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4節

  “啊……”饒是再如何小心,樓璟還是忍不住痛哼出聲。

  蕭承鈞心疼得無法,隻能緊緊抱著他,輕輕地吻他不斷冒冷汗的額頭,“再過一個時辰天就亮了,雲一他們會過來找我們的。”

  樓璟微微頷首,靠在蕭承鈞胸前蹭了蹭,“你冷不冷?”

  兩人渾身都濕透了,如今被夜風一吹,頓時冷得透骨。

  蕭承鈞脫了兩人的外衣,擰了幾把,放到一邊晾著,卻並沒有鬆開兩人腰間的繩結,“多虧了這繩結,否則咱倆怕是都活不成了。”

  方才那般凶險的境況,如今想來,若不是兩人綁在一起,互相拉扯著,當真難活。冷靜下來,便是劫後餘生的喜悅,兩人靜靜地相擁,互相依偎著取暖。

  蕭承鈞感覺到懷中的體溫在緩緩升高,不由得一驚,伸手摸了摸樓璟的額頭,“發熱了,你是不是還有外傷?”以樓璟的身體,斷不會因為吹一會兒冷風就發熱,定然是身上有外傷所致。

  樓璟蹭了蹭蕭承鈞冰涼的臉頰,“內力運轉而已,給你暖暖身子。”

  安國公府世代相傳的內家功夫,不僅可使身體輕盈,跳得高跑的遠,練至一定境界,還可以借由筋脈的流轉,內力外放,正如現在這般,充當人肉暖爐。蕭承鈞聞言,這才稍稍放下心來,索性解開兩人的已經,將微涼的胸膛貼在一起,互相依偎著取暖。

  江水一波一波衝刷著巨石,枯坐在石堆中的兩個,仿若坐於孤舟之中,在無盡的黑暗中沉淪漂泊,孤獨無助,幸而有彼此在身邊,方不覺恐慌。

  沒過多久,天色就蒙蒙亮了起來,蕭承鈞用半幹的外衣包住懷中人,小睡了一會兒,很快就被晨光驚醒過來。

  舉目遠望,這才看清他們的所在,乃是一片亂石灘,青黑的怪石嶙峋而立,參差錯落,小船的木板還在石縫中夾著,木板的碎屑堆中,掩藏著一條人腿,身體被巨石擋住了,看不清楚。

  蕭承鈞一驚,拔出了腰間的寶劍,那條人腿動了動,慢慢爬了起來,待看清了那人的臉,頓時鬆了口氣,竟是善治外傷的雲七!收劍入鞘,蕭承鈞忙把人叫過來。

  “這劍倒是還在,”樓璟靠在自家夫君身上,看著華光四溢的寶劍,“咦?這是赤霄?”

  之前因為劍鞘上包著一層布,樓璟一直沒有注意,這會兒看到嵌著九華玉的劍柄,才發現,這竟是他拿去討好皇後的赤霄寶劍,難怪在廟中能一劍斬斷大刀。

  “父後不放心,讓我帶著這把劍。”蕭承鈞將劍合好,幸而這劍鞘有機扣,換做別的劍,估計早被衝走了。

  雲七回過神,立時跪下行禮,順道把還在石灘上昏迷的雲八推醒,兩人快速聚了過來。因為站在船頭,這兩個幽雲衛倒是沒受什麽大傷,隻是被浪卷過來拍暈了。

  “屬下斬了那艄公一刀,他想必也走不遠,”雲八查探了一圈,回來稟報,“這裏乃是江心,沒有看到雲五和雲四。”

  雲五和雲四當時在船尾,這會兒不知被卷到了何處,蕭承鈞歎了口氣,摸了摸樓璟蒼白的臉。

  雲七削了兩片木板,將樓璟的胳膊夾住綁好,他的胳膊傷到了筋骨,但並非完全斷了,骨頭上可能有些裂傷,需要修養些時日。

  卻說雲一他們那艘船,因著風浪大,與樓璟的船離得並不近,行至半路,那艄公妄圖害他們,被雲三一把製住,拿刀逼著去尋主人的船隻,奈何江上漆黑一片,什麽也看不到。

  雲二和雲十奪了竹竿,自己撐船,雲九就在船艙裏盤問那艄公,雖然艄公熟知水路,這一帶卻有不止一個亂石灘,他們隻得一個一個地找尋,還要防著船隻撞到礁石。水聲巨大,怎麽樣的呼喊都不管用,心急火燎地找了一個時辰,天光才稍稍亮起來。

  遠遠的看見坐在高高的巨石之上的兩人,幽雲衛們差點喜極而泣,齊齊跪在亂石灘上請罪。

  蕭承鈞抱著樓璟坐到船上,雲九綁著艄公在船頭指路,雲二撐船,總算有驚無險的到達了對岸,牽著馬匹的雲十二和雲十三正站在碼頭等著他們。

  “誰讓你害我們的?”找了間客棧落腳,雲九提著艄公去了柴房,晃著手中明晃晃的佩刀問道。

  “饒命啊,我……我隻是聽命行事……”艄公嚇得直哆嗦,顛來倒去就那麽幾句話,有人交代了他把這船上的人扔在江中心的亂石險灘,事成之後就給他五百兩銀子。

  “是什麽人?”蕭承鈞手裏倒了藥油,一邊給樓璟揉著青紫的脊背,一邊問雲九。

  樓璟不僅僅傷到了胳膊,身上也被撞得青紫了一大片,如今趴在客棧的床上,哼哼唧唧地讓蕭承鈞給他揉藥油。

  “是臨江縣衙的一個捕快。”雲九沉聲道,那艄公正是因為認識那人,才敢做這筆生意。

  “捕快?”蕭承鈞手中一頓,原本料想是他暴露了行蹤,是京中跟出來的那些刺客所謂,但若是那些人,如何能指使得動臨江的捕快?

  “疼……”樓璟立時呼痛,那猛然用力的手趕緊離開,他便順勢蹭到蕭承鈞的腿上枕著。

  蕭承鈞沉默片刻,又倒了藥油繼續給他揉捏,“可尋到雲五和雲四了?”

  “還沒有消息。”雲九說起這個,語氣很是低落,他們十六個人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兄弟,兩人生死不明,他們十四個也很是難過。

=======================================

  作者有話要說:幾個幽雲衛的分工:

  雲一,統領9

  雲二,記地形10

  雲三,暗殺11

  雲四,近身護衛12

  雲五,近身護衛13

  雲六,弓箭14

  雲七,外傷15

  雲八,消息16

  PS:文中的地名與曆史上真實的地名有關係,但並不是那個(拍飛~)咳咳,另外,那個鬆鼠桂魚在古代的時候確實是鹹的,並不是我們現在吃到的這種酸甜味的

  PPS:最近聽說有同學在淘 寶買《妻為上》的定製書,花了大價錢,真的很不劃算,定製是可以隨時複活的,大家如果因為某些原因錯過了定製,可以留言告訴我,我可以再開的,沒必要去花那個冤枉錢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1 05:27:31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0 21:01:03

  謝謝兩位大人的地雷~╭(╯3╰)╮

☆、第六十二章 遇匪

  “留兩個人在這附近找他們,其餘人明日繼續趕路。”蕭承鈞也沒問樓璟的意見,直接下了命令。

  雲九驚喜地抬頭,“謝殿下寬仁,但……”原本作為侍衛丟了就該自己跟上,哪有讓其他人找的道理。

  樓璟擺手,“就照殿下的意思辦吧。”昨夜著實凶險,他和蕭承鈞有錦帶連著都差點喪命,不過他覺得幽雲衛應當不至於如此不濟,這是爺爺留給他的寶貝,他也不願意有所折損。

  雲九難掩喜悅地躬身告退,出去與雲一商量留下的人手。

  “此事,不應是京中那些刺客所為。”蕭承鈞把手移到樓璟的蝴蝶骨上,那裏有一大片碰傷,青紫色的印跡有變黑的趨勢,看著很是讓人心疼,手上的動作也輕了不少。

  樓璟抱著自家夫君的腰,享受地眯起眼,這種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麽,但機會難得,可得吃足了豆腐才行,“安順他們走的是哪條路?”

  按理說,蕭承鈞這一招金蟬脫殼,該是瞞過了那些個尾隨的人,那麽這次在對他們下手的,當另有其人。

  “他們走的江州東邊,從宣陽一帶入閩州。”蕭承鈞微微蹙眉道。

  潯陽在江州偏西的地方,並非是去閩州最近的路,且臨江鶴嘴彎不好過,以就藩王爺的身份,大包小裹的,定然會選擇最為平坦的道路,所以安順他們就“按常理”走了那條路。宣陽與潯陽相去三百裏,刺客們絕不會追過來的。

  渡江一事毫無頭緒,兩人暫時不再想這事,相擁著在床上好好歇息了一日,次日方動身往九昌郡去。

  整個江州分為南、北、西,各四郡,西四郡靠著巴蜀一帶,土地貧瘠,南四郡則緊鄰閩州與嶺南一帶,山嶺遍地,九昌郡就是南四郡中最大的一個郡,南四郡的軍營也在九昌與鄰郡的交界上。

  樓璟出來的目的雖然是為了尋夫,但皇上給的差事還是要辦的,因而兩人要先去九昌軍營裏點個卯,讓眾人知道他這個鎮南將軍來了,才好跟著蕭承鈞去閩州吃海魚。

  過了江,難民就沒多少了,眾人一路走得很順暢,官道上也有了茶棚和小吃攤。

  “胳膊疼嗎?”蕭承鈞勒馬,讓幽雲衛去茶棚裏灌些茶水,伸手攬了攬懷中人的腰身,讓他坐正些。

  “不疼。”樓璟靠在閩王殿下的懷裏很是舒服,因為傷到了胳膊不能騎馬,他們就共乘一匹了,好在樓璟的汗血寶馬和蕭承鈞的青驄馬都是上等好馬,駝兩個人也不顯勞累。

  “主人,此地離九昌城隻有二十裏了。”雲八向茶攤老板打聽了路程,過來回稟道。

  “那便到城中再用飯吧,”蕭承鈞讓幽雲衛上馬,順手在包袱裏摸了一塊幹糧遞給樓璟,“餓的話,先吃個。”

  樓璟張口叼住那烤的焦黃的燒餅,開心地拿著啃了一口,由著蕭承鈞把他圈在雙臂間。蕭承鈞輕抖韁繩,身下的汗血寶馬便撒開蹄子跑了起來。

  即便快到九昌城了,官道兩邊還盡是高山。青山綠水,伴著鶯啼燕喃,很有幾分春日遊玩的滋味。然而,一個燒餅還沒吃完,汗血寶馬突然嘶鳴一聲人立起來,燒餅立時飛了出去。

  蕭承鈞一手猛拉韁繩,一手攬住樓璟的腰防止他掉下去。

  這是一條夾在兩座山之間的小路,路上突然多出了兩排寬大的石頭,將路堵了個嚴嚴實實,若不是勒馬及時,馬匹險些就要摔跟頭。

  “你可看清了,是這些人嗎?”一個赤膊上身的八尺大漢,揪著一個身形瘦小、衣衫襤褸的人,用手中的九環大刀指著蕭承鈞問道。

  “就,就是他們……”被揪住衣領的人,哆哆嗦嗦地說道。

  “閣下攔住我等,有何貴幹?”雲一策馬上前,雲十三與雲十四也同時上前,將蕭承鈞二人護在身後。

  “少囉嗦,我問你,四日前的夜裏,你們是不是在潯陽城郊三十裏的城隍廟?”那大漢脖子上掛著一個金圈,在午時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話音剛落,四周頓時湧上來幾十個人,各個穿著無袖短打,手持刀棍,凶神惡煞。

  蕭承鈞一驚,仔細看那被大漢提在手裏的瘦小男子,看著有幾分眼熟,想必就是在城隍廟避難的難民!

  “我不知好漢所言是什麽意思,若是要過路錢,”雲一張口一副江湖老手的樣子,伸出拇指頂了頂自己的胸口,“兄弟混跡江湖也不是一日兩日,你開個價,咱們好商量。”

  雲九瞥了一眼突然變成鏢師的雲一,朝雲十二和雲六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地向後挪了幾步,將掛在得勝勾上的弓握在了手中。

  “老子今日不要錢,要命!”那大漢將手中的難民扔到一邊,揚起九環刀大聲道。

  “老四,把那小白臉懷裏的美人給我留著。”一個麵目陰狠的人從高石上跳下來,拍著那大漢的肩頭道。

  蕭承鈞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伸手拔出了腰間的赤霄寶劍,敢覬覦他的王妃,罪該萬死!

  “哼,”被稱作老四的大漢,不屑地瞥了一眼窩在蕭承鈞懷裏的樓璟,“兄弟們,留著那兔爺,其餘的都給我剁了!”

  四周的山匪們聞言,紛紛大喊著衝過來。

  雲十二和雲六瞬間跳下馬,身輕如燕地分別跳上路兩邊的陡坡,拉開弓箭,朝著那兩個領頭的射去。

  持刀大漢側身避開,九環刀快速擋住飛來的箭矢,發出清脆的碰撞聲,立時被激怒了,嘶吼著朝蕭承鈞撲去,雲一從馬背上一躍而下,淩空劈向他的腦袋。

  那大漢避之不及,抬刀去擋,被劃傷了肩膀,立時與雲一戰作一團。雲一沒料到一個隻練外家功夫的人,刀勁竟如此之大,憑著一身蠻力就可以與他一拚。

  那個覬覦樓璟的人運氣就沒有這麽好了,被雲六一劍射穿了前胸,有小嘍囉驚呼一聲“二當家”,迅速把人拉拽到一邊。

  幽雲十六衛此次趕路,並非上戰場,沒有帶長兵器,於馬上近戰十分吃虧,紛紛跳下馬,將蕭承鈞與樓璟護在中間,與那些山匪砍殺起來。

  山匪多是百姓落草,真懂功夫的不多,於幽雲衛來說如同砍瓜切菜,奈何人數眾多,殺之不盡。

  “統統退後,砸石頭!”老四用刀上的銅環絞住雲一的薄刀,衝著殺得慘烈的小嘍囉們大喊。

  那些小嘍囉果真且戰且退地往陡坡上撤,樓璟見勢不對,單手拉住韁繩,猛地調轉馬頭,汗血寶馬一躍而起,竄上了東邊的陡坡,與此同時,西邊坡上轟隆隆滾下了許多圓石塊,幽雲衛們如鬼魅般瞬間竄上陡坡,追殺那些放石頭的嘍囉。

  蕭承鈞抱著樓璟跳下馬,在雲十二所立的高石上站定,有人往這邊撲,統統被雲十二射殺。

  “去向老大求援!”九環刀雖重,然而雲一的刀法甚是詭譎,速度又極快,名叫老四的大漢身上已經被劃了好幾道,被那仿若跗骨之蛆一般糾纏不休的刀法氣得哇哇大叫,依舊不屈不撓,衝著高處大聲吼著讓人去搬救兵。

  “大膽!”正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聲高喊,一隊穿著衙役服飾的人朝這邊跑來。

  “官兵來了!”小嘍囉們喊著,開始四散逃竄。

  那中了一箭的人被手下攙著往山上跑,被雲六一箭射中了膝彎,頓時跪倒在地,那小嘍囉嚇得大叫,拋下他就跑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