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8節

  行宮四周依舊幽靜,紅葉落了近半,山上顯出了幾分深秋的淒婉之象。常春閣依舊溫暖如春,隻是閣中人都是滿麵愁容。

  “王爺近來不大好,聽聞殿下被廢了太子位,當晚就……吐了血。”管家在前院低聲對兩人道,滿臉哀愁。

  樓璟皺眉,握住蕭承鈞越發緊繃的拳頭,“王爺身子不好,你們就該露出點笑臉來,天天這麽愁著,沒病的人也愁出病來。”

  管家聽出了樓璟語氣中的不滿,這才驚醒自己給主上添堵了,“老奴有罪。”

  蕭承鈞擺手止了管家話,拉著樓璟往裏走。

  二皇子蕭承錦依舊躺在溫泉中央的小榭中,雙目緊合,眉頭微蹙,似是睡得不甚踏實,臉色比上次的時候蒼白了不少。

  “承錦……”蕭承鈞在榻邊坐下,輕聲喚他。

  蕭承錦緩緩睜開眼,看清來人,不由得勾起一抹笑來,“看你們一起來,我便放心了……咳咳咳咳……”話未說完,他便開始劇烈地咳嗽。

  “王爺!”靜王妃張氏避在隔間,聞聲快步走出來扶住蕭承錦,給他順氣,“王爺身子不適,妾身回避不得,忘大伯莫怪。”

  “都是自家人,不必講那些虛禮。”蕭承鈞看著弟弟的情形,那裏還顧得這些。

  好不容易止了咳,蕭承錦拉著兄長的手,輕喘了口氣道,“這幾日我自感時日無多了,有些話要對你說。”

  蕭承鈞看著他,想要讓他別說這些胡話,話語卻哽在喉頭發不出聲來,因為弟弟說的是真的,他的身子真的撐不了多久了。

  “右相一派,外力不可解,須得從內化解,”蕭承錦把一本巴掌大的小冊子交給蕭承鈞,“這些是我這些時日抄錄的,右相的門生名字、籍貫、官位,這其中的關聯也都盡數寫進去了,望能幫到哥哥。”

  樓璟看了看那本冊子,對於蕭承錦的智慧很是欽佩,不經意間瞥到了一個名字,多年前的一樁往事驀然出現在腦海裏,不由得一愣,那個人,或許就是瓦解右相一派的關鍵!

  蕭承鈞沒有注意到樓璟的神色,隻是捧著那本冊子,緊緊抿著雙唇,半晌方道:“我說過不許你再操勞,你何時才能聽話!”

  “我隻是想為哥哥做些事,”蕭承錦笑了笑,輕歎一口氣道,“瑞兒還小,原來哥哥是太子,我也不能開這個口,如今哥哥既成了親王,便請哥哥代為照顧……咳咳……”

======================================

  作者有話要說:小黑是糾結型拖延症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21 03:32:55

  13833335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0 22:23:43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0 20:33:07

  11754384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0 20:06:55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和手榴彈~╭(╯3╰)╮

☆、第四十二章 借刀

  “莫再說了……”蕭承鈞的身體繃得緊緊的,“你我兄弟之間,不必說這些。”

  蕭承錦看著哥哥,微微地笑,“哥哥,我知你這些年都在自責,其實,當年那糕點,我知是有毒的,所以隻吃了一口。”

  “你說什麽?”蕭承鈞瞪大了眼睛,隻覺得腦中嗡的一聲,那麽小的蕭承錦,竟然會知道,那他為何還要吃?這些年來為何不告訴他?

  “咳咳……”蕭承錦緊緊握住兄長的手,生怕他生氣一般,“我這身子不好,是娘胎裏帶出來的,這麽多年不說,隻是想要哥哥多疼惜我些,哥哥,莫怪我……”

  蕭承鈞閉了閉眼,深深地吸了口氣,“不怪你。”弟弟自小聰慧異常,能從端糕點的宮女臉上看出什麽來也有可能,這般作為,說到底,還是為了保護他這個哥哥。

  二皇子自打生下來就身體不好,沒斷奶時就開始喝藥了,這個蕭承鈞知道,但即便隻吃了一口,那毒藥對他這本就孱弱的身體來說,傷害也極重了。弟弟這般說,隻是為了讓他少一些自責而已。

  從常春閣出來,蕭承鈞有些渾渾噩噩的。

  樓璟揮退了一幹下人,帶著他往山上走,找了片僻靜的山石坐下來,把人摟到了懷裏,輕輕拍著他的脊背,抬頭看著遠處的山巒,柔聲道:“祖父在戰場上受了重傷,我在床前守了三天三夜,還是沒能救回來,當時我就想,若是能讓我替祖父死就好了。”

  蕭承鈞把臉埋在樓璟胸口,緊緊攥著他背上的衣衫,靜靜地聽他講。

  “但是人各有命,我縱使拚盡所有也救不了他,便隻能讓奪走他的人血債血償,”樓璟眸子閃過寒光,聲音也冷了下來,“祖父咽氣的時候,我沒給他守靈,連夜帶了三萬人馬,直接殺到韃子營,把他們將軍的頭砍下來,帶回去給我祖父做祭品。”

  蕭承鈞一愣,當年老安國公過世,都說是斬殺韃子大將之後被射殺了,卻原來,那大將是樓璟殺的,“緣何不向朝廷報功?”

  “緣何?”樓璟低頭看著已經平靜了不少的夫君,輕笑道,“因為我在韃子營中,把我祖父的副將也給殺了。”連他都能殺死的韃子將軍,不可能輕易困住祖父,奪走他最親的人,不管有沒有親自動手的,一個都別想跑。

  蕭承鈞抬頭看他,朝中隻道安國公戰死殉國,卻不知這其中竟另有隱情!那麽,是誰要害他?

  “廟堂之事,事關生死,哪件事都沒那麽簡單,”樓璟在那俊朗的眉眼間落下一個吻,“便如同那毒糕點一般,首先死的那些,定然不是真凶。”

  蕭承鈞微微頷首,當年那件事,查到後來處決了一個位份不高的妃嬪,就不了了之了,明眼人都知道,這事跟有皇子的妃子脫不了幹係。隻是淳德帝護著,最後也沒查到陳貴妃頭上。

  樓璟從蕭承鈞懷中掏出那本小冊子,翻開到第一頁,指了個人名給他看,“此人,或可用。”

  蕭承鈞隨著他的手指看去,上麵寫著“兵部尚書,孫良”,不由得蹙眉,此人是右相的門生,能力卓絕,一直很得陳世昌的器重,否則也不會讓他做上中書省之下最高的——兵部尚書之位。

  “為何?”蕭承鈞盯著那個名字,仔細回想孫良此人,卻沒想出能為他所用的因由。

  “孫良此人甚少與人結交,但他有一個至交好友,”樓璟神秘一笑,湊到懷中人耳邊,輕聲道出一個人名,“王堅。”

  蕭承鈞頓時瞪大眼睛,王堅,就是禦史死的時候,他倆還說起的那位晉州刺史,幾年前因為大雨淋倒長城而冤死詔獄的好官。

  王堅是左相的門生,為人十分清廉,愛民如子,當年的事,說白了就是右相與左相博弈的結果。王堅與孫良,既不同科,也不同鄉,這兩人是怎麽結交上的?

  “你怎麽知道的?”蕭承鈞很是驚訝,這兩人分屬不同的派係,平日裏就算真的相交,定然也十分隱秘,樓璟又是怎麽知道的?

  這事說起來當真是個意外,當初在晉州的時候,老安國公得了一匹汗血馬,樓璟很是垂涎,老安國公就對孫子說,如果他能探聽到晉州刺史的一個大秘密,就把這馬給他。

  樓璟派人在刺史府外蹲守了三個月,發現每個月都會有人從京中送信過來,而王堅在京中並無親眷。於是,趁著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樓璟親自在城外敲暈了送信的人,這才知曉,這信竟是孫良寫的。

  蕭承鈞無奈地看著他,總算知道樓璟為什麽長成這種奸猾的性子,完全是老安國公的教孫子的法子奇特,“那王堅沒有發現嗎?”

  “當然沒有,”樓璟得意道,“我把信看完就封好又塞回去,還假裝打劫,把那人身上的財帛都拿走了。”

  蕭承鈞忍不出輕笑出聲,心中的陰鬱也消散了不少,“改日我去試試孫良。”

  樓璟見他重展笑顏,總算放心了,把臉貼到蕭承鈞臉上蹭了蹭。

  晚間回了京中,樓璟沒有跟著去閩王府,而是回朱雀堂,讓程修儒給他備一份厚禮,提著去了沈連的府邸。

  “什麽風把世子爺給吹來了?”沈連略顯陰桀的眼睛在樓璟身上掃了一圈,見他拿著價值不菲的禮來,臉上的笑不由得深了幾分。

  “自打出了宮,還未曾來拜訪過公公,”樓璟笑著坐了,把手中的東西放到兩人中間的桌子上,向那邊推了推,“望公公莫怪。”

  “您這話太客氣了,”沈連笑著接了東西,抬手給了身後的小太監,“有什麽事不妨直說。”

  沈連向來都是單刀直入的,求他辦事,隻要送的東西值這個價,能辦就給辦,當然,不能辦也不會把禮還給你就是了。

  “聽說公公要督管修河道的事,生意太大,想必公公需要個合夥的,”樓璟接了小太監奉上來的茶,輕笑著道,“皇家退給我的嫁妝彩禮正沒個用處。”

  沈連眯起眼睛,笑道:“世子說笑了,這事還沒定,咱家也說不準,世子不如去問問右相大人那邊,或許更有可能。”

  其實今日朝堂上,右相陳世昌已經有所讓步,私下裏跟他商量,隻要他答應把那些難民充徭役,壓下清河的事,對他倆都有好處,這督管河道的差事就讓給他了。隻是,這修河道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沈連可不想與人分羹。

  “右相想征徭役,”樓璟搖了搖頭,“還是跟著公公賺得多。”

  “哦?此話怎講?”沈連一愣,他原本並不反對徭役,畢竟征徭役就不用付工錢,能省下不少錢。

  “河道生意,不必小子說,公公自然清楚,”樓璟用手指沾了些茶水,在桌上畫了個圈,“若是征徭役,朝廷便知花費少,撥的銀子就這麽多,但若是雇勞工,戶部至少要多給二十萬兩銀子。”這般說著,又在圈外畫了個大圈。

  沈連眼前一亮,他讀書不多,但哪個撈錢多他還是知道的。

  “況且,征徭役要遭史書詬病,樓家幾世英明,我可不敢冒這個險,”樓璟歎了口氣,“不瞞公公說,我與父親不和,一旦給父親抓著這種把柄,怕是要開祠堂直接把我趕出家門的。”

  沈連冷笑,好個陳世昌,還道那老賊怎麽突然好心了,卻原來又是要他去背罵名收拾爛攤子,“世子既看得起咱家,此事隻要咱家辦得了,自不會少了世子的份。”

  內侍省耳目眾多,樓家父子不和他也有所耳聞。樓璟這些話無疑就是把自己的把柄遞上去,頓時拉近了兩人的關係,何況沈連對這位國公世子並無惡感,若是不征徭役,前期要投的錢就要翻番了,他一個人也獨吞不了。

  樓璟告辭離去,沈連即刻招了小太監去打聽皇上的去向,得到消息是淳德帝還在禦書房批奏折,立時換上衣服進宮去。

  沈連本就是宮中的宦官,常在禦書房伺候筆墨,隨時可以出入內宮,既然知道陳世昌要害他,自然不可能讓那老匹夫得逞。

  “你來得正好,右相上折子,也說讓你去督管徭役之事,朕看就這麽定了吧。”淳德帝把折子遞給沈連看,自從廢了太子,這些折子都得他自己批,著實有些不耐煩,想著趕緊把事情定下來。

  “皇上,”沈連沒有接那奏折,直接跪在了地上,“徭役萬萬不可征啊!”

  淳德帝很是詫異地對著沈連看了又看,這文官死諫一般的話語,從沈連嘴裏說出來,有些說不出的怪異。

  “某些貪官汙吏想要多貪幾個銀子,便攛掇皇上征徭役,”沈連說著,哀哀哭泣起來,“皇上,奴婢識字不多,但徭役之害卻是知道的,萬一民變,這罵名就得皇上來背了,皇上乃天佑之帝,若因此等小事毀了一世英名,奴婢萬死也難以謝罪啊!”

========================================

  作者有話要說:嗷,我錯了,今天又更得晚了,嚶嚶,我去麵壁思過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08:58:24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04:36:31

  雷霆夜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2 03:20:08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1 21:48:45

  配合竹叔食用更美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1 21:34:50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1 18:01:01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1 14:41:56

  謝謝幾位大人的地雷~╭(╯3╰)╮

  改錯字~

☆、第四十三章 反水

  蕭承鈞雖不上朝,朝中的消息卻不能斷絕,一日不在府中,已經傳來了許多信件等他過目。

  “王爺,世子爺去了沈連府上。”有人到書房來悄聲稟報。

  “由他去吧。”蕭承鈞提筆的手頓了一下,便又繼續了,自始至終沒有抬一下頭。

  來稟報消息的人識趣地退了下去,對於安國公世子的行蹤要稟報到什麽程度,心中自有了計較。

  沒過多久,樓璟就自己跑回來了,名為幫忙,實為搗亂地湊到了書桌前。

  “別鬧了,”蕭承鈞拍拍在他身上亂蹭的家夥,“不是明天要處理家裏的事嗎?今晚還住這裏?”

  “我剛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要殿下賞了我方能回去。”樓璟笑眯眯道。

  蕭承鈞看向他,微微地笑,“那要看值不值得賞了。”

  為了討到夫君的賞,樓璟得意洋洋地把自己今晚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