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9節

  正在興頭上的樓見榆顯然沒有要給兒子解釋的意思,叫他來也就是說一聲,別給他添亂就是了。

  父親納側室,樓璟也不好說什麽,應了一聲便回了朱雀堂,叫了管家來問,“父親的這門親事是誰給說的?”

  “小的不知啊,國公爺開了春也沒領差事,更沒見什麽官老爺來拜訪。”朱雀堂的管家也懵了。

  樓璟擺手讓管家下去,找了雲八來,讓他查查這個九昌郡郡守是個什麽人。好端端的把嫡女嫁給人家做側室,不像是個正經讀書人能幹出來的事,要麽是這郡守想巴結樓家,要麽就是這姑娘有問題。

  兩日後,雲八就查出了線索。

  “世子可還記得,年前勳貴家放債的事?”昨日樓璟提起這八竿子打不著的江州官,雲八就特地翻查了年前與安國公來往的官員名錄,還真找到了這個人。

  九昌郡郡守名叫楊興,與樓家沾了些親,原本是個縣令,去年才升任的郡守。

  樓璟這才想起來,年前沈連管來京中述職的那些官員要見麵禮,少則千兩,多則萬兩,很多官員拿不出這許多銀子,又怕被沈連找麻煩,就向京中的富人借債。樓家家底厚實,當時樓見榆也往外放了不少債。

  “這麽說,那郡守是向父親借了銀子了?”樓璟挑眉,借著這個由頭攀上勳貴倒是個好機會,端不知這九昌郡的父母官,看重的是樓家還是樓見榆這個人。

  “是,”雲八拿出了一張紙,“這是屬下在賬房謄抄的賬目,其餘人欠的銀兩都陸續地還了,隻這個楊興,沒有還盡。”

  樓璟接過那張紙,仔細看了看,上麵寫了,楊興欠了一千兩銀子,二月送來一百二十兩,之後便再沒有送還的錢。

  “屬下向上院的小廝打聽了,好像是國公爺與楊家說好的,還不上銀子就把女兒送來。”雲八低著頭,把打聽來的事都盡數說了。

  雲八拿了樓璟的名帖,去找了吏部相熟的官員,打聽了九昌郡郡守的為人。原本以為是個貪圖富貴、賣女求榮的,誰料想,結果大大出人意料。

  楊興出身貧苦,家裏世代耕讀,隻有幾畝薄田,六年前中了進士,外放去江州做縣令,為官清廉,不懂得孝敬上司,因而蹉跎了一任,去年才升了郡守。沒有還上銀子,想必是當真拿不出那一千二百兩的銀子,隻能把女兒嫁過來了。

  “江州山匪橫行,為官艱難,那楊大人想必也很是不易的。”在一旁幫著看帳的程修儒禁不住唏噓,同樣作為文人,他很佩服也很同情這位楊郡守。

  沈連收孝敬錢,收得何等霸道,由不得人不給,這位楊大人想必也是走投無路了才會來找樓見榆借錢,沒料想回了江州也沒能湊出還債的銀子,隻能忍痛把女兒嫁與勳貴做側室。

  樓璟把手中的紙拍在了桌上,這算什麽,這樣一來,樓家豈不是成了借著債務強搶民女的惡霸了?

  “世子,這事您就別管了。”程修儒雖然同情楊家,但父親納妾,樓璟作為兒子是沒有置喙的餘地的。

  安國公要納側室的事很快在府中傳開了,二嬸聽說之後,嘴巴差點咧到耳朵後麵去,這魏氏前腳去養病,後腳就要納側室了。

  “有什麽好的,家還沒分,納側室不是買妾,也是要彩禮的,還不是從公中出。”三嬸撇嘴,小聲嘟噥著。

  二嬸臉上的笑意頓時僵住,“可不是嘛!不行,我得讓人給夫人捎個信。”

  納妾是要正房夫人同意的,雖然魏氏不見得就能管得住安國公,但給魏氏添添堵,讓她回來鬧騰,趕著納側室之前分了家是再好不過的。說幹就幹,二嬸叫了個管事婆子來,讓她去給符縣的國公夫人送東西。

  “該怎麽說你可明白了?”二嬸問那婆子道。

  “明白,二太太盡管放心便是。”那婆子接了打賞,喜笑顏開地說。

  魏氏自然不會見府裏的婆子,她貼身的丫環去見來人,丫環年紀小,藏不住話,回來一五一十地翻給她聽。

  國公爺要納側室,聽說是官家嫡小姐,今年虛歲才十八!

  側室,嫡小姐,十八……

  魏氏聽得臉色越來越蒼白,兩眼一閉昏了過去。

  “夫人受了驚,早產了。”符縣莊子裏的人回來稟報。

  “是男是女?”樓見榆聞言,頓時露出笑容來,忙問來人。

  那小廝很是詫異,隻得道:“是位小姐,萬幸母女平安。”

  聽聞是個女孩,樓見榆臉上的笑頓時淡了幾分,讓人送些補品去符縣,便再無話。原本就隻能算個庶出,若是個兒子還好辦,這下生個女兒,身份算作庶女,以後也不能嫁個門當戶對的勳貴,真是糟心!

  樓璟得了消息,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懶得理會家裏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把京中的事都安排妥當,從暗格裏拿出了一個黑色的木盒,打開盒蓋,裏麵放著的,正是在禦花園裏順來的三皇子玉佩。

  將玉佩塞進袖中,樓璟打開地形圖,將手指放在閩州點了點,又挪到了嶺南,若請旨去東南,淳德帝恐怕不會答應,若去嶺南,會不會給舅舅惹來禍患?他要去找蕭承鈞,分別這麽久他已經有些受不住了,這些日一直沒有動作,便是因為有些舉棋不定。

  他需要一個理由,一個可以說服淳德帝又不會給自己惹來麻煩的理由!

  “世子,不好了!”高義急匆匆地跑進來,“前院出亂子了。”

  “怎麽回事?”樓璟把地形圖收起來,抬頭問道。

  “江州那邊派了人來,不知道出什麽時了,府裏正亂著呢。”高義這般說著,頗有些幸災樂禍。

  樓璟蹙眉,抬腳往前院走去。

  “國公爺,實在不是我家老爺故意的,江州山匪作亂,近來鬧騰得厲害,萬不敢讓送親的從官道上走。”一個下人打扮的跪在正廳裏,哭喪著臉說道。

  “我就不信,郡守的官兵山匪也敢搶!”樓見榆絲毫不買賬,在他看來,這楊興分明就是不想把女兒送過來。

  “江州新任的刺史大人正在剿匪,郡裏的兵力也都給調去了。”那人苦苦哀求,江州正亂著,楊興哪敢讓女兒這時節往外走,隻能派了家仆來,跟樓見榆商量把日子推遲些。

  “你說,江州在剿匪?”樓璟恰好聽到這話,走過去問那人,“如今可有成效?”

  楊家的家仆臉皺得更厲害,“江州鬧山匪也不是一日兩日了,新晉的刺史大人想要徹底清了匪禍,卻不知那山匪難纏,這一打起來,老百姓都跟著遭殃,如今連官道都走不得了。”

  樓璟心中一動,微微勾唇,轉身便走。

  “皇上,安國公世子求見,已經在門外候了一個時辰了。”懷忠低聲對午睡醒來的淳德帝道。

  “樓家的小子?”淳德帝奇道,自打廢了太子,樓璟從來沒有主動來見過他,“讓他進來。”

  淳德帝換了常服,在盤龍殿的正殿見了樓璟。

  “皇上!”樓璟見到淳德帝,沒有按規矩行禮,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臣聽聞江州山匪作亂,還請皇上準臣前去剿匪。”

  淳德帝一愣,江州的情報前日才送到,山匪曆來便有,還未到要朝廷出兵的地步,他也就沒在意,“好端端的,去江州做什麽?”

  四皇子前去抗韃子,至今還不能退敵,淳德帝還想留著樓璟去守西北的。

  樓璟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地看著淳德帝,半晌才道:“家父要納一房側室,家在江州,被困在了半途……”

  “濯玉,你給朕說實話。”淳德帝還是很欣賞樓璟的,加上嫁給太子的事一直覺得虧欠這孩子,與他說話,便禁不住用上了對待子侄一般的語氣。

  樓璟頓時紅了眼睛,“臣在京中呆不住了,還請皇上開恩。”說著,俯身磕了個頭。

  淳德帝皺起眉頭,語氣嚴厲道:“好端端的羽林軍統領不做,跑到荒山野嶺去打仗,你得給朕個理由!”

  “臣……”樓璟抬起身子,直挺挺地跪著,半晌才道,“樓家世代效忠大昱,臣自幼受祖父教導,忠君乃是臣活著的意義,隻盼著有一日能報效君上,然……”

  說到這裏,樓璟的聲音有些哽咽,似乎難以啟齒。

  “你說,受了委屈,朕給你做主。”淳德帝聽出了這話中的意思,想必是有人為難他了,不由得有些惱火,他為了不讓京中的勳貴錯待樓璟,特地提了他的官職,竟然還敢有人給他難堪嗎?

  樓璟抿著唇,從袖中掏出了一塊玉佩,雙手舉過頭頂,“臣雖資質平平,然自認還有幾分為皇上效力的本事,嫁與前太子乃皇命,臣自當遵從,也是樓家的榮耀,可……可臣並非以色侍人的……”

  淳德帝瞪大了眼睛,抓過那玉佩仔細看。

  皇家的配飾都是有標記的,這玉佩淳德帝自然認得,是年前才賞給三皇子蕭承鐸的佩玉!看看眼圈通紅的樓璟,連起方才的話,究竟發生了什麽事,還用說嗎?

========================================================

  作者有話要說:我錯了,躺倒,你們烤小鳥吧QAQ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5 02:59:46

  輝歌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23:01:12

  藍若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0-04 21:50:16

  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21:39:53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20:57:23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9:32:01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改錯字ing~

☆、第五十六章 尋夫

  “混帳東西!”淳德帝緊緊捏著手中的玉佩,前腳剛廢了太子,蕭承鐸就敢調戲前任的兄嫂,簡直是目無尊長!

  “皇上,此事傳出去便是給皇室蒙羞,三皇子……”樓璟話說了一半,沒有再說下去,隻是再次俯身磕頭,“恰如今江州山匪猖獗,還請皇上恩準臣即可離京。”

  淳德帝氣得在正殿中走來走去,聽得此言,這才冷靜了些許。近來他因為吃仙丹,精力比以前旺盛不少,頭腦也跟著清醒了許多。這事不能聲張,也不能明著罰三皇子,傳出去可是醜事一樁,必須把這事壓下來。

  這樣一來,樓璟再繼續呆在京中就不合適了,避開閑言碎語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人給支開,見不著,人們也就想不起來了。

  “江州窮山惡水的,去那裏作甚,不如你代父出征,往晉州去吧。”淳德帝覺得很對不起樓璟,便想著把削弱樓家的事先放一放,讓他去晉州看管他的祖業好了。

  “皇上已經派了四皇子出征,臣再去必然會惹人眼,”樓璟垂眸,掩去眼中的焦急,他這會兒可一點也不想去晉州,“況家父已出了孝期,萬沒有讓臣代父出征的道理。”

  淳德帝這才想起來,安國公已經除服了,隻是一直沒想起要給他指派差事,不由得歎氣,“也罷,你且回去,明日早朝到殿外候著,朕給你派兵權。”

  江州山匪橫行,一直治不了,淳德帝也很頭疼,今年特意調了個有勇有謀的刺史前去,誰知那人一去江州就開始大張旗鼓地剿匪,弄得江州雞飛狗跳,百姓怨聲載道。刺史再文武雙全那也是讀書人出身,與這些武將世家的人比起來還是差了些,派樓璟去倒也合適。

  “謝皇上恩典。”樓璟磕頭謝恩,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起身告退。

  淳德帝看著樓璟的樣子,心裏不是個滋味,看看手中的玉佩,冷哼了一聲,“把三皇子跟朕叫來。”

  “是。”懷忠領命,找人去傳三皇子來。

  蕭承鐸剛睡醒,就被傳去了盤龍殿,還沒等問安的話說完,就被淳德帝劈頭蓋臉的一通訓斥。

  “混帳東西,說,你近來都幹了什麽好事?”淳德帝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指著三皇子大聲道。

  三皇子嚇了一跳,趕緊想自己這一個月來做了什麽,會惹得父皇如此生氣。前些日子有人來跟他商量賣科舉試題的事,他還沒來得及跟主考搭上線,難不成被父皇知曉了?

  思及此,蕭承鐸立時出了一身冷汗,泄露會試的試題,是要掉腦袋的,就算他是皇子,也定然會被重罰,最重要的是會惹來君父的厭棄,到時候就真的與大位無緣了。

  思來想去,二月份也就這一件事能讓父皇發這麽大脾氣了,蕭承鐸趕緊磕頭認錯,“父皇明鑒,兒臣,兒臣也是一時糊塗,並沒有當真做出什麽來啊,這家國法度,兒臣是知曉的!”

  淳德帝聞言,不由得更加惱火,合著要不是顧慮律法,三皇子還真打算強占了安國公世子不成,順手抄起桌上的杯盞朝蕭承鐸摔去,“你還有臉說家國法度!”

  茶水夾雜著瓷器的碎屑濺了三皇子一身,他卻不敢躲,顫顫巍巍道:“兒臣知錯了,再也不敢了……”心想著得趕緊把那些人推出去,這是萬不能再攙和。

  “滾回你的皇子府,一個月內不許出府,給朕抄十遍《禮記》,好好想清楚,什麽是禮義廉恥。”淳德帝說著,忍不住又踹了蕭承鐸一腳。

  蕭承鐸挨了訓斥,心中卻是鬆了口氣,父皇似乎沒有重罰他的意思,看來父皇還是寵愛他的,得趕緊給母妃遞消息,好讓她替自己美言幾句。

  “皇上息怒。”懷忠讓人趕緊收拾地上的渣滓,扶著淳德帝坐到一邊去。

  淳德帝還是氣不過,又罵了兩句。

  “隻是可惜了安國公世子,奴婢記得,世子前年秋獵可是拔了頭籌的,在這一輩勳貴子弟中,無人能及啊。”懷忠小心地看著淳德帝的臉色道。

  “可不是嘛,”淳德帝歎了口氣,“朕自會補償那孩子,定不讓他受委屈便是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