就順水推舟的換人了。”

  樓璟臉上的笑立時凝固了。

=================================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 驀然不見 大人的地雷,╭(╯3╰)╮

  謝謝 藍若 大人的手榴彈~嗷嗷~

  小劇場:

  太紙:你爹為什麽把你嫁給我?

  小璟:他樂意

  太紙:(⊙_⊙)那你怎麽就不反抗一下?

  小璟:因為……(⊙v⊙)我以後會樂意的

☆、第十一章 回門

  蕭承鈞看向他,忍不住歎了口氣。

  淳德帝有些時候還是不糊塗的,比如對於人才,他的眼光向來很準。去年樓璟秋獵大展身手,就毫不含糊的賞了他羽林中郎將,所以當初皇後提出要樓璟做太子妃的時候,淳德帝並不十分樂意。

  “我隱約有個猜測,還未證實,”樓璟放下手臂,回到了枕頭上,聲音有些冷,“待過幾天或許就能知道了。”既然有人想算計他,就要有被他加倍報複回去的覺悟。

  蕭承鈞聽出了他話中的冷意,再沒了剛才那嬉笑的愉悅,不由得暗自懊惱,原本是自己心裏不痛快,倒惹得太子妃也傷心了,緩緩伸出手,試探著附到了樓璟搭在枕頭上的那隻,“我會幫你的。”

  溫暖而幹燥的觸感,喚回了越來越冷的心,樓璟反手將那隻手握到手心裏,“臣也會幫殿下的。”

  修長瑩潤的手,如同暖玉,將他的手包裹著,蕭承鈞眼中泛起苦澀的笑意,他的太子妃不得父親喜愛,他自己又何嚐不是如此,“我如今規勸父皇,已然不能直接諫言,要像那些個佞臣一般,誘著父皇答應……”

  “殿下也是皇上的臣子,隻要能勸得皇上,是不是直諫都不重要,”樓璟把那隻暖暖的手向自己這邊拉了些,“父為子綱,卻不能一味愚孝,從父親把刑杖交給侍衛那時起,臣就明白了這個理。”

  侍衛?蕭承鈞蹙眉,原來他的傷是侍衛打的,難怪養了這麽久也不見好。

  樓璟抬頭看到太子殿下緊皺的眉頭,伸出小指,輕輕撓了撓太子殿下的手心,換上輕快的語調笑道:“所以明日回門,殿下隻管冷著臉便是,我也好跟著殿下沾沾光,讓我爹給我磕個頭。”

  “你呀……”蕭承鈞忍不住輕笑,被他一逗,方才的低落心緒頓時消散了不少。

  樓璟握著太子的手,語調柔緩地給他講家裏的狀況,“我家裏現在就兩個叔父和一個姑母,皆是庶出,姑母嫁到了晉陽,兩個叔父還沒分家,都在安國公府,沒有官職,就在家幫著父親管些庶務……”

  蕭承鈞聽著那悅耳動人的嗓音,細水長流地講著家長裏短,奇異地漸漸驅散了他心中的陰鬱,不知何時合上眼,沉入了黑甜鄉。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棱,照在豔紅色的帳幔上,樓璟迷迷糊糊地醒來,覺得這一覺睡得特別舒服,沒再覺得脖子疼,多虧了懷裏的枕頭撐著身子……等等,懷裏的,枕頭!樓璟一下子清醒過來,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

  懷裏抱著的自然不是什麽枕頭,而是睡相規矩無比的蕭承鈞。昨晚由於側著睡,不知不覺地就往一邊趴下去,而離他最近的太子殿下,自然而然地就被他扒到了懷裏!

  懷中的身體修長溫暖,抱著很舒服,樓璟一時有些不舍得鬆開,正在這時,熟睡的人輕哼一聲,濃密的睫毛開始微微顫動。

  樓璟立時閉上眼,做出美夢正酣的樣子,否則被太子發現他醒著還不把腿從人家身上挪開,可就是大不敬了!

  蕭承鈞皺了皺眉,覺得有東西壓著身體,有些不舒服,待看清了眼前的狀況,太子殿下立時僵硬了一下。他的太子妃,正趴在他身上睡得香甜,一條修長的腿還搭在他的腿上!

  無奈地勾唇,蕭承鈞放鬆下來,微微轉頭,美若泉中玉的俊顏近在咫尺,他忍不住慢慢靠近,用唇角輕輕碰了碰。

  樓璟閉著眼,感覺到一個柔軟溫暖的東西碰到了他的臉頰,黑暗中,所有的感覺都清晰了數倍,識海中忽然跳出了昨晚看到的那幅畫,身體莫名的有些發熱。

  再裝下去就出事了!樓璟不得不睜開眼,誰料看到的竟是一個“熟睡”的太子殿下,不由得勾唇。

  兩人起身之後,便梳洗穿衣,誰也沒有提及方才的事,仿佛什麽也沒有發生。

  蕭承鈞見樓璟喚了樂閑來服侍更衣,那兩個宮女隻管端盤子和梳頭,心中甚是滿意。

  三朝回門,自當風風光光地回去。

  東宮衛鮮衣怒馬護在四周,太子與太子妃乘一輛五駕華蓋馬車,浩浩蕩蕩向城西而去。

  “最近朝中不太平,我也不能過於奢華。”坐在馬車上,蕭承鈞有些過意不去地對太子妃道。

  太子妃回門,本該鼓樂吹奏,調羽林軍開道。

  樓璟聞言,哈哈大笑,“臣一個男子,回門還要什麽排場不成?”

  蕭承鈞想了想,也是,對於樓璟而言,嫁給他並不是什麽光彩的事,若是大張旗鼓的回門說不得還會給他招來取笑,倒是自己想差了。

  “我還從沒坐過五駕的馬車呢!”樓璟笑著去看馬車外那五匹毛色純淨的棗紅馬,“這些馬成色不錯,我在朱雀堂也養了幾匹好馬,有兩匹還是從西北帶回來的,殿下一會兒要不要去看看?”

  “好。”蕭承鈞也忍不住露出些許笑意,幸而自己娶的是個男子,不會在他韜光養晦的時候跟他計較這些排場。

  皇宮西麵的落棠坊,是開國時太祖敕造的一片宅邸,裏麵居住的都是公侯世家。安國公作為如今唯一的國公,又是簪纓世家榮寵不衰,宅邸自然要比其他的宅子氣派。

  安國公樓見榆帶著一家老小早已等候在大門外,雖然這位太子平日不顯山露水,但終究是太子,絲毫怠慢不得。

  騎著馬的護衛整齊劃一地勒馬,杏黃色的華蓋馬車不急不緩地停在了正中,車夫下了車牽著馬匹,安順打簾,樂閑放腳踏,所有的動作行雲流水,看起來賞心悅目。

  一角杏黃色的衣袍率先探了出來,太子穿著杏黃色太子常服,頭戴金絲白玉冠,從容地走下馬車。氣質清貴,不怒自威。

  蕭承鈞沒有理會躬身而立的眾人,轉而伸手,將車內的太子妃扶了出來。

  今日回門,樓璟也沒吃什麽藥止疼,左右樓家的人也知道他身上有傷,何苦硬撐著給父親和繼母做麵子。父親自己做出的事,後果自然要自己擔著。

  新姑爺是太子,論理娘家人是要跪拜相迎的,但若是新姑爺脾氣好,也可以免了這個禮。安國公樓見榆觀望了片刻,見太子殿下絲毫沒有免禮的意思,待樓璟站穩,便忙帶著眾人跪下見禮,“臣樓見榆,攜闔府恭迎太子妃回門,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起來吧。”太子殿下隻是扶著自己的太子妃,絲毫沒有上前攙扶老丈人的意思,樓璟站在太子身邊,看著自己的父親給自己磕頭,心中很是微妙。

  回門娘家需要宴請賓客,太子身份太高,單安國公府的這些長輩壓不住腳,安國公就請了有姻親關係的幾個勳貴前來作陪。宴客分男女兩桌,男子在外院陪姑爺,女子在內院陪姑奶奶,樓璟是男子,便哪一桌也不用坐。

  拜過宗祠,樓璟便以身子不適為由,回了朱雀堂。

  樓見榆欣然同意,心道若是樓璟跟他們坐在一桌,指不定會出什麽幺蛾子。轉而笑著請太子去正廳喝茶,等著開席。

  “世子爺,您回來了!”朱雀堂裏的下人都沒有換,高義率先迎了上來,上下看了看見樓璟安然無恙,很是高興。

  “你去叫程先生來。”樓璟在朱雀堂的正廳坐下,還沒喝一口茶就叫高義去喚他的賬房先生前來。

  朱雀堂有單獨的一套帳目,管賬先生其實也是樓璟的謀士,名叫程修儒,乃是一個落第的讀書人,雖在科舉上屢屢受挫,但無論是管賬還是出謀劃策,都是一把好手。

  “世子,既明少爺今早遞了個消息進來。”雲八不知從什麽地方飄了出來,遞了一張折起來的白紙給樓璟。

  樓璟接過來打開一看,飄逸俊秀的字體,正是趙熹的手筆,上麵隻寫了一句話,“九月初九願望即成,彩頭先行拿走,勿念”。

  彩頭?樓璟額角一抽,“他拿了我什麽東西?”

  “世子桌上的青玉筆洗,”雲八麵無表情道,“既明少爺說世子忘了定彩頭,他便自己挑了。”

  “這個趙九!”樓璟無奈,他的青玉筆洗是一個玉雕大師用一整塊青玉雕的,底部是凸出來的魚戲荷花紋,裝上水就如真的池塘那般,蓮葉亭亭,遊魚穿梭,趙熹那家夥惦記好久了。

  樓璟笑著把手中的紙條扔進香爐裏燒了,端起茶盞喝了一口,一個四十歲左右,穿著青布長袍的儒士便走了進來,手裏還捧著幾本賬冊,“世子您回來了。”

  “程先生坐,”樓璟抬手讓程修儒坐下,“近來府中可有什麽事?”

  “繼夫人向屬下要了兩次賬冊,都搪塞過去了。”程修儒歎了口氣,朱雀堂每年的花用都出自公中,樓璟自己手裏的私產,卻隻記在朱雀堂的賬上,也難怪世子剛剛嫁出去,繼夫人就迫不及待地要接手朱雀堂。

  “她倒是心急。”樓璟冷笑。

  程修儒把手中的賬冊放到桌上,“這些是夫人陪嫁的賬目,當時世子爺走得匆忙沒有帶上,過些日子屬下叫人把庫房裏的東西給您送到東宮去。”

  這些是樓璟母親的陪嫁,當初繼室過門之前,他就把這部分拿出來自己管著,珍寶銀兩鎖在庫房,田產鋪麵每年的收益則是朱雀堂的一部分進項。

  樓璟垂目,兩指在賬冊上點了點,又推給了程修儒,“不,東西都放著,你把這些賬再抄兩遍,一個你留著,一個送到東宮,夫人再要朱雀堂的賬目,你就把這個交給她。”

  “世子的意思是……”程修儒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她不是想算賬嗎?”樓璟單手支在額上,在額角輕點了點,勾唇露出個高深莫測的笑來,“那就跟夫人好好算算。”

=============================

  作者有話要說:  諾伊扔了一個地雷

  陌上花似錦扔了一個地雷

  未翎扔了一個地雷

  小夜笙瀾扔了一個地雷

  瑤*Princess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抱住蹭~

  改錯字ing~

☆、第十二章 家產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