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4節

  安順笑著接過空杯和包子布,躬身退下給蕭承鈞重新沏茶。

  樓璟心滿意足地抬腳要回去,另一個小太監不知從哪裏竄了出來,急匆匆地往這邊跑,眼看著就要撞到他身上。一般人這種時候會自覺地伸手去擋,樓璟卻自然地向一側跨了半步,那小太監沒撞著人,直直地摔到了地上。

  “哎呦!”那小太監摔了個結實,哼哼唧唧地爬起來,站在一旁的樓璟絲毫沒有扶一把的意思,因為他認得,這是三皇子蕭承鐸身邊的小太監納福。

  納福爬起來,抬頭望樓璟臉上看去,卻見那人似在看什麽有趣的事物一眼,饒有興味地看著他,不由得心裏打了個突,奈何主上吩咐,又不敢不從,隻得左右看了看,快速道:“大人安好,晚間宮宴,三皇子殿下請世子往禦花園一敘,有要事相商。”

  樓璟挑眉,這三皇子殿下與他一年內說的話也不超過五句,怎的突然要見他,他們應該還沒熟道能在宮中私會的地步吧?“煩請小公公轉告,職責所在,晚間離不得席,還請殿下莫見怪。”說完,轉身欲走。

  “此事小的知道是唐突了,然則事關大人的前途,還請大人三思,”納福急急地道,“亥時三刻,禦花園小湖邊。”

  這倒是有意思了,樓璟勾唇,莫不是想拉攏他了?想來也是,在外人看來,他被蕭承鈞娶了,又送回家中,明麵上,蕭承鈞沒有給他任何的幫助和好處,兩人形同陌路,或許是結了仇的,可不正是三皇子拉攏的對象嗎?“既如此,便請告知殿下,臣盡量前往,隻是羽林軍換崗每個定時,若不能及時趕去,也請殿下莫怪。”

  納福立時喜形於色地應了,轉身匆匆離去。

  祭天忙了一上午,午時歸京,羽林軍用過飯,就又要準備晚間的宮宴。

  年三十是皇家的家宴,不請群臣,隻請皇室至親,因而不必大辦,用不著全副帝王儀仗,二十四衛立在殿外,不必在陛階上侍立。

  待到宮宴開始,他們這些帝王儀仗就變成了守衛,等著與其他衛兵換班即可。

  家宴所在的迎春殿,實則是禦花園東邊的一處暖閣,因修了地龍,冬日裏在這裏宴飲最是舒適,但因為宮殿小,隻能做家宴,做不得大宴。

  亥時三刻之前,樓璟已經換了班,悄悄躲在了禦花園的假山後,等著看三皇子要耍什麽手段。

  年三十要守歲,所以這宮宴要一直持續到子時。

  蕭承鈞默不作聲地自斟自飲,發覺身邊的三皇子今晚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是坐立不安的。亥時兩刻,三皇子起身離開。

  禦花園裏一片寂靜,月光自清朗的夜空裏灑落下來,映得小湖波光粼粼。

  蕭承鐸稱醉酒,出來透氣,擺手揮退了下人,隻帶著貼身小太監進了禦花園。湖邊空空的,沒有一人,他也不急,立在湖邊靜靜地等,直等了足足兩刻鍾,被夜風吹得瑟瑟發抖,漸漸有些不耐煩起來,“你可問清了羽林軍換班的時辰?”

  “殿下,這每日換班的次序,都是臨時定的,誰也不知道,小的也打聽不來呀,”納福很是委屈,“要不,咱們先回去吧,這事若是給皇上知道了……”

  “羅嗦什麽,”蕭承鐸不耐地擺了擺手,“你先回去,跟母妃說我喝多了,想在外麵多轉一會兒。”

  陳貴妃作為地位高的妃嬪,也是可以出席宮宴的,有她幫著圓幾句,淳德帝定不會追究的。

  納福隻得應了,苦著臉往迎春殿去。

  樓璟躲在背風的假山中間啃了幾個雞腿,喝了半壺小酒,這才不急不緩地現身,“三皇子久等了。”

  “世子肯赴約,我已甚是歡喜。”三皇子負手而立,微笑道。

  “不知殿下約臣前來是為何事?”樓璟見三皇子凍得直哆嗦,還偏要做出一副傲然清貴的樣子,就想笑。

  “這些日子朝堂裏的動向,你都知道吧?”蕭承鐸故作深沉地說,一雙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盯著樓璟看,月光朦朧,可以掩去所有的瑕疵,這般看著便更美了三分,“儲君之位,父皇其實是屬意我的。”

  樓璟挑眉,這三皇子的眼神他自然看得分明,原來不是看上他的家世地位,而是看上他的樣貌了?一股荒謬之感頓時湧了上來,這三皇子當真是被寵壞了,知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麽呢?樓璟垂眸,微微勾起唇角。

  這邊宮宴上,有人貓著腰走到蕭承鈞身邊,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蕭承鈞頓時蹙起了眉頭,起身離席。

  “左右你已經嫁過人,要說一門好親事怕是也不易,待事成,你可做我的太子妃。”蕭承鐸看著樓璟那雙在月光下泛著光亮的薄唇,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殿下的好意,臣心領了,然則臣已心如死灰,不願再嫁入帝王家。”樓璟緩緩低頭看著腳邊的太湖石,算計著一會兒怎麽把他推到那帶著薄冰的水裏去。

  “我待你是真心的,”蕭承鐸看著眼前楚楚可憐的美人,忍不住伸手要去摟他,“我可不是大皇兄那個無用的,連太子位都保不住。”

  樓璟躲開了三皇子的觸碰,卻順走了腰間的玉佩,快速藏在袖中,“還請殿下自重。”

  “從大婚那日見到你,我便忘不掉了,無論如何,我定會求得母妃讓你做我的太子妃的。”三皇子伸手,要去摸樓璟的臉。

  樓璟暗自運力於右腳,準備將他一腳踹進水裏,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忽而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們在做什麽?”

  兩人同時轉頭,就看到了臉色陰沉的蕭承鈞。

  當著蕭承鈞的麵,就不能把三皇子推下水了,否則會被他反咬一口說是大皇兄將他推下水意圖殺害他,樓璟立時卸了腿上的力道,轉而撲到了蕭承鈞懷裏,“殿下,三皇子他,他調戲於我……”

  蕭承鈞看著在他懷裏委委屈屈的樓璟,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冷聲道:“三皇弟,你便是這般對待嫂嫂的?”

  三皇子頓時懵了,這兩人已不是夫妻,如今這般,莫非還有私情,若是如此的話……想起方才他對樓璟說的那些話,立時嚇出了一聲冷汗。

=============================================

  作者有話要說:素我蝦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8:42:30

  朝華離顏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5:23:35

  藍天空ing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5:04:35

  pretty李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4:10:47

  xiaoxiao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2:19:33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1:41:24

  camelli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 11:15:30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8 23:27:55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28 10:48:04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7 22:29:23

  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7 20:58:05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7 20:50:34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7 20:11:09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第五十章 饅頭

  強自鎮定下來,三皇子深吸一口氣,看著相擁而立的兩人,“皇兄已然不是太子了,如今還與前太子妃拉拉扯扯……”

  “吾未曾休妻,此一年內,濯玉尚算作吾之妻,不可嫁娶婚配,”蕭承鈞冷眼看著他,單手緊緊摟著懷中笑得直抖的人,“此為大昱律法,你今日欺他,便是有辱兄嫂。”

  有太子和皇上娶男妻,那麽關於男妻的祖訓、律法,三皇子自然知之甚少。律法上確實說一年內不能嫁娶婚配,但算不算兄嫂,這個就沒說了。蕭承鈞這番話說得有理有據,氣勢駭人,愣是把三皇子給鎮住了。

  “這……”蕭承鐸這才真的慌亂了,調戲人,卻被人家丈夫抓了個正著,若是鬧將起來讓皇上皇後知道,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勉強擠出了笑來道,“大皇兄,我也是一時糊塗,你看,這事鬧起來,你我臉上都不好看,且毀了嫂嫂的名譽,他以後在羽林軍中怕是難以立足,不如……”

  樓璟伏在自家夫君懷裏,微微挑眉,這三皇子還不算太蠢。

  蕭承鈞隻是輕輕拍著懷中“受驚”的人,沉默不語,氣氛頓時壓抑起來。

  “大皇兄上次不是想跟為弟換馬場嗎?明日我就去跟父皇稟明,將跑馬場送給皇兄,算是給兄長賠不是。”三皇子隻得腆著臉賠笑。

  “一物換一物,吾不占你便宜。”蕭承鈞冷眼看著他,沒有一點好臉色。

  見這事能成,蕭承鐸這才鬆了口氣,“那今晚之事……”

  “還不快滾!”蕭承鈞沉聲道。

  三皇子立時連連稱是,灰頭土臉地跑回迎春殿去了。

  平日裏彬彬有禮的閩王殿下,也會說出這般狠話,樓璟躲在蕭承鈞懷裏笑個不停,待三皇子走遠,卻被一把推開,頓時有些錯愕。

  蕭承鈞瞪了他一眼,轉身便走。

  玩大了,真生氣了!樓璟愣了一下,一個箭步衝上去,從後麵把人死死抱住,“承鈞,你生氣了?”

  蕭承鈞閉了閉眼,他也沒料到自己會發這麽大火,看到那隻手摸向樓璟的刹那,他的心裏竟泛起了殺意,深吸一口氣,“你快些回班房去,仔細給人看見……唔……”

  一句話沒說完,蕭承鈞就被一股大力扯過去,按在假山石上,堵住了雙唇。

  輾轉碾磨,吮吸啃咬,蕭承鈞原本有些抗拒,很快被激出了幾分欲念,索性勾住樓璟的脖子,轉身躲進假山的背光處,反將樓璟按在石頭上吻了一通。

  良久分開,兩人急急地喘息,樓璟微微地笑,咬了咬閩王殿下的耳垂,“本以為他是要拉攏我,便想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麽話來,豈料是為了這般,是我不好,當與你商量的。”

  這一整天他們兩個一直保持十丈以外的距離,縱然想商量也沒法子。

  人家先行認錯了,蕭承鈞也不好再責怪,嗯了一聲算是應了,卻還是把樓璟圈在假山拐角處,不放他出來。

  樓璟挑眉,伸手在閩王殿下的領口輕劃,“此處無人,殿下莫不是想……”說著,靈活的手就鑽進了月白色的親王棉袍中。

  “嗯……”蕭承鈞忙把那隻手拽出來,歎了口氣,這人真是讓他想生氣都生不起來,“三皇弟京郊的那個跑馬場,有溫泉也有地龍,我想換了來給承錦養身子。”隻是前段時間提及,三皇子說那是陳貴妃的陪嫁,不願與他換。

  樓璟了然,那個馬場他知道,就在樓家祖田的旁邊,被三皇子修得很是奢華,讓他拿來換,估計會肉疼好幾天,點點頭,反手握住自家夫君的手親了親,從袖子裏掏出方才順來的玉佩給他看。

  “這個……”蕭承鈞拿著看了看,微微蹙眉,這玉佩不是皇子身份象征的那個麒麟玉佩,而是三皇子常戴的一個飾物,拿這個做什麽?

  樓璟湊到他耳邊,悄聲說了幾句。

  蕭承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旋即止不住輕笑出聲,“虧你想得出來。”

  兩人在湖邊膩了一會兒,蕭承鈞便回迎春殿了,之後的宮宴再沒有什麽波瀾,一直守歲守到子時方歇。

  從臘月二十八起,罷朝十日,皇族也不用走親戚,蕭承鈞就呆在王府裏,誰也不走動,隻偶爾去靜王府看看弟弟。

  樓璟家裏倒是有幾房親戚,但因為樓見榆在孝中,一切從簡,倒是省了很多禮節,騰出來的時間,都跑去閩王府陪蕭承鈞了。

  初二,樓璟快速走了親戚,就跑到閩王府,跟蕭承鈞在屋子裏下棋。自小樓璟就不喜歡琴棋書畫這些東西,雖說也懂一些,但沒這個耐心,下一會兒就開始亂擺,自然被蕭承鈞殺得不抵招。

  “這個不好玩,我教你玩個別的。”樓璟叫常恩去拿了小火爐、瓷盤、銅勺。

  “這是做什麽?”蕭承鈞好奇地看著他。

  樓璟笑了笑,屏退下人,挽起袖子,往銅勺裏放了些白糖,在火上炙烤,“我小時候見街上有人賣這個,就常拿了蠟燭自己燒著玩。”

  白糖很快融成了黃褐色的糖稀,樓璟顛勺,在甜白瓷的碟子上快速地澆畫,畫了一隻胖胖的糖兔子,隻是畫得技術不好,歪歪扭扭,還隻畫出一隻耳朵,若不是樓璟說這是兔子,還真看不出來。

  蕭承鈞失笑,接過那小小的瓷碟,“這貼在盤上,可怎麽吃?”他見街上畫糖畫的,都是趁著幹之前,用竹簽穿進去,這下都凝住了,怎麽穿呢?

  樓璟也把這個忘了,卻又不肯承認,拿過那小碟子,舔了一口,“就是這樣吃才有味道。”

  蕭承鈞哪肯做這種舔盤子的動作,但笑不語。樓璟便咬下了那厚厚的兔子耳朵,噙著遞到閩王殿下的唇邊。

  看著遞到麵前的糖,蕭承鈞不忍拂他的意,張口咬了一截下來。甜甜的糖,帶著灼燒的焦香,雖不是什麽好糖,但奇異的很是好吃,

  “殿下,可要現在用點心?”安順在門外詢問,已經是黃昏時分,冬日裏睡得早,外麵冷也不能出去散步消食,富貴人家便將晚飯改作點心羹湯,免得吃多了積食。

  “端進來吧。”蕭承鈞推了推在他唇上舔糖渣的樓璟,讓他站好。

  樓璟不以為意,還要說什麽,忽而看到安順手裏端著的一籠點心,頓時兩眼發光,白嫩嫩的,散發著乳香的,兔子饅頭!

  圓滾滾的身子,支著兩隻長耳朵,用豆沙點了雙眼,後麵還剪了個小小的尾巴,煞是好看,隻有嬰兒拳頭大小,精致非常。

  “承鈞……”樓璟捧著熱乎乎的饅頭,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自打母親去世,再沒有人給他做了。他隻是略提了提,沒想到蕭承鈞還記得。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冒牌紳士 現世太子妃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