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20節

  藍若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09-11 23:16:48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09-11 22:58:04

  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22:52:10

  靜悄悄de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22:51:59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還有兩個火箭炮,(⊙_⊙)我對不起你們,今天因為突然通知要交作業,我因為碼字拖了好幾天,因此,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嚶嚶,明天會多更的

☆、第三十章 不離

  此言一出,屏風後麵的人不由得齊齊看向魏氏,魏氏臉色一白,這賬她確實動過手腳。是為了明年開春分家準備的,但是程修儒是怎麽知道前年的賬目的?

  “世子的嫁妝就花了四萬兩,沒到年底,莊子、鋪子的收益還沒交上來,自然就少了。”魏氏深吸了一口氣,冷聲道。

  程修儒拿出了二嬸給的賬本,“這賬上記的也是秋天的賬。”

  魏氏聽聞樓璟手中有前年的賬,立時明白了這定是二嬸動的手腳,不由得狠狠瞪過去。

  “夫人莫不是把銀子算到自己的嫁妝裏了吧?”二嬸被分薄了家產本就不高興,如今聽聞魏氏私自扣了這麽多銀兩,不由得更加惱怒,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你……”魏氏最恨別人拿她的嫁妝說事,永寧伯府到這一代早已沒落,她的嫁妝甚至比不上樓璟母親的一成多,這兩個妯娌就是因此才看不起她,時不時的冷嘲熱諷。

  二叔和三叔也露出了幾分不滿,二叔樓見樟皺著眉頭道:“大哥,我們是親兄弟,你是嫡子,本就能得兩份家產,怎的還貪我們的?”

  “可真是閻王爺不嫌鬼瘦!”三叔跟著嘟囔道。

  樓見榆覺得很是丟臉,當即讓他的賬房與程修儒就在這裏對賬,“就在這裏對,我倒要看看是誰昧了公中的錢。”

  話音剛落,就聽到屏風後麵傳出一聲丫環的尖叫,“夫人!”魏氏忽然昏了過去,身邊的管事媽媽趕緊把人扶住,使勁地掐人中。

  “國公爺,夫人昏過去了!”小丫環哭喊道。

  大舅母站起身來,看了看魏氏的臉色,“姑爺,趕緊請個太醫來吧。”

  “嗯哼哼……”魏氏哼哼著醒了過來。

  “把夫人扶回房裏歇著。”樓見榆這般說道,絲毫沒有請太醫的意思。魏氏有身孕,若是太醫把脈,豈不是一下就看出來了?

  眾人聞言,對於繼夫人在國公爺心中的地位有了個新的認識。

  這會兒對賬隻對總賬就行,所以程修儒很快就把賬目對出來了。的確是因為給樓璟置辦嫁妝花費了四萬兩銀子,但是那缺的兩萬兩,有一大部分是一些被下了冊的小田莊和鋪麵,樓見榆臉上有些掛不住,當即摔了手中的賬冊。

  公賬補全,這下可以開始分家產了。

  程修儒早就把所有的東西準備好了,除卻祭田、祖產,哪些莊子收成好、哪些鋪子賺錢,他都查得一清二楚。

  “屬下算過了,這些雖不夠三成,但都在京城附近……”程修儒從懷裏掏出一個小冊子,遞給樓璟過目。

  樓見榆看著這兩人的架勢,明顯是有備而來,早就算好了要公中的三成家產,氣得直哆嗦,“分家,自然是由父親說了算,哪由得你挑三揀四?”

  “父親此言差矣,”樓璟笑著把手中的小冊子遞給樓見榆看,“兒子讓程先生挑的這些,都不是收成最好的,隻因兒子久居深宮,不便管那些個遠的。”

  禦書房裏,淳德帝與左相還在探討封號一事。

  親王的封號,往往與封地有關,比如晉王就封在晉州,蜀王就封於蜀地。當然也有像二皇子蕭承錦這樣,因為身體不好封王出宮,長居靜怡山就給了靜王的封號。

  那麽,如果廢了太子之位,蕭承鈞的封號就決定了他的封地在何處。

  “靖南候下月歸京,東南便無人看守了,以臣之見,”趙端看著淳德帝的臉色,見並無不妥,便試著說道,“不如封閩王。”

  淳德帝一愣,緩緩皺起了眉頭。他當初收繳靖南候的兵權,便是為了削弱皇後的母家,遏製太子的勢力,既然如今要廢太子,這般作為就沒有意義了,反倒是東南常年倭寇肆虐,沒人看守容易出大事。如今把蕭承鈞封在東南,最合適不過。

  “東南偏僻,地貧人稀……”淳德帝此時覺得越發對不起太子。

  “地貧,把封地劃大一些便是。”趙端垂目道。

  淳德帝歎了口氣,緩緩點了點頭。

  “皇上這就擬旨嗎?”趙端不緊不慢地問道,藏在袖中的手卻一層一層地冒汗。此事拖不得,他十分了解這位君王,隻要過了今晚,沒準又會被什麽人說動而改主意。特別是如今淳德帝獨寵陳貴妃,晚間去了鸞儀宮還不定會出什麽幺蛾子。

  “擬旨!”淳德帝難得果決一回,揮手讓左相就在禦書房裏把旨意寫好。

  安國公府中,因為樓見榆在商鋪、田產上與樓璟起了分歧,眾人商討到午時,才算定了下來,管家按時擺了飯,樓見榆根本沒有胃口,樓璟卻是吃得津津有味,甚至還多添了一碗飯。

  “嶺南有荔枝,泡茶、釀酒味道都很好,”用過午飯,眾人坐著喝茶,等程修儒他們把賬目抄下來,大舅母便說起了嶺南的事來,“每年荔枝熟的時候,侯府就常拿那個做菜,新鮮的荔枝炒肉,最是好吃。”

  “我也聽說過,嶺南的荔枝好吃,隻可惜那種東西摘下來就得吃,過了夜就壞了,我們在這京城中,怕是一輩子也吃不到。”二嬸出身不低,還是有些見識的。

  “倒不至於,放在水裏鎮著,也能放兩天的。”大舅母微微地笑,又說起嶺南的山水花木,二嬸和三嬸都露出歆羨的目光,她們這些京中婦人,一輩子也出不了遠門,平江候夫人卻是隨夫征戰,從京城一路到嶺南,比她們有見識多了。

  “舅舅,不是說給我帶了荔枝酒嗎?”樓璟聽到屏風後婦人們的談話,便笑著問身邊的二舅。

  “昨日忘記了,”徐徹看著又開始耍賴討要東西的外甥,忍不住笑了起來,“知你喜歡,我特帶了兩大壇來,你記得給皇後娘娘送些去。”

  “二舅何時也知道這些禮節了?”樓璟笑嘻嘻地問,二舅一把年紀了也不成親,天天出去打南蠻、擒山賊,竟然也知道這些?

  “我是想著,皇後自小長在東南,應當也會喜歡喝荔枝酒。”二舅垂目,低聲嘟噥道。

  樓璟挑眉,想想確實是,靖南候駐守東南,那麽紀酌年輕的時候應當是在東南長大的,拿荔枝酒去討好父後倒真是個好主意。

  今日要做的,就是把樓璟要的那部分家產劃出來,讓三老太爺看著做個見證,至於詳細的對賬、交割,接下來幾日由程修儒來辦就行。

  待抄好了名錄,在安國公府寫好了文書,樓璟讓樂閑親自跑一趟京都衙門,把文書過了官印。知府聽說是太子妃的事,二話不說就給辦了,不出兩個時辰,樂閑就拿著蓋好了大印的文書回來了。

  偌大的家業,隻用了一天時間便分好了,樓璟的雷霆手段被樓家眾人看在眼裏,再看樓璟時,不由得多了幾分忌憚。

  黃昏時分,樓璟心情愉悅地回了東宮。

  彼時已經到了擺飯的時辰,聽聞太子殿下在崇仁殿,並且交代讓太子妃自己用飯,不必等他。樓璟挑眉,用玉壺盛了荔枝酒去找自家太子夫君。

  “詔書已經擬好了,定了‘閩王’,明日大朝昭告天下。”蔡弈指著桌上的“閩”字對蕭承鈞道。

  蕭承鈞微微頷首,“讓楊又廷把你調到六部去吧。”吏部尚書楊又廷,是蔡弈的姑父,把他這個詹事府少詹事調進六部倒不是個難事,當初把蔡弈塞到東宮來也是為了讓他熬資曆。

  “殿下,”蔡弈聞言,立時跪了下來,“臣願跟著殿下去封地。”

  蕭承鈞擺手,“吾知你忠心,然東南之地實不是你該去的。”

  蔡弈悶著頭走崇仁殿,一抬頭看到就站在門前的太子妃,不由得一驚。東宮之中,誰也不會攔太子妃的路,因此,樓璟究竟在門前站了多久,他們根本無從得知。

  “蔡大人。”樓璟笑著與他打招呼,昳麗的笑容中看不出任何不妥。

  蔡弈每次見到太子妃,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危險之感,甚至有些不敢直視那雙燦若寒星的眼睛,匆匆行了個禮便離開了。

  “你怎來了?”蕭承鈞將手中寫著“閩”字的紙折起來,放在燭火上燃盡,他今晚沒有回八鳳殿,便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沒料到太子妃竟又找了過來。

  崇仁殿很是空曠,燭光將蕭承鈞的影子拉得很長,看起來很是孤寂。

  “舅舅送的荔枝酒,想找殿下喝一杯。”樓璟晃了晃手中的白玉壺,慢慢走到太子殿□邊。

  蕭承鈞回頭,就見自家太子妃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一雙美目在燭光中搖曳著一簇幽深的火光,沉默片刻,“你都聽到了?”

  “聽到什麽了?”樓璟把酒壺放到小幾上,湊到太子殿下麵前,“臣向來隻聽殿下的。”

  蕭承鈞深深歎了口氣,緩緩道:“父皇已經擬詔,我這太子之位就要廢了。”

  樓璟默然,良久方道:“殿下不是早就這般打算了嗎?”

  之前太子殿下已經說過,鳳凰涅盤,浴火重生,便是告訴他,若是萬不得已,便由著皇上廢了他,另辟蹊徑。這些日子朝中不太平,但樓璟沒料到這麽快就要廢太子。

  蕭承鈞愣了愣,驀然攥緊了袖中的拳頭,聲音平靜道:“這一個月來著實委屈你了,待昭告天下,你我之間便不再是夫妻。”原來是自己多慮了……

  樓璟微微頷首,聲音有些低沉,“我知道。”

  天下間隻有皇上與太子可以娶男妻,那麽一旦失去太子之位,他們之間的婚約便做不得數,樓璟就可以恢複他的安國公世子身份,依舊可以繼承安國公爵位,娶妻生子。而蕭承鈞也可以娶王妃,就算複立,再娶太子妃也不一定娶樓璟,可以娶別的男子。

  “從此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奪嫡之事,你莫攙和。”蕭承鈞轉身,負手看著紅柱上雕的龍紋,不再看向樓璟。

  安國公府乃是簪纓世家,以樓璟的能力,縱然沒有從龍之功,不論誰當了皇上,他都是要拉攏的對象,樓家有了這樣的家主,定然能繼續顯赫下去,沒有必要再跟著他這個廢太子,擔驚受怕。

  樓璟看著蕭承鈞的背影,沉默不語。

  “當然,若是你願意繼續做我的臣子,我自不願放棄你這等人才,隻是,你要想清楚。”蕭承鈞屏息,無論身後的人如何答複,他們之間注定不會有超越君臣之外的感情了。

  “謝殿下垂憐。”樓璟淡淡地說,轉身往殿外走去。

  蕭承鈞聽著背後的腳步聲,緩緩閉上了眼,心裏像是被人挖走了一塊,空得生疼。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逼近,蕭承鈞還未來得及轉身,便被一股大力翻轉過去,重重地按在了紅柱之上。

  脊背磕到堅硬的柱子,蕭承鈞悶哼一聲,正待抬頭,已被人掐住了後頸,狠狠地吻上了雙唇,“唔……”太子殿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微涼的薄唇緊緊鎖住太子溫熱的唇,輾轉碾磨,樓璟有些粗暴地掐住懷中人的下頜,逼他張開了嘴。甜甜的奶香味瞬間充斥了舌尖,樓璟有些著迷地繼續深入,在那柔軟的內壁來來回回地掃一遍,直把那牛乳蜜糖的味道盡數掠奪,才意猶未盡地緩緩分開。

  “你……”蕭承鈞大口大口地喘息,方才暴風驟雨一般的親吻險些奪去了他的呼吸。

  樓璟單手撐在柱子上,把太子殿下圈在自己的臂彎裏,用拇指緩緩摩挲那有些紅腫的唇,“殿下始亂終棄,合該得到懲罰。”

  “始亂終棄?”太子殿下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以前是怎麽說的?待到登基,任我去留,如今還沒有登基,你便不要我了?”樓璟很是委屈地說。

  “我……”蕭承鈞眨了眨眼,終於明白過來,他的太子妃,不願與他分開!巨大的驚喜洶湧而來,愣怔良久,又忍不住長長歎息,“你……何苦呢?”

  樓璟拉起太子殿下一隻垂在身側的手,揉開那緊緊攥著的拳頭,附到了自己的胸口,“我也不願這般,若是還過以前的日子,我定然逍遙自在。管他誰是皇帝,我樓璟定能保得樓家三世不衰……可要離開你,這裏便疼得厲害。”

=======================

  作者有話要說:相濡以沫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3 19:00:54

  相濡以沫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3 18:58:31

  彼岸不見夢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11:39:06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09:02:35

  深井病不治_兵長一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3 04:12:27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3╰)╮

  嚶嚶,今天又更得晚了,捂臉,這章是我一直期待的情節,所以寫得久了些,看在有親親的麵上,就原諒我吧QAQ

☆、第三十一章 廢立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相親事故現場 重生之富二代 總裁我鋼筋直 朕,是一個演技派 我的後宮遍布全世界 與權臣為鄰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