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6節

  樓璟搖了搖頭,把下巴擱到蕭承鈞的肩上,“我把什麽都給了你了,你怎麽可以不信我呢?我現在可是身無分文,要買個妾都買不起了。”

  “哈哈……”蕭承鈞被逗笑了,摟住他的腰身拍了拍,“是我不好。”

  “嘴上說說就行了?”樓璟轉頭咬他脖子。

  被晾在在正堂的楊興不明所以,等了半天也不見兩人回來,料想是不是出了什麽事,便出門去尋,剛剛轉過回廊,就看到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的樣子,驚得張大了嘴巴。

  蕭承鈞轉頭,看到了楊興一閃而過的衣角,眸色微沉,拍了拍咬著他不撒口的家夥,“那你待如何?”

  樓璟湊到自家夫君耳邊,輕聲嘀咕了幾句,這下蕭承鈞不僅耳朵變紅,整張臉都紅了。

  閩王殿下有沒有答應樓璟提的道歉條件暫且不提,卻說楊興聽說樓璟便是鎮南將軍,振奮異常,當即就跪下求樓璟救救他的女兒。

  “既然已經許給了國公爺,便與世子是一家人了……”楊興剛剛跪下,就被樓璟扶住,讓他起來。

  話說到這份上,樓璟也不能坐視不理,畢竟南四郡的兵權如今在他手裏,左右也是要整頓一下軍務,借著救楊家小姐的名頭試試兵力,倒也不錯。

  打個九崎山費不了多少時間,反正救的不是樓璟的未婚妻,蕭承鈞便也點頭應允了,隻是聽著那句“一家人”,還是覺得別扭。

  楊興很是高興,幹脆就留他們在郡府中住下,“軍營中雜亂,世子還有傷在身,住在那裏怕是不便。”這般說著,悄悄看了一眼樓璟身邊的蕭承鈞。

  蕭承鈞仿佛沒有看到楊興的目光,淡淡道:“便在這府中住下吧,讓武衛將軍過來見你。”

  “不行。”樓璟搖了搖頭,武將赴任不同於文官,文官隻要坐在衙門裏找下屬來訓訓話便是,武將則必須到軍營中去,若不能震懾住下屬,以後會很不好管。

  用罷午飯,向楊興借了幾匹馬頂替受傷的馬匹,樓璟便帶著幽雲衛十二人,直奔南四郡大營而去。

  蕭承鈞不放心他一人騎馬,隻得跟著前往。

  送走了一行人,楊興去問那九崎山二當家的審問結果,“他們緣何截殺鎮南將軍?”

  衙役剛剛知道,那被人抱在懷裏的嬌弱公子,竟然是鎮南將軍,愣怔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因為將軍在潯陽殺了幾個流竄的山匪,其中一人是那四當家的拜把子兄弟。”

  卻原來,那四當家聽聞兄弟的山寨被端了,就過江去接他,誰料去到約好接頭的城隍廟,隻看到了兄弟的屍體,甚是惱火,捉住未曾走遠的難民,得知是一夥騎著高頭大馬的人所為,一路跟著到了臨江,靠著先行安排好的船隻過江,回到山寨布置人手,定要將這些仇人在九昌截殺了報仇。

  “老爺,我的珍兒是不是有救了?”回到內衙,楊夫人就急急地拉住楊興詢問。

  楊興看著憔悴的發妻,點了點頭,“樓家世子爺竟然就是新派來的鎮南將軍,他已經去調兵了,珍兒很快就會回來的。”

  “阿彌陀佛,謝天謝地,”楊夫人雙手合十,想起丫環說的,前廳的兩個公子都是人中龍鳳、一表人才的樣子,心思不由得活絡起來,“老爺,出了這等事,珍兒再想嫁個好人家怕是難了,既然那樓家世子英武不凡,莫不如將珍兒嫁與世子做側室,也好過嫁給那……”

  “莫胡說!”楊興立時打斷了妻子的話,想起蕭承鈞那清貴無雙的氣質,不由得雙手互相握了握,回廊上的一幕,讓他對於蕭承鈞的身份有了幾分猜測,若當真是閩王,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太過駭人,不是他這等四品小官能插足的。

  軍營在九昌郡的東邊,離九昌城也就五十裏左右,未到黃昏,一行人便已經到達。

  在一片山脈的交匯處,有一片廣闊的平地,正是南四郡軍營的所在,遠遠的就能看到高高的瞭望木欄。

  “來者何人?”門哨站在木樓上大聲喊道。

  “吾乃欽封鎮南將軍,速速開門!”樓璟揚起手中的兵符,運起內力,聲如洪鍾,頓時傳遍了整個軍營。

  原本黃昏之前軍營裏就比較寂靜,這一聲傳開來,在山穀中回蕩不止,那哨兵不敢怠慢,高聲應和,“還請稍待,小的立時稟了眾將軍!”

  不多時,兩人身著校尉盔甲的副將帶著一隊人馬快步前來,打開柵欄迎了上來。

  “見過鎮南將軍!”越騎校尉看過樓璟手中的兵符,立時躬身行禮。

  步兵校尉跟著抬手,“將軍請!”

  樓璟並不下馬,輕踢馬肚,帶著自家夫君和十二個幽雲衛,快速躍進了營中。

  兩個校尉對視了一眼,軍中規矩,戰時在營前不得久留,速速進營以防敵人入侵,看來這位鎮南將軍可不是混日子的勳貴子弟。當下不敢怠慢,兩人也速速去了中帳。

  樓璟一撩衣擺,直接在中帳的主位上坐了,十二個幽雲衛齊齊的列於左右,麵色冷肅,氣勢懾人。

  蕭承鈞拖了張椅子在下首坐了,眼帶笑意地看著不同以往的自家王妃,覺得很是新奇。

  不多時,兩個校尉帶著十幾個小將前來拜見。

  “屬下越騎校尉張繞!”

  “屬下步兵校尉王直!”

  幾個小將也跟著上前稟報自己的職位和名字。

  兩個從四品的校尉,在這個約有兩萬人的軍營中是副將,而在鎮南將軍來之前,他們歸一位四品武衛將軍統管,當然武衛將軍品級不高,真正的軍權是在刺史的手中。

  幾個小將見樓璟隻有十七八歲的樣子,都有些驚訝。

  “怎不見武衛將軍?”樓璟掃視了一圈,冷聲道。

  “回大將軍,武衛將軍被刺史大人調去剿匪了。”越騎校尉張繞答道,趁機看了一眼樓璟的臉色,奈何樓璟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隻得老老實實地低下頭。

  樓璟兩指在桌上緩緩地敲了敲,“吾名樓璟,封號鎮南將軍,世襲安國公世子,自今日起接管南四郡軍營,營中二萬五千零四十一名將士,皆歸本將統帥,

  “是!”眾人齊聲應是。

  步兵校尉王直卻是暗自心驚,營中帶上夥夫雜兵,添上武衛將軍本人,當真是二萬五千零四十一名,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此乃吾之軍師——元先生,禮遇當視若本將,”樓璟抬手指了指蕭承鈞,又看向一身黑衣的十二個幽雲衛,“此為太祖欽封幽雲十六騎,本帥親衛,不在軍籍。”

  有小將忍不住驚呼,幽雲十六騎!那可是在開國以來就被傳得神乎其神的鬼魅之軍!

  “王直。”樓璟不理會眾人反應,繼續交代規矩。

  “末將在。”步兵校尉抱拳應到。

  “如今營中剩餘兵力幾何?”樓璟將兵符放在指間,靈活地翻轉。

  “武衛將軍帶走騎兵一千,步兵一萬,如今營中剩餘騎兵一千,步兵一萬兩千五百,其餘為雜兵。”王直不敢打哏,麻利地將數目報出。

  樓璟沉默不語,將兵符扣在桌上,靜靜地看著眾人,冷下臉來。

  那些小將也不敢亂看了,齊齊低下頭。

  “刺史何時借的兵?”樓璟問道。

  “十日前。”王直答道。

  十日前,就是樓璟封將軍的旨意剛剛下來的時候,可以說旨意還未到達,刺史可以調兵,但是他來了這裏,江州刺史卻絲毫沒有還他兵力的意思,連聲招呼也不打。

  樓璟勾唇,看了一眼額上冒汗的兩個校尉,忽然換上了輕快的語氣,“本將今日初到,與眾位都不相熟,今晚我出錢,請眾位兄弟喝酒。”

=========================================

  作者有話要說:朝華離顏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4 13:15:45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3 23:14:05

  謝謝兩位大人的地雷~╭(╯3╰)╮

☆、第六十五章 圍山

  軍營中戰時是不許飲酒的,平日裏也隻有大將宴請之時方能敞開了喝,此言一出,眾人緊繃的心弦頓時輕鬆不少,甚至生出了幾分期待。是非分明、張弛有度,才是大將所為。

  樓璟來之前,已經讓雲九在九昌城采買了一整車的美酒,兩籮筐的鹵肉,在天黑之前運到了軍營之中。

  男人們,尤其是軍營裏的漢子,隻要喝一頓酒,就能從充滿敵意變成稱兄道弟。

  “將軍年少有為,末將欽佩不已。”張繞端著酒碗,率先走到樓璟麵前。

  樓璟但笑不語,舉起酒碗與他相碰,一口飲盡。

  眾人見將軍如此好說話,紛紛躍躍欲試,按著品級地位,挨個過去敬了一番。

  “將,將軍,我,我叫李大牛,是個夥夫……”雜役營的統管有些口吃,見大家都敬了一番,不好不去,隻得磕磕巴巴地說了一番,一張憨厚的臉漲得通紅。

  樓璟耐心地聽他說完,笑著把酒喝了,“糧草於軍中很是重要,夥夫做得好,一樣可以做將軍。”

  “真,真的嗎?”李大牛看著鎮南將軍那溫柔可親的笑容,憨憨地笑。

  “當然是真的了,回頭封你做個燒餅大將軍!”張繞笑著拐住那憨牛的脖子,把他拉到一邊去了,省得在大將軍麵前繼續丟人。

  給軍中人喝的酒自然不能是那甘甜綿長的桃花釀之類,全是辛辣的烈酒,眾人喝得很是過癮,而樓璟就坐在主位上,來者不拒地一碗一碗地幹,酒水順著唇角不斷地流出來,順著脖頸沒入衣襟之中,很快就把前襟打濕了一片。

  蕭承鈞晃了晃手中的酒盅,在宮中常喝的都是淡酒,如今嚐著這甘醇的烈酒,別有一番滋味,隻是他周身氣息淡漠清冷,帶著些不怒自威的嚴厲,讓眾人不敢造次。

  “元先生,咱也喝一杯!”喝高了的張繞晃晃悠悠地走到蕭承鈞麵前,遞給他一碗酒。

  蕭承鈞看了看眼前的粗陶碗,放下手中的白玉杯,幹脆地接過來,“請。”

  粗陶碗配上廉價的烈酒,一口悶了,頓時被濃烈的酒氣從舌尖燒到胸腹,辛辣之餘,卻也有一股難掩的爽快,蕭承鈞從沒有這樣喝過酒,突然覺得這般暢飲當真是一種快事。

  “軍師,好酒量,跟我以前見過的讀書人都不一樣。”張繞原本是存著幾分戲耍之心的,誰料這大將軍的軍師也不是個軟柿子。

  “我也算不得讀書人。”蕭承鈞微微一笑,抬頭去看樓璟,那一雙美目因著烈酒而變得醺醺然,正一瞬不瞬地看著他,滿目柔情。

  宴飲到了子時方歇,眾人歪歪扭扭地倒在中帳,蕭承鈞扶著喝得腳軟的大將軍,往他的營帳中去。

  出得中帳,微涼的夜風吹走了幾分醉意,樓璟抬頭看看天上一勾新月,“四月了。”

  蕭承鈞仰頭看了看,月牙如一條金線,呈上弦之勢勾於深沉的夜空,“是啊……”轉眼已經離京一個月了。

  “從這裏到閩州,三日便可,”樓璟趴在自家夫君肩上,一步一步地跟著往前走,“再陪我兩日,我就跟你走。”

  蕭承鈞摸了摸他熱乎乎的腦袋,“若你以後長駐此地,我可以在交界處修個行宮。”他這藩王也不知也做幾年,幸而樓璟離得不遠。

  “好啊,我就在行宮隔壁修個鎮南將軍府。”樓璟笑嗬嗬地說,眼皮卻沉得快睜不開了。

  蕭承鈞拖著他走了一會兒,看看左右無人,幹脆把喝大了的鎮南將軍打橫抱起來,那人毫不反抗並且自覺的窩進他的懷裏,乖乖地靠在頸窩蹭蹭,尋了個舒服的地方睡了。惹得蕭承鈞輕笑出聲,低頭在他臉上親了親。

  京城裏的勳貴們甚少能喝過樓璟,所以這還是頭一次看見他喝醉的樣子,沒想到竟然變得這麽乖。就像一隻牙尖嘴利的貓,平日裏動不動就打滾耍賴撓人衣角,這會兒卻軟綿綿地縮起爪子任他揉捏。

  次日清晨,樓璟醒來,看到完完整整穿著內衫,把他抱在懷裏睡得安穩的閩王殿下,頓時覺得……後悔萬分!

  昨天就不該逞英雄,喝那麽多酒,連裝醉占便宜的力氣都沒有,直接睡過去了!

  “唔……”樓璟不滿地張口,一下一下咬著蕭承鈞的下巴。

  蕭承鈞無奈地睜開眼,揉了揉樓璟的腦袋,“這麽早就餓了?”

  樓璟翻身,把閩王殿下壓在身下,看著那張英俊的麵容,俊逸的五官在晨光中變得深邃起來,覺得呼吸一緊,用清晨會變得精神抖擻的地方,互相打了個招呼,“這裏餓了!”

  “嗯……”蕭承鈞被蹭得輕哼一聲,忙扶住他,“別鬧了,你不是還要去點兵嗎?”

  “你都沒有誠心誠意跟我道歉。”樓璟不滿道,說好了昨晚補償他的,結果……

  “你自己睡過去了,我有什麽辦法?”蕭承鈞輕笑,把騎在他身上的家夥扒拉下去,翻身繼續睡。

  樓璟扁了扁嘴,起身穿上盔甲,出帳前還不忘給蕭承鈞掖了掖被角,這才滿心哀怨地出了營帳,去操練他新接手的軍隊。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