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9節

  二嬸撇了撇嘴,低聲對三嬸道:“那白玉簪我以前見大嫂帶過,當真是端莊素雅,也隻有大嫂那般的美人方能帶得,以前我也試過,哎呦,那可真是老太婆擦胭脂——自醜不覺!”說到最後幾個字,二嬸還特意提高了嗓音。

  魏氏仿佛受了極大的侮辱,麵色煞白,對貼身的丫環道:“去把那兩樣東西拿來。”

  “罷了,”樓璟笑了笑,“既然夫人喜歡便送予夫人便是,否則明日便有人說我苛待繼母了。”左右魏氏用過的東西,他也不打算要了。

  樓見榆氣得直哆嗦,看程修儒這架勢,分明是與這小畜生商量好的,特意拿了他母親的陪嫁當朱雀堂的私產交給魏氏,為的就是讓他在全族麵前丟臉。“你這個逆子!”樓見榆抓起手邊的杯盞就往樓璟臉上摔去。

  “哐當!”一道銀色殘影閃過,二舅手中的槍杆準確無誤地把青瓷杯打了出去,摔在地上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而後銀槍狠狠往地上一戳,帶著勁力的銀槍直直地紮進了青石地磚中,“當著我徐徹的麵,吞我妹子的陪嫁,欺我外甥,當真以為我徐家無人嗎?”

  中氣十足的聲音響徹廳堂,三叔瑟縮了一下,往自家二哥身邊躲了躲,屏風後的二嬸也不敢說話了。

  “舅兄,這話就不對了,樓璟是我兒子,當麵教子還由不得外家攙和。”樓見榆也惱了,梗著脖子大聲道。

  樓璟笑著拉住徐徹的胳膊,“父親莫生氣,二舅這也是為了父親好。太子殿下還等著我用午膳呢,若是給殿下看到我頭破血流的回去,就不好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其他人都是一激靈,這才想起,樓璟如今可是金貴的太子妃,一點也傷不得。

  “說來說去,都是家財鬧得,”一直不說話的三老太爺突然開口了,“女人見識短,你們怎好跟女子一般見識?既然濯玉已經嫁出去了,趁著今日二舅老爺、大舅太太在這裏,一並把該給濯玉的私產都算清楚好了。”

  “三老太爺說的是,我與二叔不日就要回嶺南,這般情形無論如何也不放心,不如就照三老太爺的意思,這會兒就把賬算清楚了。”大舅母這才放下茶盞,不緊不慢道。

  “好,既然要算,今日就算個明白。”樓見榆聞言,倒是不再生氣,坐回了位置上,讓人去叫自己的賬房先生。

  淳德帝自己坐在禦書房裏,越想越不是個滋味,“懷忠啊,去叫右……不對,叫左相來。”

  “是。”懷忠笑著出門吩咐人去尚書省,叫左相趙端過來。

  桌上的奏折全是彈劾太子的,以權謀私、結黨亂政、擅修皇祠,甚至是謀逆,凡是能想到的罪名都能在這裏麵找到,淳德帝緊緊皺著眉頭,“那個道士呢?”

  “一直在外麵候著呢。”懷忠溫聲答道。

  淳德帝擺了擺手讓人把陶繆叫進來,“你可算出了是何諭示?”

  陶繆甩了甩拂塵,半閉著眼睛道:“其實這本不必算,欽天監監正隻是不敢說,草民更不敢。”

  “你說,朕恕你無罪。”淳德帝盯著他。

  “泰山春動為天賜,秋動則為天罰,”陶繆捋了捋下頜的長須,“如今正值秋日,是為天罰。”

  “罰什麽?”淳德帝捏著手中關於泰山的奏折,他是因為所有的兄弟都死了才得以繼承大統,所以他一直相信自己是得上天庇佑的君王,他可不信這天罰是降給他的。

  “泰山指東宮,罰,自然是罰的太子無道。”陶繆垂首,偷偷瞟淳德帝的神情,說出這番話之後,他的手心已經滿是汗水,突然很慶幸沒有在大殿之上說出這話,否則百官都聽到,若是說不到皇上的心裏,他恐怕會落得個淩遲處死。

  長久的靜默之後,淳德帝擺手讓他下去,“以後你就是欽天監的監正。”

  陶繆愣了一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謝……謝主隆恩!”

  “樓璟是出嫁子,四萬兩給他置辦嫁妝,剩餘的都該歸於公中,”樓見榆指著賬房手中的冊子道,“晉州的祖產如今還在這個逆子手中。”

  樓璟勾唇,並不反駁,隻是微微抬了抬下巴,“念。”

  站在身後的樂閑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書,並不是什麽賬冊,藍色封皮上寫著四個大字“大昱律例”!翻到折了角的一頁,大聲念道:“大昱律,嫁娶篇,凡出嫁女,得公中嫁娶銀兩一份;凡出嫁子,得嫁娶銀兩外,另需得應分之家產。”

  樓璟微微地笑,“整個大昱隻有皇家可以娶男妻,父親忘記這一條也不為過,但既然今日要算賬,父親是不是該把兒子應得的家產從公中分出來?”

  “你……”樓見榆瞪大了眼睛,萬萬沒料到樓璟會來這一招,他隻顧著惦記晉州的祖產,卻忘了這小畜生也在惦記他的家財!

  “接著念。”樓璟端起茶壺,給身邊的二舅續了杯茶,順手也給快喘不上來氣的父親續了一杯。

  樂閑立時聽話地接著高聲念道:“凡分家,父母、祖父母在不得分,然出嫁子例外。子不論嫡庶,得均分家產一份;嫡長子得雙份……過世嫡母之陪嫁,歸於嫡子。”

  “剛好今日三爺爺在,就由您做個見證,把我那份家產分出來,也免得再惹父親生氣。”樓璟把樂閑準備好的主持文書交給三老太爺。

  “好,好,好!”樓見榆把杯盞重重磕在桌上,“要分家產便分,隻是你得把晉州的祖產先並進公中。”

  分家說到底分的就是公賬中的東西,祭田、祖產是不分的,直接歸於繼承人。如今樓家的繼承人就是樓見榆,那麽所有的祭田、祖產都是他的,不必拿出來分。

  “父親莫不是說笑的吧?”樓璟接過樂閑手中的錦盒,拿出其中的一張文書,“晉州的產業皆是我的私產,是十三歲那年祖父用皇上賞的銀子置辦的,上麵蓋著晉州刺史的大印,簽的是我的名。”

  樓見榆拿著那張文書,隻覺得眼前一黑,若不是身邊的小廝扶著,就栽到地上去了,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來,顫抖著手指向樓璟,“逆子……逆子啊!”

=================================

  作者有話要說:

  幽穀青竹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21:22:52

  Dada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1 19:02:15

  bluefis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18:50:56

  蓉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13:03:12

  思念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10:47:11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1 09:11:30

  藍梔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09-11 03:58:05

  咫尺天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00:54:53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手榴彈,還有火箭炮( ⊙ o ⊙ )

  三更奉上~吐血ing~這就去回評論,送分分

☆、第二十九章 爭執

  “這是祖父給的,父親若是不信,大可以去問爺爺。”樓璟示意樂閑把地上的文書撿起來,連同錦盒裏的,一同遞給三老太爺過目。

  “嗯,這些的確是私產。”三老太爺捋了一把雪白的胡子,一張一張地看過來,每一張都寫得清清楚楚,房屋、土地、鋪麵,甚至包括晉州宅子裏仆從的賣身契,都是樓璟的私產。老頭子暗自在心中感歎,自家堂兄還真是偏向孫子,單晉州一條街八十三間鋪麵,就抵得上樓家在京中的所有鋪子了。

  “既如此,便請夫人把公賬拿來吧,趁著午時之前分清了,免得耽擱開席。”樓璟語氣誠懇道。

  魏氏一口氣卡在了胸口,都鬧到這地步了,竟然還想著吃飯!

  大舅母抿了抿唇,差點沒忍住笑。

  按照律法上規定,如果等到明年開春再分家,就是樓見榆兄弟三個分家。祭田、祖產歸樓見榆,然後公中的財產一分為四,繼承人得兩份,他的兩個兄弟各得一份,但如今兄弟三個的孝期未過,不能分家,樓璟卻嫁出去了。

  “濯玉是大哥的子嗣,那家產自然要從大哥那裏出。”二叔立時回過神來,這般說著,還用手肘捅了一□邊的三叔。

  三叔愣了一下,也跟著點頭,旋即皺起眉頭,“濯玉是嫡長子,大哥如今也沒有別的兒子,這要怎麽分?”

  唯一的兒子,要分家就隻有老子死了之後繼承他爹的全部財產,可如今樓見榆辦了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嫁了唯一的嫡子,要怎麽分就值得商榷了。

  “不對,還沒有分家,出嫁子的家產自然要從公中出!”屏風後的魏氏聞言,立時高聲說道,樓璟可是嫡長子,如今的樓見榆還沒有別的子嗣,她肚子裏的這個又萬萬不能說出來,若是單從他們這一房分,怕是要分一半以上給樓璟了。

  “夫人說的是,父親和兩位叔父的孝期未過,不能談分家,自然是該從公中分。”樓璟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二嬸與三嬸聽得臉色大變,她們當初說把前年的賬目給樓璟,也是因為忘記了出嫁子是要分家產的!樓璟是嫡長子、嫡長孫,嫁出去的時候是安國公世子,也是繼承人,若要從公中分,那麽樓家的家產就得分成六份,二叔、三叔各一份,樓見榆和樓璟各兩份!

  “不行,大伯把兒子嫁出去了,憑什麽要分薄我們兩房的家產!”二嬸尖聲道。

  “當初商量婚事的時候,你們可不是這麽說的!”魏氏冷笑,這些妯娌之前可是惟命是從的,如今見樓璟壓過了他父親去,就妄想討好太子妃,想得倒美,吩咐身邊的管事媽媽,“去,拿公賬來。”

  大舅母隻是靜靜地喝茶,不再插言。樓家人自己吵起來了,她與自家二叔隻要保證外甥不吃虧就行,至於樓家怎麽分,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禦書房裏如今隻剩下淳德帝和左相趙端兩個人,連懷忠也被支使出去守門了。

  “朕要廢了太子。”淳德帝劈頭蓋臉就是這麽一句。

  趙端一驚,趕緊跪了下來,“皇上!”

  “朝中從八月就開始不太平,鬧到今日這個地步,朕實在是煩了。”淳德帝皺著眉頭,原本是想找右相陳世昌來商量的,因為他覺得陳世昌肯定不會反對,但是這幾日右相一來就有更煩心的事,導致淳德帝看到右相就煩心,因而找了左相來商量。

  “不能為聖上分憂,臣有罪,”左相趙端叩首,“太子雖愚鈍,然寬厚純孝,皇上要以何緣由廢太子呢?”

  淳德帝聞言,不由得微微頷首,太子回宮之前趙端就跟他說過太子愚鈍,心機少,今日看來著實如此,就知道把錯往自己身上攬,是個實誠孩子,“便以太子愚鈍,不堪撐大昱之棟梁為由吧。”

  趙端聞言,暗自鬆了口氣,以愚鈍為由廢太子,還可以封親王,若以其他的罪名廢太子,就危險了,“皇上仁德,實乃天下之幸!”

  淳德帝聞言,臉色總算好看了些,想起那日蕭承鈞在禦書房黯然垂淚的樣子,心裏就一陣愧疚,不過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總得給百官、給天下一個交代。

  “皇上要把太子降為親王,封號定什麽呢?”趙端自然關注著淳德帝的一舉一動,他伺候了這位十年,自然了解他的一舉一動,如今趁熱打鐵把事情定下來是正經。

  廢太子的詔書,是要把太子廢了之後的處置一並寫上的,是降為皇子還是貶為庶人。若是要另外加封親王,則是另一份旨意了。

  淳德帝一愣,並沒有聽出趙端言語中下的套,順口就問,“你覺得呢?”

  東宮,崇文館。

  太子殿下在青玉筆洗裏沾濕了毛筆,輕觸了觸那晶瑩剔透的玉荷花,而後沾上墨,揮毫在紙上細細地勾勒。

  “殿下,皇上召了左相去禦書房。”安順走過來,悄聲道。

  蕭承鈞微微頷首,“去把太子妃常用的那種香點上。”

  “是。”安順不敢看太子畫的什麽,垂首去拿香料。

  八鳳殿的香爐裏,燃的是樓璟從安國公府帶來的香料,據說是西域的一種花木做成的,是一種極淡的草木冷香。

  紫色琉璃香爐裏添上了新的香料,崇文館的書房中很快便充斥了樓璟身上常有的味道,蕭承鈞深吸一口氣,緩緩描出了一雙昳麗無雙的寒星目。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事已至此,離開這個牛鬼蛇神的朝堂才是最好的選擇,蕭承鈞自認沒什麽舍不得的,隻是如今,看著熟宣紙上的美人,不由得重重歎了口氣。沒了太子之位,他便沒有資格擁有男妻,他們之間的婚約就成了一張廢紙。

  熟宣畫工筆,筆筆出我心,力透紙背意難平,畫終不是卿。

  安國公府的正堂裏,如今快要吵成了集市,對於樓璟的家產應該從公中分還是從安國公的家產裏分,樓見榆與自己的兩個弟弟起了爭執。

  最後三老太爺發話,各退一步,公中的財產一分為五,分其中的一份給樓璟,樓見榆三兄弟如今不能分家,就從樓見榆應得的那部分裏出錢,給樓璟補到與公賬的三成相等。

  也就是說,兩個叔叔應得的家產被分薄了些,樓璟除了得到與叔叔相等的家產之外,還能得到父親的部分家產,總共占公賬的三成。反正算來算去,樓璟得到的錢都是最多的。

  大家都吃虧,也就不再吵了,三叔想說樓璟一個兒子怎麽能比老子分得多,但看到徐徹那把還戳在青石地磚中的銀槍,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魏氏氣得臉色發白,但還算鎮定,管事媽媽拿了賬目來,看了一眼便利索地交給了三老太爺。

  程修儒和樓見榆的賬房同時拿過來看,隻看了幾頁總賬,便皺起了眉頭,“這賬目與兩年前相比,至少缺了六萬兩。”

===========================================

  作者有話要說:大家表擔心,我是親媽,不會虐的,握拳!

  小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2 10:31:33

  深井病不治_兵長一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2 05:43:11

  老K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2 00:28:39

  小星星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1 23:37:08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教科書式寵愛[重生] 學霸失憶後 糖罐子[重生] 小可憐 星際平頭哥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 獸核融合者 娛樂圈陰陽眼 是男神不是女神 黃金台 被兒子親爹找上門後 聽說他們都愛我 霍先生,您拿錯劇本了[娛樂圈] 放開那個漢子[重生] 總有人要實現我的願望 世子家養臣 星際文豪是隻喵 秦先生總是很正經 見江山(孤要登基) 公子在下,將軍在上 渣攻,打臉疼不疼? 聽說影帝退圈去結婚了 所有人都在攻略朕 文科學渣的古代種田生活 秦深的客棧 拿錯萬人迷劇本後 有狐 從無限世界回來後 與對門大妖談戀愛 [清朝]“格格”有禮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