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7節

  “今日,父皇的批複已經下來了……”蕭承鈞看著身上人抬頭與他對視,輕歎了口氣,“三月初一啟程。”

===================================

  作者有話要說: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2 00:02:02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0-01 23:51:05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1 20:59:06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1 20:57:44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第五十三章 儀程

  樓璟沉默了片刻,聲音有些低啞,“京中還有些事要安排,我暫時不能陪你去。”

  他要是跟著蕭承鈞去南邊,就太過明顯了,哪怕是請旨去嶺南看望舅舅都有些勉強,因為過年他們嚇唬三皇子那一回,淳德帝多少已經聽說,他們兩個還餘情未了,如今這個當口提出來,就做實了這件事。

  “我知道……”蕭承鈞歎了口氣,上次分別了八天便度日如年,這一次竟不知何時才能見麵了。

  提起分別,兩人都有些懨懨。

  次日,蕭承鈞開始準備往閩州去的東西。

  從京城到閩南,若是走中原一帶,要過青州、江州,若是走江南,則是過齊州、越州。走江南雖沿路風景好,但那條路是繞遠了,蕭承鈞不打算做這種惹人話柄的事,便定了走中原。

  蕭承鈞看著手中要帶去閩州的名冊,微微蹙眉,提筆在上麵連連劃掉了十數個,“就藩不是出宮建府,這些人能留的都留在京中,”

  常恩看著點頭應了,躊躇半晌,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老奴服侍了殿下十幾年,殿下就帶上老奴同去吧。”

  “你莫跟著添亂了,”蕭承鈞揉了揉額角,示意常恩起來,“京中的年節禮,宮中的來往,都要你操心,若跟了我去東南,誰來管這些個?”

  常恩聞言,倒是不好再堅持,宮中的事宜向來是他在打點,若是離了京,不見得就能對殿下有用,“是奴婢糊塗了。”

  “京中諸事,皆聽父後的安排,承錦那邊,你多看顧著。”蕭承鈞交給常恩一個錦盒,裏麵裝著幾張大麵額的銀票,是維持王府的銀子,夠三年的花用。

  “是。”常恩接了勾畫好的冊子,下去安排跟隨的人手。

  閩王府的下人,除了安順、樂閑,其他的一個也不帶,外管家一家老小要跟著,還有幾個謀士已經提前往那邊去了。

  “王爺,吏部蔡大人求見。”侍衛通稟,竟是原來的詹事府少詹事蔡弈。

  自打蕭承鈞廢了太子位,蔡弈已經久不來拜訪,被他姑父楊又廷罵做忘恩負義,過年都沒給他好臉色。

  “殿下,”蔡弈進了書房,快步在蕭承鈞腳邊跪了下來。

  “你來得正好,我也有事要交代於你。”蕭承鈞頭也沒抬,這已經是今日第三個要跟著去的東宮官了,他也不勸,直接把在京中要做的是安排給他。

  當初離開東宮的時候就說的分明,這些東宮官隻管去各謀前程便是,但不僅武將不侍二主,文臣也講究個出身。這些東宮官再怎麽說也是跟過廢太子的人,在朝中還是會受到排擠的,若是想要入閣拜相,就隻有舊主上位才有機會。

  蔡弈出身不低,不跟著蕭承鈞也能有個好前程,但他是真心要跟著蕭承鈞一條路走到黑的,“東南荒蠻,讀書人不多,殿□邊沒個主事的,讓臣跟著去吧。”

  “蔡弈,你看事向來很準,如今的局勢你當清楚,”蕭承鈞把要做的交代完,歎了口氣道,“東南人少,卻也簡單,京中比東南更為凶險,我讓你留下,便是讓你替我守著京城的經營。”

  蔡弈一愣,萬萬沒料到蕭承鈞竟如此看重他。

  這一天忙碌下來,蕭承鈞也有些疲憊,京中的人手都趕著這時候再來表一次忠心,熟悉的、不熟悉的官員,也都陸續送來儀程,閩王府難得熱鬧了一回。

  晚間樓璟沒有來用晚飯,蕭承鈞沒什麽胃口,隨便用了些晚膳就又去書房忙了。

  到了掌燈十分,樓璟才帶著一身酒氣翻牆而來。

  “又喝酒了?”蕭承鈞把黏上來的人推開些,讓他去沐浴。

  “這個,給你。”樓璟把一個盒子塞到他手裏,轉身去裏間沐浴了。

  蕭承鈞不明就裏,是個很普通的楊木盒,做工簡陋,隻刷了層清漆,打開盒子,頓時怔住了。一遝銀票,折成兩折,靜靜地放在盒中。

  寶豐樓的銀票,各州都能兌,兩萬兩一張,盒中有十五張,三十萬兩!

  三十萬兩銀子,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個小數目,他的親王俸祿,一年也隻有三百五十兩紋銀,更遑論樓璟那個三品官職,折上祿米,也隻有不足二百兩。

  蕭承鈞攥緊了手中的小木盒,轉身去了浴房。屏風後霧氣蒸騰,燭光在屏風上映出一道剪影,伴著嘩嘩的水聲,引人遐思。

  轉過屏風,浴桶中的人倚著高高的桶壁,雙目微闔,無雙的俊顏被熱氣熏蒸,泛著淡淡的粉色,烏黑的長發侵潤在水中,鋪散在胸前,遮住了那誘人的櫻紅。

  看著這幅場景,蕭承鈞頓時把要說的話給忘了,直愣愣地看著樓璟。他們甚少在一起沐浴,通常都是他先洗了,樓璟才去洗。每次親熱過後,他都是累得昏昏欲睡,被抱著清洗,也沒力氣去欣賞美色,如今乍一看,竟是美得讓人窒息。

  “殿下看得可還滿意?”樓璟伸出一隻手搭在桶邊,似笑非笑地看著閩王殿下。

  蕭承鈞輕咳一聲,回過神來,把手中的楊木盒放在靠牆的小幾上,“這些銀票……”

  “江南的錢未曾盡數收回,還往行宮投了不少,我手中隻有這麽多,你先拿著,”樓璟伸出帶著水珠的手,在蕭承鈞手心上輕劃,“等錢都收回來了,我再給你送去。”

  “不,”蕭承鈞怕癢地向後縮了縮手,“我不缺錢,再說,我怎可要你的。”

  “錢掙來就是花的,我在京中也用不著這麽多錢。”樓璟笑著握住他的手,這些本就是給蕭承鈞賺的,若不是想著他處處要用銀子,自己才不會冒著大雪去掙那些個掉腦袋錢。

  蕭承鈞自然知道這些,正是因為清楚這其中所有的利害關係,才更是心疼,“濯玉,我跟你在一起,並不是為了……”

  話沒說完,樓璟一把將人拽進了浴桶裏,寬大的浴桶頓時激起了巨大的水花,原本就滿的水,再塞進一個大男人,頓時往外溢個不停。

  內間炭火旺,蕭承鈞沒有穿棉衣,但也穿得不單薄,這一下子就全濕透了,還未來得及反抗,就被按著脖子,堵住了雙唇。

  “窮家富路,多帶些錢財傍身,在外麵能少些為難,”樓璟稍稍分開些,雙手捧著蕭承鈞的臉,“你是我的夫君,我的錢自然就是你的,莫再說這些見外的話了。”

  蕭承鈞覺得眼眶有些發熱,伸手摟住了樓璟的脊背,“我蕭承鈞此生,定不負你!”

  樓璟緩緩地點頭,兩人靜靜地凝望片刻,再次激烈地親吻起來。一邊吻著,一邊將蕭承鈞的濕透的外衣脫了扔出浴桶。

  熱水浸透了月白色的絲綢,纖薄的內衫立時變得透明起來,隔著衣料就能看出肌膚的色澤,兩點粉色更是若隱若現,很是誘人。

  樓璟看得喉頭一緊,手指隔著衣料不住地摩挲一個小豆,另一隻手也滑進了濕透的襯褲裏。

  事出突然,來不急去拿脂膏,樓璟把人摟到懷裏,在那圓潤之處揉捏片刻,擠了一根手指進去。

  “唔……”手指把熱水帶進了體內,蕭承鈞顫了顫,不舒服地蹙起眉頭。

  “疼嗎?”沒有脂膏,樓璟生怕會傷著他,很是小心。

  熱水的浸潤,倒是可以抵消一部分幹澀,蕭承鈞微微搖了搖頭,由著他又添了一根手指,喘息道:“大婚之前,是我虧欠你的,且讓著你,待到……嗯……”

  “我知道殿下疼惜,”樓璟咬著一直紅紅的耳朵,輕笑道,“元郎,此去一別,山高水長,你可莫被他人勾了去。”

  “不會。”蕭承鈞額上冒出了一層細細的汗,也不知是難受,還是被熱氣蒸的。

  “若我以後,不許你納後宮,你可願?”樓璟的手在那處來回動著,另一隻手握著蕭承鈞的前端,用中指上的那處薄繭,折磨那最頂端。

  “唔……我……”蕭承鈞想說什麽,奈何被折騰得語不成調,他懷疑樓璟根本就沒想要他回答。

  樓璟輕歎了口氣,要皇上不納妃,便是斷了皇嗣,此事他也隻是自己想想,前路要如何,他也不知,隻是,想到以後蕭承鈞與別的女人生下孩子,手中便禁不住加了幾分力道。

  “啊……痛!”體內的手指驟然用力,弄疼了他,蕭承鈞忍不住低聲呼痛。

  樓璟忙撤出手來,親了親他的臉頰,“對不起……”待懷中的身體再次放鬆下來,便毫不猶豫地挺了進去。

  沒有脂膏,蕭承鈞痛得咬住了樓璟的肩膀,直出了兩排血痕。

  離別的愁緒讓兩人都有些控製不住,待到浴桶中的水變涼,便到床上繼續,直至更鼓敲罷三遍,方堪堪止住了癲狂。

  “元郎,元郎……”樓璟抱著昏睡過去的人,歎息般地一聲一聲輕喚,他算是栽在這人身上了,身、心,連同整個樓家,都賠了進去。

  蕭承鈞在睡夢中輕哼了一聲,無意識地握住了樓璟的手臂。

  罷了,樓璟禁不住微微地笑,在那滿是汗水的額角落下一個輕吻,他賠得心甘情願,賠得滿心歡喜,縱然丟了性命,也不後悔。

=============================================

  作者有話要說:啊啊啊啊啊,我錯了,我錯了,嗚……看在有肉的份上(在哪兒?)……orz

  明天雙更或者更粗長君~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3 18:36:30

  我不會貓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3 16:38:28

  julia_zz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3 10:52:19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0-02 23:35:20

  蜂蜜雪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2 20:11:37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2 12:55:11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

  我又犯傻了,那銀票竟然以為2千兩一張的銀票十五張就是30萬兩,啊啊啊,誰還敢雇用我這種會計,咳咳,隻能改成2萬兩了。

  古代有木有這麽大麵值的銀票,我沒有查到資料呃,這種專門存到銀樓裏兌的銀票不知道可不可以這麽大,不管了,就當有吧QAQ

☆、第五十四章 虧欠

  作為即將去封地的藩王,蕭承鈞得到禦批之後,已經不需要再去上朝。

  樓璟吻了吻還在睡熟的人,給他蓋好被子,輕手輕腳地起身離去。

  “世子,用些早飯再去衙門吧。”常恩在外間悄聲到。

  “不了,今日衙門裏事多,來不及了。”樓璟在外間由樂閑服侍著洗漱,穿戴整齊就要往衙門去。

  昨晚有些放縱了,這會兒已經到了上衙的時候,三月初就要開始會試,羽林軍被調去看守貢院,今日開始安排人手,樓璟作為左統領將軍不能遲了。

  “那也拿些點心路上吃,”常恩用白棉布包了兩個熱乎乎的肉餅,“王爺交代過,不許世子空著肚子去衙門。”

  樓璟笑著接過來,把肉餅揣到懷裏,交代常恩別讓人擾了蕭承鈞睡覺,就翻牆出去了。

  蕭承鈞從睡夢中醒來,腰股間很是酸軟,那裏還有些疼痛。昨夜在浴桶裏沒用脂膏,有些傷著了,想是樓璟給他清洗的時候又塗了藥膏,並不要緊。閉著眼睛摸了摸身邊的位置,空空的還帶著餘溫,想必是剛離開。

  睜開眼看了看天色,蕭承鈞微微蹙眉,翻身趴了一會兒,待腰間的酸軟消去,才喚了安順進來。

  用罷早飯,蕭承鈞將那粗糙的楊木盒拿來,抽出那三十萬兩的銀票,把木盒扔到銅爐裏燒了。這錢是昨晚樓璟與沈連喝酒拿回來的修行宮的第一筆回本,盒子是沈連的,不可讓人看到了。

  把府裏的事安排了一番,蕭承鈞隻帶著安順,往靜王府而去。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