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51節

  楊氏是個細細地琢磨了一陣,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次日晨定的時候,有意晚去了片刻。魏氏果真發作起來,對她很是一頓訓斥,恰好樓見榆就歇在正房,聞言不耐煩地說了句“多大點事”,楊氏這才放下心來。魏氏不過是個色厲內荏的,而安國公並不完全給正室撐腰,這倒是給了她喘息的餘地,摸索著其中的門道,日子總算好過了不少。

  樓璟擺擺手,不打算在這件事上多言,安國公府的事他比楊興更清楚,“有兩件事托大人去辦,一是請大人幫我在九昌置些田地,二是幫著修一座鎮南將軍府。”這般說著,將一盒銀票推給了楊興。

  “世子所托,怎敢不從,隻是這銀票萬萬不能先收的,等下官回去讓師爺看好了田地,算好了用料,再給不遲。”楊興連忙推卻,這可是樓家的錢,他現在是一點也不敢多要的。

  “也好,”樓璟也沒有堅持,“我要離開幾日,銀票就放在親衛那裏,大人有了眉目,隻管與他商量便是。”說著,指了指雲八。

  將一應瑣碎事務交代好,樓璟便帶著兩個糖罐子,啟程往閩州去了。

  閩州事務繁重,可比樓璟的四郡要難治理得多,蕭承鈞這一個月來很是忙碌,兩人明明隻隔了三日的路程,卻一麵都沒有見過。

  閩王府是年前就開始蓋了的,眼看著快到六月了,終於修繕妥當。樓璟帶著幾個幽雲衛,一路疾奔,直接衝進了閩王府,卻沒有見到人。

  府中一片寂靜,看起來冷冷清清,下人們衣著淡素,桌布窗簾也都換上了素色的,這讓樓璟心中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

  “這是怎麽回事?王爺呢?”樓璟急急地問前來給他更衣的樂閑。

  “王爺去海邊了,”樂閑左右看了看,悄聲道,“昨日京中傳來消息,四皇子歿了。”

  “誰?”樓璟心中咯噔一下,皇子,歿了……

  “是四皇子,”樂閑收起了平日臉上的喜慶,低聲道,“上月與韃子交戰,中了圈套,被射殺了。”

=============================================

  作者有話要說:以後回到上午更,嘎嘎嘎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20 00:14:31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22:47:43

  謝謝兩位大人的地雷~╭(╯3╰)╮

☆、第七十一章 海邊

  韃子,圈套,射殺……

  

  樓璟心頭一跳,他的爺爺,不就是這麽死的嗎?有什麽東西在腦海中一閃而逝,讓他頓時心亂如麻。

  

  “世子……”樂閑見樓璟臉色有異,小心地輕喚了一聲。

  

  “去給我收拾些衣物,我去尋王爺。”樓璟擺手讓樂閑下去,自己則坐下來稍事歇息。

  

  此處是閩王府的正院,與京中的王府相似,也是書房連著臥房的,隻不過比京中的宅子要寬敞一些。

  

  樓璟閉了閉眼,四皇子與他不過是幾麵之緣,他在意的是蕭承錚的死法。若是遇到了如同祖父遇到的那殺陣,別說是四皇子,就是他,恐怕也在劫難逃,隻不過,那殺陣須得內應配合……

  

  老安國公的死一隻是個迷,樓璟當時沒有跟著上戰場,隻知道是副將背叛了爺爺,無憑無據不能捉起來審問,他便幹脆殺了祭奠祖父。但四皇子死得蹊蹺,或許與借著此事,可以查出爺爺的死因。

  

  心中有了計較,樓璟稍稍平靜下來,左右望了望,起身去了書房。

  

  書房裏的擺設依舊是按照蕭承鈞的習慣所設,與京中的書房一般無異,恍惚間似乎回到了東宮的崇文館。那時候他們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每一日都過得艱辛無比,如今想來,卻很是甜蜜,起碼,他們日日夜夜都在一起。

  

  書桌上擺著一套青玉雕的筆架、硯台,與那荷花映日的筆洗相映成趣。樓璟伸手摸了摸那雕工精湛的筆洗,微微勾唇,別的物件都是來閩州之後采買的,唯獨這個筆洗,打從他送給蕭承鈞之後,就從沒有離開過這位殿下的書桌。

  

  抬頭看到畫缸裏放著幾張畫卷,皆是宣紙,隻有一個是裱過,不由得“咦”了一聲,那畫軸他似乎見過,隻是一直不曾在意,樓璟一時好奇,正要拿起來看。

  

  “世子,收拾停當了。”樂閑這時候過來稟報。

  

  樓璟便把未打開的畫軸放回去,接過樂閑手中的包袱,“我把雲五留下,有急事便讓他去報信。”

  

  “是。”樂閑笑著應了,送樓璟出門。

  

  從榕城到海邊,不足百裏,兩個時辰也就到了。這裏乃是榕郡的一個小縣,名為汀芷,乃是一處風景絕佳之所。

  

  問了侍衛們閩王的去處,樓璟便撇下幽雲衛,自己去海邊尋人。

  

  這會兒還未到黃昏,陽光依舊明亮灼人。閩州偏南,這時節已經很是炎熱了,樓璟隨手折了一枝綠葉繁密的椰樹枝,往沙灘深處走去。

  

  淺灘中立著大大小小的幾塊岩石,千萬年的衝刷,早將他們磨得溜圓。澄澈的海水從天水相接處翻湧而來,撲倒在金黃的沙灘上,化作溫馴的浪花,打濕了海邊人的衣擺。

  

  淺藍色的衣衫,近乎於月光的白,輕薄的廣袖長袍,在海風中鼓動,那人長身而立,氣勢高貴,仿佛不是在賞景,而是在指點江山。

  

  樓璟走過去,將樹枝舉起來,遮了一片陰涼,“在看什麽?”

  

  “潮漲潮落,便如世事無常,前一刻還生機勃勃,下一刻便歸於沉寂。”蕭承鈞的聲音帶著幾分沉重,也沒有回頭去看身邊的人,依舊靜靜地望著大海。

  

  六月的豔陽炙烤著沙灘,海水熱氣蒸騰,樓璟左右看了看,不遠處有兩塊巨大的礁石,高大扁長,頂端相觸,自成一個涼棚,便伸手攬著兀自發呆的閩王殿下,“我們往那邊坐會兒吧,我騎馬走了三天,站著累。”

  

  蕭承鈞回頭看了看他,昳麗無雙的俊顏上果真顯出幾分疲色,微微蹙眉,拉著他坐到了巨石中間的陰涼處。

  

  巨石下麵是一塊圓石,海水時不時地衝上來,雖然天氣炎熱,這天然的石洞下確實冒著絲絲寒氣,很是舒爽。

  

  樓璟把自家夫君摟到懷裏,摸了摸他曬紅了的臉頰。

  

  蕭承鈞難得沒有推拒這般的摟抱,安安靜靜地靠在樓璟胸口,“你怎麽來了?”

  

  “九昌的事都安置好了,”樓璟把人往懷裏攬了攬,好讓他舒服些,“張嘴。”

  

  一顆晶瑩剔透的糖果被遞到了唇邊,蕭承鈞聽話地張口含住,醇香的味道有些像琥珀糖,稍品一會兒,便又有了淡淡的牛乳香,不由得微微眯起眼睛,“這是什麽糖?”

  

  “琥珀牛乳糖。”樓璟神秘一笑,那家店主沒做過牛乳糖,就按著做琥珀糖的辦法摻了牛乳進去,沒料到竟意外的好吃。

  

  甜甜的味道充斥了口鼻,也讓發苦的心得到了些許慰藉,蕭承鈞歎了口氣,坐起身來,“承錚與我一同長大,我待他雖不及承錦,然……”

  

  樓璟伸手握住他的手,並沒有接話,由著他繼續說。

  

  “我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局……”蕭承鈞歎息一聲,卻沒有再說下去,從小到大,凡做事,都是他算計好的。從廢太子,到封閩州,一樁樁一件件,都在他的掌控之內,隻是,他從沒有想過要害死四皇子。

  

  “為帝王者,不能後悔。”樓璟握緊那隻修長的手,他其實並不願蕭承鈞成為冷血無情的帝王,然而優柔寡斷,更不是他所願。

  

  蕭承鈞淡淡一笑,望著海天相接處,“生異心者,便是棄子,棄之應當,我不後悔,隻是覺得可惜。”

  

  皇家,果然除卻同母兄弟,縱使付出再多心血,也難以完全收服。不過是覺得這些年的感情,就這般付諸東流,為蕭承錚可惜,也為他自己,罷了……

  

  樓璟定定地看望身邊的人,殺伐果決,當斷則斷,這般人物,如何不叫他傾心,伸手從後麵摟住蕭承鈞的腰肢,靠在他後頸磨蹭臉頰,“我此生,絕不會背叛於你。”

  

  蕭承鈞輕笑,轉身捏住樓璟的下巴,“本王,不會給你背叛的機會,若有這麽一天,我一定親手殺了你。”

  

  低沉悠揚的聲音,帶著不可違抗的威嚴,說出這般威勢十足的話語,明明是那般的危險,卻讓樓璟的心跳驟然加快,深深地望著那雙沉寂的黑眸,緩緩地靠近,蹭著他的鼻尖,啞著聲音道:“死於你手,我心甘情願。”

  

  凝眸兩相望,鼻息輕輕若幽蘭。驟然靠近,彼此的氣息頓時充斥了口舌,香甜的琥珀牛乳糖,漸漸融化,兩人都禁不住沉溺其中。相依疑似夢,直至月落曉星寒。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冒牌紳士 現世太子妃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