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1節

  “糟了,遇到山匪了。”那些難民趴在窗戶上看,嚇得肝膽欲裂,奈何這小廟隻有一個門,避無可避。

  不多時,五六個虎背熊腰的大漢走了進來,彼時幽雲八衛裏兩人去安置馬匹,一人去找食材,雲九則到附近做標記,守在蕭承鈞身邊的隻有四人。

  那群大漢手中或拿著大刀,或扛著鐵錘,手中提著兩隻撲扇翅膀的活雞,為首的一人膚色黢黑,滿臉橫肉,從額頭到臉頰上,有一道醜陋的疤痕,平添了幾分凶悍之氣。

  那刀疤漢子在廟中兩撥人身上來回巡視了一遍,一抬手,身邊的一個足有八尺高的漢子便走到那些難民身邊,大聲喝道:“想活命,就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

  “大爺,我們是逃難的,哪有什麽錢財……”有一人話還沒說完,就被那漢子一腳踹在心口,直踹出了一丈遠,頓時慘叫著縮成一團。

  “大爺饒命,我們也就這些了。”其餘幾人不敢再多說,在身上掏了半晌,湊出了幾十個銅板。

  蕭承鈞示意幽雲衛稍安勿躁,神色不動地看著這幾個山匪。

  刀疤臉在衣飾奢華的蕭承鈞身上來回看了看,有看了看他身邊的四個身著勁裝的侍衛,似乎掂量了一番,冷聲道:“你們幾個,快些交出錢財來!”

  負責近身護衛的雲十三拔出佩刀,一抖手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刻痕,廟中鋪著厚厚的青石地磚,雲十三卻仿若切豆腐一樣。

  那刀疤漢子瞳孔一縮,他身後的四人也立時抄起了手中的兵器,惡狠狠地看過來。

  蕭承鈞朝雲十四抬了抬下巴,雲十四會意,拿出一個錦囊,“幾位英雄,我家公子路過此地歇歇腳,不欲與各位糾纏,以此刀痕為界,互不相幹。”

  這般說著,將手中的錦囊拋向了那刀疤漢子。

  這是一招恩威並施,一方麵震懾他們不敢妄動,一方麵給點甜頭,意思是我們這邊武力高強,隻是懶得與你們計較,拿了錢財互不幹涉。

  幽雲衛功夫了得,隻兩人就能拿下這些人,隻是蕭承鈞身份尊貴,如今又情況特殊,不能透露了身份,便不想將事情鬧大。

  刀疤臉掂了掂手中的銀子,沉甸甸至少有二十兩,頓時露出幾分滿意的神色。

  “老大,是頭肥羊。”拿鐵錘的漢子悄聲道。

  “肥羊,也得有命吃才是。”刀疤臉倒是知道輕重,擺手讓幾個兄弟在神像下的蒲團上坐了,生火烤雞吃。

  雲九還沒有回來,拴馬的兩個倒是回來了,蕭承鈞吃了一口烤過的幹饅頭,沒什麽胃口,但還是勉強吃了一整塊。

  廟中寂靜非常,隻有火焰灼燒樹枝的劈啪聲。

  刀疤漢子一直在看著蕭承鈞這邊,見他身邊竟然有六個侍衛,與其他人對了個眼色,這人有這麽多手下,若是各個向揮刀那個那般能打,緣何還要給他們錢,或許,隻有那一個人厲害罷了。

  看著蕭承鈞身上那柄佩劍,單劍穗上的羊脂玉扣,就值百兩銀,幾個山賊的眼睛禁不住有些赤紅。靜默了片刻,那持刀的大漢和持錘的大漢突然竄起來,齊齊朝雲十三攻去,而那刀疤漢子,則直接朝蕭承鈞撲去。

  “元郎!”樓璟進得這小廟,就看到那雙髒兮兮的手,朝他的夫君身上招呼!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更晚了,對不住大家,我吃完飯就接著碼,明天盡量早QAQ

  昨晚熬夜看小說來著,導致今天一天都萎靡不振,咳咳,所以招供我看的小說名《反派要刷好感度》反派腹黑美攻不能再美好,嗷嗷,抱頭,躥~

  小小橘子妞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19:08:48

  蔚醒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0-07 11:19:17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11:18:17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11:17:07

  strength_soul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08:49:45

  素年錦時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 23:59:47

  Vane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 22:34:32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 20:40:58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改錯字ing~

☆、第五十八章 殺賊

  樓璟隻覺得血氣嗡的一下衝到了頭頂,從馬上一躍而下,如同離弦的箭一般衝了上去。

  蕭承鈞眼都不眨,隻稍稍向後挪了半步,雲十二已經擋在了前麵,還未來得及出手,眾人覺得眼前一花,那刀疤漢子已經被踹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到了石頭雕的神像上。

  魁梧的身體在堅實的石台上彈了一下,摔到了地上,還未來得及掙紮,就被一隻錦靴狠狠地踩在了腳下。

  刀疤漢子摔得不輕,但身體結實,緩過氣來就開始大聲叫嚷,還未說完,踩著他的人已經拔出腰間的佩刀,一刀將他的手釘在了青石板上,“哪兒來的王八……啊——”

  淒厲的慘叫響起,廟宇另一邊的幾個難民唬破了膽,撞開破爛的窗戶就跑了出去。

  樓璟冷眼看著被他踩住後背,如同翻蓋的烏龜一般不住掙動的大漢,聲音冷得仿若冰碴,“一個不留!”

  “是!”屋中的幽雲衛齊聲應道。

  “濯玉?”蕭承鈞看清那身著黑色勁裝的人,愣怔片刻,禁不住露出了笑意,沉悶多日的愁緒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洶湧而來的驚喜。

  那持刀大漢見勢不妙,奮力擋開雲十三的一刀,朝那持錘大漢大喊一聲,“擋住!”

  持錘大漢明白他的意思,此刻形勢極為不利,他們得擒住那金貴的公子做要挾,方能逃出生天。許是這種事沒少做,那持錘的揚起重錘,十分熟練地擋住幽雲衛的攻勢,給那持刀大漢騰出了空。

  廟中狹小,擠不進再多的人,那持刀大漢趁著眾人騰不開手,迅速朝蕭承鈞砍去。

  蕭承鈞眼睛還看著樓璟,手中利劍已經出鞘,側身一劍劈在了那柄刀上,薄薄的長劍對上厚重的大刀,隻聽哢嚓一聲,那大刀頓時斷作了兩截。還未待那山匪回過神,蕭承鈞手中的劍宛若靈蛇一般,一劍刺入了他的心口。

  雲十二一腳將人踢出去,在脖子補了一刀,說時遲那時快,但聞“嚓嚓”幾聲響,餘下的三人也盡數伏誅,被幽雲衛手腳麻利地拖了出去。

  樓璟立時放開腳下的刀疤漢子,上前一把將蕭承鈞抱進了懷裏,“沒傷到吧?”

  “幾個毛賊而已。”蕭承鈞不甚在意,一手握著猶帶血珠的寶劍,一手摟住了他的脊背,這溫暖的懷抱,他已經思念了許久,如今突然出現,倒叫他有些恍惚了。

  樓璟抬頭,雙手捧住自家夫君的俊臉,怎麽瞧都瞧不夠,仔仔細細地看了半晌,才緩緩地說了一句,“我來找你了。”

  “嗯。”蕭承鈞看著他,輕聲應了一句。

  隨即,便是相顧無言。

  樓璟沒有說自己這些日子整夜整夜的輾轉反側,蕭承鈞也沒有說自己這些日子的食不下咽,隻是靜靜地望著,有萬語千言想要告訴對方,又覺得什麽都說不出口。

  雲九用手肘捅了捅雲一,示意他說點什麽,雲一瞪了他一眼,這時候他可不敢說話。

  雲九朝還釘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翻蓋龜,抬了抬下巴,意思是這人怎麽辦?

  主人氣急了也沒殺這人,想必是留著有用,那就不能殺了。要是這會兒把人拖出去,肯定會出聲,出聲就要打擾到主人和閩王殿下的雅興,但是不拖出去,放在這裏,一會兒主人回過頭來看到這麽個惡心玩意兒還在,他們肯定要挨罵。

  雲一皺起眉頭,想讓雲九出個主意,奈何雲九回了個“你是老大,自然你拿主意”的眼神,氣得雲一隻想踹他兩腳。朝還傻愣愣站在一邊的雲十三和雲十二使了個眼色,雲九扯下祭台上一塊油布,迅速堵住刀疤漢子的嘴,雲一拔刀,雲十三和雲十二抬起那人躍了出去,幾人齊齊退出了正堂,雲九順手把破爛的廟門闔上。

  “哈哈……”幾個侍衛的動作沒有逃過蕭承鈞的眼睛,廟門吱呀一聲闔上,他終忍不住笑出聲來。

  樓璟頓時黑了臉,好好的“千裏尋夫終相見,”就被這一聲笑給破壞了,癟了癟嘴,一頭紮進了蕭承鈞的懷中,“你都不想我,竟然還笑。”

  蕭承鈞無奈,甩了甩劍上的血珠,合劍入鞘,雙手把在他胸前亂拱的家夥抱住,攬著他坐到了毯子上,“你怎的這麽快就來了?”

  樓璟摟著自家夫君的腰肢,哼哼唧唧地不肯抬頭,“我日夜兼程地趕過來,從京城到這裏隻跑了四天。”

  四天?蕭承鈞蹙眉,從京城到這裏有一千五百多裏,這速度趕得上四百裏加急了,他還要一路上找標記,也不知有多辛苦。伸手把人往懷裏抱了抱,輕輕撫摸他沾了田間濕氣的發頂,“累壞了吧?”

  樓璟聽得此言,隻覺得心尖被輕輕掐了一下,又酸又癢,順著蕭承鈞的胸膛蹭到頸窩,把下巴擱到他肩上,“嗯。”

  這輕輕的一聲答應,很是委屈,蕭承鈞不由得輕笑,把人抱得緊了些,用下巴輕輕磨蹭他的臉頰,“那就好好歇歇,我抱著你睡會兒。”

  明知他在撒嬌耍賴,但分別太久,蕭承鈞便順著他哄了幾句,也確實想抱著讓他歇會兒。

  樓璟愣了愣,以前蕭承鈞被他鬧騰得無法,也會哄他,卻從沒有這般像哄孩子一樣,輕聲細語的,用那低沉悠揚的聲音說出來,讓人聽得心都化了,忍不住猛地摟住他的脖頸,急不可耐地吻住了那雙誘人的唇。

  想念多日的氣息終於交融,兩人都有些控住不住,緊緊抱著彼此,唇舌交纏,隻覺得怎樣的索取都不夠。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說不出口,卻又忍不住想讓你知道,這思念有多深,有多重。

  一陣纏綿過後,兩人稍稍分開,大口大口地喘息。

  “元郎……”身在外麵,樓璟不能喚他的名,剛好可以叫乳名,用鼻尖抵著蕭承鈞的,滿心歡喜地一聲一聲地喚他。

  “嗯。”蕭承鈞微微地笑,他叫一次便輕聲應一句,直到他叫夠了,兩人再次唇齒相交,雙雙倒在了柔軟的獸皮毯上。

  樓璟撐著身子,看著躺在毛毯上的人,身邊的篝火依舊燃得旺盛,火紅的色澤忽明忽暗地映著蕭承鈞那雙幽深的眸子,仿若深潭之中暗藏著火種,引著人沉溺其中,再也出不來。

  “承鈞,此處簡陋,你……”雖然樓璟覺得這種地方親熱別有滋味,但又怕委屈了蕭承鈞,便在他耳邊輕聲詢問。

  被熱氣噴灑的耳朵迅速紅透了,蕭承鈞遲疑了片刻,緩緩伸手,摟住了樓璟的脖子。

  樓璟頓時一喜,俯身吻住了那紅透的耳朵,雙手熟練地解開了身下人的腰帶,將華美的寶劍扔到一邊,三兩下挑開了衣帶。

  衣衫半敞的閩王殿下,映著通紅的火光,竟顯出幾分驚心動魄的美,樓璟隻覺得喉頭一緊,從懷裏掏出了梅花纏枝紋的墨漆小盒。

  “你……你竟隨身帶著……”蕭承鈞吃驚地望著那精致的小盒,原來在京中樓璟隨身帶著這東西已經夠不害臊了,如今出門在外,快馬加鞭,這人竟還不忘隨身帶著!

  “這是我傷藥,消積化瘀膏,”樓璟挑眉,打開盒子挖出一塊,透明的脂膏在他指尖晶瑩欲滴,因著指尖的溫暖,很快化開了一些,恰好滴在了蕭承鈞的胸膛上,“殿下如今傷著了,臣自然要拿住來給殿下治傷。”

  說起消積化瘀膏,蕭承鈞覺得麵上有些發熱,“我……哪有傷著……”

  樓璟將手指移到那隱秘處,溫柔地塗抹,緩緩地探入,“自然是這裏……有些傷著了……”

  “唔……”蕭承鈞顫了顫,將話語的輕佻之意聽得分明,身體也卻因著這樣的逗弄止不住地熱了起來,“胡說……”

  “怎的胡說了,”樓璟空閑的那隻手滑到閩王殿下的胸前,沾了方才滴上去的那一點晶瑩,滑到一顆粉色之上,借著那滑膩,緩緩摩挲起來,“這裏麵缺了些物件,自然是傷著了,須得臣給……”

  蕭承鈞惱怒地瞪他,一把將人抓過來,堵住那雙亂說話的唇,本想讓他安靜,自己卻被那兩隻手弄得輕吟出聲。

  樓璟放開他的唇,想聽聽那美妙的聲音,在胸前撥弄的手便加快了動作,後麵也添到了三根手指。

  “唔……”悠揚若古琴低吟的聲音從唇間溢出,蕭承鈞立時咬住了下唇,不讓自己出聲。

  樓璟蹙眉,這才想起他的殿下顧及著外麵的幽雲衛,放慢了手中的動作,俯身輕輕磨蹭那緊咬的唇齒,“別怕,他們不敢聽的,別咬自己。”這般說著,用舌尖撬開蕭承鈞的唇齒,撤出手指,將一條修長的腿盤在自己腰間,撫著那微微顫抖的腰肢,挺身刺了進去。

==================================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嗷,我著急去上那個坑爹的上機課,隻能先寫到這裏了,頂鍋蓋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 15:55:03

  噯呦薇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23:04:50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20:42:03

  Blne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 20:40:47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