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1節

  “這衣服是我親手做的,得讓濯玉試試,哪裏不合適了我也好立時改改,”二嬸轉了轉眼珠,頓時有了主意,“勞煩李管家,等世子回來了支人告訴我一聲。”

  管家心中犯嘀咕,這送個新衣用得著親自來送嗎?但還是笑著應了,幸而明日臘八,世子定然會回來,若是平日,怕是十天半個月也難見到人影。

  臘月初八,祭祖。

  樓璟離開閩王府溫暖的被窩,回到安國公府去。皇家在臘月初八是不祭祖的,要等到年三十才能去太廟祭天。

  到祠堂裏給樓家祖先上香,又祭了灶神,樓見榆便匆匆的走了。

  “國公爺近來很忙嗎?”樓璟奇道,前兩天還因為晉州的掌櫃來對賬直接進了朱雀堂,而跟他吵了一架,怎的突然又容光煥發了?

  “國公爺近來應酬頗多。”管家低聲道。

  樓璟眯了眯眼,讓雲八去看看父親在應酬什麽人,方回了朱雀堂,就遇見了前來送衣裳的二嬸。

  二嬸殷勤地遞了衣裳讓樓璟試穿,袖子和衣擺竟都有些短了,“上月量的身,怎的這麽快就長高了?”

  十七八歲,正是男孩子長個子的時候,二嬸絮絮叨叨的接過衣服,說回去再改改,“濯玉啊,你看,如今你已經是三品大員了,你二弟他還是一無是處的,這都娶了媳婦了,也不知道長進,你可得幫著二嬸管管。”

  樓璟看了看,笑道:“開春羽林軍就會補缺,到時候我給二弟謀個缺便是了。”

  “哎呦,這,這可真是好事,二嬸就代你弟弟先謝過了,”二嬸頓時喜得不知說什麽好,怎麽也沒料想樓璟如此利索,還不待她說就答應了,哪像國公爺,她丈夫去說了好幾次,還是含含糊糊的沒個準信,“這眼看就要過年了,夫人的時疫也不知怎樣了?”

  “聽說父親昨日才派人去看了,若是能回來,自會著人知會二嬸的。”關於魏氏的消息,樓璟不願多談,孝期有孕的事家裏人也不能知道,除卻魏氏貼身的媽媽和兩個丫環,其餘知道這件事的人,統統被樓璟處置了。

  送走了囉嗦的二嬸,雲八便回來了。

  “國公爺見了一個四品官,來京述職的,原本是江州的一個縣官,如今方升了郡守。”雲八打聽得很清楚。

  樓璟了然,估計是有人來跟安國公府借錢了。

  “可要繼續盯著?”雲八問道。

  “不必了。”樓璟擺了擺手,京中的勳貴怕是很快都要做起這份生意來,倒不至於給安國公府惹來什麽禍事。隻不過,昨日沈連抓了不肯交錢的人,皇上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反倒是借債的人越來越多,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

  作者有話要說:我錯了,今天總是有事耽擱我碼字,本來想更個粗長君來謝罪的,又怕大家等急了QAQ等放假了補償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 16:45:11

  我不會貓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 14:52:10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 01:19:27

  蔚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 01:16:49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22:11:13

  幽穀青竹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20:31:22

  Helen20121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20:30:03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13:43:30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小劇場:

  樓小貓:殿下,我們來蹭臉~

  太紙兔紙:(⊙_⊙)

  樓小貓:甜……甜的(⊙v⊙)

☆、第四十六章 鹽引

  不過轉而一想,沈連都能進太廟司禮了,收個見麵禮而已,隻要找個好理由去宮裏哄勸一番,淳德帝肯定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

  事情果真如樓璟所料,這進京費收得如火如荼,京中的勳貴們放債放得也很是順手,淳德帝自始至終不置一詞,一時間皆大歡喜,隻是那些借債的官員們就並非人人歡喜了。

  不過,再怎麽鬧騰,這些都跟樓璟無關,放債的事他是分毫也沒有參與的,隻是讓雲八去查清楚都有什麽官員借了債,特別是向安國公府借債的那些,全都記錄下來。

  轉眼到了臘月十三,沈連的“見麵禮”收得也差不多了,回京述職的官員家近的就趕著回去,家遠的便隻能在京中過年,總算各自忙完,開始安心準備年貨。

  “你怎的不去做那生意?”蕭承鈞問樓璟,以他的性子,這種賺錢的事自然要摻一腳的。

  “沒錢。”樓璟嘟噥著,把臉埋到閩王殿下胸前。

  沒錢?蕭承鈞奇道:“你是不剛從沈連那裏賺了一大筆嗎?怎的沒錢了?”

  外麵大雪紛飛,坐著太冷,兩人用過晚飯就鑽進了被窩裏,蕭承鈞靠在床頭看書,樓璟就自動自覺的偎進了人家的懷裏。

  “大半都拿去換倉鈔了。”樓璟伸手慢慢描繪閩王內衫上的暗紋。

  倉鈔是富賈納糧換取的,民間叫做“白條”,是用來換鹽引的東西,官價裏,一兩倉鈔兌一引鹽,一引鹽值半兩銀。

  蕭承鈞皺了皺眉,“你要做鹽引生意?”

  “冬日裏支不出鹽來,多數人又著急過年,倉鈔已經便宜到一錢銀子換一兩了。”樓璟在那龍形暗紋上蹭了蹭,心想著若是以後換上明黃色的內衫,上麵繡了五色龍紋,描畫起來定然更加有趣。

  也就是說,樓璟用一錢銀子,換了原本值五錢銀子的倉鈔來!

  “怎會如此便宜?”蕭承鈞一驚,因為賣鹽很是賺錢,富賈向來很是願意納糧換倉鈔,若是倉鈔跌價到這個地步,往後誰還願意納糧,估計都直接發賣了交稅銀,到時候官府再用銀子買糧,兩下倒騰,就會浪費不少錢糧。

  “白條多而鹽少,這兩年要兌鹽引可不容易,”樓璟輕笑道,“何況江南納糧換倉鈔者眾多,冬日鹽場卻不出鹽,鹽倉告急,鹽引自然就兌不出來。”

  北邊的鹽倉屯鹽者眾多,而納糧換鹽引者不多,江南則與之相反,隻因用白條換鹽引需要官商勾結。南邊的商人沒有門路,無法勾上北邊的官府。這就造成了江南白條到了冬天跌價至此。

  “鹽政,已然混亂至此了?”蕭承鈞放下手中的書,深深地歎了口氣。

  “倒也不至於大亂,”樓璟抬手,揉開他擰成一團的眉心,“隻因這個時機好,若是等到開春,白條估計就又能值兩三錢了。”

  他之所以這麽著急做這筆生意,不僅僅是冬日倉鈔跌價,更重要的是,前些日子來對賬的晉州掌櫃告訴他,已經買通了晉州新任的鹽政吏,晉州如今屯了大批的鹽,隻消拿了白條去,就能按官價兌給他。

  蕭承鈞聞言,略鬆了口氣,握住在他麵前亂晃的手,“那你何時把白條兌了鹽引?”

  “明日……”樓璟沉默了片刻,“我明日得去晉陽一趟。”此等大事,不是一個大掌櫃能談妥的,他必須親自去見那鹽政吏。

  明日……去晉州?晉州離京城不算遠,騎快馬三日可到晉州首府晉陽城,隻是,眼看著就要過年了,樓璟卻要離開京城。

  “幾日回?”想也不想地問出口,蕭承鈞自己都愣住了。

  樓璟抬頭看他,在閩王殿下那深沉的眸子中,看到了幾分不舍,不由得彎起眼睛,湊上去輕輕地親吻他,“十日之內必還。”

  “嗯。”蕭承鈞應了一聲,他們自新婚起,基本上每日都在一起,如今驟然分離,頓時覺得有些無措,不知該如何反應的閩王殿下,隻能重新拿起被子上的書看起來。

  樓璟眨了眨眼睛,抬手抽走了蕭承鈞手中的書,“《詩經》有什麽好看的,咱們看這本吧。”這般說著,靠在閩王殿下胸口,翻開了另一本書,指著其中的一頁道。

  蕭承鈞把下巴放到懷中人頭頂,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書,頓時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了。那翻開的一頁中,乃是一幅白描畫,畫中一個男子趴在榻上,另一個男子在其後侵入……

  “元郎,一別就是十日,我怕我熬不住,半途跑了回來……”樓璟把書拿到蕭承鈞眼前整個人趴到他身上,用膝蓋慢慢磨蹭閩王殿下的腿根。

  “嗯……”蕭承鈞呼吸一滯,身體不由得燥熱起來。

  樓璟笑了笑,隨手扔了手中的書,湊到自家夫君耳邊,輕聲道:“方才的姿勢,可看清了?”

  蕭承鈞被他逗得有些窘迫,伸手推他,“沒有。”

  “不打緊,”樓璟把一隻手伸進那繡著暗紋的內衫中,“我看清了便可。”

  “唔……”蕭承鈞還待再說什麽,卻被樓璟吻住了雙唇,等回過神來時,身上的衣衫早已不知去了何方。

  天寒地凍,屋中銅爐炭火正旺,紅羅帳暖,不做些有趣的事,豈不辜負了韶光?

  “慢,慢點……唔……”蕭承鈞趴在枕上,被身後的人無情地撞擊,身子在柔軟的被褥間不斷磨蹭,一時有些承受不住。

  樓璟俯身,咬住那白皙的脖頸,果真慢了下來,慢慢抽出,再突然整根沒入,嵌入了更深的地方。

  “啊……”蕭承鈞禁不住弓起了身子。

  樓璟卻不理會,雙手環住蕭承鈞的身子,在那布滿汗水的胸膛上肆意揉弄,一下一下地侵入閩王殿下的身體。

  “太深了,唔……”蕭承鈞攥緊了枕頭邊緣,聲音中帶著抑製不住的戰栗。

  這般“折磨”了身下人一會兒,樓璟停下來,親了親他滿是汗水的額角,再次快速地動作起來。

  分別在即,樓璟忍不住多要了幾次,等他終於消停下來,蕭承鈞已經累得癱軟在床上了。

  樓璟把顫抖不止的人抱進懷裏,緩緩輕撫他的身體。

  “拿出去。”蕭承鈞不舒服地動了動。

  “再待會兒,”樓璟慢慢蹭著他的後頸,“困了便睡吧,一會兒我給你洗。”

  蕭承鈞雖然身體很是疲憊,卻一點也不想睡,“其實,你不必這般著急賺錢,我……”

  “有錢不賺是傻子,”樓璟把懷中人轉過來,又惹出一陣細碎的輕吟,“我有分寸,你隻要做你的要做的便是。”

  大雪紛紛揚揚,幾日不停,晉州比京城還要寒冷,十日跑個來回,必定是要騎馬的。蕭承鈞讓常恩拿出他去年做的那件狐狸皮的大氅給樓璟穿上。

  樓璟接過那厚實的披風,俯身在床上人臉上親了親,“在京中萬事小心,我會盡早回來的。”

  臘月十四,朝中忽然提及立新太子的事。

  “年關將至,來年開春便當立新太子,自應於年前定下來。”上奏的人如是說。

  淳德帝皺了皺眉,“爾等以為,諸皇子中,誰可當此大任?”這般說著,目光從垂首而立的蕭承鈞身上掃過,見他一副巋然不動的模樣,便移開了目光,轉而看向朝臣。

  朝中一陣靜默,皇儲之事非同兒戲,一句話說錯便是萬劫不複,即便是早有謀劃的老臣,也不敢輕易出口。

  淳德帝冷下臉來,這些人剛才還說得熱火朝天的,這會兒怎的又啞巴了?

  眾人不由得看向左相趙端,自打上次征徭役的事右相失了準頭,朝中左相的勢力便比從前強盛了不少。

  趙端卻垂著眸子,完全事不關己的樣子。

  “趙卿,爾以為如何?”淳德帝自然將眾臣的反應看在眼裏,便出聲點名讓趙端來說。

  左相無奈出列,沉吟片刻方道:“依祖製,當立皇後身邊的皇子,靜王體弱,不可擔儲君之職,臣以為,可立四皇子。”

  “四皇子為人太過耿直,恐怕……”剛剛說完,便有官員出聲質疑。

  “太子以愚鈍被廢,如今四皇子毫無功績,驟然立為太子,何以服天下?”刑部尚書出聲道。

  要說立四皇子是名正言順的,怪隻怪那道廢太子詔書,說是因為蕭承鈞愚鈍,不堪擔天下大任,而今要立新太子,就得比蕭承鈞聰慧才行,至少得有個功績,好說服天下人。

  但是,不立四皇子又能立誰呢?大皇子剛剛被廢,自然不可能複立,二皇子從不曾顯露於人前,傳說自小體弱多病,三皇子沒有養在皇後身邊,依祖製沒資格做太子。

  “臣以為,三皇子資質上佳,隻可惜不曾養於皇後膝下。”說話的,乃是皇子們的講侍。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教科書式寵愛[重生] 學霸失憶後 糖罐子[重生] 小可憐 星際平頭哥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 獸核融合者 娛樂圈陰陽眼 是男神不是女神 黃金台 被兒子親爹找上門後 聽說他們都愛我 霍先生,您拿錯劇本了[娛樂圈] 放開那個漢子[重生] 總有人要實現我的願望 世子家養臣 星際文豪是隻喵 秦先生總是很正經 見江山(孤要登基) 公子在下,將軍在上 渣攻,打臉疼不疼? 聽說影帝退圈去結婚了 所有人都在攻略朕 文科學渣的古代種田生活 秦深的客棧 拿錯萬人迷劇本後 有狐 從無限世界回來後 與對門大妖談戀愛 [清朝]“格格”有禮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