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3節

  卻原來,前些時日官兵來剿匪,他們是個小山頭,不禁打,山頭老大看情勢不對就先逃了,說是去投奔鄰縣的山寨。他們這些小嘍囉也就跟著四散而逃,這幾日都潛在附近的村鎮,小股小股往鄰縣去。

  樓璟挑眉,“官兵來了你們就跑,這山寨之前如何撐了這麽多年?”

  “等官兵走了,再回來唄。”那刀疤大漢不以為意,江州的大小山寨都是這個樣子,官兵來了就可以去別的山寨避難,隻要給那個山寨交夠錢財便是了。

  蕭承鈞蹙眉,難怪江州匪禍這麽多年都治不住,看來不僅僅是山脈崎嶇易守難攻的問題,還因為這些山匪十分狡猾,根本不與官兵正麵打仗,“官兵不來抓你們嗎?”

  刀疤漢子搖了搖頭,雖然他們也害怕,但是躲了這些時日,隻在第一日見到有官兵掃山,之後很快就撤走了,沒有人再來抓他們。

  “簡直是胡鬧!”蕭承鈞很是生氣,這位新任的江州刺史,要的是剿匪的功績,根本不管這些小山賊的去向,難怪江州會亂成這樣,“該參他一本欺君罔上!”

  那刀疤山匪聞言,頓時出了一頭冷汗,聽這口氣,想必是做官的老爺,這樣一來更不會放過他了。

  樓璟伸手撫了撫身邊人的脊背,朝雲一抬抬下巴,“殺了他。”

  雲一領命,拖著捆成粽子的刀疤漢子往院子裏去。

  “官老爺饒命啊,我不過是想搶些錢財,回家贍養老母啊!”聽說自己要被殺了,那刀疤臉頓時哀嚎起來。

  不過是搶些錢財?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樓璟冷哼,膽敢把手伸向蕭承鈞的人,管你是想劫財還是劫色,統統該死!

  “所有要被殺的人都這麽說。”若是當真這般孝順,怎麽可能會這般肆無忌憚地出來打家劫舍,雲一踢了那刀疤臉一腳,手起刀落,幹淨利落地殺了他。

  “你是不是要留在江州?”幽雲衛都退了出去,蕭承鈞放鬆身體倚著樓璟,想起來他就是朝廷派的大將,如今江州大亂,怕是到了南四郡就要忙起來了。

  “不必,”樓璟盤腿坐著,讓自家夫君枕著他的腿躺下來,衝他神秘一笑,“如今,還不是我出手的時候,去南四郡點個卯,我就隨你往閩州去。”

  次日,兩人上路,午時之前就到了臨江縣。

  昱朝最大的江,將江州辟為南北兩邊,臨江縣乃是整個江州河道最窄的地方,走官道的人通常都會在此過江。

  如今縣城之外,也圍了不少難民,但沒有潯陽城外那般多,隻因這縣城很小,過江的碼頭不在城中,城外有重兵把守,難民們匯聚在碼頭上,等著船隻渡他們過江。

  “青州發生了什麽事?”樓璟看著城門外匯聚的難民,很是不解。

  蕭承鈞攥緊了手中的韁繩,“水災未曾善後,修河道又耽擱了秋種,青州鬧了饑荒,京城派了欽差來查看,沈連怕朝廷知曉,就把做不得勞工的婦孺往江州驅趕。”

  去年青州水災,賦稅卻絲毫不少,田地荒蕪,沒有存糧,結果可想而知,那些流離失所的難民就一窩蜂地逃往江州,江州又正亂著,一時半刻沒人管。

  “主人,可以進城了。”雲一過來稟報,臨江城外也有重兵把守,但隻要交出每人一兩銀子的入城費,就可以進去。

  “公子,行行好,帶我入城吧,我可以洗衣做飯燒火劈柴……”看到鮮衣怒馬的這些人,那些個難民便蜂擁而上。

  蕭承鈞看著形容憔悴的百姓,痛惜不已,但如今身為藩王,是不能直接插手朝廷事務的,該見的人、該交代的事都已經辦妥,他必須盡快去封地。

  幽雲十六衛迅速合成一圈,將兩個主人圍在中間,拔出佩刀不許那些人靠近,兩人便策馬快速入了城。

  臨江城中倒是一片安寧,雖然封城不得出,但時日尚短,百姓們沒受到多大衝擊。

  在客棧裏洗漱一番,兩人換上普通的廣袖長袍,相攜往江邊的酒樓去。

  臨江城之所以得名,便是因其有一麵是臨江的,江邊建了不少酒樓,既能賞景又能用飯,兩全其美。

  “如今正是鱖魚肥美的季節,既來了臨江,可要好好嚐嚐。”樓璟拉著自家夫君坐下,這酒樓二層沒有窗戶,拉開竹簾就是低矮的欄杆,外麵是廣闊的江麵,正是賞景的好地方。

  “客官還真是說對了,我們這裏的鬆鼠桂魚可是臨江城裏的頭一份!”小二殷勤地笑道。

  “那便來一條鬆鼠桂魚,再上幾個拿手菜。”樓璟高興道。

  “好嘞——”小二長聲應著離開了。

  蕭承鈞無奈地看著滿臉笑意的樓璟,“你這哪像是趕路的,分明是出來遊玩的。”

  雖然江州的事他很是擔憂,但去往封地是有時限的,若是四十日之內沒有達到閩州,就會有人參他擅離封地了。

  “與你同路,便是被流放,於我而言也是遊玩。”樓璟握住閩王殿下放在桌上的手,柔聲道。

  蕭承鈞愣了愣,看著那雙星目中毫不掩飾的溫柔,頓時不知如何作答,隻得轉頭去看江邊,拿側臉衝著他。

  樓璟一手捏著那兔子麵餅一般軟軟的手把玩,一手支著下頜,笑著看那隻耳朵從白皙變成了粉色。

  “江上緣何沒有船隻?”蕭承鈞看著那空空的碼頭,微微蹙眉。

  恰好小二來上菜,聽得此言便道:“還不是那些難民鬧的,前日有人入江捕魚,那些難民扒著了船,非要過江,把那漁翁都給打死了。”

  難民沒有錢,又想搭船過江,隻能硬搶,如今擺渡的、打漁的,都不敢走船了。

  蕭承鈞心中一沉,沒有船,他們要如何離開?

  “莫擔心,我讓雲八去打探了,總會有法子的。”樓璟擺手讓小二下去,挑了一筷子的魚肉放到蕭承鈞碗中,聽雲九說他的元郎這些日子都沒有好好吃飯,把他心疼得夠嗆,特地帶他來吃些好的。

  “這些難民不管,遲早要出亂子……唔……”蕭承鈞還要說什麽,就被塞了一口魚肉。

  “你是在等我喂吧?”樓璟一副了然的樣子,起身坐到了蕭承鈞身邊,悄聲道,“殿下該早說的,害我猜了半天。”

  蕭承鈞瞪了他一眼,口中有東西,不能說話,隻得先將魚肉吃了。鮮美的魚肉配上鹹香的醬汁,很是好吃,蕭承鈞眼中露出些許滿意的神色,“別鬧了,坐回去。”

  樓璟看了看四周的竹簾,其他桌的人根本看不清他們,“不回去,除非你也喂我吃一口。”

  鱖魚肉中無刺,可以放心地吃,蕭承鈞無法,挑起好幾片魚肉,沾了醬汁,一股腦塞進某個又開始耍賴的家夥口中。

  “唔……”樓璟的嘴被塞得滿滿的,隻得鼓著臉費勁地咀嚼,看起來像個吃了大堅果的鬆鼠。

  蕭承鈞看著他,禁不住輕笑出聲,方才的擔憂也一掃而空,果真,與這人在一起,就怎麽也憂愁不起來了。

  雲八跑遍了臨江城,渡船停在渡口,艄公們卻說什麽都不願走,說至少須得七日之後才能渡人。

  “如今隻有兩個法子,買下一條渡船,我們自己渡河,或者到夜裏過了子時,那些個艄公就願意渡人了。”回到客棧,雲八將自己打探到的盡數說了出來。

  “白日裏那些難民盯著,即便我們買了船,也不能過江,”雲十六去打探了城中的境況,“且這臨江鶴嘴彎有許多暗礁險灘,沒有熟悉水路的艄公,我們根本過不去。”

  “那便夜裏過江吧,你去定三條大些的渡船。”樓璟沉吟片刻,讓雲八快些去辦,他們除了人還有十八匹馬,一條渡船根本載不了。

  雲八很快找好了船隻,尋常的渡船載不動馬匹,幸而有個急著去江州南邊販賣貨物的商人,有一條大貨船,給些銀子可以幫他們將馬匹載過去,隻是那拉貨的船很是髒亂,便讓兩個幽雲衛跟著這趟船,其餘人分坐兩天尋常的渡船。

  夜間走水路,就算有技術高超的艄公,還是十分危險,樓璟看著黑漆漆的江麵,湍急的水流不絕於耳,讓他心中無端生出幾分不安,從包袱裏找出一根錦帶,將他和蕭承鈞的腰帶係在一起,中間隻留了兩尺的距離。

  “這是作甚?”蕭承鈞沒有阻止他,待他係好才開口問道。

  樓璟握緊了他的手,“怕你丟了。”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這章卡住了,嗚……對不起大家

  這兩天沒來得及回評論,但我都認真看過了的,一會兒吃完飯回~

  豆兒一得喂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0 12:58:33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0 11:15:29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0 11:14:12

  日暮遲歸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9 22:08:47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9 20:36:54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六十一章 亂石

  月黑風高,這一夜天上烏雲濃重,原本就不怎麽明亮的殘月被遮了個嚴實,整個江麵上可謂伸手不見五指。簡陋的孤舟,隻有船頭掛著一個防風燈籠,在漆黑而無際的波濤中漂泊。

  蕭承鈞慢慢回握住樓璟的手,這鶴嘴彎水流湍急,船身不停地搖晃,讓人無端端生出幾分恐懼。

  渡船狹小,餘下十四個幽雲衛,十人在一艘船上,四人陪著兩個主人坐在這邊,此時兩人守在船尾,兩人蹲在船頭,寂靜無聲,隻有艄公撐船的嘩嘩聲。

  “前麵是一處暗礁,勞煩兩位小哥幫我劃著,我去前麵掌舵,”艄公將兩隻船槳交給船尾的雲五和雲四,自己則跑到船頭去,拿出一根長竹竿探路,“這地方暗礁最是多了。”

  江上寒冷,艄公穿著茅草蓑衣,也能擋些水汽,一路上都低頭不語的艄公,突然這般多話,站在前麵的雲七和雲八對視了一眼。

  “船家,還要多久能到對岸?”雲八試探著開口。

  “哎,你莫說話。”艄公不耐地打斷雲八的話,拿著竹竿往遠處打探,竹竿磕到了石頭,發出輕微的聲響,竹竿頂著那礁石猛地往後退了些,被湍急的大浪往旁邊猛地推去。

  雲八鬆了口氣,看來是自己多慮了,剛剛放下心來,就聽見一聲巨響,船身劇烈地顛簸了一下。

  樓璟一把拉住險些跌出去的蕭承鈞,摟著他矮身倒在船艙裏,避免被大浪掀出去。蹲在船尾的雲五和雲四就沒這麽好運,船尾平滑又抓不住東西,就這麽直直地被甩了出去。

  雲八一把拉住雲七,再回頭時,那艄公已然不見。

  他們如今正處在江心水流最為湍急的地方,又有無數礁石阻路,那水已然化身猛獸,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又是一道滔天巨浪翻滾而來,直接將搖搖欲墜的小船掀翻過去。

  轟轟的水聲震耳欲聾,千鈞一發之際,樓璟抱著蕭承鈞,彈身而起,躍進了茫茫江水之中。

  輕盈的小船被巨浪卷起,狠狠地摔在巨石之上,碎成了片片木板。

  冰冷的江水沒頂而來,樓璟方才猛然發力還未緩過勁,就被江水灌了滿口,腰間的繩結一緊,一隻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將他往上提。

  樓璟吐出口中水,奮力往上遊,兩人同時竄出水麵,猛吸一口氣,“承鈞!”

  江水轟鳴,盡管就在身邊,蕭承鈞也聽不大清樓璟的聲音,直衝他指了指不遠處的礁石,正是方才艄公用竹竿探到的石群。

  有繩結相連,倒是不怕彼此失散,兩人不再拉扯,紛紛展開手腳往那邊遊。

  “轟——”還沒遊兩步,又一道巨大的浪花打來,看不清眼前的情形,但兩人能夠清晰地感知到那鋪天蓋地的巨浪,至少拔了一丈高,打著旋將他二人高高卷起。

  再高的武功,在這般不可抵擋的力量之下都是徒勞,樓璟隻來得及拽住繩結,拚盡全力將蕭承鈞摟到懷裏,就被巨浪狠狠地甩了出去。

  江水如同卷起小蟲一般將他們高高拋起,甩到了礁石上,樓璟猛地轉身,將蕭承鈞牢牢護在身前,自己則重重地磕到了堅硬的巨石上。

  緊接著一道巨浪打來,又要把他們重新卷入水中,蕭承鈞反手抱住樓璟,就地一滾,一手抓緊樓璟的衣襟,一手牢牢抓住一角突出的石頭,勉強穩住了身形。

  樓璟晃了晃暈眩的腦袋,用力蹬住一塊水中石,運起內力,從湍急的水流中翻身而上。

  蕭承鈞適時鬆手,由著樓璟帶他跳上了較高的地方。

  這裏應當是一塊突出的巨石,湍急的江水從巨石兩側奔湧而過,卻不能撼動它一絲一毫。兩人齊齊鬆了口氣,暫時安全了。

  “唔……”樓璟突然悶哼一聲,摔倒在地。

  “濯玉!”蕭承鈞一把將人抱住,順勢坐了下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急急地問道,“可是傷著了?哪裏痛?”

  樓璟捂著左臂,倒吸了一口涼氣,鑽心的劇痛讓他一時說不出話來,方才側麵撞到岩石,手臂怕是被撞斷了。

  蕭承鈞伸手抹去他臉上的水珠,“濯玉……”

  “沒事……估計是傷著胳膊了。”待緩過這一陣激痛,樓璟才喘息著說了句話。

  蕭承鈞小心地端著他的右臂,把它移到樓璟的胸前放著,以免那胳膊垂著,牽扯了筋骨更疼。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