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1節

  蕭承鈞感覺到手掌之下那有力的跳動,溫暖的觸感從手掌傳到了心底,空缺的心突然間被填的滿滿的,暖暖的有些發脹。緩緩伸出手,撫上那張昳麗無雙的俊顏,“我,又何嚐舍得呢……”

  真的很舍不得,舍不得放他離開,舍不得看他娶妻生子,舍不得把自己的正妻之位交給他之外的人。

  緩緩靠近,太子殿下第一次,在清醒的狀態下,吻住了自己的太子妃。樓璟的唇有些薄,看上去顯得有些寡情,可若是笑起來,便如雲開霧散,朗月出岫,四周都會跟著亮堂起來。如今,細細品嚐之下,更是銷魂入骨,讓人欲罷不能。

  樓璟依舊撐著柱子,任由他的太子夫君輕薄,直到太子殿下在他的唇上磨蹭良久,還在笨拙地吮吸唇瓣,終忍不住張口,將那帶著奶香味的舌勾住。

  怎樣的輾轉碾磨,都覺得不夠,樓璟覺得自己定然是瘋了,放著大好的做回純臣的機會不要,隻一心想著要與他在一起,別的什麽都不管了。放開撐在柱子上的手,摟住太子殿下勁窄的腰身,緩緩地撫摸那綢麵順滑的太子常服,將人擠到柱子上,順著衣襟的縫隙,探了進去。

  “唔……”溫暖修長的手伸進了外袍中,隔著內衫,在他身上遊走,蕭承鈞瞪大了眼睛,他的太子妃,在做什麽?

  樓璟放開太子殿下的唇,轉而咬住一隻粉色的耳朵,輕輕地舔噬,雙手都伸進了太子常服中,一隻在腰上撫摸,一隻滑到胸前,隔著衣料輕輕刮著那小小的凸起。

  “啊嗯……”蕭承鈞顫了顫,忍不住□出聲,意識到自己發出了丟臉的聲音,立時抿唇,把自己的耳朵救出來,一口咬住了他的脖頸,伸手猛地拽開了他的腰帶,玉佩玉扣散落立時一地。

  兩人抵在柱子上互相啃咬,緩緩往下滑,最後雙雙翻滾到了柔軟的地毯上。

  自從入了秋,崇仁殿裏就鋪上了地毯。空曠的大殿中,燭光搖曳,兩具修長的身體糾纏在了一起。

  樓璟把太子殿下壓在身下,不耐地撕開了那杏黃色的內衫,露出那蜜色的胸膛,線條流暢,肌理勻稱,煞是誘人。忍不住俯身,吻上了那漂亮的鎖骨,在上麵留下一個深深的印記。

  蕭承鈞對於這個姿勢覺得很是怪異,翻身把太子妃壓在身下,伸手去剝那雪色的衣衫。

  樓璟騰半撐著身體,任由太子殿下剝了他的衣衫,另一隻手從自己吻出來的印記慢慢往下滑,劃過一顆粉色的小果實,忽而憶起畫冊中的情形,湊過去,咬住了那顆小豆。

  “嗯……”蕭承鈞覺得腰膝一軟,栽到了樓璟懷裏,伸手撫上太子妃的身體。

  兩個人都尚且年少,不曾對他人發泄過欲望,隻憑著本能,握住了彼此。

  “殿下可是對臣垂涎已久了?”樓璟在手中的硬物頂端輕輕摩挲,激得太子殿下發出一聲悶哼。

  蕭承鈞瞪了他一眼,一雙耳朵早已紅了個透徹,捏住樓璟的下巴,堵住那張嘴,同時手中也開始了動作。

  “嗯……”樓璟悶哼一聲,太子殿下是跟著皇後練過劍的,手上有一層握劍磨出的薄繭,這樣突然加快了動作,害得他差點丟盔卸甲。憤憤地把太子殿下推倒,咬住一隻紅紅的耳朵,同時也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少年初識情滋味,又怎是銷魂二字說得清的?

  過了良久,兩人滿身大汗地躺倒在柔軟的地毯上,喘息片刻,樓璟把太子殿下摟到懷裏,細細地吻去他額上的汗珠。

  蕭承鈞聞著那人身上的草木香,滿足地勾起了唇角。

  樓璟讓太子枕著自己的胳膊,從後麵把人圈進懷裏,在那帶著奶香味的唇角輕輕磨蹭,一隻手不老實地伸到太子殿下胸前,緩緩揉弄,“你是不是偷偷吃糖了?為何這麽甜?”

  “嗯。”蕭承鈞輕輕應了一聲,他之前吃了兩塊牛乳蜜糖。

  樓璟挑眉,沒料到太子殿下竟然會承認,在那甜甜的唇角親了親,“這麽大了還吃糖?”

  “難受的時候吃一個,就不覺得苦了。”蕭承鈞看著窗外的明月輕聲道,快要十五了,天上的月又圓了。

  小時候父後告訴他,母妃去了月宮裏,會一直看著他的。父後說,他是太子,所以不管遇到什麽,都不能哭。難過的時候他就看月亮,覺得苦的時候就吃一顆糖,不把任何的心緒露給外人。

  樓璟愣住了,萬萬沒有想到蕭承鈞愛吃糖是因為心裏苦。那麽小時候就喜歡吃糖的他,便是在還不知什麽是苦的時候,已經出於本能地自己找甜。心像被針紮了一樣,細細密密地疼,樓璟忍不住抱緊了懷中人,“承鈞,承鈞……”

  蕭承鈞任由他一聲一聲地喚他,握住那隻伏在他胸口的手,露出了一個微微的笑。

  晚間,太子與太子妃再次歇在了崇仁殿。

  次日清晨,樓璟親手給自家夫君穿上了朝服。

  “今日以後,我們便不再是夫妻了。”蕭承鈞看著他,沉聲道,早朝就會宣讀廢太子詔書,他們不日就會搬出東宮。

  樓璟點了點頭,給他係上了龍紋玉佩,這玉佩從今以後也不能戴了,著實有些可惜,這天下間怕是沒有人比蕭承鈞更適合這龍紋玉了。抬起頭,就見太子殿下正用一雙黝黑的眸子看著他,忍不住湊過去,在他耳邊親了親,“這也沒什麽不好。殿下可聽過一句俗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咱們以後就偷著來,嗯?”

  帶著草木香的熱氣,隨著那個輕揚的尾音,灌進了耳中,蕭承鈞呆了呆,抿唇,緩緩點了點頭,唇角卻忍不住微微上揚,繼而輕笑出聲。

  早朝如期而至,許多朝臣手中都拿了一本奏折,裏麵的內容皆是一致的彈劾太子。右相陳世昌看著站在前麵的蕭承鈞,掩蓋在長須下的唇緩緩勾起,今日,定要逼得皇上廢太子。

  清河的事經不起查,泰山的事也不可能一直瞞下去,隻要趁熱打鐵,一切成了定局,便不會再有人追究了。

  “皇上,臣有本啟奏。”陳世昌率先走了出來。

  “右相有何事?”淳德帝昨夜沒有去鸞儀宮,自己歇在了盤龍殿,但似乎沒有睡好,眼下有些發青。

  “昨日欽天監監正陶繆言,泰山震乃是天罰,泰山不穩,則民心不穩,還望皇上早作決斷。”陳世昌隻是開個頭,至於太子的德行有虧、清河難民作亂,則由其他人說出來。

  “皇上,臣也有本要奏!”刑部尚書出列,“清河一案,查無遺漏,確是太子之責……”

  話未說完,淳德帝抬手,打斷了他們的話語,“朕已有決斷,爾等不必多言。”

  蕭承鈞麵色坦然地看著龍椅上的君父,自小他都沒有把皇上當做父親看待過,於他而言,那隻是一個君王,而他自始至終都是個臣子,僅此而已。

  站在一旁的懷忠拿出了詔書,高聲宣讀,“茲有皇太子蕭承鈞,居太子位五年,無所建樹,資質愚鈍,不足以支大昱之棟梁,朕甚痛惜,今廢其太子之位……”

  滿朝嘩然,除卻左相趙端,其餘眾臣皆瞠目結舌,右相一派的官員更是偷偷看向站在大殿中央的陳世昌,這般大事,右相竟然不知道?

  陳世昌也是一愣,雖然這就是他的目的,但為什麽皇上沒有找他商議就直接下詔了?多年的朝政直覺,讓他隱隱感到了不妥。果不其然,當懷忠念出了詔書的後半段,右相隻覺得眼前一黑。

  “……皇長子蕭承鈞,恭孝克儉,今封為閩王,著守東南閩州,欽此。”

  親王封地,往往隻有兩三個郡,可蕭承鈞的封地,竟然有整整一個州!閩州共有八個郡,轄製四十五縣!

  “皇上,閩州做親王封地,未免有些太大了。”陳世昌端著奏章的手有些顫抖,京中人常說的東南,便指的是閩州,那裏有著靖南候幾代的經營,把廢太子放到東南,無異於放虎歸山。

  “閩地貧瘠,自當多封一些。”淳德帝蹙眉,這詔書都念出來了,還能反悔不成?

  蕭承鈞一撩衣擺,緩緩叩頭,一字一頓道:“兒臣,領旨,謝恩,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隨即解下腰間的龍紋玉佩,雙手奉上,五年的太子,五年的背負,今日了斷,蕭承鈞忽然覺得甚是輕鬆。

  懷忠忙拿了托盤,上前接住了象征著太子身份的龍紋玉,捧回了淳德帝麵前。

  淳德帝拿著玉佩,深深地歎了口氣,“南邊濕寒,開了春再去封地吧。”

  “謝父皇垂憐。”蕭承鈞再拜謝恩。

  “太子妃恢複安國公世子爵位,”淳德帝微微頓了一下,他一直很是賞識樓璟,如今把人娶進東宮再送還回去,著實有些過意不去,“著升為羽林軍左統領將軍,正三品銜。”

  樓璟原本是正四品的羽林中郎將,歸左統領將軍管轄,如此一來,他的上司就得給他讓位置了。

  早朝散了,眾臣還在廢太子的震驚中沒有回過身來,蕭承鈞理了理衣冠,沒有理會任何人,徑自走出了大殿。

  天色已經大亮,隻是今日天氣不好,烏雲蔽日,整個皇宮籠罩在一片陰霾之中。

  蕭承鈞獨自走下玉階,穿過宮門,就見一人立在去往東宮的宮道上,靜靜地等著他,灰色的宮闈,因著那人的存在,忽然就有了色彩,“你怎麽在這裏?”

  樓璟看著眼中露出幾分歡喜的蕭承鈞,抬手往他嘴裏塞了一塊牛乳蜜糖,輕笑道:“等你。”

=================================================

  作者有話要說:嚶嚶,我對自己的拖延症絕望了,跟大家打個商量,因為小鶴小鳥有嚴重的拖延症,所以為了不放棄治療,咱們以後定在上午11:00更新,無論如何會更一章,如果這章因為時間問題成為了不到3000字的短小君,則在下午19:00的時候二更QAQ,希望我還有救

  充滿正能量的阿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22:28:46

  Dada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17:24:12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16:22:33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10:16:34

  上官夢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4 09:19:42

  13675430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23:36:50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23:28:27

  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22:20:26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抱住挨個蹭~

☆、第三十二章 福禍

  蕭承鈞含著糖,微微地笑,“這糖不可多吃。”

  “今日不同。”樓璟左右看了看,見隻有樂閑和安順,便衝兩人抬了抬下巴。

  兩個小太監老老實實地背過身去,非禮勿視的同時還要盯著周圍時不時路過的侍衛。

  樓璟滿意了,湊到自家夫君麵前,蹭著他的唇瓣低聲道:“是我想吃了。”說完,不待太子殿下反應過來,便含住了那甜甜的唇,與他共吃一顆糖。

  “唔……”蕭承鈞不防備,被咬走了半顆糖。

  樓璟悶笑著牽起太子殿下的手,看著他還沒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忍不住又親了一口,這才手拉著手往東宮去了。

  回東宮換下朝服,兩人要一起去鳳儀宮見皇後。

  今日因為事關重大,樓璟實在不放心,早上就沒有去給皇後請安,隻讓常恩跑了一趟把話帶去,自己則站在宮道上等著蕭承鈞。如今詔書已宣,蕭承鈞也需要去見皇後一麵。

  鳳儀宮無論何時去,都是寧靜肅穆的,前朝發生了如此大事,這裏依舊如故。

  前來請安的宮妃們竟然剛剛散去,與樓璟兩人撞了個正著。

  往常宮妃來給皇後請安,因著皇後是男子,說不上幾句話就會告退,今日前朝頒了廢太子詔書,自然會有消息傳到鳳儀宮,妃嬪們炸開了鍋,因而今日一直說到了下朝,意識到太子殿下可能會過來,這才匆匆行禮告退。

  “見過太子殿下,太子妃。”詔書雖然下來,但還沒有昭告天下,她們這些深宮婦人自然不敢表現出什麽消息都知道的樣子。

  蕭承鈞微微頷首,樓璟則拱手回了個半禮。

  樓璟趁機看了一眼淳德帝的後宮妃嬪,陳貴妃並不在其中,想必仗著皇上的寵愛甚少來給皇後請安。這些妃嬪確實沒有比陳貴妃更美豔的,年輕的那些個也隻是清秀,有幾個年長些的看起來頗有愁容。

  “她們沒有子嗣,我被廢了於她們而言並非好消息。”蕭承鈞見到自家太子妃的目光,便低聲解釋了一句。

  樓璟了然,皇後這些年的作為想必讓這些妃嬪很是敬重,太子是皇後養大的,若是太子即位,她們往後的日子自然不必憂愁,可若是太子被廢,陳貴妃獨大,以那個女人的性子,妃嬪們恐怕沒有好日子過了。

  “父後治理後宮,當真厲害。”樓璟笑了笑道。

  “若是讓你來治,會如何?”蕭承鈞鬼使神差地問了這麽一句,剛說出口便有些後悔了,他們昨晚剛剛表明了心意,說起後宮的事豈不掃興?

  果然,樓璟聽了此言,臉上柔和的笑意便收了起來,盯著太子殿下看了片刻,忽而勾起一抹邪笑,“若是你納妃,我便把她們都搶走,讓你除了我的床,誰的也上不了。”

  那俊美如泉中玉的臉,忽而綻出這般邪肆的神情,竟如毒花綻放,動人心魄,讓人明知危險卻又不舍得挪開目光。蕭承鈞愣愣地看著他,忽然想到,若是登基之後,自己當真納了妃嬪,那些女子說不定真的會看上俊美風趣的皇後,而將他這個死板嚴苛的皇上棄之不顧。

  紀酌見兩人相攜而來,鷹眸中閃過一抹欣慰,這兩個孩子總算沒有辜負他的良苦用心。

  “既然還有半年時間,便好好籌備,”皇後什麽也沒問,便直接說道,“下個月靖南候便歸京了。”

  “是,兒臣知曉。”蕭承鈞躬身應道,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樓璟一眼,廢太子一事,的確是他算計好的,不過當初娶樓璟的時候並沒想到會當真鬧到廢太子的地步,這不過是一條退路。

  紀皇後把太子養大,自然知道自家孩子的想法,歎了口氣道:“濯玉,這些日子委屈你了,本宮也沒料到會走到這一步,原是想讓你們好好過日子的……”他是當真希望樓璟成為皇後,縱觀所有的勳貴子弟,紀酌很明白,除了樓璟,誰也勾不住蕭承鈞的心。皇帝不寵愛皇後則後位不穩,後位不穩則後宮不穩。

  “父後多慮了,”樓璟笑得依舊乖巧得體,“兒臣也想與殿下好好過日子。”

  言下之意是,他並無怨言,反倒是很想繼續與蕭承鈞在一起。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