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6節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9 02:53:30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9 00:27:03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22:16:02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17:35:17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15:11:31

  圓滾滾的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15:10:53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改錯字ing~

☆、第三十九章 偷懶

  “承鈞,我們來做些別的吧?”樓璟解開那月白色的內衫,一手在蕭承鈞的胸膛上遊走,一手滑進襯褲中握住那處緩緩揉搓。

  “別……別的?”蕭承鈞呼吸有些急促,睜大了黝黑的眼睛看著樓璟,隨即了然,微微蹙眉,單手撐著半坐起來,攬著他的後頸,歉疚地親了親他的唇,“我原想著,待再迎娶你之日方能圓房,如今這般,對你委實不公。”

  蕭承鈞看著樓璟,心中一片柔軟,他自然是想與樓璟再親密些的,隻是……如今自己不能給他名分,這般作為,會不會有些唐突?

  樓璟愣了愣,這才發現,他的太子夫君到現在還不明白他在銷想什麽,不由得勾唇,“有什麽公不公的,兩情相悅自當行周公之禮,何況……”張口含住一隻微微泛紅的耳朵,“我們現在是在偷情,殿下忘了嗎?”

  “偷……偷情?”蕭承鈞顫了顫,一雙耳朵頓時紅了個透徹。

  樓璟輕笑著伸手,從床邊搭著的外衫中摸出了一個墨漆小盒,上麵清晰地雕著梅花纏枝紋。多年戰場上曆練,養成了他隨身帶傷藥的習慣,自從出了宮,樓璟就把這東西當傷藥隨身帶著了。

  “承鈞,我們圓房好不好?”樓璟親著那隻紅紅的耳朵,啞著嗓子道。

  “好……”蕭承鈞輕歎一聲,翻身把樓璟壓到身下,看著那笑得顛倒眾生的人,不禁微微勾唇,要他未來的皇後自己提出這種事,是他這個為夫的失職了。伸手拉開樓璟身上的雪色內衫,露出了那白皙勻稱的胸膛,緩緩在上麵落下一個輕吻。

  樓璟的身體因著練內家功夫的緣故,每一尺每一寸都長得極為勻稱,線條流暢毫不突兀,仔細撫摸上去,能夠感覺到這美麗的肌膚之下掩蓋的強橫力量,仿佛一隻修長慵懶的雪豹,誘人至極。

  由著蕭承鈞在他脖頸上慢慢地吮吻,樓璟伸手,從他的後頸一路撫到腰際,將手伸進閩王殿下的襯褲中,捧住了兩片肖想已久的渾圓。緩緩撫摸,輕輕揉捏,隨著蕭承鈞的親吻,手中的力氣漸漸加重,慢慢滑到了兩股之間,探向那幽禁之地。

  “嗯?”蕭承鈞嚇了一跳,抬頭看他。

  樓璟輕笑,猛地翻身把閩王殿下壓在身下,在他雙腿懸空的瞬間將那礙事的襯褲扯了下來,自己卡在那修長的雙腿間,邪笑著拿起了墨漆小盒。

  “濯玉,你……”蕭承鈞這才明白,他的太子妃所謂的圓房,竟然是要他的身子,“不,不行,我才是夫。”

  “是啊,殿下才是夫,”樓璟用指尖在墨漆小盒中挖出一塊脂膏,“隻是,如今我們沒有名分,殿下若想對我公平些,便當如此啊。”這般說著,吻住了蕭承鈞的唇,將他的反對之聲盡數淹沒,沾了脂膏的手探到那處,輕輕打旋、揉捏,試著探了半指進去。

  “唔……”蕭承鈞悶哼一聲,瞪大了眼睛,覺得樓璟說得沒錯,他的確是夫君,無論之前還是以後,都會如此,現在他給不了名分,與樓璟而言的確不公,但是,又好像哪裏不太對。

  被那一根手指激得反應遲鈍的閩王殿下,覺得不對,又想不出什麽反駁的話來,隻能由著那根手指盡數鑽進了身體。

  “承鈞,今日有人跟我說起修河道的生意,這些並非正當之事,往後我怕是會做些更過分的事,”樓璟緩緩動著手指,俯身在蕭承鈞的胸膛上輕吻,“我怕有一天你會疑我、忌我,把我歸到亂臣賊子之中,怕你登基之後卻娶了他人。”

  蕭承鈞愣了愣,原來他做這些不僅僅是情之所至,更是在試探他的底線,一次一次地確認他的心意。不由得苦笑,自己如今這般,的確給不了他什麽保證,罷了,他想要便給他吧,隻要能讓他覺得安心些。

  這般想著,蕭承鈞的身體便放鬆了下來。

  樓璟勾唇,探了兩指進去,同時含住一顆粉色的果實,用牙尖叼住輕舔。

  蕭承鈞蹙眉,把頭側向一邊,抿唇止住了口中的聲音。

  樓璟之前也沒有經驗,隻是看那本書學的,憶起第一篇所言,“男子初承歡,疼痛不堪,當徐徐圖之……”因而不敢冒進,一邊專心開拓,一邊從耳朵一路吻到小腹,以安撫身下之人。

  溫柔的動作很好地安撫了那些微的懼怕,蕭承鈞看著帳頂,異物侵入的感覺並不好,但是隨著樓璟的動作,身體越發的熱了起來,忍不住伸手想要觸碰前端,卻被一隻修長的手握住。

  已經可以容納四指了,樓璟這才又挖了些脂膏塗抹均勻,捉住蕭承鈞企圖觸碰的手,與他五指交握,按到了枕邊,粗喘著道:“有些疼,你且忍一忍。”

  蕭承鈞看著滿頭大汗的樓璟,知他忍得辛苦,便咬著下唇,緩緩點了點頭。

  樓璟伸手掰開他的下巴,“別咬,痛的話,就咬我。”說著,俯身把肩頭遞到蕭承鈞的唇邊,同時挺身闖了進去。

  “啊……”蕭承鈞瞬間攥緊了樓璟的手,脖頸用力地向後仰起,全身都跟著顫抖不止,“痛……好痛……嗯……出,出去……啊……”

  樓璟輕撫著身下人的發頂,不住地吻他,“元郎,元郎,別怕。”

  聽到這個稱謂,蕭承鈞漸漸平靜下來,回頭望著他。

  樓璟笑著與他鼻尖相觸,“元郎……”緩緩往裏推進,整個沒入了蕭承鈞的身體。

  “唔……”蕭承鈞攥緊身下的床單,兒時母妃會在他哭泣的時候這般叫他,父後會在笑著的時候這般叫他,元郎這個稱謂,深深地刻在他的骨髓裏,奇異地淡化了身體的疼痛。

  樓璟看著疼得臉色發白的蕭承鈞,心疼地抱住他,待他緩過這一陣激痛,方才緩緩動作起來。

  初始的疼痛,隨著輕柔的動作漸漸緩解,痛到麻木之後,漸漸升起一股灼熱,直到樓璟觸碰到了某個地方,蕭承鈞的身體止不住地抖了一下。

  “這裏嗎?”樓璟輕笑,慢慢加快動作,單對著那個地方刺戳。

  “嗯,別……啊哈……”蕭承鈞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混混沌沌地任由身上人施為,隻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悠長的夢境,如同一葉小舟,在蒼茫的江河中浮沉。

  這般美好的感覺實在太過誘人,兩個少年人初識滋味,自是銷魂入骨,欲罷不能,待到更鼓敲罷三遍,這番折騰才算停歇。

  蕭承鈞已經無力再說什麽,癱軟在床上不停地顫抖,由著樓璟在他身上一遍一遍地輕撫,待呼吸終於平靜下來,便再也忍不住地陷入了沉眠。睡過去的一瞬間,蕭承鈞還在暗自嘀咕,這人明明也是初次,緣何這般能折騰?

  樓璟看著小聲嘟噥著睡過去的閩王殿下,臉上的笑意怎麽也落不下去,吩咐在外值夜的樂閑備熱水,等浴桶準備妥當,才起身抱著睡熟的人去清洗。

  次日,安順依舊及時地敲響了房門,“殿下,該起了。”

  蕭承鈞疲憊地睜開眼,稍稍動了動,忍不住悶哼出聲。身體幹爽,那處也並不怎麽疼痛,隻是腰股間酸軟得厲害,讓他難以撐起身體。

  “去宮裏報了,就說閩王殿□體不適,今日不能上朝了。”樓璟閉著眼睛,把試圖起身的人圈進懷裏,朗聲對門外的安順道。

  “怎可這般?”蕭承鈞皺眉,掙紮著要起來。

  “殿下這個樣子去上朝,就不怕人看出來嗎?”樓璟睜開眼,笑著舔了舔蕭承鈞脖子上青紫的印記。

  蕭承鈞一驚,伸手在床內的多寶格上摸出一麵小銅鏡,其他地方倒還好,脖子上當真有一小片十分顯眼的青紅吻痕,惱怒地瞪了樓璟一眼,翻身朝著床內躺下。

  樓璟悶笑著打發安順去宮中報備,扒住閩王殿下的肩膀,輕聲道:“韜光養晦,就該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否則看你這般勤奮,皇上又該多想了。”

  蕭承鈞不理他,徑自閉上了眼睛,這麽多年,他從沒有這般懈怠過,聽著樓璟在耳邊的誘哄,心中竟也生出幾分躲懶的心思來。左右也去不得宮中了,索性睡個回籠覺。

  打發了安順進宮,樓璟側躺下來,給閩王殿下揉捏酸疼的腰,哄著他睡了,這才起身,穿戴整齊,吩咐樂閑在門外守著,自己準備翻牆離開。

  “世子,偏門可走。”常恩皺著臉阻止了樓璟往房頂上跳的行為。

  樓璟挑眉,沒想到還給他準備了門,“不必了,走門多有不便,翻牆便可。”回頭看了看緊閉的房門,微微一笑,交代常恩午時備他的飯,便躍上牆頭,快速消失在清晨的蒙蒙暗光之中。

  這會兒樓璟自然不舍得離開蕭承鈞,但是今早二舅和舅母要離京,他得去送送。

  朝堂上,淳德帝拿著一份奏折,沉聲道:“有人上書,提議閩王前去督管清修河道之事。”

  左相趙端一驚,悄悄看向蕭承鈞的位置,驚奇地發現,向來勤勉的閩王竟沒有來上朝,不由得暗自鬆了口氣。若蕭承鈞在此,淳德帝這一問出口,便斷沒有推拒的道理了。

================================================

  作者有話要說:嚶嚶,肉好寫,問題是把肉寫成讚美詩一樣坑爹的東西,就不好寫了啊,摔!雖然它是讚美詩一樣的東西,但是大家還是低調低調呀,啊哈哈哈

  下午二更,作為中秋福利吧,QAQ,霸王票二更的時候一起感謝

  改錯字Ing~

☆、第四十章 韜光

  平江侯府門前,二舅和大舅母已經整裝待發了。路途遙遠,又帶著女眷,自然要早早出發,盡量不走夜路。

  “舅舅,舅母,一路保重。”樓璟看著兩位親人,很是不舍。

  徐徹拍了拍樓璟的肩膀,“你自己小心些,遇到什麽事盡快告知我們,實在不行就去嶺南,二舅別的沒本事,就這一杆槍,定能護你周全。”

  樓璟點了點頭,親手把披風的帶子給二舅係上,天氣轉涼,要一路騎馬,穿上披風可以擋風寒。

  “濯玉啊,”大舅母拉著樓璟的手,再三歎息,方才說道,“你與閩王殿下,若還做君臣也無不可,你向來都是有主意的,隻是……舅母還是覺得,你當娶個賢妻,為樓家延續香火。”

  樓璟勾唇輕笑,“這事我自有主張,舅母就放心吧。”

  “哎,我怎麽能放心呢?”平江侯夫人很是擔心,眼看著冬日快到了,樓璟身邊也沒個知冷熱的人,“有些話我不便說,今日沒有外人,我就直說了。”

  清晨的落棠坊,很是寂靜,他們站在廣闊的平江侯府門前,秋風瑟瑟,五步之外便聽不清他人的話語,不虞被人聽了去。

  “舅母但說無妨。”樓璟扶著大舅母上馬車,讓她坐在馬車邊與他說話。

  “你雖曾嫁與太子為妻,然不過是形勢所迫,”大舅母看著樓璟,有些悵然,“舅母還是望你能過平靜的日子,不求權傾朝野,但求長命百歲,若是你父親不上心,舅母做主給你說一門好親事。”

  樓璟怔了怔,沒料到舅母會這般說。想必舅母是看出了他與蕭承鈞還有些藕斷絲連,擔心他是為了權勢委身於那人,不由得失笑,藕斷絲連是不錯,隻不過如今,是閩王殿下委身於他了,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再娶妻了。

  思及此,樓璟一撩衣擺跪在地上,仰頭看著舅母道:“外甥不願對舅母有所欺瞞,實是如今已經心係於他,若有朝一日能得償所願,璟還是會嫁與那人。”

  平江侯夫人倒吸了口涼氣,“造孽啊!”

  “有誌氣!”二舅徐徹就在身後站著,此事聞言,上前一把將樓璟提了起來,照他梳的齊整的發頂揉了一把,“好男兒自當愛憎分明,不願娶妻就不娶,沒的平白辱了別家的好女子。”

  “二叔,你就別火上澆油了,”平江侯夫人聞言更愁了,“罷了,你二舅我都管不了,你自己拿主意吧。”說完,歎息著鑽進了馬車,放下車簾,不與車外這倔驢一般的爺倆說話了。

  樓璟眨了眨眼,看向身邊的徐徹,二舅為何不肯娶妻一直沒人知曉,聽說大舅提著棍子打了二舅好幾頓,也沒能讓他穿上新郎袍。

  徐徹被外甥看得有些不自在,輕咳一聲,翻身上了馬,把銀槍一甩,掛在了得勝勾上,拍了拍樓璟的肩膀。

  樓璟整了整被二舅弄亂的頭冠,也騎上一匹馬,直把他們送出城外十裏有餘,才被不耐煩的徐徹趕了回去。

  回到城中恰好到了去北衙的時辰,樓璟去衙門裏點個卯就溜了,先回朱雀堂換下了滿是塵土的衣服,用了些飯菜,帶上補品藥材,便又出門了,再門口剛好遇見了來找他的周嵩。

  “有人提議讓閩王接管這事,”周嵩看了看樓璟的臉色,見他沒有什麽異常,便接著說道,“不論工部還是閩王接手,咱們都能說上話,隻是若是讓沈連搶到,你我怕是連湯都喝不上了。”

  樓璟著急去看自家夫君,不耐煩與他多說:“我自有分寸,定讓你做成這筆生意便是,快些回衙門,否則記你個玩忽職守。”

  周嵩啐了他一句,也不知是誰玩忽職守,轉身回北衙去了。

  樓璟直接從閩王府正門進了府,門房看到昨日才來過的安國公世子,不免有些詫異,“世子,您這是?”

  “聽聞殿□體不適,特來看看。”樓璟揚了揚手中的鹿茸,一本正經道。

  管家特地交代過,如果安國公世子前來,什麽時候都不必攔著,門房自然不敢多說,開門讓他進去。

  沒過多久,就有下了朝的官員前來看望,都被門房攔在了門外,“殿□體不適,暫不見客。”

  樓璟把鹿茸交給常恩,讓他吩咐廚房燉一鍋雞湯來,自己輕手輕腳地進了內室。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