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3節

  果不其然,樓見榆聞言臉色更難看了,二叔忙搶先道:“你祖父過世不足三年,如今父親尚在,你就想著分家,這事拿到京都衙門去,定判你個大不孝!這以後日子還長著,你是世子,國公府的家產遲早是你的,你這又何必呢?”

  在二叔看來,樓璟這般作為很不可取,既然回來繼續做世子,就應該把家產並回來,到時候承爵位,祭田、祖產,甚至包括他今日交出來的,都還是他的。

  樓璟用杯蓋悠閑地擋了擋茶末,緩緩吹了一口,這才抬頭看著父親道:“分家在廢太子之前,那些已經過了公文的家產便是我的私產。”意思是,那些已經是他的了,往後他要是繼承爵位,現在公中的家產也都是他的。

  “你,畜生!”樓見榆抓起手邊的杯盞就朝樓璟摔去。

  樓璟抬手挽了個花,連同杯蓋一起穩穩地接住,看著撒了樓見榆一手的茶水,輕輕搖了搖頭,“可惜了,這可是禦賜的龍井,”這般說著,把杯盞交給身後的尋夏,“去,給父親重續一杯。”

  當麵爭吵倒還好,最氣人的莫過於你已經快氣炸了,對方還是安穩如山的樣子,似乎在看一場猴戲,在你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還會拍手叫好。

  樓見榆氣得直哆嗦,“小畜生,今日必須把家產拿出來,否則,明日我就去皇上麵前,告你個不孝,撤了你的世子之位。”

  “這府中如今隻有我一個嫡子,父親撤了我的世子位,是要給誰?”樓璟說著,狀似不經意地瞥了一眼魏氏的肚子,“父親莫不是已經準備好了新世子?”

  魏氏不由得臉色大變,塗著丹蔻的指甲差點嵌進手心裏。

  “濯玉,這話可不能亂說,你父親還在孝期呢!”二叔自然明白樓璟意有所指,立時不讚同道,孝期懷孕可是大不孝,這話是說都不能說的,萬一被下人聽到隻言片語出去亂傳,樓家可就丟大人了。

  “就是,這話可不能亂說,”三叔嚇得不輕,低聲嘟噥道,“你父親就是再糊塗,也不可能做出這等丟人的事,可莫瞎猜了。”

  樓璟隻是看著臉色越來越黑的父親,但笑不語。

  樓見榆看他這幅樣子,意識到情況不妙,看著兩個渾不知情就跟著瞎摻和的庶弟,惱羞成怒道:“叫你們兩個來,是讓你們當攪屎棍的嗎?滾回屋去,少在這裏礙眼!”

  二叔和三叔被噎得不輕,二叔不服氣的想說什麽,被三叔拉了拉,“大哥,你別生氣,我們走,我們先走了。”

  二叔被三叔拉著起身,隻能咽下一口氣,冷聲道:“這事我們也攙和不了,你們父子倆商議吧。”

  二叔與三叔氣哼哼地走了,隻留下父子倆大眼瞪小眼地坐著,魏氏坐在一邊臉色蒼白地發抖。

  “你待如何?”樓見榆瞪著樓璟,他算是明白了,這小畜生定然是知道了什麽,才這般有恃無恐。

  “這話該問父親,”樓璟放下杯盞,單手支額,輕點了點眉心,“孝期有孕大不孝,但不知兒子把這事告知皇上,皇上會不會直接削了父親的爵位,讓兒子承國公爵呢?”

  “你……”樓見榆臉色大變,沒想到這小畜生竟如此狠毒。

  “世子莫不是說笑呢?”魏氏強自鎮定道,她一直沒有請太醫,隻讓青蓮寺的寧心尼姑看過,樓璟就算知道了什麽,想必也隻是捕風捉影,那這個來嚇唬他們的。

  “是不是說笑,我們不妨再等一個月,”樓璟擺正坐姿,冷下臉來,“原本嫁到皇家,樓家如何但由父親決定,可既然回來了,樓家的名譽便是我的名譽,我決不許一個孝期懷上的孽種,做我嫡親的弟妹!”

  魏氏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這事既然樓璟如此篤定了,定然不會放過她的,他如今已經恢複世子爵位,隻消以繼母身體不適為由請太醫來看看,就什麽都瞞不住了。

  “小畜生,就算這孩子不名譽,也是你的親弟妹,”樓見榆麵容扭曲道,“你這狠毒的東西!”這種事在公侯之家並非少見,當初他決定要把樓璟嫁出去好瞞下這事,就是料定他心狠手辣,且十分尊重祖父,知道了這事定然不會饒過這孩子,還會借此讓他這個父親身敗名裂。

  樓璟聽著父親的謾罵,勾起一抹冷笑,“父親若是早早告訴我,我縱使再氣,也斷不會殘害自己的手足,把夫人送去莊子裏住兩年再回來也就是了,安國公府的聲譽便是我的聲譽,難道我會不怕丟人嗎?”

  樓見榆聞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可父親二話不說就把我打個半死,隻為讓我什麽都不知道地被抬進東宮,”樓璟冷冷地看著自己的父親,語調輕柔道,“父親不慈,就不能怪兒子不孝,既然你我兩看相厭,從此兒子住在朱雀堂,父親住上院,咱們分鍋而食,互不相幹。”

  魏氏聞言,不由得鬆了口氣,樓璟好歹是安國公世子,總要顧及顏麵的,這事他不可能說出去。

  “不過,”樓璟靠在椅背上,話鋒一轉,讓原本鬆了一口氣的樓見榆和魏氏,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這孩子就算生下來,也不能算作嫡子。”

  “什麽!”魏氏立時尖叫出聲。

  “過幾日就把夫人送到符縣的田莊去住,開春生了孩子就趕緊回來,過幾年把孩子抱回來,就說是父親的外室生的。”樓璟唇角勾起一個殘忍的弧度,這一刻,他的真正目的才算露出來。

  樓見榆看著笑得滲人的兒子,覺得自己養的不是兒子,而是一頭惡狼,在這一刻,才露出了掩藏多年的獠牙,一著不慎,就會撲過來咬斷他的喉嚨。

  不待魏氏反抗,樓璟便從懷裏掏出了一張薄薄的字據,“這是城東青蓮寺寧心尼姑立下的字據,能保住這孩子已是萬幸,夫人切莫貪心。”言下之意,若是魏氏敢把這孩子認作嫡子,這張字據就能證明這孩子是孝期懷上的。

  “不,不……”魏氏抖如糠篩,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

  作者有話要說:治療效果顯著,啊哈哈哈哈

  辰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6 11:17:43

  13833335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6 01:02:10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22:35:13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20:48:14

  陌上花似錦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20:36:56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9:20:25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第三十五章 內務

  因為魏氏昏倒,下人們忙著掐人中、順氣,府中又是一團混亂,樓璟可不管樓見榆怎麽解決,徑自回了朱雀堂。

  朱雀堂外守著兩個安國公府的侍衛,樓璟直接讓他們離開,換了東宮衛。

  朱雀堂裏下人的分例以前是走的公賬,樓璟嫁出去後,魏氏以此為借口把一些朱雀堂的下人調到其他地方去用。

  “去把人都找回來。”樓璟坐在朱雀堂的正廳裏,讓管事媽媽去把人都找回來,不管是屋裏的管事還是漿洗的粗使丫頭,統統找回來。

  這會兒府裏還亂著,沒人管得了這些,尋夏歡呼一聲,嚷嚷著要親自去找以前的小姐妹,樓璟擺手讓她去了。

  樓璟屋子裏伺候的,除了尋夏、映秋兩個大丫環,還有兩個二等丫環,四個粗使小丫環。二等丫環魏氏沒敢動,但粗使丫環都給要走了,尋夏略加打聽,就知道四個小丫頭被派到漿洗房去了!

  這府裏多得是世仆,單閑人就養著一堆,根本就不會出現人手不夠的狀況,可魏氏還是把樓璟的丫環調到了最累的漿洗房,其用心可見一斑。尋夏聽聞後火冒三丈,一路小跑去了漿洗房。

  漿洗房在安國公府的西北角,主人家的貼身衣物都是屋裏伺候的丫環洗的,漿洗房洗的主要是窗簾、帳幔、桌罩這些個大物件,最是勞累,月例又低,往常主母要罰身邊的丫頭,就會把人扔到漿洗房來。

  “你們幾個,怎麽幹的活?這麽點事情都幹不好?”一個五大三粗的管事婆子正拿著小竹蔑,往幾個小丫頭身上甩。

  “媽媽,別打了,小桃今日有些發燒,幹活沒有力氣。”一個小丫頭哭著求饒。

  漿洗房的下人們都是滿臉的麻木,看著管事媽媽打人,也沒有人出聲,手下的活也不停,搓衣搗杵、漿洗晾曬,隻是時不時地會瞟過來看一眼。

  “媽媽,夫人把我們調過來幫忙,可不是讓我們來挨打的,若是給世子爺知道了,你也吃不了兜著走!”被打的小桃雖然麵有病態,但許是被打惱了,杏目圓睜地瞪著那婆子。

  “哼,來了這種地方,還當你們是世子爺屋裏的金貴姑娘嗎?”那婆子冷笑,“今日世子爺回府,可曾見有人來領你們?”

  “世子回來了?”小桃訝然,她們這些最低等的丫環,是沒有資格知道主人家的事的,昏天黑地的幹活,竟不知世子已經回來了。

  “小蹄子,世子回來了也想不起你們來,快點幹活!”那婆子不耐煩,揚起細竹條又要打。

  “住手!”尋夏剛到漿洗房,就看到這樣一幕,氣得她也顧不得體麵,快步衝上去推了那婆子一把。

  “哎呦!哪個小賤……”婆子被推得一個趔趄,罵罵咧咧地轉頭,看到來人,頓時止了聲息,換上了一副笑臉,“呦,這不是尋夏姑娘嗎?”

  尋夏沒理會她,伸手把幾個小丫頭攏到身邊,這才慢慢抬起頭,冷著臉道:“王媽媽,我奉世子爺之命,來領朱雀堂的人。”

  王婆子臉色變了幾變,訕笑道:“世子爺還真是念舊,隻是這事我可做不得主,須得跟夫人稟報。”

  尋夏掏出帕子,給方才護著小桃的小丫頭擦了擦哭花的臉。

  “姐姐……”幾個小丫環很是害怕,若是尋夏把她們留下來,先去報了夫人,還不知要等多久,這個地方她們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世子爺還等著呢,我先把人帶走,媽媽自去報了夫人便是。”尋夏才不理她,這種老刁奴,給她三分顏色就能開染坊。

  王婆子敢怒不敢言,由著尋夏把人帶走了,隻能恨恨地跺跺腳,轉身去上院跟夫人告狀了。

  “姐姐,我們真的能回朱雀堂了?”小桃瞪大了眼睛,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能,”尋夏拍拍她的臉,這些小丫頭也就十一二歲,如今當真是受了苦了,“以後有世子爺護著,誰也不能把你們帶走了。”

  “嗚……”四個人麵麵相覷,都忍不住哭了起來。

  樓璟看著領回來的四個小丫頭,各個麵色憔悴,微微皺眉,“尋夏帶她們下去歇歇吧,這兩天不用伺候了。”

  程修儒把朱雀堂的賬目拿了過來,“嫁妝、彩禮都是現銀、古玩、珠寶、綢緞,沒有田莊、鋪麵,全都收到了庫裏,銀子過了午我就帶人存到寶豐樓去。”

  樓璟點了點頭,“往後朱雀堂的嚼用、分例都從自己的賬上出。”

  朱雀堂從今以後就算是分開單過了,原先的管事升成了管家,月例也跟著翻了一番,很是高興,頗有幹勁地尋了工匠,把朱雀堂通外的偏門改成大門,往後人情來往就不用過安國公府正門了。

  這一天就這麽忙忙碌碌地折騰過去了,左右今日是沐休,樓璟也不用去北衙,就先把家裏的事安置妥當。

  晚間洗漱過後,樓璟躺倒自己睡了多年的床鋪上,卻覺得怎麽睡都不舒服,起身從三尺漆盒裏拿出了太子殿下的枕頭,抱在懷裏用力嗅了嗅,上麵還沾著蕭承鈞發間的皂香。樓璟把臉埋在枕頭裏,悶悶不樂地在床上滾來滾去。

  閩王府雖是早就收拾妥當了的,但蕭承鈞第一天住進來,免不了要見見下人。內務就還交給常恩來管,外管家則是原先的一個東宮官,防衛則交由原來的東宮侍衛統領陸兆。

  “王爺,防衛已經安排好了。”陸兆,字明遠,乃是世家子弟,原本蕭承鈞被廢,以他的出身完全可以繼續留在宮中做個侍衛統領,誰知這人平日不聲不響的,到了這時候卻是說什麽也不肯離開蕭承鈞,按他的話來說,武將不侍二主。

  蕭承鈞看了麵無表情的陸兆一眼,微微頷首,“若是有人翻牆而入,切莫隨意傷了,看清來人再說。”

  “屬下明白,絕不會誤傷了世子的。”陸兆中氣十足地答道。

  閩王殿下一愣,輕咳一聲擺手讓他下去。這個陸兆,說話也不知道委婉一些。

  親王府邸,其實比東宮住著自在多了,不必按時按點的起臥,也不必晨昏定省的請安,書房與臥房離得很近,不必做輦車,看起來更有家的感覺。隻不過……

  蕭承鈞從瓷桶裏拿出一幅裝裱過的畫卷,上麵白衣美人笑得昳麗動人,不由得有些悵然,沒有了妻子,這府邸縱使再溫暖,也不是家。

  夜間躺在床上,空空的大床讓蕭承鈞覺得心裏也空空的,在錦被上蹭了蹭臉頰,歎息著閉上了雙眼。

  次日清晨,陽光照在淺藍色的帳幔上,蕭承鈞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自己身邊有個熱熱的東西,睜開眼,正對上一張昳麗無雙的俊顏,笑容清淺地看著他。

  “濯玉?”蕭承鈞愣了愣。

  “殿下,早。”樓璟勾唇,湊過去,在那微張的唇瓣上落下一個輕吻。

=========================================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真是短小君QAQ,下午二更,霸王票二更的時候一起感謝

☆、第三十六章 翻牆

  時間回溯到昨晚。

  樓璟抱著太子殿下的枕頭在床上翻騰許久,最後還是睡著了,做了個悠長的夢。

  夢中回到了兒時,那時是六歲還是七歲呢?記不清了,那年似乎是什麽慶典,許多勳貴之家的外命婦都帶著不滿十歲的嫡子進宮,拜見皇後。

  夫人們都在鳳儀宮與皇後、嬪妃見禮,小孩子就被留在禦花園裏。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