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5節

  “啊——”老四怒吼一聲,全力掀開雲一的刀,拚著被雲一砍傷的危險,不管不顧地朝蕭承鈞撲過來。

  蕭承鈞抬劍擋下那重重一刀,樓璟抬腿,一腳將他踹了下去。

  那大漢在地上跌了個跟頭,毫不戀戰,翻身騎上一匹馬就跑,雲十二拉開弓,朝著那人的背後就是一箭,熟料那人仿佛背後有眼一般,伏在馬背上躲過箭矢,在小路上一拐,不見了蹤影。

  幽雲衛的馬匹好幾個都被石塊砸傷了,眾人首要是保護主人,便沒有再去追。

  那些姍姍來遲的官兵,將膝彎中箭的人並幾個沒跑得及的小嘍囉捉住,捆嚴實了,雲八立時上前跟這些官兵套近乎,並且說明白他們是無辜被搶的過路人。

  為首的一人聽完雲八的話,轉身衝著蕭承鈞抱拳,“我們乃是九昌郡郡府衙役,路過此處辦差,還請公子和護衛們跟我等去一趟衙門,好跟郡守大人交差。”

  九昌郡郡守?樓璟眉角一抽,那不就是要把女兒送去安國公府做側室的那個楊興楊大人嗎?差點都給忘了,他這次出來,還得幫自己父親催促親事呢!

  “可是方才碰著胳膊了?”蕭承鈞見樓璟神色不對,蹙眉問道。

  樓璟搖了搖頭,低聲在蕭承鈞耳邊說道:“我恰有事要見一見那位郡守。”

  蕭承鈞微微頷首,對那衙役道,“既如此,便往郡府走一遭吧。”

=======================================

  作者有話要說:嗷,今天沒有更出粗長君,還更晚了QAQ

  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1 23:41:08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1 22:58:21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1 22:56:36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六十三章 郡守

  幽雲衛的馬匹被砸傷了兩匹,還有一匹被搶走了,眾人隻能牽著受傷的馬匹慢慢往城中去。

  就是苦了那個受傷的“二當家”,身上還帶著箭矢,走路艱難,衙役便向幽雲衛借了匹完好的馬,將他駝上走。那人胸前一箭並沒有傷到要害,隻是膝彎那一箭弄得他走不得路,坐在馬背上,身上拴著繩子,卻又忍不住地往樓璟那邊看。

  打從出生,他就沒見過比樓璟更好看的男人,身形修長,眉目如畫,如今嬌弱無力地倚在他人懷中,讓人生出將之壓在身下狠狠疼愛的衝動。山寨以前搶來的那些女人、公子,沒有一個能比得上的。

  樓璟瞥了一眼那賊眉數目的山賊,往蕭承鈞懷裏縮了縮,“夫君,他用眼睛輕薄於我。”

  蕭承鈞低頭看了一眼好似被嚇到了的美人,忍住悶笑的衝動,抬頭看了一眼那人,輕按赤霄劍鞘的機扣,寶劍頓時彈出明晃晃的一節,冷聲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那人縮了縮脖子,不敢再看,美人雖好,他也得有命消受才行。

  雲六沒有一箭射死他,便是為了留個活口問清楚來龍去脈,但如今礙於九昌郡的衙役在場,不便多問,夫夫兩人就隻能小聲地咬耳朵。

  這些突然出現的山匪明顯不是為了劫財劫色,而是為了尋仇。潯陽與九昌相隔兩三百裏,還有一條沒有渡船的大江阻攔,那個難民是如何到了這裏的?觀那九環刀大漢的言行,想必那些被他們殺掉的人中有那人的親友,才會這般拚命。

  “你說在渡船上做手腳的,會不會是他們?”樓璟蹭著蕭承鈞的耳朵道。

  “不會,”蕭承鈞搖了搖頭,耳朵被熱氣噴得癢癢的,借著說話的動作微微側頭,也貼到樓璟的耳邊說道,“他們要害我們,沒必要去找縣衙的捕快。”這些山匪還是挺害怕官兵的,要害他們,直接給那些艄公錢財便是了。

  樓璟被那低沉悠揚的聲音弄得心癢癢,忍不住張口,咬住了那修長白皙的脖頸。

  “唔……別鬧。”蕭承鈞伸手拍了拍懷中的家夥。

  那邊坐在馬上的囚犯,忍不住往這邊瞥一眼,這一瞥不打緊,差點讓他從馬上掉下來,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不敢再看。

  “大人!”領頭的衙役突然高聲喊著,往前跑了幾步。

  兩人抬頭,就看到有一個身著官服的男子,帶著幾個衙役,從山上的小路下來,緋色外罩繡雲雁圖紋,乃是正四品的官服,在這九昌郡中,應當隻有郡守大人是這個品級了。

  樓璟仔細看了看,那楊郡守約莫四十歲上下,氣度儒雅,隻是麵色頹然,很是沮喪的樣子,額間有一條深深的皺紋,想必是常常皺眉所致。

  “大人,我們捉到了九崎山的二當家。”衙役很是高興地對郡守說道。

  楊興一愣,抬頭看了看那捆在馬上的人,微微頷首,臉上的憂愁還是不減分毫,等樓璟他們的馬匹走到近前,方打起精神看了看蕭承鈞,暗歎這少年人氣度不凡,不敢小覷,率先開口道:“本官乃九昌郡郡守,若是爾等有急事要辦,去衙門裏說清楚,畫個押,即可離去。”

  蕭承鈞暗自點頭,這郡守看來是個辦事明白的人,便開口道:“我這弟弟身上有傷,不便下馬行禮,還望大人莫怪。”

  “無妨。”楊興擺了擺手,轉身上了停在路邊的馬車。

  到了郡府衙門,把向師爺解釋的任務交給雲八,同時讓雲十六去打聽那九崎山山寨的事,而樓璟則拉著蕭承鈞,攔住了辦完事要去後衙的郡守大人。

  “不知兩位公子有何賜教?”楊興有些疲憊地問。

  “在下姓樓,奉家父之命,前來九昌郡看望郡守大人。”樓璟右手還帶著夾板,想要做出風度翩翩的樣子也不能,隻能單手行了個禮。

  楊興頓時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安國公世子?失禮,失禮……”

  “楊大人不必客氣,父命難為,小子隻得來打攪了。”樓璟對這楊興印象不錯,不欲與他為難。

  楊興忙請了他們去內衙喝茶,進屋換了身常服來見客。

  出於對彼此的信任,蕭承鈞並沒有問樓璟要來做什麽,此事聽聞是安國公的意思,忍不住蹙眉,樓家父子的關係他很清楚,他的王妃是絕不會真心幫父親做什麽事的。

  “莫皺眉,”摟緊放下杯盞,揉了揉蕭承鈞的眉心,“你看楊郡守額上的溝壑,這麽俊的麵容早早有了皺紋就不好了。”

  蕭承鈞握住他的手,微微地笑,正要說什麽,換了一身青衫的楊興已經走了進來,便止了話頭。

  “招待不周,還望世子莫怪。”楊興勉強地笑了笑,朝兩人拱手,並沒有貿然問蕭承鈞的身份,與樓璟如此親密,又氣質清貴,想必也是京中的勳貴,人家不願多說,他也不好開口。

  “楊大人客氣了,”樓璟笑了笑,“大人不必擔心,我來此非是要催促什麽,若是大人有什麽為難盡可告知,樓家也不是不通情理的。”父親不通情理,他可不能讓樓家的名聲敗壞。

  楊興聞言,不由得鬆了口氣,“讓世子見笑了,非是下官拖延婚期,上月便往京中送嫁了,隻是……哎……”

  蕭承鈞聞言,心中一緊,婚期,送嫁?樓家與這千裏之外的楊家扯上關係,而且能讓樓璟聽父親的話辦的事,可不隻有婚事了嗎?

  “這一路上的情形我也看到了,自會稟明父親的,大人不必著急。”樓璟暗示楊興,此事還有商量的餘地,沒必要把嫡小姐送去做側室。

  “哎,實不相瞞,小女如今並不在府中,”楊興說著,臉上的愁容更甚,“送嫁的途中,被那九崎山的匪首給擄了去!”這般說著,這不惑之年的郡守大人,眼眶發紅,差點忍不住落下淚來。

  “什麽?”樓璟一驚,這九崎山的山匪竟猖狂到此等境地了?

  這般反應落到蕭承鈞眼中,那便是擔心那小姐的安危了,藏在袖中的手漸漸握緊,心中想著應當相信樓璟,卻又清楚地知道,樓家隻有樓璟在適婚的年紀且沒有娶妻,再自欺欺人也說不過去。

  樓璟隻顧著好奇山匪的事了,沒有注意到自家殿下的神情。

  楊興也不隱瞞,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盡數告訴了樓璟,卻原來之前郡中還有些兵力,山匪擾民,他就帶兵抗匪,意外捕獲了九崎山的匪首,關在大牢之中。

  後來刺史開始剿匪,將郡中的兵都給調走了,隻留下了為數不多的守城兵,他這個郡守手中就剩下了幾個衙役可用,恰好這時候到了跟樓家約好的送嫁時間,隻有家丁護送小姐往京城去,剛出了九昌城,就被突然出現的山匪擄走了。

  “那九崎山的四當家懂兵法,要我交出匪首才肯放了小女。”楊興說到這裏,忍不住再次歎氣。

  他一個書生,跟那些山匪實在是說不明白,將那匪首放了,那些個人卻沒有遵照約定,至今扣著他的女兒,今日他便是帶人前去交涉,誰知那匪首說要把楊家小姐留在山寨裏做壓寨夫人,氣得楊興差點背過氣去。

  “我可憐的女兒啊,爹爹對不住你……”楊興說到這裏,終忍不住哭了起來,想他十年寒窗苦讀,便是為了金榜題名,讓全家過上好日子,誰料想事事不順,還連累得女兒跟著受苦。

  樓璟歎了口氣,“怎麽不向刺史要些兵力呢?”這楊興也是夠倒黴的,聽說是跟二嬸娘家有親戚關係,走投無路才去跟樓見榆借錢,沒料想那樓見榆見楊興品貌端正,猜測他女兒應當長得好看,無所抵押之下便讓他簽下那用嫡女抵債的荒唐契書。

  “刺史大人讓我去向南四營借兵,可那兵營隻認兵符,哪裏是我借的來的。”楊興對那刺史很是惱恨,但畢竟是他上峰,不好說什麽。

  “楊大人不必憂心,我……”樓璟一句話沒說完,身邊的蕭承鈞霍然起身,不由疑惑道,“元郎?”

  蕭承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幽黑的眼眸中劃過一抹疼痛,轉身便走,不論樓璟有沒有答應這門親事,單說他對那小姐如此上心,已然讓他難以忍受了。

  “失禮了。”樓璟一驚,連忙起身,朝楊興打了個招呼就追了出去。

  “元郎,元郎!”蕭承鈞走得很快,樓璟胳膊傷著,跑起來會疼,跟得頗為吃力,“唔……痛……”

  這一聲痛呼,使得腳下生風的蕭承鈞頓住了腳步,轉身去看,眼前一花,就被撲上來的樓璟按到了廊柱上。

  樓璟臉色有些發白,按住蕭承鈞的肩膀問道:“你怎麽了?”

  蕭承鈞閉了閉眼,他也曾想過,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什麽約束,若是在他登基之前,等不及的樓璟娶妻生子,他也不會說什麽,可是事到臨頭,他卻發現自己根本不能忍受,“這門親事,你可是答應了?”

  樓璟看著蕭承鈞的反應,愣了愣道:“……啊?”

======================================

  作者有話要說:_(:з」∠)_這兩天狀態不好,等我狀態好些,再補上福利吧QAQ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3 08:52:34

  水影妖月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3 07:44:49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3 05:16:36

  learnwait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3 00:51:08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10-12 23:48:14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2 23:36:50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火箭炮~嗷嗷~抱住麽麽噠~

☆、第六十四章 軍營

  他答應什麽了?樓璟一時沒反應過來,爹要娶側室,他還能攔著不成?他的閩王殿下為什麽要生氣?

  “我知道,父命難為,你……”忍了又忍,這種委曲求全的話,蕭承鈞再也說不下去了,一把抓住樓璟的衣領,“你隻能是本王的妻子,不許你娶與任何人定親,假的不也不行!”

  樓璟眨了眨眼,愣愣的說,“可,可我爹要娶側室,我也不能攔著……”

  這話說完,兩人都愣住了。

  竟然,是安國公要娶楊家小姐嗎?怎麽這樣!

  殿下以為是他要娶妻,所以生氣了?

  蕭承鈞攥著衣領的手漸漸鬆開,一雙耳朵也紅成了瑪瑙色,

  樓璟的嘴巴卻禁不住咧開了,歪著頭湊過去蹭蕭承鈞的鼻尖,“元郎,你這是……吃醋了?”

  “本王不過是給你個警告,”蕭承鈞惱羞成怒地試圖推開樓璟,去被他欺上來,堵住了雙唇,“唔……”

  樓璟心中很是愉悅,他的殿下,竟為了一個小小的可能就生氣,那麽將心比心,是不是可以期待,以後蕭承鈞可以為了他不納妃嬪呢?

  極盡纏綿的一吻,成功地安撫了蕭承鈞的羞惱,緩緩地伸手,摟住樓璟的身子,一邊輾轉糾纏,一邊輕輕撫弄他的脊背。

  “嘶……”樓璟輕吸了口涼氣,委屈地看著被吻得有些迷茫的蕭承鈞,“疼……”

  蕭承鈞這才想起他背上還有傷,趕緊住了手,看著樓璟依舊蒼白的臉,微微蹙眉,“方才是不是碰到胳膊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