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9節

  “哈哈哈,你真是……”蕭承鈞禁不住笑出聲來,挑唆沈連去製止征徭役,虧他想得出來。

  “啟稟王爺,沈連往宮中去了。”正說著,傳消息的人急匆匆地進來稟報。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忍不住悶笑起來,想到沈連一副忠君愛國的樣子,淳德帝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擺手讓報信的下去,樓璟咬著懷中人的耳朵,輕聲道:“這值不值得賞?”

  “自是值得的,”蕭承鈞沒有放下手中的筆,故作不知地問道,“你要什麽賞?”

  樓璟把手伸進月白色的親王常服中,指尖隔著衣料摩挲一顆小豆,“臣想要殿下……”

  “好啊,”蕭承鈞把衣服裏的那隻手抓出來,在手心裏寫了個“鈞”字,“給你便是。”

  微涼的筆尖在手心劃過,癢癢的,樓璟抬手看了看手中的字,起筆霸道,收筆內斂,沉穩端方,暗藏龍行,乃是帝王之體!於是輕笑道:“殿下這般將名寫於臣身,便是要與臣合二為一的意思了?”

  “我……”蕭承鈞聞言,立時不知道怎麽接話了。

  “臣謝殿下賞賜。”樓璟一把將人打橫抱起,決定去享用他的賞賜。

  “唔……放我下來。”蕭承鈞嚇了一跳,立時掙紮著要下去,這般姿態,若是個下人看了去,可怎麽了得?

  樓璟聽話地把人放到了書房的軟塌上,自己也跟著壓了上去,尋著那正要嗬斥他的唇瓣,吻了上去。

  “王爺,小的來送茶水。”安順端著茶水在門外出聲道,自打樓璟天天晚上跑過來,凡事兩人單獨相處的地方,都要先行通稟一聲才能進入。

  “嗯……”蕭承鈞一顫,捉住了樓璟在他身上作弄的手,衣襟敞開的胸膛急急地起伏,“別鬧了。”

  樓璟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壞笑,任由雙手被攥著,俯身含住一顆粉色的顆粒,叼住緩緩向上拉扯。

  “唔……”蕭承鈞忍不住悶哼一聲。

  安順已經踏進門檻的半隻腳又縮了回去,抬手掩了門扉,很是自然地站在門外守著。

  “這下沒人會看見了,”樓璟笑著向上動了動身子,與閩王殿下互相磨蹭,“臣可以領賞了。”

  蕭承鈞惱怒地瞪了他一眼,奈何那雙黝黑的眼睛,因著先前的作弄而染上了情|欲,這一瞪下來,半是惱怒半是嗔,撩得樓璟下腹一緊,反手把閩王殿下的雙手壓到了頭頂。

  進入的瞬間,難免還是會疼痛,蕭承鈞怕門外的安順聽到,隻得咬住下唇。這一動作及時被樓璟製止,含住他的唇,把那痛哼聲吞下,輕柔地吻他的眼睛,待他適應,方才扶住他的肩頭,放心地大動起來。

  安順站在門外,製止了進去送點心的樂閑,拉著他一起守著門。

  屋子裏麵悄無聲息,隻偶爾溢出幾聲壓抑的驚喘,聽不出是誰的聲音,卻足以讓兩個小太監麵紅耳赤,齊齊地往外挪了一步。

  樂閑仰頭看天,啊,今晚的月色真不錯。

  安順見他看得認真,便也抬頭望去,烏雲蓋頂,連個星星也看不到……

  次日,早朝。

  右相陳世昌再次提及了修河道一時,將工部擬的章程奉上,“臣連夜將章程修訂完備,請聖上過目。”

  淳德帝拿著那章程漫不經心地看了看,“督管之人,右相推舉沈連?”

  “正是,”右相陳世昌躬身應道,“沈公公能力卓絕,心思縝密,最適合此事。”

  “沈連確可擔此任,然……”淳德帝把章程合起來,隨手扔在禦案上,“徭役之事,恐百姓有所不滿。”

  “自古以來,徭役便與兵役相同,乃百姓應盡之責,如今太平盛世,兵役不多,黎民要效忠皇上,自當服徭役以報國。”陳世昌站在大殿中央,字正腔圓地朗聲說道。

  沈連看了一眼道貌岸然的陳世昌,暗罵這老賊說得好聽,這麽好的差事怎麽不自己去幹?分明是要把他往火坑裏推!

  “皇上,臣以為,徭役不可征!”沈連忽然出列,聲音陰沉道。

  陳世昌一愣,僵硬地轉頭看向突然反水的沈連。

  沈連卻沒有理會右相那見鬼一般的表情,一撩衣擺跪地道:“臣出身貧寒,最是知曉徭役之苦,青州剛發過水災,百姓已經夠可憐了,再這般作為,恐怕會遭百姓詬病。”

  左相趙端看著“一心為民”的沈公公,不由得往大殿門外看了看,想知道今日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的。

  不怪左相大人這般想,其實整個大殿上的臣公都是一副“我是不是在做夢”的表情,麵麵相覷。

  趙端率先反應過來,上前站到了沈連旁邊,“臣以為,沈公公所言極是,自古以來,徭役之害堪比水難蝗災,青州人口眾多,一旦嘩變,後果不堪設想。”

  “皇上,稅銀下月便可抵京,不征徭役,不過多耗費些銀兩,用銀兩保得天下太平,方為上策啊。”戶部尚書出列道。

  “雇勞工不過多耗費二十萬兩銀子,如今國庫充盈,盛世太平,區區數目當真不是大事,”沈連聞言低頭,壓下忍不住上翹的嘴角,跟著附和道,“皇上乃治世明君,自不會做出拿難民充徭役之事。”

  聽得最後一句,右相陳世昌的臉徹底黑了下來,難民充徭役,雖是這麽做,但話可不能這麽說,工部一直提及的是用徭役安置難民,這話一旦反過來,就從利國利民變成了戕害百姓。

  “既如此,此事便交由沈連督辦,工部與戶部協理,徭役之事莫要再提,青州難民交由尚書省安置。”淳德帝擺了擺手,不再給眾人囉嗦的機會,甩袖退朝。

  陳世昌臉色青黑地走到沈連身邊,低聲道:“沈公公,你這是什麽意思?”

  沈連陰陰地瞥了他一眼,笑道:“咱家不過是不想背罵名罷了。”

  右相的臉色絲毫沒有緩和,反倒越來越難看,“你待如何?”

  “右相說笑了,”沈連彈了彈袖上的灰塵,側陰陰|道,“咱家與大人是一條繩上的,大人怕個什麽?”

  樓璟滿足地從美夢中醒來,在懷中人臉頰上親了親。

  “嗯……什麽時辰了?”蕭承鈞沒有睜開眼,迷迷糊糊地問。

  “早著呢,今日不必上朝,再睡會兒。”樓璟輕聲哄道。

  蕭承鈞皺了皺眉,緩緩睜開眼,就看到一張笑得過於燦爛的臉,憶起昨夜在書房的事,有些著惱,推開那隻腦袋,翻身朝裏睡。

  “我得回國公府一趟,今日說好了要把魏氏送到田莊去,我得回去看看,免得出什麽岔子。”樓璟扒著閩王殿下的肩膀說道。

  “嗯。”蕭承鈞應了一聲,卻沒再多說,正在想著以後怎麽管教未來的皇後,這般下去可不是個好事。

  “承鈞,你莫惱我,”樓璟卻沒打算任由閩王殿下胡思亂想,供著腦袋湊到他頸窩裏,“隻要與你親近,我便歡喜地難以自已,你若不願,我……我自不會勉強你的……”這般說著,語氣不由得有些低落。

  蕭承鈞聞言,覺得心尖有些酸疼,輕歎了口氣,這事也不能全然怪他,自己任他施為,他自是難以自持的。這般想著,心中也有些竊喜,樓璟的癡纏迷戀,不正是對他喜愛所致嗎?

  “午時可回來用膳?”蕭承鈞開口問了一句。

  樓璟的眼睛立時亮了起來,躲在蕭承鈞腦袋後的臉上,揚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忙應道:“不了,午時要請慶陽伯喝酒,我晚間再來。”

  說著要走,樓璟又在床上賴了很久,從後麵抱著蕭承鈞磨磨蹭蹭,直到閩王殿下忍無可忍,他才不舍地離開溫暖的床鋪。

  先去北衙點了個卯,又在路邊小攤上吃了兩籠灌湯包、一碗糯米粥,這才不慌不忙地回了安國公府。

  魏氏其實是想在府中過完年再去莊子裏的,畢竟她現在操持中饋,過年正是事多的時候,原想著隻要不出去見客便是了,然而樓璟歸家,徹底打亂了她的計劃,還要住到那偏遠的郊縣去!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去醫院看了,醫生說是淋巴腫大,據說是我撓脖子感染引起的,QAQ,並不嚴重,吃點中成藥等它自己恢複就好了,好在直著脖子的時候看不出來,嘿嘿,讓大家久等了

  小小橘子妞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3 14:37:23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21:09:57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22 20:42:48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19:16:07

  初秋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17:22:46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15:15:35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改口口~

☆、第四十四章 省親

  這些時日,魏氏因為身孕不能服侍,就把陪嫁丫環給了樓見榆做通房,那丫環原本看著木訥,誰料想竟頗得樓見榆喜愛,這幾日幹脆連正房也不進了,就跟那丫環歇在了廂房,這讓魏氏越發的不放心了。

  “把春桃也帶上。”魏氏忙著收拾東西,那通房丫環卻還在廂房裏歇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夫人,您消消氣,國公爺還在廂房裏,春桃也過不來呀,”魏氏的貼身媽媽勸解道,“春桃好歹是永寧伯府裏帶來的,任由夫人拿捏。開春就除服了,若是國公爺納了別的妾室,就更不好管了。”

  樓璟回到府中,就看到府裏的人懶懶散散的,完全沒有要送夫人走的意思,不由冷笑,徑自走進了上院。

  “這都日上三竿了,爾等還這般憊懶,若是耽擱了夫人的行程,你們擔當得起嗎?”樓璟坐在正堂裏,訓斥上院的管事。

  “回世子爺,夫人隻是去京郊的田莊,午後再走也來得急。”那管事趕緊賠笑道。

  京郊的田莊?樓璟眯起眼睛,原本說好了去符縣,如今怎的變成了京郊?

  “你來做什麽?”樓見榆見到這兒子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時辰不在衙門裏當差,就不怕別人搶了你的左統領。”

  “兒子聽聞今日夫人要去符縣,特地跟慶陽伯告了假。”樓璟笑著拿出一百兩的儀程,放在桌子上。

  聽到符縣,樓見榆的臉上有些掛不住,含糊地應了一聲。

  魏氏剛好收拾了東西過來,見到樓璟在這裏不由得臉色一變,強自鎮定地坐下來,跟樓璟客氣幾句。

  “時辰不早了,夫人快些上馬車,這路途遙遠的,我好親自把夫人送去。”樓璟不耐煩與他們廢話,起身理了理衣襟,叫人去牽他的馬來。

  魏氏這才有些慌了,忙推了推樓見榆。

  樓見榆輕咳一聲道:“符縣偏遠,夫人身子弱,受不得那些寒冷,我做主,就住在近郊的田莊便是,你不必去送了。”

  “近郊的兩個田莊,一個挨著慶陽伯的祖田,一個緊鄰三皇子的跑馬莊子,父親是想把臉丟到我上峰的麵前還是丟到皇家去?”樓璟似笑非笑地看著樓見榆。

  樓見榆心裏咯噔一下,先前被魏氏和通房勸著,言說符縣地處偏遠,不利於養身子,對母子都不好,且這府裏他才是國公爺,憑什麽做老子的要聽兒子的話,這才答應了讓魏氏住到京郊去,如今想來,確實不妥。

  “三皇子半年也不定去跑一次馬,且妾身在莊子裏,足不出戶的,哪能給皇子撞見了?”魏氏攥緊了手中的帕子,試著挽回,符縣那地方她是萬萬不想去的,留在京郊,家中年節的事還可以由她操持,有什麽事情娘家還能幫襯,去了百裏之遙的符縣,可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樓璟不再說話,隻坐在正堂裏,慢慢地喝茶。

  最後還是樓見榆拍板,直接讓人送魏氏去符縣,等三月份再派人去接。

  樓璟也隻是說說,自然不會當真去送魏氏,叫來高義跟著一路看護,確保把魏氏送到符縣,自己則晃晃悠悠地去了北衙,等混到下職的時候,找了慶陽伯往醉仙樓喝酒去。

  “今年莊子裏的收成不大好,”酒過三巡,慶陽伯歎了口氣,開始跟樓璟說起家裏的庶務,“以前老安國公在西北販馬的生意,如今可還做得?”

  樓璟搖了搖頭道:“前兩年皇上下旨,要統管馬匹販賣,不是派了個馬倌去嗎?”

  “怎的,那人還能管到安國公頭上了?”慶陽伯與他碰杯,頗有些不敢置信,聽說那馬務統管是個二品的官職,右相當時推舉了一個沒怎麽聽說過的人,這兩年也沒聽說做出什麽政績來。

  “倒不是全管,隻不過……”樓璟把杯中酒飲盡,抬手給慶陽伯斟滿,“無論買賣,都要交三成利。”

  “三成利!”慶陽伯驚呼,這也太狠了,如此盤剝下來,哪裏還有賺頭。

  “世叔若是有閑錢,近來倒是有樁買賣可做得。”樓璟笑了笑,壓低聲音道。

  “說來聽聽。”慶陽伯立時來了興致,他知道樓璟不會信口開河,說有生意,必定是好買賣。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