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30節

  樓璟彎起眼睛,與慶陽伯湊近了些,“修河道。”

  河道生意太大,縱使沈連也獨吞不了,樓璟既然要參一股,就幹脆再拉幾個有分量的人進去,他作為一個小小世子,就變得不起眼了。

  慶陽伯聞言,果真興奮不已,拉著樓璟仔細說這事。

  兩人一拍即合,相談甚歡。正說笑間,忽而聽見隔壁雅間傳來喧嘩聲,很是熱鬧的樣子,慶陽伯的小廝前去查看,回來稟報說有不少勳貴在隔壁,而且四皇子蕭承錚也在其中。

  四皇子?樓璟挑眉,自打成親第二日見過一麵之後,那個看上去傻愣愣的四皇子便再沒有去東宮拜訪過,不是說他不善交際嗎?

  “太子被廢了,除卻體弱的靜王,也就這四皇子最有望繼承大統,”慶陽伯悄聲對樓璟道,“也不怪這些人這般巴結他了。”

  樓璟輕笑,“世叔可也要去湊個熱鬧?”

  “哎,我便罷了,那屋裏都是些年輕人。”慶陽伯搖了搖頭,繼續跟樓璟碰杯。

  樓璟看了看慶陽伯,也跟著舉杯。如今巴結四皇子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勳貴,像慶陽伯這種有實權的,卻不會往上湊。忽然想起那麽一句話來,捧得越高摔得越慘,就不知,這背後捧他的人是陳貴妃還是皇後。

  幾日後,靖南候帶著全家老小歸京,皇上親賜宴接風洗塵。

  又兩日,皇後請旨,往靖南侯府省親,淳德帝也準了。

  蕭承鈞與四皇子作為養在皇後名下的皇子,一同陪皇後前往靖南侯府。

  靖南候須發皆白,隻是老當益壯,神采不減,帶著闔府老小跪地相迎,“臣恭迎皇後駕臨。”

  “快些免禮。”紀酌下了車輦,快步走上前去,將老父親扶了起來。

  父子兩個相見,一時間相顧無言,身後的靖南候世子,也就是皇後的兄長紀斟忙上前道:“快些迎皇後進去吧。”

  靖南候這才反應過來,親自帶著皇後往府中去,紀斟則陪著蕭承鈞兄弟兩個跟在後麵。

  “兒子不孝,不能常侍奉於父親身前……”到了廳中,屏退左右,紀酌一撩衣擺,跪在了靖南候麵前。

  “萬不可如此說,”靖南候忙上前扶了皇後起身,“是父親對不住你。”一雙與皇後相似的鷹目,頓時紅了一圈。當年迫於無奈,將次子嫁於皇家,沒料想當今皇上不喜男色,委屈了紀酌這麽多年,到頭來還要他被家族所累。

  “好男兒身在何處都是保家衛國,兒子不過是幹了個特別些的差事,父親莫如此說。”紀酌笑了笑,臉上不見絲毫陰霾。

  蕭承鈞看著這一幕,頗有些感慨,到底男子嫁與他人為妻,還是委屈了,那個人卻主動要嫁與他,這份情意,當真是值得他珍惜一生的。

  紀家人圍在一起敘舊,蕭承鈞借口出去透氣,領著四皇子去了隔壁的暖閣。

  “招呼不周,還望二位殿下莫怪。”紀斟跟著出來,安排了茶點,很是歉疚地說。

  “舅舅客氣了。”四皇子蕭承錚憨厚道。

  三人客氣幾句,蕭承鈞讓紀斟去與皇後許久,他們兄弟二人在此喝茶便是,紀斟便叫了自己的長子前來作陪。

  “大皇兄,近來總有勳貴、官員找我喝酒,又不說是為了什麽。”蕭承錚趁著紀家大少爺沒來,便悄聲問起了蕭承鈞。

  蕭承鈞看了他一眼,微微斂目,“許是為了與你結交。”

  蕭承錚還想說什麽,紀家大少爺已經進來了,便止了話頭。

  靜靜地品茶,看著四皇子與紀家大少爺言笑晏晏的樣子,蕭承鈞垂下眸子,這個四皇弟,平日隻知道打馬練武,沒料想竟如此善言談,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不過,武將也確實有善言談的,比如樓璟。

  想起那個家夥,蕭承鈞的唇角微不可查地微微上翹,四皇弟與他向來還算親厚,或許是他多心了。

  午時宴後,皇後讓四皇子陪著逛園子,卻把閩王殿下扔在了前廳。

  四皇子笑著攜了父後,往紀家的後花園走去。自從太子被廢,蕭承錚覺得自己似乎比以前受人關注了許多,就連父後,也比以前和顏悅色了不少,這讓他對大皇兄有些憐憫的同時,又忍不住竊喜。

  蕭承鈞麵色不動地看著皇後與四皇子的背影,坐在亭中慢慢地喝茶,不多時,靖南候走了過來,“老臣在東南得了一套琉璃馬,不知殿下可否賞臉一觀。”

  “榮幸之至。”蕭承鈞起身,隨著靖南候去了書房。

  晚間回到閩王府,蕭承鈞把自己關在書房裏。當然,這般關法,自然關不住某個翻牆而來的人。

  “這是什麽?”樓璟湊過去,好奇地看著桌上的牛皮卷,看完不由得一愣,牛皮卷上是一幅地圖,他自然看得出來,此乃是東南一帶的地形。

  “你可看出什麽了?”蕭承鈞並不阻攔,由著他看。

  “這裏,還有這裏,是藏兵之地,”樓璟伸手,指向圖上的幾處標記,“這裏,乃是屯田。”

  兩人靜靜地對視,不需言語,便知其中的意味。

  東南的勢力,靖南候幾乎分毫未動地留在原地,今日午後,盡數交給了他,蕭承鈞歎了口氣,父後於他當真恩重如山。

  樓璟撇了撇嘴,伸手把感慨不已的蕭承鈞撈進懷裏,“這有什麽,改天我把晉州的防布也給你畫出來。”

  蕭承鈞抬眼看他,無奈輕笑,“那本王先行謝過了。”

  “別先行謝呀,”樓璟呲牙,“應當身體力行地謝。”

=================================

  作者有話要說:julia_zz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12:36:09

  炎炎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09:51:32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 04:30:39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3 21:52:16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改錯字~

☆、第四十五章 年關

  天一日冷過一日,年關將近,京城中的人們開始忙忙碌碌地籌備年貨。

  田莊裏的租子、鋪麵的租金,都到了收攏的時候,各地的稅銀也都如期送達京城。這一年還算是豐年,除卻青陽水災,中原、江南都沒有什麽大災大難,稅銀豐厚。

  臘月初七,大雪紛飛,京城中一片祥和。

  鉛雲密布,不到黃昏,天色已經變得沉黯,醉仙樓上點起了燈火,趁著京城中的青灰磚瓦,顯得尤其熱鬧。這幾日正是地方官進京述職的時候,這醉仙樓的生意,也比往常要紅火不少。

  “這次賺了大錢,多虧了濯玉牽線。”慶陽伯舉杯,大笑著與樓璟喝酒。

  樓璟剛剛幹了這杯,周嵩就湊上來,“樓大,不能隻喝世叔的酒,我的也得喝,這事還是我得的消息。”

  “是,那我該敬你一杯,”樓璟奪過酒壺,給周嵩滿上,“這第一杯,敬你遇到生意還想著兄弟。”

  “這還‘第一杯’?”周嵩頓時苦了臉,這明顯就是灌他酒的意思!但又不能不喝,隻能仰頭幹了。

  “這第二杯,敬你少年英才,父兄不在身邊,卻已經能撐門麵。”樓璟看著瘦高的周嵩,想起在禦花園初見的那個流著鼻涕的小孩,也有些欣慰。

  周嵩聽得忍不住傻笑幾聲,“那是。”

  樓璟再給他滿上第三杯,自己也舉起酒盅,“這第三杯,不敬你,咱們對飲,隻因你知我、信我,於此等大事上毫不疑我,我樓璟有你這般兄弟,此生無憾。”

  這話說得周嵩紅了眼眶,哼哼道:“好好的喝酒,說這個作甚。”

  樓璟但笑不語,兩人碰杯,飲盡杯中酒。

  這次的河道生意,對他們說的是還有他人入夥,但實際上,樓璟隻拉了這兩人入夥。

  這種生意,說到底是發國庫的財,既得有人墊背,又不能讓太多人知曉。樓璟自己就投進去八萬兩銀子,加上慶陽伯和周嵩的,湊了十五萬兩入夥。如今稅銀入京,沈連極守信用的把紅利、股金都給了他,基本上是翻了一番的錢。開春還要修繕避暑行宮,沈連覺得樓璟這人辦事利索,也答應了修行宮的事依舊跟他搭夥。

  “我聽說,今年來京述職的官員,都要給沈連交份子錢。”酒過三巡,慶陽伯忽然說起了一件事。

  “份子錢?什麽份子錢?”周嵩不明就裏,這官員進京述職,關沈連什麽事?

  “升官的份子錢,”慶陽伯壓低了聲音道,“凡升官進京述職的官員,都要給沈連送見麵禮,最少也得一千兩。”說著,伸手比了個一,又比了個五,就是說,多則要送五千兩。

  樓璟也有些吃驚,雖然知道那老太監貪財,但如此駭人聽聞的掙錢法子他都敢做,實在是……

  “我家有個沾親帶故的郡守來京,沒料想要交這般多的銀子,隻得跟我借錢,說是二分利,過了年關就還。”慶陽伯神秘地笑了笑,點到即止地不再說話。

  聽的兩人都明白了,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那些來京述職的官員,並非拿不出銀子,隻不過隨身不會帶這麽多,這個時候就需要向京中的大戶人家借債。如今他們修河道的錢回攏,剛好可以借給那些官員們,白賺一筆。

  大雪紛紛揚揚地下,不多時,地上就積滿了白雪,天地間似乎突然又亮堂了起來。

  樓璟酒量向來好,把慶陽伯和周嵩都喝倒了,他還隻是有五分醉意罷了,晃晃悠悠地往閩王府去。下雪,牆頭濕滑,蕭承鈞不許他再翻牆,便隻能乖乖的走偏門。

  “世子,您回來了,”樂閑忙給他拍落身上的雪花,把一件貂皮大氅披到他身上,“王爺在花園裏看梅花。”

  樓璟皺眉,快步往花園裏去了,就看到一人身著月白色棉袍,立於一株梅樹前,淡黃色的梅花開得正豔。

  “怎的獨自站在這裏?”樓璟把身上的大氅裹到蕭承鈞身上,摸了摸他被凍得冰涼的臉頰。

  蕭承鈞回頭看了看他,微微地笑,伸手把他抱進懷裏,“我不冷,倒是你,穿那麽單薄還往外跑。”為了掩人耳目,樓璟出門從來不帶小廝,所以他冷了熱了,也沒人幫他拿個衣裳。

  暖暖的懷抱很是怡人,很快就把酒氣給催了上來,樓璟趴到閩王殿下的肩頭,有些昏昏欲睡。

  這兩日莊頭來交租子,各地的掌櫃也來對賬,盡管有程修儒在,他也忙得腳不沾地,已經有三天不曾來閩王府了。樓璟把鼻子埋到蕭承鈞頸窩裏,深深地吸了口氣,陽光曬過的溫暖氣息,帶著淡淡的奶香。

  “沈連收取官員賄賂的事,你可聽說了?”蕭承鈞與他貼著臉蹭了蹭。

  微涼的臉頰在自己臉上慢慢揉蹭,仿佛綢緞在上麵滑過,很是舒服,樓璟忍不住又追著貼上去,“方才聽慶陽伯說了,怎的,朝中已經知曉了?”

  蕭承鈞眸色微沉,“朝中尚無人知曉,隻是,昨日有個官員沒能交出‘見麵禮’,讓沈連尋了個由頭,關進了詔獄。”

  樓璟瞪大了眼睛,這沈連,是想錢想瘋了嗎?

  “這些個地方官上繳的,都是民脂民膏,沈連要了他們的錢,他們回去自會加倍的從百姓身上奪來,如此以來……”蕭承鈞抬頭看了看京城灰色的天空,深深地歎了口氣。

  蒼生何辜,百姓何辜。

  樓璟站直了身子,與蕭承鈞鼻尖相觸,“莫再煩惱了,天道有常報應不爽,誰人今日種下惡果,總有一天都要盡數報償的。”

  離得近了,那淡淡的奶香味就變得越發誘人,樓璟忍不住在那泛著奶香的唇上舔了舔,“好甜。”

  蕭承鈞被舔得一愣,旋即忍不住紅了耳朵,每次他偷偷吃糖,定然會被樓璟發現。

  “殿下,我也想吃糖。”樓璟叼住一隻紅耳朵,輕笑道。

  “都吃完了,要吃的話,等過年吧。”蕭承鈞一本正經地說,說完就把耳朵拽出來,轉身往屋裏去了。

  樓璟看著閩王殿下瀟灑轉身的背影,忍不住笑出聲來。

  安國公府的中饋,暫時又交給了二嬸打理,二嬸很是高興,挽起袖子準備過個熱熱鬧鬧的年。

  世子過年的新衣做好了,二嬸親自捧著衣裳送到朱雀堂去,卻沒見到樓璟的人影,“這天都黑了,濯玉怎的還沒回來?”

  朱雀堂的管家笑道:“世子爺去跟羽林軍的大人們喝酒了,往常都會喝到很晚。”

  “這可怎麽行?”二嬸撇著嘴,看了看手中簇新的棉袍,原本想在樓璟麵前賣個好,這連人都見不到,可怎麽跟他說事呢?

  “二太太把衣服放下便是了。”管家笑著要去接,卻不料被二嬸躲了開去。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