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8節

  開春了,乍暖還寒,靜王府中的地龍火依舊未停,隻是炭火燒得沒有冬日那般旺盛,免得人燥熱。

  蕭承錦精神好了不少,在書房的窗前看書,窗台的花瓢裏插著一支將開未開的桃花,生機勃勃,映著那張白皙的俊臉,很是賞心悅目。

  “在看什麽?”蕭承鈞看著瘦弱的弟弟,總忍不住放輕了聲音。

  “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蕭承錦將手中的書遞給哥哥,自己放鬆身體靠在背後的大迎枕上。

  這句話源於莊子的《人世間》,意思是說天下有道,聖人就可得一番成就,天下無道,聖人也隻能勉強活下去而已。

  蕭承鈞接過那本書,並不去看,而是放到了炕桌上,“怎的讀起《莊子》了?”

  “晨起看到院中桃樹開花,有感於世事無常,所幸我今年還活著。”蕭承錦攥住哥哥的一角衣袖,微微地笑。

  天下無道,聖人生焉。蕭承錦自幼聰慧異常,以前也與兄長說過,若讓他去做學問,定然能成為震鑠古今的聖賢。而今說出這番慶幸存活的話語,可不就是在說,天下無道嗎?

  蕭承鈞看著眸光清亮的弟弟,沉默片刻,“終有一日,吾會讓你達成。”

  天下有道,首先要的,便是治國之道,為君之道,須得一明君在世方可。蕭承錦微微頷首,“哥哥總是說到做到的。”

  “三月初一便離京,有些事須得與你商量好。”蕭承鈞在桌上攤開一張紙,提筆往上麵寫了幾個字。

  讀書人十年寒窗,盼的便是有朝一日金榜題名,會試三年一次,自然馬虎不得。這次羽林軍調兩百人守貢院,凡有親眷參加會試的均不得參與。羽林軍都是武將世家出身的人,家中上下三輩都是大字不識幾個,倒是很好挑。

  慶陽伯有意重用樓璟,便想把這次的會試交予樓璟負責。

  右統領瞥了一眼比他小了足有十歲的樓璟,暗歎一口氣。自打樓璟提為左統領之後,凡事出風頭好差事,基本上都歸了那小子,可歎自己出身沒有人家好,不得重用。

  不止右統領,其餘幾位中郎將把目光集中到了樓璟身上。

  “謝將軍抬愛,”樓璟躬身答謝,沒有理會眾位同僚或歆羨或嫉妒的目光,“然屬下不能擔此重任。”

  “哦?為何?”慶陽伯皺了皺眉,想想樓璟家裏也沒有適齡的讀書人,而且三月也沒有其他的什麽差事。

  “屬下的至交好友,趙熹趙既明,今年也要會試,”樓璟恭敬道,“京中人皆知我二人交好,屬下自當避嫌。”

  慶陽伯點頭,倒是把這個給忘了,樓璟與趙熹自小就玩在一起,京中的勳貴皆是知曉的,若是把樓璟派了去,少不得要落人閑話,連帶著也耽擱了左相侄兒的仕途,著實不好,“既如此,便交予右統領吧。”

  “屬下定不辱命。”右統領很是驚喜,抱拳領命,轉頭看向樓璟,就見那人衝他眨了眨眼,不由得輕笑,這安國公世子年紀輕輕,為人處世卻滴水不漏,送人情送得恰到好處。直至此時,右統領才算生出了幾分認真結識樓璟的心思。

  樓璟將眾人的反應看得分明,不再多言。不論趙熹會不會參加,這趟差事他都是要推掉的,順水人情而已,自然要做得漂亮些。

  從衙門裏出來,樓璟騎馬,去了城西的幽雲莊。

  幽雲十六衛,除了雲八出去查消息,其餘十五人都在莊中,高雲將人都叫過來,問樓璟有何差遣。

  “閩王三月初一就藩,我要爾等貼身護送。”樓璟坐在水榭上,看著跪在地上的十五個黑衣侍衛道。

  “是。”十五人齊齊應是,幽雲十六衛隻聽主人的命令,基本上不會提出質疑。

  倒是高義覺得有些不妥,“世子,十六衛都派出去,您怎麽辦?”如今樓璟使喚十六衛已經習慣了,特別是雲八,若是都跟著蕭承鈞去東南的,樓璟有很多事都不好辦了。

  “京城至閩州,少說有三千裏,那些個普通的侍衛,我不放心。”樓璟擺了擺手,生死之外無大事,他身邊的事可以找別的人手,但蕭承鈞的安危,卻是絲毫馬虎不得。

  以淳德帝的性子估計不會給派多少衛兵護送,京中的局勢會越來越亂,怕隻怕到時候有人狗急跳牆,普通的侍衛哪有幽雲十六騎來的放心?

  “若是沒有十六衛,世子要得殿下的消息,怕是也不容易,”高雲心思向來縝密,還是忍不住勸道,“十六衛原本就是兩套,如今剛好派上用場,給殿下八個,您自己留八個,兩下都不耽誤。”

  樓璟沉吟片刻,他是恨不得把好東西都塞給蕭承鈞的,隻是驟然把十六衛都送出去,那人怕是不肯要的,一人一半倒是個好主意,“也罷,待我與閩王商量了再說,雲一和雲九隨我入城。”

  “是。”雲一和雲九出列,他們兩個分別統領前後八衛,要商量事宜帶上這兩人便可。

  另一邊,靜王府中,蕭承錦單指點在桌上的紙張上,微微蹙著眉頭,半晌方道,“如此,值得嗎?”

  “自是值得的,”蕭承鈞沉聲道,神情很是端肅,“他為我付出良多,我自不會辜負他。”

  蕭承錦歎了口氣,微微頷首,把手中的紙折成細條,投進了熏爐中。雪白的紙張在爐中慢慢點燃,熱氣撩開紙卷,隻顯出了半個“瑞”字,很快就被黑色吞沒。

  “你莫太過操勞,點到即止便可,朝中我自有安排。”蕭承鈞拍了拍弟弟瘦削的手背。

  “我有分寸,”蕭承錦抬眼看著哥哥,靜靜地盯了半晌,緩緩露出了笑意,“哥哥既信我,我也不會辜負哥哥的。”

  蕭承鈞見他那自己的話調侃回來,忍不住伸手,彈了彈弟弟的額頭,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他已經很多年不敢彈弟弟腦袋了,如今動起手來,仿佛又回到了兒時,心中很是愉悅。

  “嗬嗬……”蕭承錦揉了揉被彈紅的地方,望著哥哥頸側的一抹嫣紅,但笑不語。

  晚間,樓璟將雲一和雲九帶去閩王府,蕭承鈞果然不肯帶走十六衛。

  “皇上給你多少人?”樓璟拉住蕭承鈞的手問。

  原本親王就藩,至少要給一百人的衛隊護送的,蕭承鈞自己上書要從簡,畢竟他一個廢太子,不願太過招搖,要的人多了,淳德帝怕是也會不高興。

  蕭承鈞歎了口氣,“二十個親衛。”

  樓璟皺起眉頭,原本以為至少會有五十人,如今竟隻有二十,這太危險了,“青州的難民至今還未安置,江州山匪猖獗,你叫我如何放心?”

  “原本是給了六十人的,外管家他們先行去了,我帶著二十人輕車簡從,也好早些到閩州。”蕭承鈞解釋道。

  “不行,這十六人你都帶上。”樓璟說什麽也不同意,派二十個大內高手他都不放心,何況隻是二十個東宮親衛!

  兩人為此起了爭執,雲一和雲九見情勢不對,便先行退了下去。

  “我都安排好了,你莫再添亂了。”蕭承鈞轉身,不願再說這件事,幽雲十六衛對樓璟來說意味著什麽,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他已經虧欠良多,萬不能在要他的東西了。

  等了良久,身後的人都沒有說話,蕭承鈞蹙眉,忍不住回頭看他,就見到樓璟站在原地,蔫頭蔫腦的很是沮喪,他本不是話多之人,但麵對著樓璟,總不忍讓他誤會分毫,歎了口氣道:“我身邊人多,倒是你,就這麽幾個得用的,給了我,你怎麽辦?”

  樓璟低著頭,走到蕭承鈞身邊,一頭紮進了他懷裏,“我不是添亂……”

  “我知道,”蕭承鈞心疼不已,伸手把人抱住,“我是失言了。”

  “至少帶上八個吧,十六衛本就是兩套,你帶走八個不會礙著我什麽的。”樓璟在月白色的王服上輕蹭,聲音中帶著些許委屈的鼻音。

  輕輕的磨蹭,蹭得蕭承鈞心都化了,什麽都應承下來,破罐子破摔地想著,欠就欠吧,左右他們是要在一起一輩子的,自己慢慢還也就是了。

  樓璟把臉埋在那柔軟的衣料中,緩緩勾起了唇角。

  光陰不待人,很快就到了三月初一,蕭承鈞帶著幽雲後八衛,以及二十個閩王親衛,踏上了前往東南封地的路。

  樓璟站在京郊十裏的長亭之中,看著消失在天邊的那一片煙塵,隻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消失了。靜靜地看了足有半個時辰,緩緩攥緊拳頭,翻身上馬,樓璟再次看了一眼南邊,幹脆利落地調轉馬頭,回京城。

  去趙家收了最後一筆鹽引的錢,順路看了看即將會試的趙九少爺。

  “九少爺在書房裏。”管家倒是不攔著,將樓璟帶到了趙熹的院落。

  聽說趙熹出了正月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裏埋頭苦讀,如今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出房門了。

  樓璟推開書房門,就看到了趙家九少爺,正坐在書桌前,十分努力地——啃燒雞。

  “你就是這般苦讀的?”樓璟敲了敲桌子,等趙熹抬頭,眼疾手快的搶了個雞腿來吃。

  “喂!”趙熹被搶了雞腿,忙端起盤子護住,“磨鐮不誤砍柴工,何況我已經苦讀了一個月,足夠了。”

  樓璟挑眉,三兩下吃了手中的雞腿,味道還不錯,看來趙家為了讓九少爺好好讀書,可是下了大功夫。

  “你的太子殿下離京了,這才想起我來,你可太不講義氣了。”趙熹叼著一隻雞翅膀道。

  “我又不懂製藝,幫不了你,”樓璟錯身坐到了書桌上,對於趙熹的說法卻也沒有否認“隻等著你名落孫山,去給我做賬房先生呢。”

  “去去去,”趙熹抓起另一隻雞翅膀朝樓璟扔去,“敢瞧不起我,小爺定考個三元及第嚇死你!”

  樓璟抬手將雞翅膀接住,放進嘴裏啃了一口,“行,我等著。”

  京中還有很多事要安排,盡管心已經跟著跑了,樓璟也不能丟下一切當真跟著去閩州,首先是把晉州那個在家過完年的土醫請回來,接著給蕭承錦治病。

  蕭承錦的身體是先天不足加上後天毒害,才會如此孱弱,太醫花了這麽多年都沒治好,一個隻會用偏方的土醫自然也不會神到藥到病除。樓璟幹脆買通了路子,將他一家老小都遷到京都來,花錢給置了宅子,還把那土醫的孫子送到了趙家族學裏讀書。

  趙家那是世代為官,一門五進士的讀書世家,能到趙家族學讀書,那可是天大的榮耀,原本不怎麽願意的土醫,這才鬆口,帶著妻兒孫子在京中安了家。

  將這些忙完,已經到了三月中旬,樓璟看了程修儒呈上來的賬冊,微微頷首,“醫館開好了便不要再插手,他們家都是祖傳的秘方,不能讓外人知曉的。”

  “是。”程修儒接過賬冊,躬身應了。

  樓璟擺手讓他下去,稍稍鬆了口氣,如今基本上都安置住了,他也該想辦法去尋他的夫君了。

  “稟世子,國公爺讓您去正院一趟。”樓見榆身邊的小廝前來通稟。

  過了正月,樓家的老爺們就除了服,隻是因著魏氏的“時疫”未好,府中要靠著二嬸打理內務,便還沒有分家。

  樓璟挑眉,讓小廝先下去,他的父親現在與他十天也說不上一句話,基本上與陌生人無異,怎的突然又想起他來了?

  不緊不慢地換了身衣服,樓璟這才晃晃悠悠地去了正院。

  樓見榆看見自己的兒子就沒有好臉色,不過今日似乎心情不錯,並沒有擺臉子,“叫你過來是有事跟你說,我準備納一房側室,這個月底就抬進門。”

  樓璟一愣,側室?

  出了孝期,樓見榆就可以娶妻納妾了,側室雖說也是妾,但與小妾還是不同的,妾終身不可抬為正妻,側室卻是可以的,家中正妻身體不適的時候,側室也有權利接管內務,在府中也算半個女主人,不是奴婢。

================================

  作者有話要說:嚶嚶,想寫的粗長一些,又晚了_(:з」∠)_

  蔚醒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10-04 15:37:32

  瀟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5:34:52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5:24:47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5:21:39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5:20:37

  染葉的森青色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14:32:47

  hzs墨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08:57:43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4 00:41:48

  清月妖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3 23:33:29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3 22:13:23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還有火箭炮~( ⊙ o ⊙ )

☆、第五十五章 側室

  “端不知是哪家小姐?”樓璟微微皺眉,側室不是普通妾,並不是亂納的,以安國公府的地位,至少也得是個普通勳貴家的庶女才行。

  “江州九昌郡郡守的嫡女。”樓見榆說起將要過門的側室,很是得意。

  郡守的嫡女?樓璟很是詫異,不僅是勳貴,文官也講究個門當戶對,一方郡守雖不是什麽高官,但在地方也算個不小的官職了,怎麽會把嫡女嫁給人家做側室呢?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冒牌紳士 現世太子妃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