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5節

  “各地的稅銀下個月就到了,況且……”蕭承鈞眸色有些冷,“有人提及,要征徭役。”

  自古以來,許多戰亂都是因徭役而起。此言一出,自然有不少大臣反對,朝堂上又吵成了一鍋粥,最後也沒個定論。

  “殿下覺得呢?”樓璟咬了一口鮮嫩的蟹鉗肉,這才發現是蕭承鈞給他敲的,不由得勾唇,把剛剝的蟹黃放到了閩王殿下的碗中。

  “父皇當是願意修河道的。”蕭承鈞輕歎了口氣。

  淳德帝一直覺得自己是得上天庇佑的,有生之年應當做出些名垂千古的大事,對於整修河道這種聽起來利國利民的好事,他自然是願意的。隻是這徭役征不征,由誰來監工,就難說了。

  用過午飯,樓璟很想留下歇午覺,卻被蕭承鈞趕了出去,隻得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閩王府。

  蕭承鈞笑著看他走遠,轉身對常恩道:“晚間讓人守著偏門,他若再來走門便是了。”總是翻牆太辛苦,

  那小偏門是每日給廚房送菜的,晚間就會落鎖。

  “是。”常恩躬身應了,惆悵地想著要找個可靠的人守著才行。

=============================================

  作者有話要說:嚶嚶,久等了,我先去吃飯,評論我上完課回來再回QAQ

  我不會貓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11:51:47

  Vevina穆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08:57:33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08:52:15

  噯呦薇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8 01:24:28

  小星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23:33:04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23:20:38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21:51:35

  萬俟滄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20:31:48

  幽穀青竹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19:23:48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19:01:51

  薄暮傾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18:49:19

  誓言今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7 17:59:05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三十八章 生意

  樓璟回了趟安國公府,然後趕著一輛馬車去了平江侯府。

  大舅母忙著讓管家收拾東西,嶺南山高路遠,馬不停蹄地趕路也要一個月,路上的吃用都要備齊。管家從幾天前就在準備了,府中忙而不亂,井然有序地收拾行李,二舅徐徹幫不上什麽忙,隻能在正堂裏幹坐著。

  樓璟的馬車到了門前,招呼下人過來搬東西,二舅出來接他,看著魚貫而入的下人們,不由得蹙眉,“買這麽多東西作甚?”

  “這些個都是我平日裏買的,苦於沒人給帶去,舅舅幾年也來不了京城一次,自然要把能帶的都帶上。”樓璟笑著攜了舅舅往正堂走去。

  給大舅的雲片糕,給三舅的玉煙杆,四舅的金絲籠,還有各位舅母的胭脂水粉,幾個表哥的馬鞭,表妹的首飾。

  “這馬鞭是晉州一個名匠做的,料想表哥們會喜歡。”樓璟指著幾個做工精致的馬鞭道。

  “你這孩子,到現在還記得幾個舅舅的喜好。”大舅母看著那幾樣東西,眼中有些濕潤。

  大舅最喜歡吃京中的雲片糕,三舅常抽旱煙,聽說南邊人抽水煙,煙杆想必不易買到,而四舅喜歡養鳥,若是買隻鳥不好帶回去,就隻能送個籠子。

  “幾位表嫂我也沒見過,不知喜好如何,隻能送一鬥珍珠。”樓璟笑道,送嫂子胭脂水粉或是珠寶首飾這種貼身物件不合適。

  平江侯夫人握住樓璟的手,歎了口氣,“你大表哥若是如今你這般懂事,我能少生多少氣呀!”

  正說著,有人來報,說閩王府派了位公公來。

  樓璟一愣,轉身看去,就見樂閑掛著喜慶的笑容走了進來,給三人行禮之後,拿出了一個小錦盒,雙手捧給了平江侯夫人,“聽聞將軍與侯夫人要回嶺南,王爺不便前來,還望二位莫怪罪。”

  “勞煩公公代我二人謝過殿下。”大舅母福身行禮,樂閑忙躬身應了。

  待樂閑走後,平江候夫人打開錦盒,裏麵是一千兩的儀程,“這……太多了吧。”樓璟已經不是太子妃,按理說他們離開,蕭承鈞完全可以一分錢的禮也不送的,如今這般,會不會是拉攏平江侯的意思?

  “舅母放心收下便是,殿下絕無它意。”樓璟看著那千兩銀票,不禁勾起唇,他的閩王殿下,定然是想著左右往後還是舅舅、舅母,這才送了儀程過來。

  “閩王為人光明磊落,除卻他,誰還能做太子之位!”徐徹不滿道。

  “二叔,這是京中,你可少說兩句。”大舅母忙止住二舅的話頭,轉身又拉著樓璟說了好半天的話。

  這些天來,樓璟的作為他們也看在眼裏,著實可以放心了,隻是臨走了,又覺得哪裏都不放心,沒有母親,也沒個妻子照顧,冷了會不會不記得添衣服,衙門裏受委屈了有沒有人幫襯?

  平江候夫人越說越不放心,叫管家取了她這幾日趕著給樓璟做的冬衣,“時間匆忙,也隻做得這一件,你可要記得添衣,舅母不在京中,自個要會心疼自個。”說著,忍不住落下淚來。

  厚厚的棉袍,針腳細密,帶著曬過的暖意。樓璟穿上試了試,比外人做的要舒服得多。大舅母已經做了多年的婆婆,早已不必做這些針線活計,可還是為了他緊趕慢趕地做了這件棉袍,就是怕他再像幾年前那般,因為繼母與妯娌鬥法,而沒有冬衣穿。

  北衙平日也沒什麽事,樓璟就在平江府坐到了黃昏,這才起身往醉仙樓去。

  周嵩早已經等在雅間中,叫了個唱曲兒的在一旁唱江南小調。

  樓璟賞了那歌女一顆銀珠子,擺手讓她離開。

  “哎,你什麽時候變得這般無趣了。”周嵩不舍地看著那嬌俏的歌女抱琴離去。

  樓璟挑眉,嚇得周嵩縮了縮脖子,忙起身給他倒酒。

  “近來朝中在商討修清河河道的事,”周嵩讓小廝去門外守著,這才說起生意來,“我三舅剛剛升任青州刺史,工部我也有人,要是修河道,咱們可以參一腳。”

  樓璟瞳孔一縮,午時蕭承鈞剛跟他說過河道的事。

  修河道乃大事,這期間,朝廷的銀兩調撥比較慢,地方要動工,自然要先借調銀子,他們把錢投進去,等朝廷的銀子來了再還給他們,隻要略動手腳,這其中的差價就不止一倍兩倍。

  “這是好事,你打算投多少?”樓璟抬手,與他碰杯。

  “我手裏有近兩萬兩銀子!”周嵩得意道,這些錢其實是他向母親要的私房,他自己也就幾千兩銀子,關西侯夫人疼愛幼子,又信他平日裏不亂花,就給了他一萬兩銀子。

  樓璟眯了眯眼睛,“若是靠著工部,我們能投進去五萬兩就頂天了。”

  “五萬兩還嫌少啊?”周嵩瞪大了眼睛。

  “這事你先別聲張,我再去打聽打聽。”樓璟擺了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這事不像以前那般簡單,因為貪財的沈連也要攙和,而沈連出手基本上沒有攬不過來的差事,所以還要從長計議。

  周嵩向來是極信樓璟的,見他神色凝重,便點了點頭,原本還要去拉幾個勳貴子弟入夥的,便先擱置了。

  “爺,慶陽伯世子帶著幾個公子過來了。”小廝在門外稟報道。

  屋中兩人自然止了交談,不多時,慶陽伯世子便掀簾而入,“我就說看見周二的小廝了,沒想到樓大也在。”

  “去哪兒都能遇見你!”周嵩嫌棄地撇嘴。

  慶陽伯世子笑著給了周嵩一拳,“怎的,不願看見我,給你們引薦,這位是廣成伯二公子。”這般說著,便拉過身後的一個清秀公子給他們引薦。

  樓璟抬頭,他可是記得,當初太子妃人選中就有這位廣成伯家的嫡次子——羅佩,不由得多看了兩眼。眉目清秀,隻是神情怯懦,笑得有些不討喜。

  並不是所有的勳貴都有來往,開國之初太祖封了不少公侯伯爵,但百年之後的今日,真正還保持著顯赫的家族就不多了。像廣成伯,以及魏氏娘家永寧伯這些,就是因為兩三代中沒有軍功,不得聖寵,而漸漸沒落了。因而,這羅公子,平日裏也不怎麽與他們來往,這次不知怎的搭上了慶陽伯世子。

  “坐。”樓璟根本就沒有起身,抬了抬下巴示意眾人入座,沒有一人敢說他失禮的,都笑著坐了。

  其餘幾人都是熟人,也就不必多言,眾人推杯換盞,談些個京中趣聞,氣氛倒是還好。

  “我敬安國公世子一杯,”羅佩笑著起身,給樓璟倒酒,“恭賀世子重得爵位。”

  原本沒有選上太子妃,他還嫉恨了樓璟許久,如今太子廢了,羅佩很是慶幸自己沒有嫁進宮。如今說出這番話來,確實是想討好樓璟,畢竟在他看來,嫁出去又回來,爵位物歸原主,已經是萬幸了。

  此言一出,屋中立時靜了下來。

  慶陽伯世子臉色一變,忙出聲打圓場,“就是,樓大,你昨日就回來了,也不說找我們喝一杯。”

  “昨日忙著收拾。”樓璟笑著應了一聲,拿起一隻蟹腿叼在口中,仿佛沒有看見尷尬舉杯的羅公子。

  氣氛非但沒有緩和,反而更緊張了。

  周嵩瞥了一眼那不會說話的廣成伯次子,轉而對著慶陽伯世子道:“我可也是升遷了的,你也不說陪我喝兩杯?”

  慶陽伯世子笑著與他碰杯,氣氛再次熱絡了起來,沒有人再理會羅佩。

  喝到月上中天,樓璟言說不勝酒力,先行起身離去,眾人把他送到酒樓門外,方回去繼續喝。

  慶陽伯世子落後幾步,沉下臉來,對自己的小廝道:“過會兒走的時候,你把羅公子送的東西,還還給他的小廝。”

  “是。”小廝忙低聲應了。

  樓璟從醉仙樓走著回了落棠坊,沒有帶任何侍從。深秋的風吹在臉上,很是寒冷,卻恰能讓飲酒的人清醒過來。沒有回朱雀堂,樓璟直接走到閩王府外,輕盈地翻牆而入。

  蕭承鈞還沒有睡,在書房裏揮毫,忽而有雙溫暖的手從後麵摟了上來,不由得失笑,“你又翻牆了?”

  “嗯。”樓璟貼到閩王殿下的背上,舒服地蹭了蹭。

  蕭承鈞無奈地拖著背上的家夥去洗漱,安順和樂閑眼觀鼻鼻觀心地伺候兩人上床。

  剛剛拉上帳幔,樓璟就按住了閩王殿下,尋著那柔軟的唇瓣吻去。

  “唔……”蕭承鈞猝不及防,被他親了個正著。

  樓璟心裏有些不踏實,急急地想要確認什麽,帶著三分酒氣的親吻,比平日多了幾分狂野,良久才緩緩分開。

  “承鈞……”樓璟撐著雙臂,低頭看向微微喘息的閩王殿下,“若我做個奸佞,你可會生氣?”

  蕭承鈞愣了愣,緩緩搖頭,伸手撫上那張俊顏,“你想做什麽便去做,我信你。”此言一出,他清楚地看到那雙美麗的眼睛,瞬間變得亮亮的,仿若夜空裏的星子,璀璨動人。

  什麽話,都抵不過一句“我信你”,信你,便是無論你做什麽,我都知曉,你不是禍國殃民的奸佞,而是鞠躬盡瘁的忠臣。

  樓璟禁不住心中將要溢出的歡喜,緊緊抱住閩王殿下,毫無章法地胡亂親吻他。

  蕭承鈞伸手,輕撫身上人的脊背,讓撒歡的家夥鬧騰個夠。

  少年的身子,禁不起撩撥,兩人由淺入深的親吻,很快讓彼此起了反應。樓璟把手伸進那柔軟的內衫中,在光滑柔韌的胸膛上來回撫弄,一邊吻著,一邊貼在一起緩緩磨蹭。

  隔著衣料的磨蹭,稍稍緩解了身體的渴求,但很快又激起了更深欲念,把理智吞噬殆盡。

==============================================

  作者有話要說:大家中秋快樂,啦啦啦,今天要去看電影,所以沒有二更,抱頭躥~

  涅沙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9 09:35:54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9 02:56:38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