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9節

  “這楊小姐是個可用之人,”蕭承鈞起身,揉了揉樓璟的腦袋,從用人的角度講,這楊姑娘恩怨分明、進退有度,用來製衡樓家內宅,再合適不過,“她在樓家沒有可依靠之人,便隻能與你為謀。”

  “我還不至於要靠女人。”樓璟拉過頭頂的手,放在嘴邊啃了一口,但心裏卻明白,自家夫君說的是對的。

  內宅於家國天下而言,都是小事,但是內宅不安穩,日子就過得糟心。何況,以後他重新嫁給蕭承鈞,樓家若在父親和魏氏手中,遲早是要敗的。

  輕歎一聲,兩人不再說這事,轉而喚人帶了林大虎來。

  林大虎肩上的箭矢已經被拔去,也不知誰給他上了藥,還用白布仔細纏好了,隻是身上還捆著麻繩,雙目赤紅地瞪著樓璟。

  “林大虎,你三番四次與本將作對,你說,我該怎麽處置你呢?”樓璟靠在椅背上,冷笑著看他。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林大虎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說起話來聲如洪鍾。

  樓璟單指按了按耳朵,拿出一張圖,慢條斯理地說,“我看了九崎山的防布,若不是燒了糧倉,半個月也攻不下這個山寨,你以前可是帶過兵?”

  “與你無關。”林大虎梗著脖子道。

  “哦,原來當真是你布置的。”樓璟仿佛剛剛知道一般,微笑道。

  林大虎瞪大了眼睛,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繞進去了。

  蕭承鈞看著這兩人你來我往的,忍不住輕笑出聲,“將帥之才,自當用在軍中,當個山匪,委實可惜了。”

  “哼,朝廷的大軍與山匪也沒什麽兩樣,”林大虎冷哼一聲,“我是不會投誠的,吃牢飯還是上斷頭台,一句話給個痛快!”

  樓璟歎了口氣,不再理他,轉而對蕭承鈞道:“是我看走了眼,本以為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如今看來,不過是個縮頭烏龜罷了。”

  “才大誌疏,不堪造就,留著他也是禍害黎民百姓。”蕭承鈞正色道。

  兩人一板一眼的對話,頓時激怒了林大虎,“老子才不是縮頭烏龜,這些年劫富濟貧,哪裏有禍害百姓?”

  “那楊小姐是怎麽回事?”樓璟挑眉,起身走到林大虎身邊,“那些個被你們二當家禍害的姑娘小子,又是怎麽回事?”

  提起這個,林大虎臉上有些掛不住,這種事他一向看不慣,能管則管,可山寨裏一群大老爺們,總得有個發泄的地方,他也管不住,隻能勸誡他們不得動未出閣的小姑娘。

  “說到底,你連朝廷的走狗都不如,走狗尚且知道為誰賣命,而你呢?一個殺人放火,強搶民女,用兄弟擋箭的山寨匪首,值得嗎?你那個結拜兄弟,若不是見財起意想要殺人,何以會被砍殺?”樓璟拔出佩刀,用刀刃指了指林大虎的胸口,“拍著良心想想,你這些年做的事,幫的人,可對得起你落草的初衷?”

  林大虎沉默不語,明晃晃的刀刃擺在眼前,降可生,不降就是死,但就這般投靠朝廷,終究心有不甘。

  “罷了……”樓璟歎息一聲,猛然揮刀。

  刀刃的亮光從眼前劃過,破風之聲從耳邊劃過,林大虎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

  “唰”地一刀下去,身上的麻繩應聲而斷,林大虎驚訝地睜開眼,愣怔地看著收刀入鞘的樓璟。

  “我樓璟從不強人所難,敬你是條漢子,今日不與你為難,”樓璟轉過身,背對著林大虎,“你走吧。”

  林大虎愣了片刻,轉身就走,一把掀開門簾,門外營地安靜祥和,天上晴空萬裏,遠處群山蒼茫,天大地大,總有他這八尺男兒的立身之所,隻不過……跨出去的腳步突然頓住了。

  樓璟轉身看著他,微微勾唇,語氣卻是沉穩中帶著歎息,“出了這個門,沒有人會攔著你。”

  林大虎轉身看向了樓璟,“你調兵遣將,奮勇殺敵,為的又是什麽?”

  樓璟在林大虎轉身的一刻,就換上了高深莫測的神情,聽得此言,沉吟片刻道:“我,自然為了我所效忠之人。”

  “如今大昱已經亂了,”林大虎緊緊盯著樓璟,“你口口聲聲說天下蒼生,你效忠的那人能讓百姓吃飽肚子嗎?”

  此話說出來,已經是大逆不道了,然而蕭承鈞眼中卻閃過一絲讚賞,不忠朝廷而忠天下,原以為隻有太祖開國時才能見到,沒想到他也能遇到這種人。雖然,從帝王的角度來看,這種人並不怎麽討喜。

  “我效忠的人,定然能讓大昱重歸盛世,”樓璟緩緩勾唇,“而我要做的,便是幫他守住這萬裏河山!”

  蕭承鈞靜靜地看著那笑得張揚的人,心頭巨震。這番話語,就這麽一字一句地銘刻於心,記了一輩子。

  黃昏時分,夫夫兩人,帶著已經成為一名小將的林大虎,將楊家小姐送回了九昌郡郡守府。

  楊夫人抱著女兒痛哭了半晌,才止了眼淚,問起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來。

  “母親且寬心,女兒如今留在江州也嫁不了好人家,莫不如去了國公府。”楊小姐勸慰了半晌,這才說起了正事。

  楊夫人聞言,又忍不住落下淚來,九昌郡的人都知道楊家小姐被山匪擄了去,隻要是大戶人家結親,必然會來打聽,他們知道女兒沒有失了名節,可說出去誰信?以後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定然是千難萬難了……

  “咱們家裏底子薄,爹爹仕途多有不順,嫁與安國公不見得就是壞事。”楊小姐原本是不願意的,但在山寨裏的日子,她想明白了。

  父親為官清廉,在如今這個混亂的朝廷中很難出頭,反倒處處受為難,今年的見麵禮借了債,三年後的又當如何?家裏還有弟弟妹妹,要讀書,要嫁人,她必須嫁個身份高的,才能幫襯家裏一二。

  商量過後,楊興重重地歎了口氣,抹幹了眼淚,謝過樓璟的好意,還是準備把女兒送進樓家。

  樓璟不再阻攔,派了二十個精兵護衛,一路護送楊小姐進京,他自己則修書一封,告訴父親,江州山匪作亂,道路確實不通,並非楊興之責,而對於楊小姐被擄之事,提也未提。

  經過九崎山一事,樓璟詭奇的用兵方法徹底震懾住了大軍,手下的小將們佩服得五體投地,對於樓璟的命令,以後不論多麽奇異,都不會再輕易質疑了。

  而剛剛立了威信的鎮南將軍,則驟然甩手,又把軍中大事交給了兩個校尉,自己則陪著軍師,外出遊曆去了。

  離蕭承鈞就藩的時限,隻剩下不足五日,從九昌到閩州,騎馬要三日的路程,一行人便快馬加鞭,往閩州的首府——榕城而去。

  在樓璟離開兩日後,江州刺史收到了鎮南將軍的親筆信,不由得心中咯噔一下。

  原本準備在江州大展拳腳的,誰料皇上突然封了這麽個鎮南將軍來,等於是給他脖子上套了個鏈子,江州刺史自然是不樂意的。江州本就兵力不足,南四郡的大軍對他來說極為重要,因而一直扣著那一萬不肯歸還,料想那樓家世子年紀尚小,這般作為,也是給他一個下馬威,好讓他老實點。

  “大人,屬下辦事不利。”身邊的人見到鎮南將軍的信,立時跪地道。

  江州刺史沒有理會下屬的請罪,而是展開了樓璟的信,信的內容極為簡單,簡單到隻有一句話,“三日之內還我大軍,七日兵不至南四郡,我便向聖上索要。”就這麽一行字,寫在白紙的正中,上麵蓋了鮮紅的將軍大印,囂張得無以複加。

  “樓家小兒,欺人太甚!”江州刺史氣得胡子直抖,一把將書信拍在了桌案上。

  閩州土地並不肥沃,許多百姓都是靠打漁為生,因而繁華些的城市都在沿海一帶,榕城也不例外,離海邊不足百裏。

  樓璟自然不能作為閩王妃或者鎮南將軍前來,隻能裝作蕭承鈞的侍衛。隻不過胳膊還沒複原,這侍衛隻能與王爺共乘一匹馬,直到榕城外才堪堪換了馬匹單獨行路。

  榕城裏有原來的靖南候府,如今闔府都去了京中,靖南候便把府邸暫借給蕭承鈞,作為閩王府使用,待到真正的閩王府完工,再搬過去。

  封地的官員早早在閩王府中等候,他們原本就是閩州的地方官,如今閩州變成了封地,有門路的就調離,沒有門路的就隻能留在此地,變成了王爺的藩臣。

  “臣等參見閩王殿下。”原本閩州的六曹官員,變成了封地的六部尚書,齊齊朝蕭承鈞行禮。

  蕭承鈞坐在主位上,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臣屬,閩州刺史已經離任,所以閩相之位虛懸,“本王今日起,接管閩州,爾等皆官升一級,列為閩地六部尚書,從三品銜。”

  “謝殿下!”六人躬身謝過,無喜無悲。

  “本王初來乍到,並不了解閩州之事,爾等且將閩州六曹三年內的卷宗盡數呈上。七日之後,於閔王台行接任禮,喚閩州九郡郡守前來,大典後於王府正殿議事,凡缺席者,立即罷免,閩地之中,永不錄用。”蕭承鈞麵色冷肅,音調沉穩,一條一條地交代下去。

  司禮、傳喚、七日之內封地的安排,條理清晰,算無遺漏,聽得幾個新鮮出爐的六部尚書直冒冷汗。原本以為這閩王不受寵,因著愚鈍被廢,想必是個好拿捏的,誰料想,竟是這般能幹!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卡文,又更晚了,QAQ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8 16:16:29

  糖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8 14:39:25

  朝華離顏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8 13:03:11

  謝謝單位大人的地雷~╭(╯3╰)╮

☆、第六十九章 還兵

  接下來的幾日,蕭承鈞就在府中,將六曹三年的卷宗都看了一遍,對於閩州的情況了解個大概。

  樓璟原本以為可以兩人在海邊散步烤魚,結果隻能麵對著落滿灰塵的卷宗,簡直欲哭無淚。

  “你去歇著吧,我把這些看完就去陪你。”蕭承鈞看了一眼坐不住的家夥,輕笑道。不許他出去玩,主要是為了讓他把胳膊養好,樓璟過些時日就得回江州,到時候要剿匪還要跟刺史周旋,要養傷就難了。

  “我不累,”樓璟摸了摸鼻子,坐到了閩王殿□邊,“來,我幫你。”

  “你怎麽幫?”蕭承鈞瞥了一眼那帶著夾板的左臂。

  樓璟把他手中的筆拿過來,“你看書便是,有什麽要記的就念出來,我來寫。”左臂斷了,右手是好的,寫幾個字不在話下。

  蕭承鈞想了想,便由他去了,“那你寫,倭寇犯邊時間,淳德七年,五月二十八,七月初三……不對,倭寇不是這麽寫的。”

  “那是怎麽寫?”樓璟把紙張推過去,讓蕭承鈞給他寫這兩個字,“這不都差不多嗎?”

  “你少寫一橫。”蕭承鈞把紙還給他。

  “能看懂就行……”

  兩人吵吵鬧鬧的,雖然平添了不少工作量,但完成的速度卻是一點也不慢,枯燥的卷宗也變得有趣起來。

  “淳德八年十二月,桃縣縣令勾結倭寇,賺得白銀三千兩,歌女一名。”

  “歌女是不是波斯的?”樓璟好奇地湊過去看。

  “這上麵沒寫,為什麽要是波斯的?”蕭承鈞轉頭看他。

  “總不能是東瀛的吧,我聽說他們那邊的人都剃半個禿頭。”樓璟笑嘻嘻道。

  “……”

  沒幾日,京中傳來消息,同時,樓璟也收到了趙熹秘密送來的信,說的都是同一件事,會試結束了,趙熹中了狀元。

  “京中來消息說,趙家九少爺貢試便中了會元,殿試的時候皇上與之論策,被說的無言以對,當即就點了他做狀元。”陸兆進來稟報京中的消息。

  “還真考了個三元及第啊!”樓璟也有些意外,大昱朝開國以來,就沒有人考過三元及第,之前還以為是趙熹吹牛,誰料想這小子當真這麽厲害。

  解元、會元、狀元,要考上哪個都是千難萬難,何況是連著中了三個!

  “這得送一份大禮才是。”樓璟笑著道。

  蕭承鈞點了點頭,“我不便給趙家送禮,便一起送了吧。”

  樓璟的錢如今都在蕭承鈞這裏,要送什麽禮便交給閩王府的管家料理。外管家是京中閩王府原本的外管家,要送多重的禮十分清楚,照著慣例備了雙份的,以樓璟的名義,過江州送到京城去。

  禮物半月後就運到了京城,趙端看著如此厚重的禮若有所思。

  “安國公世子與既明當真親厚,這禮都趕上雙份的了。”趙家五老爺笑著道。

  趙端捋了捋胡須,“這禮本就是兩人送的。”

  五老爺一愣,微微蹙眉,“大哥是說……”說著,比了比東南方。

  趙端點頭,吩咐下人把東西收起來。

  “嘶……”五老爺倒吸一口涼氣,“那,年前世子與咱家做鹽引生意,可是為了……”

  “莫再說了,”趙端抬手,打斷了弟弟的話,“既明過兩日就去翰林院任職了,你明日帶他去見見上峰。”

  一甲進士三人,不必考庶吉士就能直接入翰林院。

  “趙家如今是一個翰林,一個侍郎,兩個外放的官,還有一個丞相。”三皇子已經解了禁足,聽說趙熹中了狀元,便進宮來與陳貴妃商議。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相親事故現場 重生之富二代 總裁我鋼筋直 朕,是一個演技派 我的後宮遍布全世界 與權臣為鄰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