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50節

  “趙家不世出的天才,果真是名不虛傳。”陳貴妃倚在貴妃榻上,垂目沉思。

  原本以為這趙九少爺的才名,是因著趙端的官位,眾人吹捧出來的,沒料想竟是真的,甚至有過而無不及。

  “幸而趙家沒有女兒嫁進宮。”蕭承鐸感歎道,比起越來越興旺的趙家,他們陳家這兩年確實有了凋零之勢,兩個舅舅官職都不高,表兄弟中隻有二表兄中了舉人。

  陳貴妃聞言不由一愣,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精光,“趙家興旺,說不定是我們的運道。”

  “我們?”三皇子蹙眉,趙家是陳家的死對頭,他們興旺,如何能成為他蕭承鐸的運道?

  陳貴妃但笑不語,轉而喚了宮女來,“去給盤龍殿遞消息,就說本宮親手泡的藥酒開封了,正是佐仙丹下酒的好時候,問問皇上今晚可過來。”

  蕭承鐸不知道母妃是何意,不過他的事由母親拿主意已經習慣了,當下也不再多想,行禮告退,出得鸞儀宮,恰好看到一架輦車往皇後的宮中駛去,看起來像是女子坐的,便問起了身邊的太監,“那是何人車駕?”

  “回殿下,昨日皇後說想念靜王府的小王爺,想必是王妃帶著小王爺進宮來了。”小太監很是機敏道。

  蕭承鐸撇嘴,料想蕭承錦那個病秧子,生下的兒子估計也是個活不長的,便不甚在意,晃晃悠悠地出宮去了。

  江州刺史盧新,最近過得很不如意,樓璟給的三日之限很快就到了,他派人去南四郡,試圖遊說樓璟再寬限些時日,誰料想堂堂鎮南將軍竟然不在營中,問起去哪裏了,那兩個校尉也是一問三不知,隻說出去有要事不便告知。

  待遊說之人回來,七天大限也要到了,江州刺史無法,隻得先把武衛將軍並一千騎兵還回去。

  如此過了幾日,沒有什麽風聲,江州刺史不由得鬆了口氣,看來那樓家世子也不過是個瞎咋呼的,“料他也不敢隨意上奏,自己都管不好兵將,還有臉要皇上給他撐腰不成?”

  “大人,聽說他去了南邊,估計是去嶺南平江候府拜會了,我們要不要……”身邊人趁機出主意,用手橫在脖子上做了個“殺”的姿勢。

  “不行,”盧新立時打斷了下屬的話,“這種事做一次就夠了,若是再來一次,成了便罷,不成,定然會惹樓璟懷疑,連同臨江那事,也包不住。”

  就在江州刺史和他的屬下們暗鬆一口氣的時候,樓璟已經在榕城看完了閩王殿下的接任大典,回到了九昌。

  “屬下華西城,見過鎮南將軍。”等候已久的武衛將軍上前行禮道。

  樓璟看了看進退有度的華西城,年紀三十上下,麵色沉穩,聽說是個不錯的將才,微微頷首,“南四郡的軍營,這些年你管得不錯。”

  這是實話,這軍中的一萬多人雖算不得上等精兵,但還是很守規矩的,省去了樓璟不少麻煩。

  “不敢當,這是屬下的分內事。”武衛將軍謙遜道。

  “怎麽,盧新不肯還兵?”樓璟站起身,看了看台下操練的步兵,並不比他走之前多。

  “江州刺史隻準屬下帶走一千騎兵歸營。”華西城無奈道。

  樓璟挑眉,真當他好欺負嗎?“拿紙筆來。”

  三日後,江州刺史再次收到了鎮南將軍的信,依舊隻有一句話。

  “大人不必著急,南四郡山匪作亂,兵力不足,本將已經向青州刺史借兵,想必很快就能渡過難關。”寫在白紙中央,依舊蓋了鮮紅的將軍印。

  與這信同時來的,還有青州刺史的書信,言語間很是客氣好聽,意思是馬上就會派兵前來增援。

  盧新氣得直哆嗦,南四郡在江州東南,要借兵也是向東邊的越州借兵,這樓璟竟向北邊的青州借兵!

  青州如今亂著,難民都被趕入江州,而他一直不想管,就是覺得難民數量不多,過幾日也就平息了。如今樓璟竟然去招惹青州刺史,那沈連的走狗豈不是借著派兵的由頭,堂而皇之的把大批的難民連同官兵一同遣來?到時候江州大亂,別說是剿匪立功了,他這烏紗帽也別想要了。

  兵是樓璟借的,江州亂起來卻是他這個刺史背黑鍋,而且皇上問起來,連同他扣押南四郡步兵之事也會給抖出去!

  “好,好,好!樓濯玉,好小子!”江州刺史把手中的信紙攥成了一團。

  樓璟站在高台上,看著緩緩歸營的一萬步兵,微微勾唇。

  “將軍,青州刺史的兵還要嗎?”武衛將軍也忍不住輕笑。

  “要,不過咱們用不著,想必北四郡現在正缺人手,便贈與盧大人吧。”樓璟擺擺手,左右那些個難民過不了江,礙不著南四郡的事,就讓那不怎麽會打仗的江州刺史,老老實實地安置難民吧。

  站在一旁林大虎聽得滿頭霧水,轉頭問王直,“這是怎麽回事?”

  王直也不甚清楚,捅了捅張繞,“你知道嗎?”

  張繞高深一笑,“說了你們也不明白。”

  “你自己也不知道吧?”王直撇嘴,跳下高台去練兵了。

  林大虎撓了撓頭,轉而看向肅立在樓璟身後的雲一和雲九,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還是少問的好,轉身也去練兵了。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稍微早一些,我去繼續碼字,我要把時間調回上午,嗷嗷嗷嗷嗷

  PS:那什麽,《妻為上》和《鳳離天》的定製重開了,需要的大人們可以在千鶴任何一個文的文案上或者作者專欄裏找到購買按鈕,如果《妻為上》和《君為下》都打算買定製的大人,可以等本文完結,到時候會開兩本書的合集定製,能省幾塊錢郵費,啊哈哈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6:28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6:19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6:13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6:06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5:58

  漫漫何其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9:25:50

  Dada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0-19 17:49:58

  szemn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5:53:03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11:00:34

  蘇家紫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04:48:15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9 00:17:21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 ⊙ o ⊙ )

☆、第七十章 噩耗

  九崎山的百來人,因著是山匪招安,雖然入了軍籍,但總還是有些惶惶不安,樓璟大手一揮,直接讓林大虎去管這一群人,山匪們看到原來的頭頭覺得安心不少,林大虎對於樓璟的大度也感激非常,漸漸地融入了這個軍營,成為一個合格的小將。

  樓璟的胳膊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便帶著摩拳擦掌多日的將士們,開始掃蕩南四郡的山匪,地勢複雜,便從最近的九昌開始。

  江州山匪橫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連成一氣,一旦官兵攻山,守不住就跑,等官兵走了再回來,如此反複地拉鋸。

  樓璟每到一處山寨,必先封死了所有的路,甕中捉鱉手到擒來。對於那些個岔路太多,容易逃跑的山寨,便直接攻上山,拆了人去樓空的寨子,隻等著讓他們盡數跑到別的山寨,再去一網打盡。

  往常官兵打仗,總叫講究的章法,樓璟不然,什麽損招都用得出來,往水裏下毒、燒山、搶山匪的糧草,甚至用錢買通山寨的廚子在飯中下瀉藥,打得眾山匪們焦頭爛額,哇哇大叫。

  不出一個月,九昌郡的山寨已經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幾個大山頭的匪首齊聚在一起,商量對策。

  “這鎮南將軍太過陰損,我等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幾個匪首愁眉苦臉,這種大將軍他們還是頭回得見,別說估計朝廷體麵,根本就是沒臉沒皮,比他們還不要臉。

  “前日他捉了小陰山老大的家小,綁在山下架了火,若是不降就要燒了他的老子娘。”一人垂頭喪氣地說,他們落草有著各種各樣的原因,但並非闔家落草,許多還有家人在江州居住,靠著山匪親戚的庇佑安穩度日。

  “硬碰硬是不行的,”一人拍板道,“我們去投誠!”他以前也投誠過,大不了過些日子卷了軍中糧草再跑就是了。

  於是,這一日,南四郡剩餘的幾個大山頭匪首,浩浩蕩蕩地來到了營地。

  中帳裏列了兩排官兵,各個手持大刀,麵色冷肅,幾個匪首看著心裏打鼓,老老實實跪地表示願意接受招安。

  樓璟冷眼看著這些個形色各異的匪首,虎背熊腰的有之,尖嘴猴腮的有之,單看麵相,也看不出真心假意,索性不再去看,“爾等願意投誠,本將自是高興的。”

  幾人麵露喜色,看來這招用對了,這年輕的二品將軍倒是好說話。

  “不過……”樓璟單指敲了敲桌子,地上幾人的心再次懸了起來。

  武衛將軍華西城這時拿了一個賬本來,呈給樓璟。

  樓璟翻開賬本,停在其中一頁,慢條斯理地念出幾個人名,“李策,徐源,陸克,三人何在?”

  被點了名的三人麵麵相覷,上前一步,不明所以。

  “拖出去斬了。”樓璟闔上賬冊,靠在了虎皮椅上。

  “什麽!”三人一驚,還未做出反應,兩邊的兵將已經合圍上來,一把擒住,捆了個結實。

  “這些人,便是以前假意招安,隨後又落草的,”樓璟冷冷地勾唇,“招安不過是省卻本將的些許麻煩,若是反倒惹出更多麻煩,就別怪本將心狠手辣!”

  “饒命啊,將軍,將軍,我等是誠心而來啊——”三人被拖了出去,當著全軍將士的麵被砍了腦袋。

  還跪在地上的幾個匪首嚇得手軟腳軟,再不敢生出什麽旁的心思。

  如此這般,在短短一個月內,九昌郡及下屬的六個縣中的山匪,基本上被樓璟的雷霆手段肅清了,軍營中收編了近兩千人的匪兵。

  安置好了來投誠的山匪們,樓璟才暗暗鬆了口氣,軍中糧草並不十分充裕,打起仗來比往常耗費多了一倍,軍餉是朝廷直接撥給江州刺史的,那老小子這些時日打不成仗,開倉放糧安置難民,以此為由克扣了南四郡的軍餉。事實上,若是這些人不來投誠,他近期也不會再去攻山了。

  百姓們都有些不敢相信,這為害多年的山匪們,就這麽沒了,直過了半個月,才真正敢在官道上行路,九昌郡一時間熱鬧起來,一些關閉的鋪子也重新開張了。

  趙家賣鹽引的最後一筆錢終於送來了,隨之而來的,還有趙熹的一封書信。

  “翰林多書呆,頗感無趣,近來修纂史書,歆羨太祖南征北戰之勝景,歎己身生不逢時,不如我辭官而去,到江州與你做個軍師,也能一償夙願……”樓璟好笑地收起手中的書信,這個趙九,說什麽做軍師,想必是覺得在翰林院升官太慢,又打什麽歪主意了。

  “公子,要什麽糖?”買糖鋪子的店主,笑嗬嗬地問道。

  樓璟看了看店中的糖果,除卻白糖,零嘴中以飴糖和秤杆糖為主。江州產甘蔗,這裏買糖的倒是不少,如今山匪肅清,九昌城裏的鋪子也興旺起來,買糖的也有心思多做些花樣出來了。

  “公子若是想要好些的糖,我這裏還有今日剛做的琥珀糖,公子可嚐嚐。”店主拉開一個木抽屜,裏麵鋪著一層米紙,紙上放著一排排晶瑩剔透的琥珀糖,看著很是好看。

  樓璟接過一顆放進嘴裏,香甜可口,應該是用蜜糖與飴糖熬製成的,“這個給我稱兩斤,裝到糖罐子裏。”

  “好嘞!”店主喜笑顏開,琥珀糖價錢高,隻有城中有錢人家會買些,一下子賣出去兩斤,算的上一筆不小的買賣。

  “店家可會做牛乳蜜糖?”樓璟把糖罐子給雲一抱著,又問起了牛乳糖,他逛遍了九昌城的大街小巷,也沒有看到賣這種糖的,這一家店鋪最大,也沒有。

  “這個我倒是聽說過,隻是沒有做過,”店主想了想,“客官若是想要,我倒是可以試著做做。”

  “如此甚好。”樓璟終於露出了笑意,爽快地付了定金。

  回到軍營,有人稟報說郡守楊大人來了。

  “將軍進來可好?”楊興起身與樓璟見禮。

  “大人來得正好,真有事要麻煩您。”樓璟笑著讓楊興坐了。

  “世子有事盡管吩咐,不必與小老兒如此客氣。”楊興笑道,因著山匪肅清,百姓喜樂安康,想要給大將軍獻禮又不知如何交送,便都送到了父母官這裏,請他代為轉交。

  樓璟看了看禮單,都是些雞蛋、糧食、布匹之類的,甚至還有饅頭、包子、臘肉,忍不住輕笑出聲,“楊大人果真頗得百姓信賴。”

  楊興無奈地笑笑,他待百姓向來溫和,九昌城的人時常不把他當郡守老爺,仿佛他是個熱心的鄰居,“小女已經抵京,幸得世子爺照拂。”

  魏氏已經回府,對楊氏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起初楊氏也不敢違逆了魏氏,每日小心翼翼地伺候著。樓見榆雖然對側室頗為新鮮,但女人間的事他並不多管,楊氏也不是個多話的,因而頗受了幾日委屈。

  直到朱雀堂的丫環尋著機會與她說了句話,“國公爺是個直性子,不管內宅的事。”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