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2節

  紀酌冷俊的麵容也止不住露出了笑意,“好,好啊。”

  樓璟用小指輕輕勾了勾蕭承鈞的手掌,蕭承鈞看過來,微微地笑。

  “父後,如今太子位虛懸,宮中怕是會不太平,還望父後多保重。”樓璟安撫了自家夫君,便收起笑容,對正位上的皇後道。陳貴妃與右相廢了這麽大力氣把蕭承鈞從太子之位上拉下來,無非就是想把三皇子推上去。

  “祖宗家法在,他們想讓三皇子當太子,可沒有那麽容易,”鷹眸微闔,紀酌輕嗤一聲道,旋即麵上又泛起了些許憂愁,“昨日太醫遞來消息,說承錦的身子還沒有起色,過幾日搬出宮去,你記得多去看看他。”

  蕭承鈞沉聲應了。

  廢太子,可不是一道詔書說廢就廢的,接下來的幾日,昭天下,告太廟,一樣都不能少。

  落棠坊裏本就有幾座閑置的府邸,淳德帝讓蕭承鈞自己挑一座,略作修繕便可作為閩王府入住。蕭承鈞最後挑了一座宅子,並非是最大的,也非是最精致的,卻是離安國公府最近的。

  廢太子的消息一日之內便傳遍了京城。

  於百姓而言,不過是茶餘飯後的談資,可於百官勳貴來說,就不一樣了。

  二舅和大舅母聽聞,很是憂心,派人遞消息想見樓璟一麵。

  “我與你二舅商量了,等你回了安國公府,安置好了我們再走,”大舅母拉著樓璟的手,滿臉憂愁,“苦命的孩子,剛嫁過去就出了這等事。”

  “好事,”二舅不以為然,“太子妃有什麽好的,過些日子你求個恩典,到嶺南去,二舅帶你打蠻子。”徐徹拍了怕樓璟的肩膀,頗有些高興,在他看來嫁到宮裏去才是苦事。

==========================================

  作者有話要說:嚶嚶,這是短小君,下午二更,霸王票二更的時候一起感謝,我先去回評論送分分

☆、第三十三章 搬家

  安國公府聽聞這個消息,就是另一番情形了。

  “這……這怎麽可能?”樓見榆聽得消息,如遭雷擊。

  “太子不是剛剛大婚十幾天嗎?怎麽會廢太子?”魏氏尖叫道。

  “皇上已經下旨,太子妃恢複安國公世子爵位,官升至羽林軍左統領將軍,正三品銜。”報信之人垂著頭,不敢抬頭看這兩人的表情。

  樓見榆擺手讓那人離開,自己背著手在屋子裏踱步。

  樓璟竟然又升職了!要知道,雖說他是安國公,可還沒有出孝期,根本沒有領差事,而樓璟卻是有官職在身的人。而且四品與三品完全是天壤之別,官至三品,就算是高官了。如此以來,那小畜生就更難管束了。

  “國公爺,不能讓世子爺回來住啊,”魏氏抓住樓見榆的胳膊,有些發抖,“再過一個月,孩子就顯懷了,被看到的話,就瞞不過去了。”

  其實孝期懷孕也不是什麽特別稀奇的事,往常公侯之家有小妾在孝期懷了,要麽打掉,要麽把小妾送到莊子裏,住個兩三年再回來,把孩子的歲數說小一些也就是了,他們本也是打的這個主意,讓魏氏少見客,過了年就搬去莊子裏住。可若是樓璟知道了,恐怕就沒這麽簡單了。

  “小畜生,定然是知道皇上要廢太子,才急急地分家,把家裏的錢都撈到自己手裏!”樓見榆一腳踹翻了椅子,氣得直發抖,忽而頓了一下,一拍大腿道,“趁著這消息,趕緊把家產要回來是正經!”

  “國公爺……”魏氏張大了嘴巴看著他,這個時候,他不想想怎麽保住孩子,竟隻想著家產!

  樓見榆卻沒有理她,急急地讓小廝去叫管家和賬房先生來。

  賬房苦著臉對樓見榆道:“國公爺,那些文書都是過了官印的,程修儒早就把賬算清楚了,現銀已經劃走了,隻這兩天就要把房契、地契改了名的。”

  “去,把文書要過來!”樓見榆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指著管家道,“要是他還想進這個門,就把家產並回來。”

  管家與賬房先生麵麵相覷,皆皺成了苦瓜臉,“國公爺,這,世子如今還是太子妃,小的沒法見著啊!”

  昭告天下之前,淳德帝要去太廟告知列祖列宗廢太子事宜,還要再次祭天。

  當然,作為被廢的太子,蕭承鈞就不用再去太廟了,隻在東宮陪著自家太子妃,過最後的幾天小日子。

  “過幾日我就要回安國公府了,殿下可有什麽讓我帶回家的?”樓璟抬手給蕭承鈞倒了一杯荔枝酒,宮中的人忙得不可開交,他們兩個卻閑閑地在東宮的後花園裏品酒飲茶。

  “這宮中,你有什麽想要的東西,隻要不越製的盡可拿去。”蕭承鈞接過白玉杯,輕啜了一口,清醇的酒中含著荔枝的香甜,很是好喝。

  “當真?字畫古玩都能拿嗎?”樓璟挑眉,盤算著這宮中有什麽可以拿走。

  蕭承鈞好笑地看著他,緩緩將杯中酒飲盡,“你又不缺錢,怎的什麽都惦記?”

  “不拿白不拿。”樓璟笑嘻嘻地給他斟酒,心道若是淳德帝被枕頭風一吹,立了三皇子做太子,等他搬進東宮看到一貧如洗的宮殿,那表情定然很有趣。

  知道他在想什麽,蕭承鈞無奈地搖了搖頭,“等這幾天忙完,你同我一起去看看承錦吧。”自從弟弟中了毒之後,他每次看到蕭承錦都覺得心痛如絞,所以盡管弟弟就在京郊二十裏,他一月也隻去一次。上次樓璟陪他去,心裏覺得好受不少,因而下意識地就想讓他陪著。

  樓璟抬頭看了看如今的閩王殿下,笑著伸手握住那隻端著酒杯的手,“你讓我陪你做什麽我都願意。”

  蕭承鈞瞪了他一眼,原本沉悶的氣氛被他這句話一攪和,忽然就變得怪怪的。

  閩王雖說是親王,但例製終究與太子不同,王府的擺設、用度,包括蕭承鈞的朝服、常服,都要重新做。這一切準備好,就又過了半月有餘。

  要回國公府住了,最高興的想必就是尋夏和映秋兩個丫頭了,做宮女確實很風光,可宮女是要過了二十五才能外放嫁人的,未免太淒苦了些。況且在宮中,她們也不受待見,樓璟這些日子都是樂閑在伺候。她們這般進過宮的人,再回安國公府,拿些個小姐妹們定然羨慕無比,這讓兩個小丫頭有了些衣錦還鄉的感覺。

  樓璟看著兩個丫環歡天喜地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你想拿什麽,趕緊拿上。”蕭承鈞抬了抬下巴,示意樓璟可以帶走八鳳殿裏任何東西。

  “我要的東西,早就收拾好了。”樓璟神秘一笑,拉著太子殿下去看他偷藏的東西。

  嫁妝都悉數退給了樓璟,皇家給的彩禮也一並給了他,算作補償,這些可不是個小數目,早已讓程修儒帶了人來清點,統統帶回了朱雀堂。今日是搬東西的最後一日,兩人來拿些小零碎。

  樓璟要帶走的東西都裝在一個三尺長的漆盒中,蕭承鈞好奇地打開來看,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盒子裏當真裝了不少東西,有七八個梅花纏枝紋的墨漆小盒、一本藍色封皮寫著《陽宮》二字的書、兩個樟木雕小人、一個枕頭。

  “這枕頭……”對於那墨漆小盒和書,蕭承鈞很是無奈,他的太子妃總是這般出人意表,隻不過那個枕頭,怎麽好像是他常用的那個?

  樓璟得意地展示自己的這些寶貝,拿起那兩個小人,把抱著大魚的娃娃給了蕭承鈞。

  “為何不給我那個?”蕭承鈞勾唇,指著樓璟手中那個抱元寶的娃娃。

  “這個有元寶,”樓璟摟住身邊人的腰身,“以後我來撈錢,你就隻管吃魚。”

  蕭承鈞笑著握住那個抱著魚的木雕娃娃,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跟他說這種類似要養他的話,也從沒有人願意這般對他。

  閩王府修葺一新,與安國公府隻隔了幾座宅子。

  出宮這一日,蕭承鈞直接去了閩王府,他倒是想把樓璟送回家,但他們已經不是夫妻了,往後在人前他們之間就要守禮,隻能歎息一聲,上了馬車。

  安國公府派了馬車來接樓璟,樓璟挑眉,這是在向他示好嗎?抬抬下巴,讓尋夏和映秋上了安國公府的馬車,他自己則坐上了皇家的馬車,直奔落棠坊而去。

============================================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晉江怎麽更也更不上,急死了,嚶嚶,明明是按時寫好的,我覺得我還是有救的,握拳,明天爭取按時按量更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8:24:54

  靜悄悄de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6:47:25

  糖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4:49:56

  墜落星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3:54:54

  小夜笙瀾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12:31:35

  忘川彼岸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9:57:26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8:22:36

  小夜笙瀾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6:59:59

  小白白菜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1:19:20

  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0:57:25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0:26:57

  明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5 00:15:25

  hjnths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23:48:07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23:41:37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23:22:23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抱住群麽~

☆、第三十四章 嫡庶

  安國公府的一切一如往昔,樓璟跳下馬車,看著安國公府的牌匾微微勾唇,該是他的東西,就算老天,也奪不走。

  抬腳踏上石階,安國公府的大門敞開,管家親自站在門前迎接,“世子爺回來了。”

  樓璟看了一眼管家,“父親和夫人呢?”

  “國公爺和夫人正在正堂等著世子爺,三老爺和二老爺也在。”管家忙笑著道。

  樓璟臉上的笑容依舊,賞了管家五兩銀珠子,徑直朝正堂而去,身後跟著兩個丫環和八個東宮衛。

  東宮的侍衛,因為太子換了,自然也就跟著舊主人走。蕭承鈞給了樓璟八個常守在八鳳殿的護衛,免得他剛回家人手不夠。

  安國公府的下人們見到樓璟,各個低眉順目,不敢多言。管家看著那步伐整齊、神情肅穆的東宮衛,忍不住打了個冷戰,這府中怕是要變天了。

  “既然濯玉大歸,這家自然也就分不得了,今日就讓濯玉把嫁妝、家產並入公中,以後還是一家人。”樓見榆對兩個弟弟說道。

  二叔和三叔對望一眼,都點了點頭,樓璟把家產並入公中,對他們而言自然是好事,來年開春可以多分不少財產。

  魏氏臉色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想必是兩人私下裏商量好了法子,如今有了主意倒也不怕了。

  樓璟進得正堂,就看到四個“麵色和藹”的長輩,不由得挑眉,這是商量好了怎麽對付他了?笑容不變地上前給安國公行禮,“多日不見,父親可安好?”

  “安好,”樓見榆漫不經心地應著,瞥見立在門外的八個東宮衛,不由得臉色一變,“你既已經不是太子妃,怎的還帶著東宮衛?”

  “回父親,這些是兒子使慣了的,閩王殿下那邊不缺人,兒子特地討了來,免得府中多了我這個人,父親的人手不夠用。”

  “你……”樓見榆對上樓璟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隻覺得心裏一涼,這小子明顯來者不善!

  “世子回來了,咱們以後就還是一家人,這朱雀堂的用度還是從公中出,缺什麽少什麽,盡管跟我說就是。”坐在正位上的魏氏忙笑著打圓場,用手背打了一下樓見榆放在桌上的胳膊,使了個眼色提醒他,小不忍則亂大謀,把家產要回來是正經。

  樓見榆回過神來,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你既回來了,就還是安國公府的世子,嫁妝自然還是要歸到公賬上的,往後你再娶妻好做彩禮,明日讓程修儒把分家的文書拿去京都府衙門裏重新辦了,還歸到公中。”

  樓璟自己尋了個椅子坐下來,輕笑著道:“若言離更合,覆水定難收。家產已經分了,豈有並回去的道理?”尋夏忙奉了茶來,樓璟接過,不緊不慢地喝了一口。

  樓見榆的臉立時變得鐵青,三叔怕又吵起來,忙出聲道:“濯玉啊,這你爹還沒死呢,怎好現在就分家?”

  二叔忙給了三叔一肘子,這怎麽說話呢?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