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7節

  楊家小姐不能在山寨久留,所以樓璟上午練過兵,大致了解了營中兵力,便點了兩千步兵,並一百騎兵,用過午飯就拔營出寨,直往九昌郡而去。

  “胳膊疼不疼?”蕭承鈞看著獨自騎馬的樓璟,總有些不放心。

  “不打緊。”樓璟扣上銀色的頭盔,帶上一隻長槍並一把佩刀,利落地翻身上馬。

  他的佩刀葬身在了江中,幸而兵符被他貼身係在了脖子上,才沒有被大水衝走,好在那也不是什麽名貴的寶刀,樓璟沒有特別善使的兵刃,用什麽都一樣。

  楊興早帶著衙役在就長城外等候,直到黃昏的時候,才看到姍姍來遲的大軍,不由得焦急,這天快黑了才來,晚上又不能打仗,豈不是打草驚蛇了,萬一九崎山的山匪趁夜裏逃了,可如何是好?

  樓璟接過楊興遞上來的紙張,掃了一眼,“可信嗎?”這紙上畫的,乃是山寨裏的防布,連同廚房、茅廁都大致標了出來。

  “之前的匪首和這次的二當家都畫過,這是下官宗其兩者的圖所畫。”楊興躊躇道,拿出了兩張原圖給樓璟。

  樓璟看了看,防布有所變化,但廚房、茅廁、糧倉的位置沒有變,“足夠了,多謝楊大人。”

  “將軍,天色已晚,我等可要攻山?”步兵校尉王直惆悵地看著道路崎嶇的九崎山,眼看著天邊紅日西沉,夜間行路,且不說山寨的防禦工事,但那狹窄的山路,就要折進去不騎兵。

  樓璟微微勾唇,瞥向一旁的幽雲衛。

  雲二已經用一種奇異的畫法將山寨地圖重新畫了一遍,乍一看上去,如同鬼畫符一般難以辨認,但交給專司暗殺的雲三和雲十一之後,兩人看了幾眼便微微頷首,抬腳略進了繁密的山林。

  “把山圍起來,紮營,開夥!”樓璟抬手,下了個極為簡單的命令。

  王直和張繞麵麵相覷,一群小將也摸不著頭腦,但不用夜間攻山,眾人都鬆了口氣,迅速按樓璟的命令,將山圍了起來。

  九崎山乃是一個群山,綿延幾十裏,但山寨所在的那一座卻是個孤峰,處處懸崖峭壁,易守難攻,上下山的路,隻有兩條。樓璟命五百人守一條路口,其餘人則駐紮在南麵的緩坡之下,就將整個下山路給封死了。

  眾人不緊不慢地安營紮寨,燒火做飯,這可急壞了山寨中的匪徒。

  “報——大當家,不好了,官兵來攻山了!”巡山嘍囉跌跌撞撞地跑回山寨。

  “什麽!”九崎山的匪首一驚,大喊,“老四,快,帶人守住入山口!”

  一個時辰後。

  “報——大當家,那些官兵在山下紮營了!”巡山嘍囉急急忙忙地跑回山寨。

  “這是打算困著我們?”匪首不明所以,讓人再去打探。

  又一個時辰。

  “報——大當家,他們生火做飯了。”巡山嘍囉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回山寨。

  山匪們徹底懵了,這到底是守還是逃呢?最後,匪首一咬牙,這些官兵想必是覺得天色晚不好上山,他們山寨裏的存糧足夠吃幾個月的,這山易守難攻,左右還能撐幾天,等明日天亮了,再慢慢收拾細軟家當,找個好路殺出去。

  夜間,軍營中一片寂靜,隻剩下巡邏的腳步聲。

  “咦?衛將軍,您看那是什麽?”巡邏的小兵驚呼一聲,對值夜的王直道。

  王直抬頭,就看到接近山頂的地方,突然火光衝天,山寨裏雜亂的叫嚷聲直傳到了這裏,立時抬腿往樓璟的營帳走去。

  “啟稟大將軍,山寨裏突然起火了。”王直站在帳外朗聲回稟道。

  樓璟從自家夫君的頸窩裏抬起頭,打了個哈欠,“吩咐下去,嚴守幾個下山口,一個人也不許放過。”

=======================================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我著急去上課,有錯字大家幫我挑出來,晚上回來改~

  豬兒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5 14:17:16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5 10:29:40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5 02:44:51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5 02:42:47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5 02:05:30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4 22:39:09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4 22:24:38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六十六章 招安

  “四當家,山寨起火了。”靠著山壁打盹的老四被身邊的人搖醒,提著九環刀就站起身,遠遠地看見山寨中火光衝天。

  “咱們是不是回去看看?”眾人吵吵嚷嚷。

  “閉嘴!”老四吼了一聲,“都不許動,咱們必須守著這條路,否則大軍攻上來,咱們就完了。”

  山匪們這才老實了,傳訊的小嘍囉連滾帶爬地從山寨裏奔過來,“四當家,不好了,寨子裏的糧倉被燒了!”

  眾人頓時慌亂起來,糧倉被燒了,這可是個天大的噩耗,要知道,他們山寨就是靠著地勢易守難攻,這麽多年屹立不倒,連郡守也被他們欺負。可如今糧食沒了,幹守在這裏也是個餓死的份,莫不如讓官兵捉了去,好歹還能吃口牢飯。

  “慌什麽慌,大當家的在寨子裏救火,糧食那麽多,燒不了多少。”老四仍然堅守在山路最窄的關卡上,並且不許小嘍囉們回援。

  山寨裏混亂了一整晚,山下的營地不動如山。

  天還未亮,樓璟便起身了,一身戎裝,立於一塊大石頭上,遠遠地看到兩道黑色的身影在山林間跳躍,迅速竄了過來。

  “主人,山寨的兩個糧倉盡數燒了,顆粒無存。”雲三稟報道,他們在糧食上潑了油,燒的幹幹淨淨。

  “那山寨一邊是峭壁,除卻兩條下山路,並無密道,”雲十一把探查的結果呈上,“山腰處有那日持九環刀的大漢鎮守,下山路自其守衛之處,方可下得緩坡。”

  他們兩個是借著伸手利索,從峭壁上攀岩而入的,大軍若要攻入山寨,必須得經過那處。

  “很好。”樓璟微微頷首,讓兩個雲衛下去休息。

  蕭承鈞醒來,見身邊的位置空了,便起身穿戴整齊,出去尋他,剛出了營帳,就遇到前來請示的張繞和王直。

  兩人看到軍師從將軍的營帳出來都是一愣,這才想起來,這兩日元先生都是同將軍睡在一起的!思及此,兩人的麵色頓時古怪起來。

  昱朝因為皇帝可以娶男妻,所以南風在眾人眼中是一種風雅高貴的事,普通百姓中鮮少有聞,隻有高官勳貴之間才常有,因而作為小百姓出身的兩個校尉,覺得很是新奇,忍不住多看了俊美的軍師幾眼。

  “將軍不在帳中。”蕭承鈞說了這麽一句,抬腳就離開了。

  兩個校尉對望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拔營,攻山。”樓璟看著那隱於林間的盤山道,微微勾唇。

  山寨中一片愁雲慘淡,山上飲水,靠的一股活泉,平日裏也用大缸積攢些雨水,以防失火。昨夜糧倉起火,眾人趕緊去大缸取水,卻發現水缸底下不知何時被鑿了個豁口,那些雨水早就漏了個精光。

  從山泉裏挑水再來撲火,完全就是杯水車薪,眾人忙活了一晚上,也沒把火撲滅,眼睜睜的看著大火燒熟了沒有去殼的稻米,再把它們燒成灰燼,滿山寨都是燒大米的香味,可每個人都是饑腸轆轆。

  而守著山道的四當家,遠遠地看到官兵攻上來,立刻打起精神,“守住石門,來一個殺一個!”

  這山路的岔口處,有一個天然的石門,巨石從上麵垂下來,身量高的須得貓著腰才能通過,自此處往上,都是懸在峭壁上的石路,沒有任何的緩坡,一麵是不見盡頭的峭壁,一邊是百丈高的斷崖,當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山匪們手持大刀,在石門之下設了一個帶著鐵刺的木柵欄,盯著手持長矛鐵盾的官兵,嚴陣以待。

  一裏,半裏,三十丈,十丈……

  站在最前麵的山匪咽了咽口水,滿手都是汗珠,高高舉著手中的大刀,就等著那長矛刺過來,好一刀砍回去。

  突然,那些官兵停下了腳步,在離他們十丈遠的地方,築起了一道木籬笆!然後,開始分發幹糧,吃早飯。

  眾山匪舉著大刀愣在了當場,眼睜睜的看著官兵吃了早飯,然後守在木籬笆後麵,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們。

  雙方就這麽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良久,扛著九環刀的老四受不住了,大聲朝著對麵呼喝,“你們這是何意?叫你們領頭的上來說話。”

  喊了半晌,沒人理他,官兵們在木籬笆後麵擺了個簡單的陣型,列隊於山道兩側,隻容一人從中間通過,當然,這隊伍拖得十分長,綿延幾裏地。

  老四看著那人組成的甬道,突然覺得那就是一個無盡的斷頭台,站滿了劊子手,隻等你走進去,就將你戳成馬蜂窩。

  等待良久,一個穿著銀色鎧甲的人才不急不緩地策馬而來,身姿挺拔,氣質斐然,唇邊帶著三分笑,如春風拂麵,眼中卻是冷如霜,令人遍體生寒。

  再仔細看,卻發現這人左臂帶著夾板,平端於胸前……

  “是你!”四當家如同見鬼一般瞪大了眼睛,“你,你不是……”明明是他仇家懷裏抱著的那個男寵啊,怎麽搖身一變成了官兵統領?

  樓璟冷冷一笑,“吾乃鎮南將軍,統管江州南四郡軍權,爾等在九昌作亂,本將自當前來圍剿!”

  山匪們一陣嘩然,他們雖然不知鎮南將軍是什麽名頭,但是南四郡的軍權還是知道的!原本聽說刺史調走了南四郡大半的兵力,他們這段時間才這般有恃無恐,可如今……

  “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將也不欲妄動殺戮。”樓璟運起內力,朗聲道,洪亮的聲音在山穀間回蕩,震懾人心。

  身邊一個身形寬大,中氣十足的官兵拿出一份告示,大聲念道:“但凡接受招安者,放下兵器,一個一個地從此陣中下山,登記名錄,即可轉為軍籍,成為南四郡的官兵。”

  眾人嘩然,入軍籍,這可是一個從良的大好機會,非但不用吃牢飯,還能做軍爺!

  “隻限日落之前。”輕飄飄地留下這句話,鎮南將軍便調轉馬頭,怡怡然地下山去了,留下了嚴陣以待的官兵和萬分苦惱的山匪。

  早飯還沒有送來,已經派人去催了好幾次,熬了一夜又饑腸轆轆的山匪們,看著神采奕奕的官兵,頓時覺得淒涼無比。

  “四,四當家,大當家喚您回去議事。”一個跑腿的愁眉苦臉地前來稟報,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老四猛地皺起眉頭,看了一眼對麵的官兵,躊躇片刻,把九環大刀扛到肩上,交代手下守好山門,便快步離去。

  跑腿的正要跟著離開,卻被一個小統領抓住了衣領,“狗蛋,寨中怎麽還不送飯來?”

  “哪有飯,我還沒吃呢!”狗蛋掙開,就要溜走,又被幾人拉住,非要他說到底怎麽回事,“糧倉都燒幹淨了,還吃什麽飯!”

  山下,樓璟拖了個椅子,坐到了軍師身邊,而軍師大人,則在營前支了個桌子,麵前攤著個厚厚的名錄賬本。

  蕭承鈞看了看依舊安安靜靜的山路,“這辦法能行嗎?”

  樓璟挑眉,“不信的話,我們來打個賭。”

  “賭什麽?”蕭承鈞笑著問道。

  “自然是賭……”樓璟壞笑著湊近,與自家夫君咬耳朵。

  “你……你每日除了這些,就不能想些別的嗎?”蕭承鈞無奈道。

  “我就稀罕這個!”樓璟哼哼著,拿了個空白的小賬本來,把方才的彩頭,連同蕭承鈞前日答應的補償,都給寫了進去,揣進懷裏藏好。

  蕭承鈞失笑,他還沒有答應的吧?正要同那家夥理論,就見山上熙熙攘攘地走下來許多人,皆是兩手空空。

  九崎山的山路險峻,原本是山匪們的倚仗,如今卻成為了阻攔他們逃跑的障礙。山寨裏沒了糧食,苦守著就隻能餓死,而日落之前投誠,還能混個軍籍,傻子才留在山道上拚命呢!有了第一個叛逃的,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小統領們阻攔不及,索性跟著一起逃了。

  “排成一隊,一個一個來!”王直帶著營中駐守的兵,維持著前來登記的秩序。

  蕭承鈞一看這陣仗,便喚了書記官來,把筆塞給他交代了幾句,又叫了一個小兵來,對那些山匪問話方便書記官記錄,便甩手離開了案桌。

  樓璟看著偷懶偷得理所當然的軍師,頓時覺得心癢癢,慢慢湊過去,正要說什麽,就被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斷。

  “報——啟稟大將軍,山寨匪首斬殺數十投誠之人,把楊小姐縛於陣前,正要衝下山去!”山上信兵騎馬來報。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冒牌紳士 現世太子妃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