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6節

  “可要我護著他?”樓璟穿著一身短打,扮作侍衛跟著湊熱鬧。晉州在他的掌控之中,若是給晉州軍士打聲招呼,四皇子定不會受什麽為難,相對也會安全許多。

  蕭承鈞輕輕搖了搖頭,生了異心的兄弟,縱然對他再好,他也不會領情的。

  正月十五,宮中依舊有家宴,隻是因著不必守歲,亥時就散了。

  蕭承鈞出了宮門,坐在馬車裏又等了片刻,不多時,就鑽進個人來,直接撲到了他懷裏。

  “站了一晚上,腿都要折了。”樓璟哼哼著要閩王殿下給他揉揉。

  “既如此,就莫去看花燈了。”蕭承鈞輕笑著給他揉了兩下,今晚富貴街上有花燈,一直掛到子時,樓璟早就惦記著要去看。

  “殿下給揉揉就沒事了,”樓璟立時蹬了蹬腿,“你看,又生龍活虎了,夜行八百都不成問題!”

  蕭承鈞失笑,還是陪著他去看了。

  “晉陽每年十五也有花燈,隻是沒有京城這般熱鬧。”樓璟站在大街一頭,看著那燈火輝煌的街道。

  點點燈火如同銀河裏的星子,一直蔓延到天邊去,一時分不清是燈還是星。

  這一夜,人們難得沒有日落而息,街上熱熱鬧鬧的,男子居多,也有婦人跟著丈夫出來看燈,皆是滿臉的喜氣。

  舞龍燈、走馬燈、蓮花燈,有擺在地上的,有掛在樹梢的,做工精巧,惟妙惟肖。除卻這些花燈,賣元宵的、猜字謎的、買燈籠的、玩雜耍的,不一而足。

  人多如洪流,誰也不會注意到誰,樓璟伸手拉住了身邊人的手。

  蕭承鈞微不可查地顫了一下,他們從未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親密過。轉頭看向樓璟,那溫柔的笑臉,在漫天燈火下顯得溫暖異常,不由得輕笑,慢慢回握住他的手,五指交纏。

  在人多的地方偷偷地牽手,竟比無人處赤誠相對更讓人羞赧,兩人都有些興奮,漫無目的地在長長的街道上緩步而行,覺得這種感覺再美好不過,隻盼著這條路永遠也走不到盡頭才好。

  “燈籠,賣燈籠,公子,買個燈籠啊!”賣燈籠的老伯笑嗬嗬地舉著一個燈籠,朝路過的兩人招呼。

  蕭承鈞看了一眼那攤上的燈籠,“承錦小時候,一直想要個蓮花燈,可惜宮裏沒人會做,我也出不得宮。”那時候弟弟剛中毒,正病得厲害,正月十五想出宮看花燈,卻出不去,就攥著他的衣袖,問他是不是自己要死了,以後再也看不到花燈了?

  樓璟笑了笑,掏錢買了一個蓮花燈籠,“一會兒咱們給靜王送去。”

===========================================

  作者有話要說:6730032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1 13:13:10

  公子卿澹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1 03:23:20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1 01:58:09

  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23:44:23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21:17:11

  涅沙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9:51:53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9:33:52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

☆、第五十二章 開春

  往常過了亥時,靜王府就熄了燭火了,今日兩人逛了燈市,竟然還亮著燈。蕭承鈞心裏咯噔一下,快步走了進去。

  “你家王爺呢?”樓璟拉住門房快速問道。

  “王爺,在屋裏。”門房一頭霧水,不明白這兩人緣何這般找急忙慌的。

  樓璟稍稍放心,跟著蕭承鈞去了正院。

  皇後疼惜靜王,正院裏除卻露天的院子,其他的地方——書房、臥房、盥洗室,甚至庫房,都修了地龍,一天到晚炭火不斷,使得院子裏也比外麵暖上許多。

  正堂裏傳來一陣一陣的歡笑聲,隱隱綽綽地立著幾個人影,蕭承鈞這才輕舒了口氣,立在廊下駐足片刻。

  “就說不會有事的,莫自己嚇自己。”樓璟心疼地撫了撫他的脊背,這樣擔驚受怕的日子,這些年來恐怕從未斷過,那麽小的蕭承鈞,這些年都是怎麽過的?

  蕭承鈞微微頷首,弟弟已經有好轉的跡象了,他不該再這般一驚一乍了。

  “可是哥哥來了?”蕭承錦溫潤好聽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兩人相視一笑,推門進去,因怕寒風吹著蕭承錦,前些日子修地龍的時候特地修了兩道門,掌門的丫環合了外門,才去推內門。

  屋裏燒著地龍,很是暖和,樓璟進屋就熱出一身汗,有丫環過來給他們除了外袍,這才好受了不少。

  蕭承錦穿著一身月白色的常服,外罩一層雪色紗衣,立在堂屋中央,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月白色的親王常服,穿在蕭承鈞身上,是冷硬威嚴,穿在蕭承錦身上,卻多了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

  “見過大伯、世子,”張氏矜持地笑著上前行禮,“王爺今日興致好,便在屋裏猜燈謎,累大伯憂心了。”

  “無妨。”蕭承鈞也不好跟弟媳婦多說什麽,隻擺了擺手。

  樓璟上前回禮,“王妃如今可不能再給我行禮了,回頭讓禦吏看到,定要參我一本的。”

  張氏掩唇輕笑,全了禮數便帶著丫環避到裏屋去了。

  “爹……爹爹……”軟軟糯糯的聲音吸引了兩人的目光,這才看到,鋪著厚厚羊毛毯的地上,還有一個小家夥,此時正拽著蕭承錦的衣擺,企圖站起來。

  “瑞兒都會叫爹爹了。”樓璟笑眯眯的湊過去看。

  蕭承錦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小家夥毛茸茸的腦袋,慢慢在地毯上坐了下來,瑞兒便躥著往父親懷裏鑽。

  奶娘忙伸手把孩子抱下來,怕他衝撞了王爺。

  “不打緊,把孩子留下吧,”樓璟看著好玩,一撩衣擺也在蕭承錦身邊坐了下來,拍手逗他,“瑞兒,來。”

  小孩子果然咯咯笑著往樓璟身邊爬去,竄進他懷裏,拽著他頭冠上垂下的絲絛仰頭看他,“爹爹!”

  “如今隻會說這一句,看見誰都叫爹爹,”蕭承錦笑著招呼哥哥過來坐,“地上暖和,比坐椅子舒服,左右沒有外人。”

  蕭承鈞看著在地上毫無禮儀可言的三個家夥,無奈地坐了下來。

  “爹爹……”瑞兒看到自家大伯,立時躥著從樓璟懷裏爬出去,扒著蕭承鈞的膝蓋,張嘴就要啃。

  蕭承鈞沒有理會他,把手裏的蓮花燈遞給了弟弟,“方才在燈市上買的。”

  說完這句,便沒了下文。

  樓璟抿唇輕笑,這家夥,也不說是給誰買的,正要替他解釋,蕭承錦已經接過了花燈,徑自開口道:“哥哥如今,還記著我的花燈呢。”

  兄弟倆一時都沉默了。

  “多多……”瑞兒咬著蕭承鈞的衣擺,含糊不清地叫著,口水流下來,很快就浸濕了一小塊。

  蕭承鈞的臉上,也禁不住露出了些許笑意,伸手摸了摸小家夥的腦袋。

  靜王府的小王爺長得白白胖胖的,很是喜慶,見大伯摸他,便鬆開口,晃了晃腦袋,往蕭承鈞盤著的雙腿間爬去。蕭承鈞麵對著這般柔弱的孩童,一時有些無措,隻能僵在原地,任那熱乎乎的小胖球往他懷裏鑽。

  “殿下近來可好些了。”樓璟看著自家夫君的樣子,忍住悶笑,故意不去幫他解圍,反而跟蕭承錦聊起來。

  蕭承錦微微地笑,“多虧嫂嫂帶來的那個神醫,倒是讓我多活了這麽些日子。”

  即便已經廢太子,弟弟一直沒有改口,每次見了樓璟依舊叫嫂嫂。

  “太醫都喜歡把病往重了說,還不如鄉下的赤腳醫說話實在。”樓璟從沒有糾正過靜王的稱呼,應承地很是利索。

  “若我還能再撐些時日,倒是可以幫上哥哥了。”蕭承錦伸出白皙得近乎透明的手,輕輕撥弄著手中的蓮花燈,竹篾糊彩紙紮的花燈,並不如何精致,卻讓人覺得,比價值萬金的琉璃宮燈還要漂亮。

  “你莫……”蕭承鈞話沒說完,被瑞兒撞得一個不穩,直往後栽。

  樓璟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王爺定會長命百歲的,承鈞二月就要去閩州了,京城中的事還得托王爺照看。”這般說著,悄悄在蕭承鈞腰間捏了捏。

  蕭承錦的一雙美目頓時亮了幾分,轉而看向哥哥。

  蕭承鈞一愣,他一直覺得弟弟身體不好,不想讓他操任何的心,奈何蕭承錦總想為他做點什麽,就如那本小冊子一般,也不知花了多少心血。經樓璟這一提醒,才明白,讓弟弟有個念想反倒比一味的勸慰更好。

  “東南山高路遠,你在京中,我自是放心的,如今四皇弟也出征了……”蕭承鈞把懷中的小家夥交給奶娘,沉吟片刻道,“過兩日,我再來與你商量對策。”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蕭承錦眼中的光芒更璀璨了幾分。

  離開靜王府,蕭承鈞有些唏噓,這些年自己一味的擔憂弟弟的身子,或許是做錯了。

  “我爺爺說,人有病,若是想著是小病,很快就好;若是人人都說他活不長,沒兩日就會去了。”樓璟把躺在床裏不說話的人摟進懷裏,輕聲安慰著,這就是為何年前在常春閣看到那管家哭喪著臉,他會發脾氣的緣故了。

  “當真麽?”蕭承鈞靠著樓璟的胸口,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覺得異常的安心。

  “其實我六歲那年,太醫就說母親活不長了,”樓璟把下巴放到懷中人的頭頂蹭了蹭,“但是爺爺把太醫轟出了國公府,說母親就是得了風寒而已,讓母親跟著我早起練功。”

  那時候,老安國公讓樓璟紮馬步練功,那邊讓兒媳婦繞著假山小跑。樓璟的母親也是武將世家出身,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並不嫌丟臉,如此晃晃悠悠,倒真多活了五六年。

  蕭承鈞伸手,緊緊抱住樓璟的身子,得到這樣一個人,他何其有幸,不僅救回了他珍貴無比的弟弟,更暖熱了他這荒寂的心,縱然以後千軍萬馬、刀山火海,有這人在身邊,就什麽都不懼了。

  過了正月,原本說活不過年的靜王蕭承錦,還活得好好的,皇後甚是高興,親自去靜王府探望二皇子。

  朝中原本為儲位焦頭爛額的朝臣們,這才想起了還有這麽一位金貴的王爺,出身高貴不說,自小聰慧異常,傳聞三歲識字、五歲成詩,如今身體好轉,朝中眾臣的心思頓時又活絡起來。

  “那個土醫可是回了晉州過年了?”紀酌召了蕭承鈞去鳳儀宮,扔給他一把劍,“將他招來京城,給他封太醫。”

  眼看著就要去東南,皇後不放心,便常召了閩王進宮,指點劍術。

  蕭承鈞接了劍,躬身一禮道:“那土醫大字不識幾個,隻會用些土方,上不得大雅之堂,且一直瞞著承錦的身份,怕他知道是王爺,反而不敢輕易用藥了。”

  紀酌點了點頭,也知這其中的道理,萬一那土醫知道了真相,與太醫一般畏首畏尾,反倒是害了蕭承錦了,“也罷,多與他些財帛便是了,等承錦完全好起來再說封賞。”

  “是。”蕭承鈞握住劍柄,拔劍出鞘。

  皇後不再廢話,赤霄劍出鞘,旋身攻了上來。

  東南倭寇又起,閩州刺史抵抗不得,上書奏請馳援,閩王前往封地一事,便再也耽擱不得。

  蕭承鈞一直沒有提離開的事,便是有些舍不得與樓璟分離,如今京中的事也安排妥當了,再拖延不了,便自己上折子,奏請往東南去。

  淳德帝想修避暑行宮,工部呈上去的圖極盡奢華,要耗費大筆銀子。

  “皇上如今服仙丹,定能活得萬萬年,年年酷暑難耐,自當修個天上人間少有的極樂之所,夏日便以避暑行宮為主,天涼了再回宮,自然馬虎不得。”沈連笑著道,說出來的話十分自然順暢。

  淳德帝想起那仙丹,臉上也露出幾分笑意,過年的時候他吃了一顆,當真覺得自己年輕了不少,此事聽沈連說起,自然心中愉悅,頷首答應了修個奢華些的行宮。

  樓璟這些日子忙著與沈連合計修行宮的聲音,到了二月十二,才把事情定了下來。

  事情定下來,樓璟總算緩了口氣,江南鹽引的銀子陸續地回攏,趕得上修行宮用的,這些天忙到很晚,怕吵著蕭承鈞歇息,便回了朱雀堂睡,如今好不容易來王府了,自然把自家夫君壓在軟塌上,好一頓稀罕。

  “那仙丹當真有用嗎?”樓璟蹭了一會兒,才滿足地趴在蕭承鈞胸口,說起了正事。

  蕭承鈞見樓璟這些日子忙得腳不沾地,也不好與他說要離京的事,抿了抿唇,輕撫他順滑的長發,“自然是有用的,聽說父皇過年時,夜夜都要召人侍寢。”

  樓璟撇了撇嘴,那仙丹隻怕摻了什麽壯陽的東西,淳德帝於床第間生龍活虎了,自然會覺得自己年輕了不少。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