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5節

  “年前不就說想吃這個嗎?”蕭承鈞也拿了一個,剛剛吃過糖,便先用茶水漱了口,這才張口咬下去。

  加了牛乳的麵聞起來就帶著股奶香氣,禦廚做的饅頭,自然軟糯柔滑,吃到嘴裏帶著清甜的奶香,蕭承鈞彎了彎唇角,確實好吃,怪不得樓璟惦記。

  樓璟伸手,拉過閩王殿下拿饅頭的手,把他吃了一半的饅頭一口吞掉了。

  “多著呢。”蕭承鈞哭笑不得,又拿了一個給他。

  樓璟卻沒有接,而是握著他的手愣怔了一會兒,一把將人打橫抱起,徑直往內室去了。

  “唔……你做什麽……”

  “吃饅頭……”

  “啊……我又不是……嗯……”

  桌上的饅頭熱氣蒸騰,在寒冷的冬夜裏很快涼了下來,屋內的氣氛,卻越來越熱。

  樓璟將懷中白皙的身體仔仔細細地吻遍,每一個親吻,都帶著無比的珍惜。方才拿到饅頭的一刹那,他忽然明白了,這麽多年對於兔子饅頭的執念,實則就是對兒時的太子殿下的眷戀,那雙白嫩的柔軟小手,遞給他窩絲糖的時候,便注定了,將他牢牢地黏住,再也不分開。

  劇烈的衝擊讓蕭承鈞有些吃受不住,他不太明白樓璟為何突然這般激動,但這不妨礙他從這些溫柔又粗暴的動作中感覺到樓璟的心意,那種濃濃的迷戀,也讓他沉醉其中,寵溺地伸手,輕撫他的脊背。

  樓璟稍稍停下來,與他交換一個綿長的吻,將那雙修長的腿搭在自己肩上,猛地往更深處衝去。

  “啊……”蕭承鈞失聲叫了出來,禁不住搖了搖頭,汗珠隨著額前的濕發甩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晶瑩的弧線。

  長夜漫漫,也訴不盡這一腔愛意,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兩人的新年,就在悠閑與繾綣中度過。

  還未到正月十五,邊關突然傳來急報,韃子犯北方邊境,馬上就要打到晉州。

  八百裏加急,是在早朝的時候送到的,滿朝嘩然。

  韃子犯邊境,通常是在秋天,沒有糧食過冬,才會出來搶掠,這冬日都過了一半了,突然入侵,當真讓人措手不及。

  “皇上,晉州乃是曆代安國公駐守之地,如今,自當派安國公前去應戰。”兵部尚書孫良出列道。

  蕭承鈞看了一眼孫良,垂目不語,年前他已經與孫良接觸過,此人確實可用。

  “安國公還在孝期,不能出戰。”吏部尚書楊又廷出聲道,官員的丁憂、任期,這位向來記得牢固。

  北方邊境,極為重要,與韃子周旋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往年都是老安國公應戰,如今老安國公去世了,派誰出戰,就犯了難。

=====================================

  作者有話要說:粗長君失敗,QAQ,捂臉,我會繼續努力的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8:34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7:22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6:12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5:05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4:02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17:32:52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01:22:17

  卡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 00:15:18

  蘇家紫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9:27:59

  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9:23:43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9:04:14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9:01:40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五十一章 花燈

  武將在孝期,若情況緊急,也是可以出征的,吏部尚書說這話不過是個委婉的說辭,實際情況大家都清楚,這一代的安國公從沒有上過戰場,根本沒有應付韃子的本事。

  “韃子在冬日進犯,違背常理,臣以為此事並非掠奪糧草這般簡單。”右相陳世昌出列道,“臣以為,掛帥之人須得慎重考慮。”

  消息來得太突然,來不及商議,淳德帝便讓眾人回去寫折子,明日早朝再議。

  蕭承鈞微微蹙眉,安國公在孝期不能出戰,那麽論理就該讓樓璟替父出征,畢竟晉州軍一直是樓家掌控的,如今緣何沒有人提及。

  “皇上幾年前就在削弱樓家在晉州的勢力。”樓璟嗤笑,這種情況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雖然淳德帝一直很欣賞他的能力,但讓他出征,怕是並不情願。

  蕭承鈞聞言,心頭一跳,若是父皇可以削弱樓家的力量,那老安國公的死……

  “爺爺的事皇上定然是知道的,”樓璟給閩王殿下夾了個小籠包,今日早朝下得早,他還沒來得及去衙門,就在王府與蕭承鈞一起用早飯了,“至於是誰的授意,如今還不清楚。”

  老安國公的死尚未明了,邊境的形勢又如此詭譎,蕭承鈞直覺地感到了危險,“此次,不能讓你去。”

  “不妨事,”樓璟咬了一口包子,“若是讓我去,我自會小心的。”

  蕭承鈞搖了搖頭,今日右相突然說出那麽一番話來,隻怕意不在此,但無論如何,在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他不能讓樓璟去。連老安國公都沒能招架得住的陰謀,樓璟能應付得了嗎?

  用罷早飯,樓璟去了衙門,蕭承鈞便讓人給左相遞消息,午間與他碰個麵。

  下了朝,陳世昌就去了禦書房,身邊帶著兵部尚書孫良。

  “皇上,臣以為此事有些蹊蹺,說不得是韃子起了內訌,”陳世昌麵色凝重地說,“臣以為可以派個使者前去,與韃子王交涉一番。”

  “韃子已經打到了邊境上,還如何交涉?”淳德帝皺了皺眉,“樓家世子是老安國公一手教出來的,讓他去好了。”今日本就是這個意思,誰料想竟無人提及讓樓璟去,隻得早早下朝,提點提點這些人。

  “皇上,有些話,臣不知當不當講。”陳世昌躊躇了一下。

  “有什麽不當講的。”淳德帝擺手,讓他有話快說。

  “臣聽聞,安國公世子做太子妃時,與閩王殿下感情甚好,”陳世昌看著淳德帝的臉色道,小心地措辭,“樓家在晉州經營數代,根基牢固,如同靖南候之於東南一般,如今朝中儲位未定,臣有些擔心。”

  果然,此言一出,淳德帝便有些猶豫了。說到底,他廢蕭承鈞的太子之位,就是覺得這個兒子一直與他不親近,且做事滴水不漏,讓他覺得不放心。而老安國公是先帝的心腹,自他登基以來,就一直想要削弱樓家的勢力,奈何那個老狐狸沒有任何把柄可捉。如今,若是樓璟與蕭承鈞親近的話……

  孫良默默地立在一旁,不插一言,直到右相給他使了個眼色,這才開口道:“這次進犯的乃是小股韃子,沒必要調動晉州大軍,臣以為隻需點個大將,用兩萬兵即可平定。”

  “若是小股進犯,臣倒是有個主意,”陳世昌接話道,“如今兩個皇子也到了封王的年紀,不如讓皇子出征,一則身份尊貴,可以與韃子王談談,二則也是給年幼的皇子們立功機會,將來立儲,也好有個說辭。”

  這些時日,因為四皇子得了一對兒女,又養在皇後膝下,身份相當,淳德帝因為嫌立三皇子太過麻煩,有些偏向於立四皇子做太子,也難怪右相有些心急。

  淳德帝看了陳世昌一眼,沉吟片刻,“你且去吧,朕自有定奪。”

  過猶不及,陳世昌也不再多話,領著孫良離開了禦書房。

  晚間,蕭承鈞得了孫良的消息,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泛起了另一層憂慮,右相極力推薦皇子出征,目的是為了算計誰?是想讓三皇子趁機立軍功,還是為了害四皇子,抑或是……

  “晉州遞來的消息,”樓璟把一封信遞到了蕭承鈞麵前,“你看看。”

  樓家在晉州根深蒂固,得來的消息想必會比較準。打開信封,信紙上纖細地講述了韃子入侵的時間、地點、造成的損失,以及朝廷的應對。

  卻原來在正月初八的時候,已經有小股人馬在邊境搶掠,之後又出現了上萬人的軍隊,在晉州的北方三郡燒殺搶掠,晉州的駐軍原本歸老安國公統帥,如今暫歸晉州刺史管轄,而晉州刺史至今沒什麽大動作,隻是一味地防守。

  刺史,乃是一州最大的官,不僅司文職,也統帥軍權,沒有公侯藩王鎮守的時候,就同歸刺史掌管。前些年王堅死後,就換上了現在的這個刺史,為人處世與王堅相去甚遠。

  蕭承鈞的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晉州刺史,緣何這般不作為?”

  “這人是個窮苦出身的文官,從未帶過兵,當初朝廷的意思是,晉州有安國公鎮守,沒必要派個文武雙全的刺史。”樓璟端起閩王殿下的杯盞喝了口茶,撇嘴道。

  封疆大吏,哪個不是驚才絕豔的人物?偏偏朝廷冤殺那能力卓絕的王堅,換上了這麽個酸儒,還不作為地任老安國公被害死,如今韃子入侵就無所適從,也不知該去怪誰!

  蕭承鈞皺眉,拿出了靜王給他謄抄的那個小冊子,仔細地翻找,不多時便找到了晉州刺史的名字,“此人,也是右相的門生。”

  想來也是,當年左右相博弈,右相下狠手,用莫須有的罪名害死了王堅,自然會用他的人手替換。

  “不必擔心,”樓璟把人摟進懷裏,在那緊皺的眉心上親了親,“若是皇上要你出征,我定會護你周全的。”

  蕭承鈞搖了搖頭,“開春就要去封地了,父皇不會派我去的,我隻是憂心,晉州的軍權會被右相染指。”

  因為樓家的緣故,即便右相安插了刺史過去,依舊得不到晉州的軍權,隻能在危急時刻調動部分兵馬而已。

  “不會,”樓璟搖了搖頭,拉著閩王殿下回內室,“晉州軍有十萬之眾,右相可沒那麽蠢,這個時候打那個主意,皇上定然會疑心的。”

  事實證明,樓璟是對的。

  次日朝堂,有大臣提及,應當派皇子出征。

  “此次韃子入侵,違背常理,臣以為當派遣身份尊貴的皇子前往,一則安撫民心,二則可與韃子王交涉。”右相陳世昌朗聲道。

  “臣附議。”

  “臣附議。”

  一時間,很多大臣都表示讚同。因著這次敵軍不多,危險不高,正是立功的好機會,尋常大將自然不敢跟皇子搶這份美差。

  “既如此,諸皇子誰願往?”淳德帝的目光掃過殿中的三位皇子。

  四皇子蕭承錚猶豫了一下,憶起早朝之前大皇兄悄悄跟他說的話,“若有人要你出征,萬不可應承。”

  蕭承錚自小習武,對於上場殺敵很是向往,如今大好的機會,他自然不願意放過。況且,之前說要立他為太子,隻因沒有功績才不能立……轉頭看了看蠢蠢欲動的三皇子,心中很是掙紮。大皇兄為何要對他說那句話呢?

  忽然想起廣成伯世子跟他說的,大皇子被廢了太子之位,定然是盼著複立的,因而絕不會真心幫著其他兄弟奪儲君之位。

  三皇子蕭承鐸向前邁了半步,還未出列,四皇子已經先行跨了出去,“兒臣願往!”說完,微微側頭看了一眼三皇子,卻發現那人又把腳收了回去,心中頓時一驚。

  蕭承鈞把這一切看在眼裏,不由得閉了閉眼,四皇弟終究是不信他。

  由於隻有四皇子願往,淳德帝誇獎了一番,便定了下來,派了一個大將軍輔佐,四皇子蕭承錚掛帥,三日後前往晉州。

  “父後,兒臣是不是做錯了?”四皇子下了朝,不敢跟蕭承鈞說話,直接跑到鳳儀宮去見紀酌。

  紀皇後垂目不語,良久方道,“事已至此,萬事小心。”

  “父後,早朝前,大皇兄曾勸兒臣不可應承……”蕭承錚並不後悔答應出征,這是他期盼已久的機會,隻是蕭承鈞的話、蕭承鐸的作為,讓他有些忐忑。

  紀酌看著眼前躍躍欲試又滿懷不安的四皇子,重重地歎了口氣,“你已經為人父了,要做什麽你當自己心裏有數。”縱然都是養在他身邊的皇子,遇到皇位之爭,終究還是不能互相信任的。

  三日後,四皇子蕭承錚帶著一百親兵掛帥出征,因並非大軍離京,淳德帝沒有親自前來,著閩王代為送行。

  “此去萬事小心。”蕭承鈞給四皇弟斟滿一碗酒,與他對飲。

  “皇兄放心,弟弟定然掙個大功回來!”蕭承錚爽朗地笑道,仰頭幹了烈酒。

  蕭承鈞負手而立,目送著這一百騎兵絕塵而去,四皇子帽盔上的紅纓,漸漸消失在漫天煙塵之中。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相親事故現場 重生之富二代 總裁我鋼筋直 朕,是一個演技派 我的後宮遍布全世界 與權臣為鄰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