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40節

  懷忠點到即止的不再多言,摸了摸袖中的銀票,暗自高興,給安國公世子辦事,向來不會太為難,拿的好處還多。

  次日,早朝。

  “近日江州山匪作亂,江州刺史文官出身,不足以平亂,朕準備派一人前往江州調兵遣將,早日解決江州匪禍。”淳德帝直接提出了這件事。

  大殿中的武將麵麵相覷,誰都不想攬這個差事,且不說江州那窮山惡水的沒油水,就說這江州山匪治了這麽多年都不見起色,照皇上的意思,平不了亂怕是就回不來了,誰也不想去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人選朕已經定好了,宣安國公世子。”淳德帝沒有給眾大臣議論的時間,直接拍板定了人選。

  眾人一驚,安國公世子他們自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是前太子妃,如今的羽林軍左統領將軍,好端端的禁軍統領,緣何要被派去江州呢?

  原本以為樓璟頗得聖寵的人,此時不由得有些幸災樂禍,看來樓璟是失了聖心了,因為在禁軍中那就是天子近臣,不用上戰場浴血奮戰,就能穩穩當當地晉升,而被調派出去,特別是派到江州那種地方,就完全相反了。

  眾所周知,一州中若是有公侯,軍權可能就會移交至公侯手中,但若沒有勳貴坐鎮,或是這勳貴不得聖寵,軍權就在刺史的手中。江州是沒有勳貴的,曆來軍權都是在刺史手中,樓璟這樣被扔過去,定然會受到刺史的排擠,非但撈不到好處,弄不好還會被那紙上談兵的文官刺史連累,得不償失。

  不理會眾人或驚異或嘲諷的表情,樓璟穿著羽林軍的盔甲,脊背挺直地入了大殿,單膝跪了下來,“末將樓璟在此。”

  淳德帝看著麵如冠玉,氣度不凡的樓璟,滿意地點了點頭,樓家的子孫,向來是英勇善戰的,“今封爾為鎮南將軍,著統領江州南四郡軍權。”

  此言一出,滿朝嘩然。

  鎮南將軍,那可是二品的官職!

  昱朝武將品級中,一品大將軍,二品衛將軍,三品中領軍,四品中護軍;而二品將軍裏又分為撫遠大將軍和四征、四鎮將軍,以及一些雜封號的將軍。

  四鎮將軍,雖然是二品定例封號中等級最低的,但是比那隨便封的聽著好聽的二品將軍,地位要高得多,因為定例封號其實是一種爵位,可以論功世襲的!更重要的是,樓璟今年,隻有十八歲!

  “臣領旨謝恩!”樓璟愣了一下,俯身叩謝,他是托了懷忠給他要些好處,但沒有料到淳德帝會給他封鎮南將軍,還把南四郡的兵力直接劃給了他!

  懷忠端著兵符送到樓璟麵前,笑眯眯地與樓璟對了個眼色。

  樓璟雙手接過兵符,再次叩謝。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這哪是失了聖心,這分明是皇上跟前的大紅人!江州總共十三郡,南四郡的軍權便是江州三成的兵力,這兵符在手,根本就不會受到江州刺史的掣肘,那刺史反倒要給樓璟說好話了。

  右相陳世昌的臉色很不好看,過年的時候他已經知曉,這樓家世子對廢太子餘情未了,完全是站在蕭承鈞一邊的。閩王已經得了整個閩州,如今緊連著閩州的江州三郡也落在了他們手中,情勢危已!

  “皇上,臣以為此事有些不妥。”顧不得其他,陳世昌趕緊出列阻止。

  淳德帝昨天因為三皇子調戲樓璟的事,連帶著遷怒了陳貴妃,晚上沒有去鸞儀宮,今日心情剛好一點,這陳世昌又出來給他添堵。

  “聖旨已下,右相如今說這話,可是在質疑皇上的旨意?”左相趙端將淳德帝臉上的怒氣看得分明,立時出聲道。

  淳德帝聞言,不由得更加惱火,總算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上次也是,他都宣了旨了,陳世昌才回來跟他唱反調,早幹嘛去了?純粹給他添堵!

  “朕意已決,不必多言,”淳德帝擺了擺手,對樓璟道,“你且回去收拾行囊,帶幾個親衛,即刻赴任吧。”

  “遵旨!”樓璟收好兵符,給淳德帝恭恭敬敬地行了個大禮,起身退出了大殿。

  不理會大殿中炸開了鍋一般的聲響,樓璟站在玉階上,看著東南邊緩緩上升的旭日,露出了一抹輕笑,承鈞,我來了!

  “你要去江州?”樓見榆神色古怪地看著收拾行李的兒子。

  “是。”樓璟停下手中的動作,轉身看向自己的父親。

  “哼,你是不是又使了什麽手段?”樓見榆很不滿意,他作為安國公,皇上至今都沒有給他派差事,他的兒子卻一路升遷,一年之內連升三級,如今竟然已經是二品將軍了!

  “兒子不過是看父親憂心側室,特地討了這個差事,去江州幫父親說和的。”樓璟將父親眼中的嫉恨看在眼中,懶得與他計較,低頭繼續收拾東西了,今日白天他就去兵部把一切都辦好了,明日一早就啟程,時間緊迫,可沒有功夫跟父親磨嘴皮子。

  樓見榆一愣,臉上這才有了些笑意,“難得你孝順,你可盯好了,定要讓楊家把人送來,不行你就派些兵護送。”雖然知道樓璟去江州肯定不是為了孝順他,但總歸順路,他自己也說了要去辦這事。

  次日一早,天剛蒙蒙亮,京城的南門一開,九匹駿馬就奔出了城。

  樓璟是去赴任,不是上戰場,隻需帶上自己的貼身仆從。著急去見蕭承鈞,他自然不會帶什麽小廝、婢女,隻帶了幽雲八衛,騎上他的汗血寶馬,就奔出了城。

  天剛蒙蒙亮就出發,太陽完全落山才歇息,不論大城小鎮,就近歇腳,趕不上入城,就在農家借住一晚,這般星夜兼程,沒幾日便跨過了青州,進入了江州地界。

  剛入江州,樓璟就看出來這裏的境況與青州很是不同。

  青州雖然鬧了水災,但隻青陽郡一處荒涼,其餘各處還是一片繁華景象,可江州不同,官道上都十分冷清,連個擺攤賣茶水的都沒有!看來,江州的匪禍確實已經很嚴重了。

  “主人,雲九的標記,到這裏斷了。”雲一急急地過來說道。

  樓璟喝水的動作一頓,一把抓住了雲一的領子,“你說什麽?”

  為防出什麽意外,跟著蕭承鈞的雲九一路上會留下隻有幽雲十六衛看得懂的標記,如今竟然斷了!

=====================================

  作者有話要說:辰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 18:13:37

  靈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 17:41:25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5 21:51:37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5 21:51:15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5 20:43:16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五十七章 相見

  因著蕭承鈞是坐馬車的,帶著行禮、仆人,自然走得慢,算算日子應該還沒有到閩州,樓璟就想快馬加鞭地追趕上。

  他們沿著雲九留下的標記,一路跟了過來,從京城跨過青州,如今剛剛到了江州地界,竟失去了蕭承鈞的蹤跡!

  就算乘馬車慢慢走,這大半個月,也該到了江州南邊了!

  “主人,屬下再去小路上探一探,或許是走了小路。”雲一被提著領子,絲毫不見慌張。

  樓璟鬆開手,看了看四周,他們走的是官道,這會兒是正午,寬敞的大道上一個人影都沒有,“離這裏最近的城鎮是什麽?”

  善記地形的雲二立時上前,“此處乃雲陽郡南,最近的縣城是周山縣,再向前一百二十裏便是潯陽郡,潯陽郡乃是過江之處。”

  樓璟深吸一口氣,“雲一去附近小道找記號,雲八去四周看看有什麽異狀。”

  “是。”兩人翻身上馬,領命而去。

  從踏入江州,樓璟就覺得有些不對,不僅僅是官道上太安靜了,總覺得身邊的境況有些不尋常,卻又說不出哪裏不尋常。蹙眉思索良久,樓璟霍然起身,快步鑽進了身後的林子。

  官道兩邊種了一片一片的小樹林,穿過樹林,便是一片田地。如今是三月末,田裏的小麥已經抽穗,隻不過還未成熟,一片綠油油的。

  隻不過,這綠油油的幾乎盡是麥稈,而且東倒西歪,那還未成熟的麥穗已經不翼而飛了!

  樓璟撿起一把被扔在地上的秸稈,終於明白奇怪在何處了,江州北邊缺水,不種水稻,這一路上著急趕路沒有注意,這才想起來,自打進入江州地界,官道四周的麥田幾乎沒有完好的。

  麥穗在三月多數是空的,不可能現在就收割,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就算是山匪作亂,也不至於連田地也糟蹋了。

  “主人,附近的村子設了籬笆,不許外人進,有持刀的年輕人守在村口,”雲八騎馬快速奔了過來,下馬稟報道,“許多衣衫襤褸的人擠在村外的土地廟裏,屬下沒敢靠近。”

  他們九人雖說都武功高強,然而那裏少說也有上百人,謹慎起見,雲八沒有上前打探,遠遠地觀望片刻便策馬離開了。

  樓璟的眉頭漸漸蹙起來,看看滿目猶如蝗蟲過境的田地,毫無疑問,這裏出現了逃難的人,而且人數很多!如果江州有大批的難民,那麽道路確實難走,蕭承鈞的馬車雖說外表看起來並不怎麽奢華,但絕對都是好料子,這般走在難民遍地的江州,其所麵對的危險可想而知。

  山賊尚且會顧及官兵,難民餓極了可不管你是誰。

  “主人,前麵的土路石碑後,找到了雲九的標記,”雲一麵色凝重地奔過來,身上有些狼狽,“殿下他們往潯陽去了。”

  樓璟微微頷首,提起的心卻怎麽也放不下,“我們跟著走。”

  “主人,”雲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土路上全是難民,屬下去探查,差點被他們圍住,我們得快些從官道離開,有難民往這邊追來了。”

  樓璟看了看滿身塵土的雲一,當機立斷,翻身上馬,“去潯陽。”

  雲九既然會留下這般具體的標記,定然是因為當時官道上全是難民,他們趕在難民前麵抄小路去了潯陽。

  盡管心裏相信蕭承鈞的謀略手段,而且他身邊也有幽雲八衛,但樓璟還是止不住的擔心。從來沒有覺得,一百二十裏路竟然會這麽長。

  天擦黑的時候,樓璟他們終於到了潯陽城郊,官道突然就走不通了,幾十個個衣衫襤褸的男子擋住了道路,看到這九個人眼睛都綠了。

  樓璟勒馬,冷眼看著這些拿著石頭和木棍的人。

  “把錢財和吃的都交出來!”見這幾人絲毫不懼,那些難民有些發怵,貪婪地在樓璟等人身上掃過一圈,單那幾匹健碩的馬匹就夠吃好幾頓了,頓時又膽大了幾分。

  “讓開!”近身護衛的雲五和雲六刷拉一聲拔出佩刀。

  那些難民瑟縮了一下,遲疑著有些退卻,為首的一個尖嘴猴腮的人大聲道:“不用怕他們,咱們人多,拿石頭砸他們!”

  眾人頓時往後退了退,開始朝這裏扔石頭,雲五一刀劈開了朝樓璟飛過來的石塊,樓璟不耐與他們糾纏,策馬向前衝過去,揚起手中的馬鞭,一鞭子狠狠抽在最近的一人臉上。

  那人立時嚎叫著倒在地上,汗血寶馬強悍的前蹄毫不受阻地先前奔騰,那些人被樓璟的狠勁嚇住了,哀叫著四散逃開。

  潯陽城城牆高三丈,堅不可摧,如今剛剛黃昏,城門已經緊緊關閉,一圈手持長矛的官兵將城牢牢圍住,黑壓壓的難民被驅趕在離城三丈遠的區域,或坐或立,各個麵如菜色,目光或絕望或怨毒,成千上萬,很是駭人。

  幽雲八衛以及盡數拔出了佩刀,將樓璟圍在中間,有些蠢蠢欲動的人,看到這些人滿身的煞氣,終是沒敢靠近。

  “主人,潯陽城已經閉城十日有餘,不許任何人進去。”雲八去問了消息,得知這些難民都是青州過來的,沿路向南走,到了潯陽無法過江,全都擠在潯陽城外,潯陽郡守不敢開城門,調了官兵來守城。

  這般情形,想要進城怕是很難,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樓璟眯起眼睛,看著守衛森嚴的潯陽城,“去尋標記。”

  潯陽城外三十裏。

  “殿下,今日怕是趕不回臨江了。”雲十看了看四周的地形,策馬上前道。

  蕭承鈞微微頷首,“且尋一處歇息吧。”

  他們現在身處一個小村鎮裏,原本應當是某個大戶人家的田莊,可惜空無一人,門窗破落,估計是被那些個難民給洗劫了。

  “殿下,這種大宅子最易招賊人惦記,不宜久留。”雲九謹慎道。

  難民過境,這種田莊大宅自然是首當其衝的,不論是毛賊、強盜還是饑民,見到這宅子定然就要來探上一探,最是危險不過。

  前去探路的雲十六跑過來,“啟稟殿下,前麵五裏有一座城隍廟。”

  那城隍廟很是寬敞,因著修在一處密林後麵,發現這座避風之處的人並不多。院牆已經破敗了,正堂裏麵燃著一堆篝火,七八個麵色憔悴的人圍在一起,警惕地盯著蕭承鈞一行人。

  雲十三和雲十二先行進去,在廟堂西側大掃出一片幹淨的地方,將那神像上的紅披風扯下來鋪在地上,又在上麵墊了一層毛皮毯子,這才請蕭承鈞進去歇著。

  蕭承鈞在毯子上坐了,幽雲八衛手腳麻利地升起篝火,拿出幹糧來,在火上烤了。

  那些難民見這些人的架勢,不敢冒犯,就自覺往角落裏縮了縮。

  看著眼前幾乎無所不能的幽雲八衛,蕭承鈞不由得有些感慨,統領、地形、暗殺、弓箭、治傷、探路、兩個近衛,這八個人合在一起,幾乎就是無敵的。

  出了京城,專司暗殺的雲十一便發現有人尾隨他們,蕭承鈞讓安順和一幹仆人都跟著馬車,由陸兆和那二十人護衛著先走,他則與幽雲八衛在青州逗留了數日,等那些人徹底走遠,這才往江州去,誰料剛入江州,就遇到了難民阻路……

  “都給老子滾開!”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院中傳來,帶著幾分殺伐之氣。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